在營救電話平台中錘鍊與提高

全球營救重點真相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2月27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2017年9月來到營救平台電話組的,一年多來在師尊的加持、同修的幫助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總算找到電話做為主要講真相的項目,在營救平台電話組安定下來。下面是自己這一年多來的經歷。

經過短暫的營救電話培訓後,我來到了重點真相組,看到別的同修打電話都正念很強的應對自如,可以和對方積極的互動,我心裡就犯愁了。我打電話基本是放錄音的形式,自己肚子裡的東西常常一股腦的倒給人家,要和對方互動就覺得很難。聽了幾位同修的口講分享,各有千秋,哪個都是自己的榜樣,但是當我跟著學的時候,就變了調,說起來就磕磕巴巴的了。有位眾生接聽後諷刺的說:「你一個老太太打啥電話啊!說的磕磕巴巴的!」我心裡很難受。我分析自己難受的原因在哪?發現自己有要強、好勝的心,也有虛榮心、愛面子的、看到自己不如別人時產生的自卑心。我極力的否定這些人心,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繼續撥打電話。

但由於心不穩,有時打電話時心情不好,有時心裡想我還有好幾個項目要干,不如放棄這個專做別的多好,幹起來也不那麼彆扭。此時我想起師尊的二段法:「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的睡不著覺──怕。」(《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你們別小看了往國內發的一張傳單、一本資料、一個電話、一個傳真,各種信息,起的作用是相當大的,對邪惡的鎮懾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北美巡迴講法》)我想既然我來到這裡就不是偶然的,是師尊的安排,是要讓我提高的。我雖然不能象打得好的同修那樣,但是我撥出電話的鈴聲本身就是對邪惡的震懾啊!師父在《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說:「特別是在這個時候講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參與講真相救眾生,更多的人來參與各個項目破除邪惡的迫害,那麼少一個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想到師父的這段法,我堅持下來了。

同時也因為看到自己的不足,讓我有學習的動力,進步、成長的空間。例如我發現同修能很流利的說出關於「中共的相關文件」的內容,我想我也要花點時間記一下,我就搜集整理了中共的相關文件的相關內容放在打電話的文檔里,打電話時就放在旁邊,時間一長也就記住了;還有許多撥打電話相關的真相內容也是如此,積累的真相內容越來越多,更能多方運用了。

我知道接通後的第一句話最重要,一年多來我不斷的研究什麼是最好的第一句話,並不斷的改進,把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一句話傳遞給對方,起到了震懾邪惡、挽救眾生的作用。另外,我的口講內容也逐漸的有所改變。現在把邪黨利用基層公檢法人員來迫害,而後又把他們當替罪羊作為開頭的重要內容來講,這對於讓對方看清邪黨、不再為它當炮灰、挽救對方作用很大。

我發現口講內容雖然可以自由發揮,但是由於對方的忍耐力、接受能力有限,我必須在短時間內用最簡短、最準確、最有力的話告訴對方,不能猶豫和含糊。所以我不斷的琢磨、修改我的講稿,比如一句關於大慶電腦工程師王斌被打死後,他家屬上告成功後有五位當事人被處理,我開始說:「有五個參與迫害者被繩之以法」,這個「被繩之以法」我後來改成了「被法辦」,意思一樣,但是省去了兩個字,其餘的內容我也都是這樣字斟句酌的推敲成的,這樣電話的內容就簡短而有力了。

我還發現打電話時間抓得緊不緊差別很大,我逐漸的摸索出了用歇人不歇馬的辦法緊張的打,記錄撥打情況我只在響鈴時,電話那頭一有反應馬上根據情況及時進行下一步。比如出現:「你好,您的通話物件在通話中。」我不等說完就撥打下一個。這樣撥打速度快多了,一般每個號碼我最少撥打8次,多的十幾次,甚至也有幾十次的。

師尊說:「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執著、一急、有一種非常強烈的什麼心,智慧就沒了,因為那時候又跑到人這兒來了,是吧?要儘量的用正念,儘量的用修煉人的狀態,就會效果非常好。」(《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我體會確實是這樣,當我正念強,理智的去講時會很有智慧。有一次我撥打一個座機電話,對方好多人在聽,有人說:「這是錄音吧?」我說:「不是,是口講的。」一個姑娘說:「別急,喝口水,慢慢說。」他們聽了好長時間。

現在打電話已經成了我每天必做的事,並在其中收穫很多。但我也發現自己的黨文化很深、沒有耐心、急躁、浮躁、做事不認真等不良習慣。有一次,一個眾生第一天聽了12多分鐘,第二天我又打,他抱怨說:「你們老打,昨天我都開車過了高速的出口。你們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的親友中就有這樣的人。」我說:「你不表態,等於沒有被救啊,我們當然要打了。」他強調我們干擾了他,我的爭鬥心出來了,說既然你的親友中有煉的,我們就不打了,我們也不願意打攪你,就這樣不再打給他了。但是每當聽到台灣同修那善良和氣的打電話狀態,我馬上就感到我和他們的差距。還有許多事情在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

這一年多來,儘管在打電話的能力上成熟很多,但是與那些做的好的同修和在法上的要求相比,我還相差很遠。今後我更要比學比修,精進實修,在往後有限時間裡救度更多的眾生。

如有不在法上,請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