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筆記(2):新宇宙的神話-「補天」的故事

真愚


【正見網2019年04月18日】

一、    補天

共工撞斷不周山,不周山是天地的支柱之一。天因此大漏,女媧煉五彩石補天。

古人記時都以天干、地支,十天干配十二地支,六十為一甲子,為一大循環。

「干」與「支」都是脈絡,天地間的循環脈絡。干是干脈(主脈),支是支脈。十天干是十大主脈,在天;十二地支為十二支脈,在地,或稱龍脈。天干、地支大循環為天地的周天循環,人間萬物都在其中輪迴,生生不息,循環斷裂,天地萬物將毀滅。

周,為圓,為循環。不周山,不成圓,不能完整循環之山。不周山原為周山,天地循環對應和合之山;斷裂後,才稱為不周之山。

山為大地龍脈重要位置所在,不周山為地脈與天脈對應循環的重要節點,即為天地大周天循環的重要穴位所在,或稱為西北天門。不周山斷裂,天地循環便出現大漏,人間萬物即將毀滅,女媧因提煉五行以補漏,稱為「補天」,乃修補天地周天。

女媧補天,只是留下一段歷史,鋪就一個文化,她所補不過三界內低層的小周天之漏而已。

真正的補天,是師尊下世正法,修補宇宙之根本大漏,救度蒼穹在壞滅的瞬間。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修補各天體大穹之漏。

二、至圓

舊宇宙的生命,都是以自己為中心,劃出一個自己的圓,而圓滿,稱為自己的證悟。

只是越高、越大的生命劃出的圓越大、越圓。但不管多大、多圓,畢竟都是有邊界的,有邊界,就是有定數、有盡頭的,就逃脫不了成、住、壞、滅的宿命,就成不了「至圓」,無法形成內即是外、外即是內完全通透的大循環,因此無法達到圓容不破。

形成不了「至圓」,無法圓容不破,就是這個圓有「漏」,這就是舊宇宙根本之「漏」。

一個圓,不管畫得多大,圓內的空間都是有限的,而圓外是無限的。

每個生命都為自己畫了一個圓,將自己保護在其中,同時也困在其中。這個圓的邊界,就是「私」,它是一個保護、一個屏障、一個大結界,同時也是一個障礙、一個無法逾越的大漏。它是舊宇宙生命存在的根本。

也正因為這個圓的邊界,使圓無法成為內即是外、外即是內的「至圓」,並將自己與宇宙大法隔離開來,因此無法接觸、溝通宇宙大法,無法從大法中獲取圓容不破與修補自身的無盡智慧,所以逃脫不了成住壞滅的宿命,最終舊宇宙走到了最後的毀滅。

誰也不敢擦掉這個圓的邊界,在舊宇宙這是自毀,一旦擦掉,生命將毀滅無存,一切粒子都將滅盡,也稱為「形神全滅」。

自至師尊的聲音在蒼宇間響起,第一次將宇宙大法宣講給天地蒼生,喚醒他們的心靈。

有生命被這開天闢地最慈悲最洪大的聲音所喚醒,被這無邊的智慧所震撼,願以形神全滅為代價,擦掉自己的圓:

師父啊,我願用整個生命去信您,將最後一顆粒子在大法中捨盡!以在您的懷中新生。於是,宇宙間有了「大法弟子」這個稱號,他們背負著眾生,以形神全滅為代價,與創世主簽約。

三、鴻溝

舊宇宙的根本大漏,進入到三界這最低層、最中心的位置,就對應到「相生相剋」,成為相生相剋間無法逾越的鴻溝。

修補了相生相剋間的鴻溝,使之圓容,也就修補了宇宙的大漏,這也就是補天。

善惡必報、因果循環,這是三界的天理,是相生相剋所生出的理。

但舊宇宙的相生相剋是絕對化的,這是因為宇宙的根本大漏所對應造成的。

表現為:善必善報,惡必惡報,善不可惡報,惡無法善解。善惡之間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其真實的距離比最終的宇宙還大。大象無形,因為太大,一切生命盡在其中,所以誰也看不見,也不知其為「漏」。

誰也無法跨越善惡之間的距離,使之相合,將其平衡。舊宇宙沒有生命有這個智慧,包括最後的生命。因為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物質,一旦跨越了鴻溝,但又無法將其平衡,一切便會因此而變異,宇宙物質便會在循環中失衡、循環斷裂而毀滅。

簡單的說,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就是舊宇宙絕對化的相生相剋之理,它平衡著萬事萬物,平衡著一切物質,使之保持絕對平衡,不至於失衡傾覆。這也是舊宇宙的太極所定下的平衡標準。

師父願背負一切天地蒼生,跨越這道鴻溝,用大法無邊的智慧來善解、平衡宇宙間的一切恩怨得失,而舊勢力卻說「不」!

用刀子殺人的,可不可救其一命之恩來償還?忤逆父母的,可不可以悔恨的眼淚與善待父母一世去彌補?惡可不可以用善去化解?一切可不可以正面、光明的解決,而不要用負面的方式? 這樣歷史給生命留下的,都將是正面的教訓,而沒有負面的教訓,宇宙蒼生都將在最後一刻善解,盡善盡美,蒼生皆得幸福美滿,沒有任何生命會淘汰。這是師父所要的。

正如對一個孩子教育,若主要使用負面的方式,從小就是打罵與羞辱,長大後這孩子心理必將變得自卑、極端而扭曲。如果從小隻對他使用正面的方式,對他鼓勵、呵護與善誘,長大後,他將陽光、善良而豁達。

舊勢力偏要說不!用刀子殺人的,必死於刀子;忤逆父母的,必被子女忤逆;惡必須用惡來償還,善只能用善來報答……這是永不可改變的「天理」!你所說的,我們沒有這個智慧!

其實只要擦掉了這個邊界,就具備了這個智慧。

四、陷阱

時間進入了人類的歷史,在為最後一刻的正法而鋪路。

師父要光明、正面的呈現歷史,跨越善惡的鴻溝,用善去主導,化解一切。這樣到了最後一刻,人類的一切都是正面的,大法一旦開傳,人人都將爭相得法,在大法中歸正、同化,宇宙皆得善解。

舊勢力說不,它們要將人間在最後一刻變為大熔爐!它們說,達不到足夠的高溫與高壓,就無法觸及到生命最微觀的變異物質與因素,就無法將生命試煉到足夠的純度!達不到標準,我們寧可毀掉這一切!

因此,師尊的安排,人類的歷史80%以上被舊勢力強行篡改。

它們在歷史中,不斷將絕對化的相生相剋往兩極推移,使一切都在歷史中走到極端,形成物質所能承載的最大勢差,以在最後一刻使人間這個大熔爐在巨大的勢差之下,達到足夠的溫度與壓力。

在絕對化的相生相剋之下,它們將負面物質與因素堆積到極致,使負面主導一切,歷史中負面的教訓與殘缺的結局,在人類的思想中堆積,形成層層變異的思維與觀念,形成天大的陷阱,困住了整個人類。

人類就像井底的青蛙一樣,生下來就在陷阱之中,永遠都無法跳出這個陷阱,並將舊勢力的陷阱當作了整個真實的世界――天永遠只有井口那麼大。

鈴聲與美食本是不相干的事物,如果對著狗搖鈴,然後就給它好吃的,時間長了,一聽到鈴聲,狗就會自動流口水,這被人類稱為條件反射。這是將鈴聲與美食這兩種不相干的事物,建立對應,然後不斷加強它,使它形成一套自動思維機制,或稱為觀念,從而反過來左右真正的思維,以至於不需要再經過思維與判斷,便直接產生想要的結果。而這個結果只是舊勢力想要的,它在歷史中給人類不斷做實驗,以達到它們最終想要的目地。

善惡必報、因果循環是天理,即使是舊宇宙的理,舊勢力不敢破壞舊宇宙的理,但它敢利用人類迷中的漏洞,使之錯位。

這個人這一世做了無數的善事,積下大德,而下一世卻安排他成為一個大惡人,壞事做絕,卻因上世積下的大德,而福報不斷。這人上輩子做了大壞事,積下大業,這一世卻讓他演一個善良的好人,一心向善,卻惡報連連。

「難道是蒼天瞎了眼?」人在迷中,在無明的痛苦中,便會無知的怨恨蒼天。卻不知道這只是舊勢力的陷阱與試驗,它們覺得人在這種完全倒轉的形式下走過來,才夠它們的標準。當這些事,大量、大面積出現時,人的思維就會不斷產生對應錯位,而扭曲。從而產生懷疑,不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也漸漸不再相信有神的存在。

人類的思維在這被篡改而扭曲的歷史過程中,不斷的產生對應錯位、扭曲,以至於最後完全錯位、倒置,這就是陰陽反背。這個時候,善不再是善,而是邪惡,但卻打著善的旗號。

這只是從西方的哲學角度來解說了東方道家的陰陽反背。

其實西方哲學即是東方的大道,蘇格拉底在歷史中留下了一把開啟的鑰匙。人類從來不乏假先知,但有真先知在歷史中留下了一些能解開人類歷史的真鑰匙,我看到這些是師尊的轉世,他們把這些鑰匙在舊勢力的眼皮底下,埋藏進了歷史的最深層,舊勢力卻找不見,因為埋藏之處是在舊勢力根本沒有產生的地方。有一種眼睛能夠看到這些鑰匙,無需說明。

人的文化是神傳的,人一開始就是通神的。當人的思維完全錯位扭曲後,就不再能通神,人與神斷絕了聯繫。更可怕的是在這過程中,漸漸造成了更微觀物質因素的變異,人再也不可能回得去了,這是舊勢力想不到,也根本觸及不了的。即使再高的溫度與壓力,也觸及不到如此微觀的變異,生命會在高溫高壓的試煉中,承受不住而毀盡。

舊勢力索性將錯就錯,一條路走到黑,利用歷史中積累的這些巨大的負面與錯位因素,造就了共產邪靈這個東西,在負面因素中,統治著人類,試煉大法徒。

沒有生命可以從這個極端的熔爐中走出來,沒有生命可以承受,必將毀滅。師父用生命承載了所有的高溫與高壓,念著天地蒼生,用自己的血為每位大法弟子鋪下了一條通天的路。

五、完美

小時候看《紅樓夢》,草草的看了一遍,沒留下什麼印象,只有一句話深深刺進了我的心中:「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不願相信,因此,我用剩下的生命一直在找尋一場不散的延席。

悽美、殘缺之美……

這些都是人類思維對應錯位後,造出的詞語。殘缺怎麼可能為美?後來我發現,這一切的根源,都是舊宇宙絕對化的相生相剋所造成的,是舊宇宙的大漏。

堅硬的東西,都易脆;韌性的東西,會柔弱。柔順的人,性格都帶著軟弱;剛強的人,性格必會暴烈。要想利用其善的一面,必要背負其負的一面。這是舊宇宙相生相剋的鴻溝,無法逾越,是舊宇宙的根本大漏,它沒有智慧去彌補與平衡,所以舊宇宙不存在真正完美的事物,不存在不散的延席。它才會有悽美、殘缺之美。

當我看到,大法徒煉就了即剛強又柔順、即謙卑又果敢的性格時,當兩種完全對立而不同的美,在大法中容合為一體時,我看到了完美,我知道這道鴻溝彌合了。我淚流滿面。

唯師尊與大法才有這個智慧。

成為大法徒,我的生命是如此的幸福至極,我終於找到了,我看到了那場不散的延席。

六、過程

多年前,記得曾有同修問我:師父有能力完全可以不讓舊勢力產生,這樣就不會有淘汰,也不會有大法弟子今天所遭受的殘酷迫害。師父為什麼要讓舊勢力產生?

我當時也一時無法回答,只是說,師父與大法的智慧是無極的,我們現在很多東西無法理解,千萬不要執著、懷疑,更不可對師父不敬,不然生命的根就會被污染!放下,到了某一天,或許自然就明白了。

直到現在,我才能用自己微渺的智慧作一個答覆:

成住壞滅,對舊宇宙所有生命來說,是一個完整的循環。

正如一棵樹,生根、發芽、長成,然後開花、結果,直到果實成熟,這是一個完整的過程。只有果實成熟後,它才包含著這個完整的過程,才可以發芽,孕育出新的生命。

如果這棵樹開花結果後,果實沒有成熟就被採摘下來,那麼它是殘缺的,它將不能發芽,無法成為新的生命。

個人理解:必須不能干預,讓舊宇宙在成住壞滅中,自然的走到最後一刻,一切機緣才能達到成熟,此刻正法,才能造就出完美、永不壞滅的新宇宙。

我自問:果實成熟時,這棵樹可能就枯萎了。畢竟舊勢力造成的破壞,已無法挽回,歷史不可能改寫。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在我小的時候,那時候大法還沒開傳,但我在翻看一本書時,突然看到了《轉法輪》中的章節,師尊的講法,深深印在了我的腦海中。後來《轉法輪》出版,當我學到師尊講法時,大驚。我曾經一度如此的不解,懷疑是我記憶的錯覺。

我又想到一件事:幾年前我曾寫過一個故事,是自己構思寫出來的,自己當時卻不能完全讀懂,卻認為自己最懂。直到現在我才能讀懂。我笑了。

歷史是一個過程,但又是全息的一體。加入了時間,它稱作過程,抽出時間,它是一體同在。

幾年前,我摔過重重的一跤,留下了深深的缺憾。但走到現在,我發現缺憾竟然在慢慢消失,那個走過的過程正隨著我的歸正而慢慢完美。

法正人間的序幕已經拉開,當真正的大法弟子走完這個過程,大圓滿的走到最後時,可能發現歷史重演過了,可能發現舊勢力從來就沒有產生過……

佛恩浩蕩!弟子將用全部的生命,永頌我師尊!

https://www.zhengjian.org/node/156867(修煉筆記(一))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