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不適的同修要重視的問題

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5月05日】

近年來,除了按常規發正念外,我還一直在幫我所知道的身體不適的同修發正念。有時還近距離連續幾小時發正念。有的同修已經走過魔難,有的正在好轉。通過幫同修發正念,我深切體會到,大法真的超常,師父真的慈悲偉大,修煉確實很嚴肅,一點一滴,一思一念都要嚴格按師父講的法修好自己,越到最後要求越高,越要放下自我,越要做好,否則,邪魔亂鬼會毫不留情地對我們下狠手迫害。

師父告訴我們:「關於新學員在一開始學功時,和身體已經調理過的老學員,為什麼會在修煉中出現身體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樣哪?而且每過一段時間會出現一次呢?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一直到走出世間法的修煉,這是概括的講。」[1]

師父還講:「為什麼有人長期練功就不好病呢?氣功是修煉,是超常的東西,不是常人中的體操,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

「他得真正去修煉,重視心性,真正去修煉才能祛病的。因為煉功不是體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東西,那麼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標準來要求煉功者,必須做到才能達到目地。」

「那麼我們凡是煉功時沖不過去關、氣下不來時,我們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誤在哪個層次中時間太長了,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看它就能下來。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

「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2]

每個真修弟子也都體會到,當身體不適時要有堅定的一念,這是在清理身體,並嚴格按師父講的法學法煉功,向內找心性上的原因,去掉執著心。同時,要堅定正念,發正念清除邪惡強加的干擾迫害。所以,有同修說,嚴格意義上講,我們並沒有病業關,那是心性關。心性提高後,身體很快會好,而且越來越健康,最後真的完全無病一身輕。但也有同修也在做「三件事」,上述道理似乎也懂,卻處於病業狀態很長時間走不出來。據觀察分析,和與同修交流悟到,我們在修煉中,特別是身體不適時要格外重視以下方面:

一、信師信法,敬師敬法,無條件向內找,堅定正念否定迫害

長期身體不適的同修也不是不信師信法,有的甚至還很精進。儘管這樣,也要找一找在信師信法,敬師敬法方面的問題,看哪裡沒有意識到,沒有做好。是不是完全按師父的法不打折扣修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把大法的美好展示出來了?如果沒有做到按師父的法不打折扣修煉,就沒有真正做到百分之百地信師信法,就是有漏,也讓邪惡有了可乘之機,有空子可鑽。

師父講:「有人說:我信耶穌了我就能去天國。我說去不了。為什麼去不了呢?因為現在人也不理解耶穌說的話的真正涵義。耶穌是如來這個層次中的,也是佛這個境界中的覺者。他講的涵義常人是理解不了的。你只有不斷的去按他的方法去修,你才能漸漸的體察到他講的涵義。你比如耶穌講:信我,你就能去天國。其實你得按照我教你做好人的道理去做,才是真信我,你才能去天國。不然他講那麼多話干什麼?!你在懺悔的時候你覺的你做的很好,心態很好。可是你出了這個教堂的門,你就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你比常人做的還不好,你怎麼去天國呀?你那個心根本沒有得到提高。因為耶穌講了:你信我,你能去天國。就是你信他,你得按照他講的去做才是真正的信,是吧?在其它宗教中也是這個道理。」 [3]

但是我們在修煉中,常常有這樣的情況: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或事情多了,沒有(或很少)時間學法煉功;學法走神不入心,每天五套功法不能煉全;或一遇到問題、矛盾,首先不是按法的要求找出自己的不足去掉它,而是用常人心去對待,心裡忿忿不平,甚至氣恨覺得委屈,找常人的方法或向外推責任,或者在大法和常人之間搖擺;或者帶有有求之心,以為只要學法煉功身體就會好,而不是向內找,即使向內找也只是浮於表面,找不到根本執著;或者意志力不夠,心裡明白就是不能下苦功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而讓邪惡鑽了空子,從身體上進行迫害。有的4個整點發正念不能保證,即使發正念,也因為正念不強,主意識不清而犯迷糊,發不出強大的正念。還有的學法煉功抓的很緊,當工作或其他人有困難需要幫助時,心裡想的卻是這耽誤了自己學法煉功,而不是樂呵呵地發自內心地為他人著想,幫助別人,等等。

其實,我們一走進修煉的門,所遇到的任何事,即使是聽到或看到,甚至是偶爾想到了其他人的什麼事都與我們修煉有關,沒有無緣無故的,都需要我們無條件向內找,看自己還存在什麼執著,或在哪方面需要提高了。如果真的以法為師,向內找並去掉了為私為我的執著心,升起了「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大法的法力必然會展現出來,一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師父要求我們:「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5]。

關於修煉中的關和難,師父講了很多。比如: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你能夠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著舊勢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

「我告訴大家,你們今天所做的都是按照我教你們做的在做,就是別讓它們鑽空子,別叫它們找到迫害的藉口。」 [6]

有個同修A出現咳嗽現象,向內找並發正念否定迫害,本來有了好轉。當她和另一同修B交流否定迫害,咳嗽好轉時,B同修說,消業還是要自己承受一點。A同修以為B同修講的也有道理,結果變成喘了,不是普通的咳嗽了。喉嚨癢,都沒力氣咳了,咳不出就張著嘴喘氣。後來又整夜咳,後背冒涼氣,發冷。

通過交流,她明白了舊勢力就是利用大法弟子有業力進行迫害,正法時期這種情況更要正念否定,即使自己有業力,也要否定舊勢力藉機迫害。修煉初期,師父將我們大部分業力消除後,利用剩下的業力來提高我們的心性,當我們心性提高,這一關一下就過了。「出世間法修煉就是最純淨的羅漢體修煉了,就沒有病業了,但世間法以外修煉沒有圓滿還在往高層次修的,那麼他還會有苦有難,為提高層次而過關的事,但都是人與人、人與事心性上的矛盾,和執著心的再去,沒有身體的病業了。[1]身體有了不好的狀態,還以為是業力,要自己承受,就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邪惡就會利用這機會沒完沒了地干擾迫害。

更何況師父說:「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7]

「遇到任何事情先看自己,這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不同的最大特點。如果我們自己真的沒有問題,那就一定是那些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別是在現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業力已經不是問題。要清醒的認識邪惡生命的迫害,它們是真正的在幹壞事。大法弟子最好是走正自己的路,別叫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 [7]

這樣交流後,她通過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埋怨心,還有隱藏的情和色心,並強力發正念清除不好的心和迫害的邪惡生命才逐漸好了起來。

師父還講:「過去舊勢力覺的大法弟子中出現一種思想,一旦修了大法了就上了保險了什麼都不怕,也不會死了,也不會得病了,也不會這個也不會那個了,而且都是有福份的。可是呢,這個心一起來就麻煩,舊勢力它們就要干它們要乾的,不自覺承認了它們的安排它們就會有藉口管你,就會給你造出各種危險。」

「從另一方面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乾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乾的嗎?」

「當然,是心裡有執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的越厲害,因為操控破壞大法學員的邪惡生命看的見你的執著和執著什麼。」 [6]

同時,師父還告訴我們,在遇到磨難時要想到:「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師父接著說:「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就是大家儘量的走正。」 [6]

「說我走正了我也做好了,從現在開始一點魔難都不能有,可能你這個心又促使它們給你製造魔難。因為舊勢力認為這又是一種對它們的承認──他想沒有啊,他想自在,那不行,得去他這顆心。那不又被它鑽空子了?其實大家平時保持很正的心態就基本上能做到。」 [6]

師父在《什麼是大法弟子》中也說:「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什麼成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 [8]

所以,我覺得人生中沒有比修煉更嚴肅的事了!我們必須嚴肅對待修煉。我們得好好思考自己的思想、言論、行為是否符合法,走的路正不正!也就是看所思所想所做是為私的還是為他的,是否以助師正法、證實法、救度眾生為基點。特別是在難中,在過關當中,一思一念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是否被人心與執著帶動?如果被帶動就要趕緊歸正。「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9]

二、注重生活中的小事

師父教導我們要「懷大志而拘小節」 [10]。還開示我們:「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象學法一樣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 [11]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舊勢力不迫害才怪!所以,我們一定要在任何環境下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給人。

師父在一次講法中還特意講到「白人做的東西沒有中國人做的好吃,可是那刀啊、叉啊擺的很整齊,吃什麼東西,用什麼餐具,喝什麼,用什麼杯子,很講究外表,很禮貌。」

「白人很注重他們的文明舉動,這是他們的文化。」

「你要破壞了他的文明,哪怕是一點小事,他們真的很生氣。很多人不注意小節,如進商店時我們後面有人進來,你開開門之後也不管,『哐』關上了,你走了。如果他是一個白人,他會非常生氣,你在破壞他的文明,他不認為這是一件小事。你對他的不禮貌的舉止言行,他會非常生氣。你們生活在人家的社會裡,所以這些方面要注意點。」 [12]  

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也講:「你們不拘小節,不修邊幅,邋裡邋遢,說話聲音很大,不分場合、地點,不講衛生。當然了我講呀,你們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作為修煉的弟子,你們得做的到。本來這不算什麼,我不想講的內容。可是你們知不知道,由於你們的表現使一些白人學員在洪法中不敢進來。大家得注意了!這不只是一個行為的問題,真得注意這方面的事情。我倒不是叫你們穿戴講究怎麼時髦,你們要懂得最表面人的文明。我告訴你們,其實大法裡面也包含了最低層次的內涵,做任何事情要能想到別人,我想你們也一切都能做好。」 [13]  

生活中,被我們認為可以忽略的小事,從修煉角度看也不是小事。一次,我在辦公室做衛生時,發現有同修無意間將空飲料瓶隨手扔進了垃圾桶,而不是按要求放在回收桶裡,我就將飲料瓶撿出來放入回收桶裡。我想,這個同修可惜了,無意間損失了珍貴的東西。當我這一想時,看到周圍發出道道金光。我意識到,隨意將空飲料瓶扔進垃圾桶這樣的小事也會失德的,沒有注意守德。而我在無求的情況下做衛生是在撿德,這哪裡是在做衛生,是在撿金子呀!德不是比金子還珍貴嗎?修煉人不就是要德嗎?在這過程中我首先是為同修惋惜,而不是怨同修隨便扔東西,所以才有這樣的現象出現。

還有一次,我到同修宿舍去辦事,發現那裡大部分同修能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非常緊張的情況下仍然把宿舍打掃的乾乾淨淨,收拾的井井有條,但也有個別學員不太注重這些方面,衣服及生活用具隨便放,看上去有點亂。我就想,大法弟子哪怕是私人空間也應該搞好,天上的神都在看著呢。師父的法身在我們身邊,我們也應該給師父一個乾淨整潔的環境呀!

我還想到,萬物皆有靈,它們也有輪迴,也應享有美好。對於我們生活中所碰到的萬物,周圍的一切,如果我們心不純,發出的能量場不正,不真心呵護好它們,它們也會產生怨氣,從而干擾我們,影響我們做事情的效果和辦事效率。如我們將生活的房間打掃乾淨,好像耽誤了一些時間,但做正事時效率可能更高,時間會回補回來。當我悟到這裡時,竟然看到了師父出行時另外空間非常神聖美妙的一個場景:天上有五彩祥雲,仙鶴在天空中飛翔,還有各路護法神,真是蔚為壯觀,精彩絕倫,美不勝收。可能是因為我在法上悟對了,而且這些也不是修煉中的小事,才能看到這些光彩萬千的美好景象。

師父在講法中也提醒我們:「可是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的一路走過來,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斷的犯著各種各樣的錯誤,甚至於習以為常,也不當回事了;魔難來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了,習慣了,覺的都是小事。修煉哪,什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而且這些年,在我們這個修煉隊伍中,出現過許多非常不好的現象,對學員進行各種各樣的干擾。」 [14]  

師父還講:「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什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 [14]  

修煉人做事一定要靠譜。事前要有個計劃,可行方案;事中要盡力克服困難做好;答應別人的事,無論做不做的了,做到什麼程度,一定要及時給相關人員一個答覆。不能信誓旦旦,到頭來虎頭蛇尾。這在人這面會招致人的反感,舊勢力則會藉此加重迫害。

三、按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修煉

一方面要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不能走極端。要圓容好社會中的各種關係,平衡好家庭、工作及修煉,不能顧此失彼,不能讓人感覺我們不食人間煙火。

大法弟子都知道,做事不是修煉,代替不了修煉,只有修煉好自己,才能真正的帶著慈悲與正念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可有學員對大法的事很熱心,而對常人中的學習、工作不是很用心,這是不行的,我們必須真正「修得執著無一漏」[15]。舊勢力及邪惡對我們虎視眈眈,無論我們其他方面做得多麼好,只要有一點沒做好,它都會對我們下手迫害。

師父講:「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16]  

「這件事情本身榮譽很大,大法弟子也得對的起這個榮譽。也不要師父一講大家又明白了,有的人馬上什麼都不幹了,就一心一意的專門做大法的事了,那麼你又可能被舊勢力利用,因為它們就是在鑽空子。我今天告訴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種形式修煉,不能走極端,就是這樣平穩的在證實法中充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許許多多的困難,除了做好證實大法的事,還要平衡在世間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家庭的關係、與社會的關係,這是很難。難,可是這是大法弟子必須走的路。」 [16]  

另一方面,要儘量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參加講真相項目,和學員一起形成一個比學比修,共同精進的修煉環境。師父說:「這個環境是改變人表面的最好辦法。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學員或自學的弟子一定要到煉功點上煉功。」 [17]  

師父還講:「集體學法是我給你們開創的一種環境、留下的這種形式,我想還是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是從實踐中走過來的,這樣修對學員提高最快。自己一個人修,提高沒有促進的因素。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不是講過師父叫怎麼做就怎麼做嗎?講過應該走正大法弟子應該走的路嗎?」 [18]  

「大法弟子應該認識到自己的責任、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才對。」 [18]  

同時還要多看明慧、正見等網上登載的學員交流文章或聽明慧廣播電台播出的學員交流文章。處於獨修狀態容易被常人觀念影響走偏了也可能不知道,或被思想業干擾,不知不覺慢慢懈怠,最後脫離法。作為同修,如果我們發現有誰不來參加集體學法了,建議多關心他,看他有什麼心結,多勸他參加集體學法交流。

四、謹防情色之心的干擾,不要抱怨

師父講:「還有一種魔的干擾形式,也是人人都能夠遇的到的,我們這一法門也是人人都能夠遇的到的,遇到一種色魔。這個東西非常嚴重。」

「欲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 [2]

如果出現不適,或學法不入心,發正念犯迷糊、倒掌,往往都是有沒有放下的人心,執著某種觀念認識,被這些東西形成一種屏障,使我們精神不起來,神的一面發揮不了作用。特別很有可能是色慾之心沒去乾淨,或有這方面的外來干擾。腦子裡一旦出現這方面的念頭,就要馬上發正念剷除。

還有就是情的干擾,我過去片面把情理解為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喜歡不喜歡。後來,才發現師父還講了「愛干什麼不愛干什麼,一切都是情」 [2]。當把情放下,不執著喜歡做什麼,不喜歡做什麼,而是順其自然地需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時,才能達到無為狀態,輕鬆自在。師父說:「三教修煉講無為 用心不當即有為 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 」 [19]

放下名、利、情是我們走向超常人的死關。也許名、利心相對來說處於表面,容易被發現,情往往只是在內心,有的隱藏很深,不易被發現,因而難得修去。長期處於病業中的同修也許就是在這方面沒有完全放下,很難走出來。

遇到不順心,不如意的事,特別是覺得不公時,不要有怨氣。儘管從人的這面看也許是別人做的不對,但很可能是前世欠了人家的,要還債;或就是需要我們提高,看我們遇到不公時能不能寬容,能不能冷靜地以善心對待。如果產生怨氣,很容易造成身體上的不適。

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 [20]  我們生生世世的業力是因為修大法,師父幫我們承受了。但如果我們還有氣恨、抱怨的心,起碼在這時仍在惡者的行列,舊勢力和一些邪惡生命認為這是機會,馬上就會迫害我們。也許,我們修煉之初有點怨氣,表面上看沒有什麼,但是修煉越到最後要求越高,不能再有怨氣了。

「為私、為氣、自謂不公」是妒嫉心所致。師父告訴我們,「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2]

五、多發正念

首先要重視發正念。發正念是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之一,是大法弟子運用功能,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及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對世人的迫害,解體舊勢力對修煉人的干擾。大法弟子還可以通過這種形式,鍛鍊能力,增強佛法神通,真正修煉圓滿,意義深遠而重大。

師父講,「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正確的對待發正念的話,平時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個世間的邪靈全部解體。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認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決問題。每個人都把自己所承擔的範圍之內不好的因素都解體了,那全世界不都變了嗎?」 [21]

其次,要正確理解發正念。「修煉是可以出特異功能的。」師父告訴我們,「走出世間法以後,人要從新修煉。那種身體就是我剛才講的走出五行的身體,他是一個佛體。那種身體還不叫作佛體嗎?這個佛體得從新開始修煉,從新開始出功能,他不叫功能,叫作佛法神通。他威力無窮,制約於各個空間,是真正發揮效力的東西,,你說你還追求功能有什麼用?」。「現在世界上有六種功能被公認了,還不止這些,我說真正的功能有上萬種。人坐在那裡,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能看到宇宙各個空間的真正的理,看到宇宙的真相;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事情。」[2]

現在師父叫我們運用神通除惡,就是說我們大法弟子已經有了一定的神通,神通運用的好可以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解體所有黑手亂鬼。為了運用好神通,發好正念,重點要看明慧編輯部的《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0/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97016.html)及師父的經文《正念》《正念除黑手》《正念的作用》等。

現在,我們最基本的是一天4個整點各發一次正念。我體會,發正念無論是前面5分鐘清理自己,還是後面運用神通除惡,都能增強自己的正信正念,從而純淨自己。這樣再發正念,打出的功會更強,更能起到消滅邪惡的作用。

第三,發正念特別要注意的問題

我們修的是主元神,功都在主元神身上,功本身是有能力和智慧的,只要我們按師父講的發正念方法做,功自己會知道用什麼方式清除邪惡。雖然我們有的弟子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情況,但只要發正念都是有很大威力的。所以,發正念主意識一定要強,保持十分清醒狀態。

師父告訴我們,「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22]我體會,發正念時,身體要放鬆但不能懈怠,也就是松而不懈,表面平和、安詳;念頭要純正、堅定;做到物我兩忘,自己身體和周圍的一切都像不存在了,只有思維在想發正念,而且想像自己的身體像頂天獨尊的神一樣,巨大無比(這其實是在調動已經修成的那一面來正法)。

師父說,「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23]「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什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24]。「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麼東西還沒有放下。」[2]

發正念時雜念叢生,出現思想溜號、犯困、倒掌、迷糊等情況,往往是有沒有放下的人心,執著某種觀念認識,自以為是。這些觀念在另外空間是一層層物質,它們會形成一種屏障,障礙我們純真善良的本性返出來,使我們精神不起來,功調動不起來,神的一面發揮不了作用,發正念達不到很好的效果。

發正念時,腦子裡一旦出現雜念和不好的念頭,哪怕是大法的工作,也要馬上止住這種念頭,專心發正念。對於不好的人心、念頭,要明白這是干擾,立即發正念清除它,並念正法口訣,將思維繼續定在「滅」上。對於色慾之心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專門發正念。這樣雜念會越來越少,思想會越來越純淨。

發正念時實在控制不了迷糊,就睜著眼睛,盯住一處,並想將所有邪惡及干擾因素搬到此處一併清除。同時還得找一找自己的執著,看自己哪些思想、行為不符合法,並修去它,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第四,儘量幫同修發正念。幫同修發正念從人的這一層面講,當人有困難有魔難時,就應該伸出援手,給予幫助。從修煉的角度講,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更應該對同修給予幫助,因為他不光代表他自己,他還有救度眾生的使命,他背後有層層的宇宙天體的生命。同時,發正念是師父傳授給我們的超常的除惡本領,只有在不斷的實踐中才能體會到法的威嚴和法力。

我體會,幫同修發正念,要用純淨的慈悲心。對於處於病業狀態的同修,我們只需一個信念:就是希望同修儘快從法上提高,走出魔難。自己正念要強,堅信大法無邊,堅信在法中修沒有過不去關,不要被一些假象,人的觀念左右。哪怕自己再苦再累也在所不惜;哪怕同修的肉身只有一點希望,都應該盡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搶救;同修一天沒有走過魔難,一天不停止為其發正念。當我們真的完全是為他時,心態會更純淨,大法更高層的內涵會展現出來,自己正念也會更強,打出的功也會更有力。此時,我們會看到師父講的某一段法,或某篇交流文章對同修有啟發,要及時推薦給同修。

要用合適的方法幫同修。同修過關遭受痛苦時需要的是正念、信心,幫助同修不能只是發正念,要多關心、鼓勵同修,和同修一起對照師父講的法幫助同修找出不足,共同提高。特別要學習師父的經文《道法》,讓他自己本性的一面能正法。而且要從同修身上吸取教訓,反觀自己有沒有什麼執著心,並及時去掉它提高上來。不要一聽說哪個學員出現了一些關難,就想他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執著,尤其不要背後就其問題、執著隨便和人去議論,從而使問題不斷傳播,不斷擴散。這不僅幫助不了同修,反而會向他的空間場扔不好的物質,消減他的正念。也不要強行要同修這樣做,那樣做,這不僅幫不了同修,反而增加處於病業狀態的同修心理負擔,無所適從。我們很多同修在大法中修煉時間不短了,一個念頭、一句話都帶有很強的能量,多從正面想問題是可以幫助同修的,也是在增強自己的正念。

近距離發正念和延長發正念時間。對於近距離發正念,師父曾開示我們:「大家對著他念念書,念念法,對他發發正念,集體圍著他,是起作用的,因為近距離還是有關係的。為什麼說近距離有關係呢?因為這個空間哪被高層最後的因素切的一段一段的,這空間還是有差異存在的。但是正念強也可以消除這個差異,你做的非常正它就擋不住,因為它擋它就犯法。」 [6]

集中時間和精力,長時間發正念,更能體驗發正念的威力。除了每天4個整點全球發正念,平時也要根據各自的情況增加發正念次數,延長發正念時間,這並不耽誤時間。狀態好了做事會很順利,效率會提高,不會做無用功 。

我曾連續幾日幫同修近距離發正念,每次不間斷連續三小時,這不僅幫助了同修,自己更能實實在在體驗發正念的威力。這樣發正念後,即使停止了發正念,一段時間內心也能保持純淨,能量場會很強,不易被人世間的瑣事、俗事帶動,一些邪惡的低靈爛鬼根本近不了身,它起不到干擾破壞作用,就像迫害根本就不存在了。同時,能很敏銳洞悉周圍發生的事,做起事情來得心應手,出現事半功倍的奇蹟。隨著發正念越來越熟練,功能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越來越會用。

除了發正念,師父還教我們:「你可以發出這麼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發出這樣的一念,對一些極低生命來講是太慈悲了。對那些還在干擾的清除起來也會容易。

宇宙正法是有標準的,你這麼做誰也沒啥說的了。道理很清楚,那該清除就清除了。很多低的東西是可以完全清除它,在原則上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麼做了之後,任何生命都沒有話說了,還幹壞事的就再也沒有什麼道理可講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25]  

特別是曾經打過胎的同修,多用師父講的善解之法,可能效果更好。建議跪求師父作主,善化一切怨緣,並下定決心緊跟師父修煉,修好自己,修出真正的慈悲心,對誰都好,不光對人好,對動物、植物都心懷悲憫之心。

師父講過:「來在世上的生命,當不上人,當動物、當植物,都等著大法弟子救度。你們做不好啊,不只是你們自己做不好,你發願要救度的那些生命,都將失去機會。你們責任重大,未來等著你們,宇宙眾多的生命都在等著你們。」 [26]  

此外,常念「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27]  

師父說:「不要被人世渾渾的亂象所干擾。修煉如初道必成!越到最後越精進!」 [18] 「特別是在學法中,大家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學。」[29]讓我們共同努力,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運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與能力,「完成好救人的使命。」 [30]  

由於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實修>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北美巡迴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什麼是大法弟子〉
[9]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1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1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美國法會講法》<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1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15]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迷中修>
[16]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1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環境>
[18]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19]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無為>
[2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2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2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7]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 (四)》<對聯 萬法之宗>
[28]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交流會》
[29]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0]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