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卒本法緣

——謹以此文獻給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5月10日】

在新唐人電視台播放過的韓劇中《朱蒙》、《金首露》等通過影視的角度來詮釋高句麗、新羅國的首任國王的建國過程;而《商道》中涉及到朝鮮地區與中原之間的貿易來往。從《史記》到《明史》、《清史稿》的史書中朝鮮的影子多次出現。通過這些影視劇和史書中的記載,我們可以看出朝鮮地區與中原地區在幾千年的人類文明發展中的密切關係。

就拿高句麗來說: 「西漢初元始三年(公元3年)高句麗王都由今遼寧桓仁(五女山城即卒本城——作者注)遷都國內城即今(吉林省)集安市內古城,東漢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移都丸都城(今集安市區西北),直至公元427年王都遷離(至平壤——作者注),集安作為高句麗王都歷時424年之久。」(【注】)

從地圖上看,五女山城位於遼寧桓仁滿族自治縣的桓仁水庫附近,桓仁五女山城被稱作高句麗的發源地。而渾河在古代被稱作「沸流水」。「卒本」城和「沸流」水是韓劇《朱蒙》中常見的地名、河流名。當時(東)扶餘、沃沮等國家在高句麗周圍。

朝鮮半島史書《三國史記》中記載:「(高句麗創立者)朱蒙是來自黃帝之孫高陽氏、黃帝之曾孫高辛氏。」如果算上箕子(商朝後裔)朝鮮、衛滿(遼東人)朝鮮。從血緣上來說,生活在朝鮮半島的早期居民大部分算得上是華夏一脈。當然除了生長在當地的土著民族與其他來源的人群。

在幾千年與華夏文明的交往中,這裡的人們時而與中原王朝發生戰爭,時而成為中原王朝的屬國,貿易、文化來往頻繁。在盛唐時期,在中原王朝興盛的佛教和茶文化,逐步傳到朝鮮半島地區。中原王朝也重用來自朝鮮半島的人才,如盛唐時期的著名將軍高仙芝就是高句麗人。朝鮮語或可叫韓文是從漢字演變而來;首爾原名漢城,可見朝鮮半島與中原文化的緊密關係。在《中華歷史正述》中作者提到朝鮮半島上的「三韓」政權,也來源於中原地區。

當然對於朝鮮半島而言,除了中華文化的影響之外,還有很多根植於這裡本身的文化,這也是神有意造就的。其實不但在文化方面是神有意安排的,就包括山川地貌也都是這樣。

在本文的開始,我們提到涉及朝鮮半島的一段歷史的發源地、都城等重要元素,沒想到竟然都在中國,不但現在在中國之內,從唐朝開始涉及朝鮮半島的這些重要「歷史元素」就被中原王朝的中央政權或者局部政權統治,其實這是神有的安排了這一切。目地是讓朝鮮半島的人們多學習中原文化,讓朝鮮半島上的人們銘記著:「根」在中原。這不僅是血緣和文化,更重要的是讓今天的生長在那裡的人們別忘了生命究竟為什麼而來?都是在奠定今生能得到讓生命真正回歸的大法而做鋪墊。包括現在朝鮮半島南北分治格局也都是有安排的。因為所採用的治國理念不同,人們的生活狀況不同,在對待法輪大法的問題上迥然不同,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也是讓人們認清共產邪惡主義所衍生出的極權統治的危害。這些咱就不一一細說了。

本文要寫幾位高句麗人尋法的故事。

故事發生在朱蒙剛開始創立高句麗的時代。在卒本(今:遼寧省桓仁滿族自治縣五女山城)有個小女孩,我們叫她蓉真,這位女孩從小聰明伶俐,十分的惹人喜愛。在她十六七歲那一年,她與父母一起來山上(屬於長白山脈)玩,她看到滿山都是漂亮的花,還有美麗的蝴蝶,她非常高興,就不自覺的追逐了起來,走了不遠,遇到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婆婆,老婆婆伸手摘了很多漂亮的花給她,並告訴她,其實還有更美麗的花在等著她,就看她願不願意隨老婆婆去。她說:「好,只是怕父母惦記。」老婆婆一笑:「那好辦」。只見老婆婆將拐杖扔在地上,霎時間,拐杖就變成蓉真的樣子,飛快的跑回去了。蓉真一見有點蒙了,因為那個時候這裡很多人都相信有神,但很多人沒見過誰顯現神跡,蓉真也是如此,所以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老婆婆說:「我把拐杖變成你的樣子回到父母身邊,這下子你不用惦記了,可以放心的隨我來了。」蓉真也就隨著老婆婆來了。走了不遠,也就二三裡的路,蓉真一看,這裡的花從前她根本沒有見過,看哪朵她都非常的喜歡。一時興起,伸手要去摘,手剛碰到花,花似乎在說:「還是我在這裡開著好看!」邊說甚至邊笑了起來,花枝亂顫。蓉真更覺得吃驚,回頭問老婆婆:「您為什麼可以摘下花朵送給我,而這裡的花朵為什麼不願意讓我摘呢?」老婆婆說:「咱進屋慢慢說。」蓉真心裡暗想:「我剛才來的時候也沒有見到屋子或者茅草房之類的呀!為啥老婆婆說要進屋說呢?」當她再抬起頭,看見幾間茅草大屋出現在雲霧之中,雲霧逐漸的散去,老婆婆領著蓉真進到裡面。從外觀上看,這茅屋只是大了一些,沒啥特別的,但進到裡面,卻完全不一樣了,簡直是仙氣十足,裡面的一切吃的用的都能根據主人的思想而動。而且有仙童在兩旁侍候。蓉真哪裡見過這種場面,驚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老婆婆讓蓉真坐下,仙童端來一碗白水,蓉真正好有點渴了,端起碗來一飲而盡。喝完就覺得身體特別的清爽,眼睛似乎更加明亮了。當她無意中再看這隻碗的時候,發現碗裡面好像有很多的人在動,裡面有很多的山水和植物動物等。她更加吃驚的抬頭看,老婆婆依然微笑著看著她。

過了一會兒,老婆婆說,其實你和我與當今的高句麗國王與王后等在天上很有緣,一起相約來到人間,在他們主政時期我們倆先在此相遇。你要把我告訴你的話到時候告訴他們,這就是我讓你來這裡的原因。

蓉真聽了這番話之後,腦海中一下子想起了在天上的那段經歷,從而明白了老婆婆說的意思:

那是在很高層次的天上,有一次很多天上的法王和大道還有其他的覺者一起聚會,商討怎樣管理那一層次的眾生和怎樣對待負的生命的問題。老婆婆和蓉真及朱蒙、召西奴(在高句麗時期是朱蒙王后)及禮氏(朱蒙的另外一位妻子,高句麗第二任國王的母親)都在其中,大家商討了一會兒,都覺得有些事情好像有些無奈和不正。這對於天上的生命而言,遇到這種情況,那就說明在那一層次的天上出現了很大的問題,這就不是那一層次的生命能夠糾正和擺脫得了的。大家也都認識到了。大家都為眾生和那一層次的天(或可叫做宇宙)的安危擔心,他們不自覺的在拜天敬地,為的是請更高層次的神幫忙。正在大家誠心的這樣做的時候,從那看似到了盡頭的天邊,伴著一陣無比祥和的樂聲冉冉而來了一尊巨佛(或可叫做主佛),那種神聖與威嚴是這一層次的覺者所無法比擬和想像得了的。

這一層次中的眾覺者一見,覺得這下子眾生和這層宇宙可有救了。於是就派代表將這裡遇到的情況對巨佛說了。巨佛微笑著說(大意):「緣到,緣到,誰願隨我下走,從根本上解決那些不正?」

此時很多的覺者都有些遲疑,只有老婆婆和蓉真及朱蒙等等十幾位覺者甘冒天膽隨巨佛下走。而且這種信不打一絲折扣,當時他們也根本沒有多問,更沒有多想,就覺得巨佛所說都是真相,為了眾生和那層宇宙,自己無論怎樣也在所不惜!此舉讓諸天讚嘆!!

當蓉真自己看到這一幕心裡很感慨,隨口問:「為什麼你老人家可以顯現神跡,而我就不能呢?而且朱蒙王他們我也沒有聽說可以顯現神跡呀?」老婆婆笑得更開心了:「神安排什麼不可能都一個模子,不同的人在此時還有著不同的使命和表現方式。」「我在後來下走過程中,也遇到不同層的神,從他們那裡知道,巨佛將來要投生在中土,距離長白山不遠的地方洪傳讓眾生真正得救的大法。我想這也就是我們和朱蒙他們今生能來到這裡的原因吧!」老婆婆補充道。

聽到這裡,蓉真說:「那您老人家用摘花送我的方式先跟我結緣,然後讓我遇到神仙之花,目地是讓我明白在神仙界中花還有更美好的存在方式和展現,而且神仙之花是不能隨便的摘取,是這樣吧?」老婆婆淡淡的說:「悟性還不錯。」「那我怎麼跟朱蒙他們說呢?」蓉真所有所思的問。「一切都有安排,遇到事情就隨緣吧。你也該回去了。」老婆婆說。蓉真只好走出茅屋,慢慢的往回走。不一會兒就看到拐杖變成的「她」從不遠處跑過來,到了她跟前化作拐杖,老婆婆又拿起來,往回走,幾秒鐘的功夫,茅屋和那些神仙之花及老婆婆就都消失不見了。

蓉真只好往回返,不一會兒見到父母,也不敢說出自己遇到的事情,一家人又玩了一會兒就下山回到卒本城。

從此蓉真被賦予了能看到別人看不到事物的能力,但她從來不輕易的在別人面前顯示。有一次,正巧高句麗王朱蒙和王后乘車子一起出行,雖然算是微服,沒有那麼張揚。蓉真「恰巧」在半路遇上,看到車子再過兩個時辰會壞掉,於是馬上將朱蒙他們攔下說明情況。起初朱蒙他們不信,後來朱蒙身邊的人為了穩妥起見,讓朱蒙和王后換裝騎馬,車子裡面裝了物品。並帶蓉真一路同行。結果過兩個時辰,車子遇到一點小障礙,就破碎掉了。

從此朱蒙和王后就將蓉真留在王宮。因為當時高句麗有負責占卜的專職神女(相當於中原王朝的國師或者古埃及的大祭司等),這個神女必須是童子之身,而且具備一定的超能力,對國家大事有準確的預測作用,對於君王的言行必須有鞭策作用。這也是神給人留下的神傳文化。春秋戰國之前中原王朝也都有這種職位,只不過名稱不同。後來在很多朝代中也有,只不過有的比較直接,有的時候成了皇帝的「私人顧問」了,沒什麼正式的職位。

蓉真這個人本來就不愛管事,進宮之後,就留在王后召西奴身邊,因為能經常接近朱蒙、召西奴和禮氏娘娘,找個機會,也是當著神女的面將她所知道的都說出來了。朱蒙他們都很震驚,震驚之餘回顧高句麗建國的整個過程雖然很艱難與驚險,但的確是處處有神跡在裡面。當他們都明白生命的意義和責任的時候,都很感慨。都在為能與巨佛結緣深感榮幸,並都紛紛發願,不但自己能得法,也會讓這個地區的百姓都能夠得到那萬古難遇的大法!

此時那位高句麗國的神女也用她的方式告訴高句麗的國民們將來如果能遇到讓眾生真正得救的大法,一定要珍惜,並告訴過國人們將會有其他的神用預言或者其他形式(如展現釋迦牟尼佛說過的三千年開放一次的優曇婆羅花,此花開放預示著轉輪聖王駐世傳法)來告訴人們這件事。(這些在當代都一一應驗了:預言書《格庵遺錄》和優曇婆羅花都在韓國了出現了。)

後來召西奴帶著兩個兒子(沸流和溫祚)離開高句麗繼續南走,其中一個兒子建立了「十濟」,後稱「百濟」。這些事情儘管都有其表面上的原因,其實質都是遵循創世主的旨意使眾生得救的法緣在人間連接上…

今朝當年的高句麗人,很大一部分轉生在中國,有的轉生在南韓,有的在印尼。

老婆婆、蓉真現在轉生在一個較大的海島之上,朱蒙和召西奴和禮氏娘娘轉生在吉林省,高句麗神女轉生在日本,這些人都已經得法。當初朱蒙發的誓願已經基本實現。但也有人不但沒有得法,反而成了迫害者的幫凶。這些就不一一細說了。

這正是:
山中遊玩遇神仙
邀得屋內憶前緣
進入王宮履諾言
國王王后增正念
一國神女真相展
舉國眾生皆有緣
今朝主佛傳大法
勇猛精進兌諾言

後記:寫作本文之時,正逢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華誕和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在此謹代表我們全家恭祝師父生日快樂!同慶世界法輪大法日!

註:引自《中國分省地圖冊 吉林省》 中國地圖出版社出版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