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段修煉歷程

吉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6月29日】

一、在矛盾中修自己

我是在1996年得法修煉的,至今已經23年了。剛開始學的是不太精進,法理理解的不深,在修煉的路上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在個人修煉中有許多人心和執著心遲遲不去,特別是在家裡我丈夫身上,體現出我的許多執著。那是在2002年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回到家,他在家裡背叛了我,鄰居告訴我時真是心裡氣得不行,但是我想我是個修煉人,沒有和他大吵大叫,心平氣和的和他講大法真相,他聽不進去,氣得夠嗆。我說這都為你好,這時想起我要向內找,找出我的話不在法上,他能不生氣嗎?想起師父的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轉法輪》)和「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什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對照自己,找出許多不好的心,比如: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後來再遇到矛盾時,我總能想起師父講的法,用大法來衡量自己向內找,看看什麼人心觀念又出來了,及時在法中歸正,慢慢的對丈夫的怨恨心放下了,不和他計較了,感覺他挺可憐的,隨著人類的道德往下滑,在無知中造業。在生活上關心他、體貼她,真正的對他好,慢慢的他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二、信師信法  講真相救警察

在2017年1月份的一天上午,當地派出所的一夥警察突然闖進我家,進屋就問,這是老凌家嗎?我說是。他們又問我你是他家的嗎?我答是。所長一人直奔西屋去,有個小警察看見師父的法像說,這還供著呢,我說這是我的信仰,別造業。我上前一把搶回師父法像放到我的懷裡。所長把檯曆、《全球公審江澤民》畫冊、明慧週刊拿走,小警察讓我上他們的車。我立刻想起師父《洪吟二》 中<掃除>的詩句「大法徒  單掌立  除余惡  正念起   講真相   救眾生 滅惡盡 掃寰宇 」,你把我拉到哪裡也改變不了我,我只能轉變你們。到了派出所,所長問,你告江澤民了嗎?我說告了,修煉法輪功犯了哪一條了。小警察說,習近平說的法輪功是某教,我說小伙子我敢跟你上北京見習近平去,小警察下的不敢吱聲了,轉身就出去了。我就開始給所長等人講真相:我說都知道周永康替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賣命,他現在是不是遭惡報了,江澤民怎麼沒把他救出來呢?你們雖然是幹這一行的,你們也是受害者,你們也有妻子兒女父母,要給自己留條後路,別當替罪羊,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我又給他們說我們村的治保主任鄭某你們認識吧?在2002年3月份,全省大搜捕,他帶著國保大隊的610把我們村的大法弟子抓走3名,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一個2年,一個1年。到2008年奧運會前夕把我非法抓捕,判勞教1年零9個月。真是蒼天有眼,善惡必報,這個治保很快遭了惡報,50多歲死於肝癌。警察聽到這裡趕緊說,我們這段時間可沒迫害法輪功,我說那你們功德無量,你們拿來的幾本真相有時間好好看看,大法救度有緣人。你們在家也好,出門也好,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我在向他們講真相時聽到所長在電話里說5天,我心裡說一天也不去。我與他們講的那些話他們都用電腦列印出來了,讓我簽字,我說我不會寫,他說我給你寫,你按手印,我說手印也不能按,他們也沒說什麼。到中午他們吃完飯後問我餓不餓,我說不餓,讓我上車,我說送我回家,我看是往市里送,車開一半的路程手機就響了,所長來電話說不讓往那送了。司機說還真讓老太太說對了。回來時,在車上我繼續給他們講,司機說,是不是你師父不讓往那送了。我說可以這麼說。回到派出所,所長說,還得給你送回去。

真象《師徒恩》中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父的法像就在我懷裡,確實師父在保護著我,我又堂堂正正的被所長送回家。我們屯裡那些人都震驚了,我們屯裡那些受謊言毒害的那些人也清醒過來了。從那天起到現在,沒有人再揭不乾膠真相了,

由於篇幅所限,就寫到這裡,請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趕快走出來,去掉怕心,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救眾生是我們的使命,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