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淨」(五)——回首修煉路

天真


【正見網2019年09月17日】

清除色慾

除怕心以外,舊勢力還給我強加了另外一個曾經很頑固的東西——色慾心。

「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什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正是因為舊勢力把色這個東西看的最重,並且擺不正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所以它們才不遺餘力的幾乎給每一個大法修煉者都在這方面設下了極大的難度。從我自身,從身邊的同修那裡,從同修關於修色慾心的交流文章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舊勢力強加的這個東西是很邪惡的,有著極大的破壞力。有的同修把握不好,結果被邪惡綁架迫害,或遭遇嚴重病業,經受很大的魔難,甚至被舊勢力奪走人身。在法上認清這一切,儘快清除色慾干擾,識破並解體舊勢力那套險惡的安排,以純淨的真我履行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真是極其關鍵、極其嚴肅的,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必須要做到的。

我可能生來就帶有自己在歷史上修煉的一些因素(有認識我的同修曾開玩笑說,我在歷史上可能修過好幾世),比如,情比較淡,在精神和生活上都很獨立,從未有過寂寞感或孤獨感。因此也就沒有結婚成家的願望或慾望,連朋友都沒談過,喜歡獨身生活的簡單、清淨。但實際情況卻並不總是那麼簡單、清淨,心性不到,也達不到那麼清靜的成度,況且舊勢力哪肯如此罷休!它們給我強加了色和欲的東西,雖然並不像有些同修遭遇的東西那麼強烈,但是很頑固,而且它們用變異的敗物對我進行污染,就使得突破的難度顯的更大了。這種色慾的干擾,尤其是現在人世間變異敗物的污染,我在修煉之前就已經意識到了。看來舊勢力早就定好了要讓那些東西在我的身體和意識里根深蒂固,並逐漸加強,讓我難以擺脫。是啊,沒有法的指引和淨化,要想擺脫,談何容易!

有些人心(比如怕心)要在一定的條件下才會被觸及,而色慾心幾乎在任何情況下都有可能「發作」,來勢兇猛的時候,會把人給控制的神魂顛倒。常人社會敗壞到了可怕的地步!地獄裡的鬼轉生出來,披著人皮搞出那些變異、邪惡的東西,陰陽反背愈演愈烈,搞的一些人都不像人樣了。這種環境也是舊勢力把煉丹爐的火燒的更旺,加大對我們的考驗難度的一種方式。「因為你在人這,耳聽目睹,這社會上什麼骯髒的東西你都看到了、你都聽到過了。」(《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聽到、看到之後就會在腦子裡反映,雖然知道要排斥,也有心要排斥,但往往經受不住色慾的誘惑,沒有足夠的正念將其抑制,常常是半推半就,最後就是在其控制下去做損耗精血之氣的傻事。

我對色慾很警覺,當它有一點點苗頭的時候,就會意識到,但在與其較量的過程中,許多年來都常常吃敗仗。關沒過好,深感懊悔,告誡自己以後要做好,而且也感覺自己會做好。為什麼突然間會這麼自信呢?其實不是因為自己的正念強大起來了,也不是因為那些敗物被清除了,而是因為另外空間的低靈得到了滿足,暫時不干擾控制這個身體了。過一段時間,低靈再來侵擾,常常又是招架不住。狀態正常的時候,想著一定要用正念抑制那些污濁的念頭,可是被色慾干擾的厲害的時候,正念都很難出來了。這樣反反覆覆之後,色慾敗物倒是明顯的在減弱,但還是頑固的存在著,沒有實質的清除掉,有時候還能夠控制這個身體。我因此而對自己感到很失望,不得不問自己:怎麼就被這低靈的東西干擾成這個樣子?連這點東西都去不乾淨,還怎麼精進啊?難道要因為這個而毀在這裡不成?由此而形成了對色慾的恐懼,產生了另外的執著。我知道這種害怕色慾的心是舊勢力的另外一個圈套,不能掉進去,但是心情的確難免有些沉重。

我發現,人被色慾干擾控制的原因,在人這裡看,說來也很簡單,就是人識不破、跳不出身體內的那種反應和感覺,如此而已。如果色慾給人帶來的是痛苦和煎熬,人會對其避而遠之,絕不會去追求它,當然也就無色無欲可言了。恰恰相反,在色慾對人起作用的時刻,人體內產生的不是痛苦,而是令人飄乎、亢奮的感覺,讓人感到舒服甚至神魂顛倒,這是極有誘惑力的,人很難抵禦,因此而迷戀、追求、享受這種所謂「銷魂」的感覺。再加上情對人無處、無時不在的帶動和控制,人就更是無力分辨了。正是因為這個,人類才會在神的控制下使後代得以繁衍;當然,魔也利用這種快感和慾望來控制人,加速著人的墮落與敗壞。

對修煉人而言,這種感覺其實只不過是一種假象,而且是舊勢力設下的一個極有蠱惑力的誘餌和陷阱!「因為它不是你。真正的你是清淨的,都是後天污染的東西,所以才要把它修掉、拋棄,這就是在排斥它。」 (《歐洲法會講法》)人的真我(主元神)穿上肉身這件衣服存在於這個迷的塵世之後,就錯把這件「衣服」當成了自己,把這件衣服的感受當成了自己所喜、所惡。主意識分辨不清,享受著那種感覺的時候,就已經錯把這個當成了自己的追求,以為是自己在享受,實際上卻是把身體交給邪惡的低靈在擺布、污染與損耗。

人的身體真是太弱了,什麼生命都能控制它,而且誰控制它,它就跟誰走。有的同修看到舊勢力在一些大法弟子空間場中布下了複雜的色慾機制,低層邪靈利用各種手段刺激、膨脹他們的色心和慾望,目地是險惡的,是為了將修煉者毀掉。當然,這也只是邪惡生命的一廂情願而已,真正的修煉者怎麼會被它們那些宇宙垃圾毀掉呢?但是,主意識能否識破這一切,不去迷戀身體的那種感受,能否主宰自己的身體,不中舊勢力的圈套,用足夠的正念否定、滅除舊勢力那一套東西,就是極其關鍵的。能否做到,直接取決於修煉者所達到的境界與層次,有足夠的能量,才能把那些東西抑制住,才能把它們化掉。

在被色慾干擾的那些時候,我不得不看到並承認,我的主意識還是沒有我希望和想像的那麼強大,連那點敗物都遲遲修不掉!其實,在無邊的大法中修,那點低靈的東西什麼都不是,可是一旦主意識不夠決斷,對那種「迷魂」的感覺有半點貪戀,那東西就難去。嚴格的說,這種貪戀或放任是對自己和眾生不負責任的表現!

我們的肉身雖然很弱,但卻是極其珍貴的。人的副元神、各種低級低靈的東西都想控制、利用這個身體。可這個肉身存在的真正目地和意義可不是給它們利用的,而是作為人的真我在這個空間的載體,使人在這個迷的塵世中能夠通過修煉返本歸真。對於大法弟子而言,我們這個人身是為修煉和助師正法而用的,而且被師尊淨化與演化了,很大成度上已被高能量物質轉化,直接與正法相連,並關係到自身對應的宇宙眾生能否得救的問題,怎麼可以任由邪惡的東西控制擺布?那不是恥辱嗎?師尊在看著這一切,空間中擠滿了的眾神的眼睛、自己對應的宇宙中無量的眾生,都在看著這一切,看著這個承擔著神聖使命的修煉人被如此低級骯髒的敗物干擾、帶動著,這是怎樣的一種景象啊?!多麼嚴肅、多麼可怕!這也是迷中修的一個難度。如果無數眾神、眾生盯著的眼睛都實實在在的顯現出來,那真是打死也不敢去隨著色慾的帶動而胡來!

「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想,我的確是過了一個「死關」,是從修煉的第一天開始,經過了二十多年的魔煉,一天天、一步步走過來的。走過來之後,回首看去,自己前後實質的變化,歷歷在目,別有一番感慨。當然,這是單單修色慾心而做不到的,因為這是各方面心性整體提高之後達到的狀態。

所以說,色慾心對我的干擾不是突然一夜之間就清理乾淨了,而是在很長時間的「拉鋸戰」過程中,逐漸變弱的。那真是「拉鋸戰」,表面上看起來也許挺平靜的,但在意識中卻是正與邪的較量。敗物在較量中被損耗、滅除著,常常是每天都能感覺到它在化掉、消減,而且清除的速度越來越快,後來就近乎銷聲匿跡了。如果把色慾敗物比作洋蔥,那這洋蔥究竟剝掉了多少層,根本都數不清。因為是低層空間的沾染附著到我們身上的東西,所以這個「洋蔥」是沒有根子的,遠遠不像舊宇宙生命為私的本性來的那麼深。

當色慾心的干擾大勢已去的時候,我更清楚的意識到,其實以前很多事情都是在色慾的帶動下而做的,如果沒有色慾的帶動,或者主意識有效的抑制住了色慾心,多數這樣的事情根本連想都不會去想,更不會去做。比如,喜歡反覆看某部電影,不是因為電影本身有多好,也不是出於完善英語的需要,而是因為自己覺的主角相貌很出眾,接近自己「完美」相貌的觀念,所以喜歡看,有「動力」去看,實質上這種審美傾向與行為是受色慾心直接驅動的結果,那「動力」本身就來自於色慾,而不是來自於自己。色慾心去掉之後,那種「動力」也就不見了,想都不去想了。西方人沒有被舊勢力糟蹋到醜陋的地步,有少數人甚至於相貌很美,身材也高大,再加上這些人多數內心都比較單純,所以我就尤其覺的好看。偶爾見到這樣的人,忍不住就要多看兩眼,感嘆其美貌,但同時也會立刻意識到色慾心又在作怪了,於是趕快排斥、清除它。再比如,我在衣著上要求一直很苛刻,雖然從不過問名牌和高檔服飾,但不能得體的彰顯優雅、陽剛男人氣質的,絕對不穿不戴,因此可買的衣服極少。男人當然要穿的像個男人的樣子,但是過於注重的話,其實已經是執著了,就難免摻雜色慾心或其它人心。類似的情況下,色慾的帶動是很微妙的,不易察覺。

我曾經被邪惡非法關押,在我看來,原因之一就是舊勢力認為我在色慾方面沒修好,於是用那種強制的手段對我。「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裡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對舊勢力來說,非強制的辦法它們也不會。師尊說:「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的理解是:其一,強制不會使修煉人在法上的堅定正念動搖或改變,蛻變為常人的人念,因為強制觸及不到修煉者對法的理性認識;其二,強制也不會使人心和執著改變成為正念或神念,因為人心真正的改變來自於對法的認識與同化,而強制本身對這一點沒有任何幫助和意義。我能夠把色慾敗物修掉,是因為我努力的在法上修,師尊為我進行本質的淨化,與舊勢力的強制安排沒有任何關係。

這篇稿子其實一年前就已經寫完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的修煉狀態不斷的改變著,越來越覺的原來的稿子在很多方面都不符合自己改變後的狀態。此稿最初成文的時候,雖然色慾對我的干擾已經特別弱了,但其清理的成度與現在相比還是差的很遠。當時就感覺那東西去的還不夠乾淨,狀態也不夠好,所以就將稿子放下了,很久沒動。幾個月前,開始把它改寫,改到很大一部份的時候又停下了,感覺還是沒到寫這篇文章應有的狀態。幾天前再看以前寫下的內容,發現那種狀態下的表達內容與方式,和現在狀態下所想差距很大,連語言讀來都感覺有點生硬。於是全部刪除,從新再寫。如此徹底的改動,是我以前寫交流文章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這應該是我心性變化的一個直接的反映。

一年前我想到過給這篇稿子定一個類似於「清除色慾」這樣的副標題,但是想想,我這兒色慾的東西並沒清理乾淨啊,「清除色慾」也只能說是一個目標和標準,與現實情況很不相符,於是轉念把副標題改為「搏擊色慾」。當時色慾對我的干擾還比較明顯,我還時不時的發現有色慾的東西在往自己的意識里反映,便集中精力排斥,過些時間變換花樣又冒出來,再排斥,還是處在和色慾搏擊的狀態中,只是邪靈敗物很弱,比較容易擊破。「搏擊色慾」,其實聽起來好像還是沒有十足的信心和勇氣認定自己能夠把那些東西徹底去掉。我當時就意識到了自己這種心態。

那麼現在呢?我已經把色慾徹底的修乾淨了嗎?內視自己,發現還是沒有,還有那麼一點點殘存,只是極少、極弱,好像是那麼一點模糊的影子或記憶。可這模糊的影子也是要儘快清洗掉的,只不過是要想今天一下子做到,看來也不可能,因為這畢竟取決於自己所達到的境界。但我相信,隨著境界的提高,正念與能量的強大,那點東西很快就會解體的無影無蹤。沒有色慾的干擾,心境是清淨的,曾經被色慾干擾時那些不平靜的複雜感受一概都沒有了,好像那一切根本就沒有發生過。我知道,舊勢力在歷史上針對我在這方便處心積慮的邪惡安排,已經灰飛煙滅了。

清除色慾的過程也是大法修煉者正一切不正之因素、救度眾生的一個方面,只是每個人經歷的具體過程各不相同,走的有快有慢,做的好或不夠好。對不同的宇宙體系來說,這些不同的具體過程可能會帶來不同的影響。正法是嚴格無情的,何時達到何種進程是不可延遲的,大法修煉者該修掉人心的時候如果沒有將其及時修掉,可能就會導致對應的某些天體中的眾生因為沒有達到應有的標準而被正法淘汰。我不禁再次想到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一直使我深感不安:我在被色慾干擾著,遲遲不能將其清除的那些時候,是否造成了眾多生命的淘汰?如果沒有生命被淘汰,那當然最好;如果有生命被淘汰,那不是太遺憾了嗎?無論怎樣,舊勢力干擾造成的損失也好,其它原因也好,我的責任是不可推卸的,因為我是帶著救度所有我該救度的眾生的使命來的,就應該使他們獲得救度。因為自己在修煉過程中沒有修好而使本該得救的眾生被毀,那是不可彌補的損失,也是難以想像的罪責!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