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一面在突破表皮人間,珍惜聖緣勇猛精進!

歸真


【正見網2019年10月16日】

2018年3月的一天早上4-5點左右,一語驚醒夢中人:好,非常好,法輪大法好!聲如洪鐘,並一躍而起盤腿而坐,驚煞到臨床沉睡中的初識胖子同事,其嚇得一夜未眠,神哉妙哉!

憶當年,2000年10月1日晚,回家途中,神的一面帶動著表層迷中的我,在功能狀態下一路狂奔,將至家門口,我卻猛然對天淚流滿面地吶喊:回家啦!回家啦!我終於可以回家啦!

嘶啞的呼喚聲響徹蒼宇,靜謐的山村林野依然沉靜如石,痴迷於塵世名利情仇的人們依然沉沉如睡,仿佛並沒有聽到這撕心裂肺的呼喚。喊完後我瞬間昏倒於地,幾秒後爬起來便開始有了氣功態的超常狀態。那時,看世界有點朦朧感,以為回到了天上的世界。記得書中講的大意:我們修成後回歸那時,就像從睡夢中醒來一樣,很自然的,看到周邊的環境與原來相差不遠,只是本質上已變。所以,我就誤以為,已回到天上。在這樣的複雜心情的影響下,便開始了一段特殊的經歷。到家門口,用普通話(我平時不講普通話只講方言)大喊:媽媽、媽媽、媽媽————

許久未開,我看遠處有一盞燈火,心裡想:是不是來接我回天上了!?便箭一樣的飛奔過去。到跟前,有一個提著燈火的正準備去哪兒,被我這飛奔而來的狀態嚇了一跳。我已意識到自己的狀態有些不對,非常自然的就合十:對不起!

轉身回途中,路過一家燈火明亮的大門口前,見裡面團坐了眾多鄉親(當年幾乎全民買六合彩,晚上都聚集在一起聊天、討論),我忽地又跑進去對著大家大聲說:都什麼時候,大家不要買碼了!(大意)。

大家突然就被驚住了,後來一人出聲,說我不要多管閒事。我又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不一樣,於是打道回府。當晚的事後來人們傳開了,因知道的人畢竟很少,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有些人就以為我是「走火入魔」或「精神病」了,給大法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是一個那麼正常、善良的小伙子,所以誰也無法解釋的清楚。沒經歷過當晚的事情的人根本就不相信傳聞,只信大法的美好。隨著時間的推移,此事人們也慢慢淡忘了,看到的更多是大法的美好以及一個年輕有為的小伙子的正常表現。

到家裡後,因意識到當晚的特殊狀態,我於是開始背「論語」及其他經文,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全記得,對自己經歷的東西記憶如新,這肯定是我主元神的行為,只是受到另一面的影響而已,但依然是在迷的狀態,雖看不到卻摸的著、感受的到。

後來也打話與汪同修聯繫,他讓我冷靜、穩住,不要急,慢慢背法。我便開始用法對照自己,冷靜下來後就煉功、背法,也是此時,我才開始有了身輕如燕的感覺,煉功中我感受到了大法的氣機、法輪等超常狀態。躺在床上,自己仿若一個初生嬰兒躺在師父的手掌心,幸福滿滿。思緒仿佛也回到了幾千年、幾萬年前的歷史聖緣中————

也是從這一次,我突破了常人的超常狀態後,便毅然決然的走出家鄉、走向了更廣闊的救渡世人的洪法之路,並最終被自己修好的一面帶動走向了天安門護法,從此開始了此生最關鍵的歷史關口。

2000年12月份只身前往天安門,仿佛有一個聲在呼喚我,有一種力量在推動我;仿佛那是久遠歷史前就立下的誓約:維護大法,走出去「證實法」。月底,我獨自一人帶了幾百塊錢就往北京趕,很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此時,我已放下了生死之念、親人間的恩與情。當在天安門前,警察盤問我對大法的看法時,我激動得傾訴著大法的種種美好與神聖。帶上警車時,明白的一面立馬帶動人的一面對天洪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聲音在天安門廣場上空久久地來回飄蕩!我們在兌現著史前的神聖承諾!人的一面明白後自己懂得持續的高喊著、傾訴著!

前坐的警察聽聞後,叼著煙走到後面來噼里啪啦地猛抽我的臉,但卻拍到無盡的虛空中去了。只感覺到陣陣的能量涌動全身,被一股力量屏護著。我知道師父在保護著我並默默地為我承受著。不一會,三三兩兩的同修接踵而至,我們一起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幸福的淚水溢滿眼眶,我們在一起維護著大法,兌現著久遠前許下的承諾!一路上我們高聲背頌著《洪吟》里的篇章。

到了臨近的派出所後,經過一通盤問,問不出個所以然。然後警察問:你知道什麼叫「轉法輪」麼?我脫口而出:轉動法輪乾坤正。實在問不到我的來處後,他準備帶我到露天廣場,沒走兩步,一名惡警遠遠衝過來用腳猛踹著我的肚子,但仿佛踹到了大海中,一點都不感覺疼痛。到了露天廣場,早已有排好了的一隊又一隊的大法弟子,熱烈歡迎著每一個到來的大法弟子,並震天響地的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而派出所大門口外卻圍滿了一群群被謊言毒害、蒙蔽了的可憐人,並對我們喊無知、惡毒的言語。隨著一車一車的大巴把大夥運往各處看守所,每輛車都有幾個全副武裝的武警押送著。一路上,有人看到天空中有祥龍在騰雲、法輪在飛旋等神奇景觀。

晚上到了看守所,平均每間關著近20個大法弟子,最大的有70多歲、最小的只有十幾歲,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我們親如家人,一起絕食,共同背法,那種場面永遠忘記不了。據說當年每天就有幾萬人往北京天安門去維護大法、兌現誓約。

第二天,又把大家分批送往各地派出所,準備繼續審問。因為我的特殊狀態,時刻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能量貫穿全身,毫無畏懼。看到其他大法弟子被折磨被毒打,我厲聲喝道並告訴同修,師父就在我們大家的身邊,互相鼓勵、增強正念、共度難關。折騰了一整天,警察實在問不出什麼來了,他也疲備不堪了,就讓我脫下上衣,只留單薄的內衣,站在露天廣場。那時隆冬十二月份聖誕前後,零下好幾度,冷得我直發抖。看我凍得差不多了,又想繼續來審問我。審問途中,突然我感受到一股來自天際間的能量,從頭頂貫穿至腿底並擴散到全身,身體瞬間暖和和的,我知道師父又在鼓勵我,要我把握住這一關。過一會,我被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帶動著雙腳、身體向後仰望著天空在飛迅地旋轉大圓圈,轉的半徑至少有一米之上,並拚命的控不住的高喊:媽媽!媽媽!媽媽……心裡想:應該是天上的父母和親人以及師父在看護著我的安全,關注著我的一舉一動。剛才那股力量應該是大法輪帶動我在轉!惡警看到我這莫名其妙的舉動後覺得很震撼,但找不到合理的解釋和原因,就想嚇住我:你再這樣子,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於是我慢慢穩住了轉動的速度,並平穩了情緒,最後停止了下來。

這種種神奇的經歷及切身感受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已成為了大法的一部分、一個粒子!經此事後,伴隨著我失學、講真相第一次被迫害進勞教所、講真相第二次再次進勞教所,我不斷地摔倒不斷地爬起,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越來越成熟!

2005年3月出獄後,伴隨著工作、結婚、生娃,一晃十四年已過,真是「歷盡滄桑洪願了
歲月蹉跎一念中(《洪吟二》 - 洪誓大願)」,在彷徨中、迷茫中、麻木中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歷史再也回不到過去了,歷史已走到了今天、歷史也必將走向美好的未來並開創一個嶄新的時代!

從多次被迫害,到出來社會後兜兜轉轉十四年里,為了能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自己慢慢變得更加理性了、更加智慧了,從家人的不理解、失望、埋怨到現在的理解、尊重、自豪,雖然沒有刻意去說明什麼、高喊什麼,但漸漸地周邊環境都在改變著、同化著。珍惜法緣,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吧!

合十,請同修們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