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談「敢當」

山東大法弟子 愛蓮


【正見網2019年12月14日】

《急就篇》:「石敢當。」顏師古註:「敢當,言所無敵也。」

古時候,人家正門對著橋樑、港口,立一石碑,鐫刻「石敢當」三個字,能「保平安,驅妖邪」,此風俗始盛唐代。在這裡說的是我和老伴,一對耄耋老人,為救度這一方的世人,震懾當地的邪惡,我們敢於承擔的一段故事。

我們老倆口居住在農村的四合院裡,多年一直承擔存放救人資料的事。方圓百里的同修到我家來取救人的資料。我們不管是遇到血雨腥風,還是狂風海嘯一般的考驗,我們都巋然不動,一直穩定的走過來了。

前年,我們經受了一場暴風雨似的考驗。

一天清早,我騎著三輪車出去買菜。村裡的會計老遠就招呼我:「大奶奶,咱村裡出啥事了,這兩天總有警察在這附近挨門的照相?」

鄰居看到我也說:「嫂子,這兩天警察來了好幾趟了,他們老在咱街上晃悠啥?」

我隨口說:「誰知道哎?」

我沒有從自身去想一想為啥聽到這些話,此事與我有啥關係。實際上師父借常人的嘴一次次點化,我卻總不悟。反而心裡想街上有一個慣偷,是不是又犯事了。正因為我遇事不能向內找,還有瞧不起他人的心,結果導致兩天後遇事了,給大法造成很大的損失。

兩天後,晚上九點多,當時家裡只有我們老倆口。大門外傳來「哐!哐!哐!」急促的敲門聲。老伴趕緊說:「別開門!」

我說:「我去看看。」

我來到院子的大門口,我說:「幹啥的?」

外面的人喊道:「北京開會,讓看看家裡有爆炸物品嗎?開門,檢查!」

沒等我開門,「呼啦」一幫人就破門而入,有幾個人還搬著梯子進來了。霎時,院子裡、屋裡站滿了便衣警察,得有三十多人。他們進門開始翻箱倒櫃,屋裡、院子裡每個角落都翻得一片狼藉,甚至連床上的被子都展開抖一抖。警察把翻出的東西擺了一院子,有大法書,師父的法像,週刊,真相資料,小喇叭,還有孩子上中學的課本,家用的電熱毯......最後警察企圖還想把我帶走。

當時,我一看這陣勢,我心裡也不害怕,我心裡求師父保護我,心中只有一念「誰也帶不走我!」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絕不能讓這些警察再造孽了!

我一把將大法書抱在懷裡,仰面躺在地上。幾個年輕的警察過來把大法書奪走了,他們想要拉我起來帶走,可是幾個警察誰也拉不動我。

這時老伴急了,朝警察吼道:「你們這些強盜,我老伴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們沒完!」

警察說:「大爺,你看看這些東西,這個事太大了。」

老伴氣憤的說:「你們先看看人吧,別把人整死啦!」

一圈警察圍著我,我閉著眼睛發著正念,不理他們。我一個一米五的小個子、瘦小的老太太,幾個年輕的警察合夥才把我抬動,然後把我慢慢的放到床上。

一個警察湊到我耳朵邊上說:「大娘,有人告你了,我們是公安局和派出所的,還有鄉鎮領導,我們是來執行任務的。」我一直閉著眼睛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能讓他們繼續犯罪了。警察一看都害怕了,誰也不敢動我,然後他們帶著翻出的東西灰溜溜的走了。

原來事情是這樣:前兩天,同修從我家走後,在路上被警察查住,他們發現車上有法輪功真相資料,把同修綁架到派出所。同修不小心暴露了自己行走的路線。前兩天警察一直在我家周圍查找,兩天後才找到我的家。

過了幾天,警察讓我兒子捎信,說派出所的警察穿著便衣,不帶警車要來見我。我乾脆的說:「不見!」

過後又讓我兒子捎信要求我去派出所,警察非要見我不可。

我毫不含糊的說:「不去!」

老伴說: 「我去!看他們能把我怎麼樣?」

老伴正念十足的去了派出所,警察問真相資料的來源。老伴說:「我不知道啊,我除了吃飯,就是出去玩,啥也不知道哩!」

警察無法,只好讓老伴回家了。

過了一段時間,大隊書記領著派出所的警察又來了,進門到處查看,還到廚房看了看。

我說:「你們今天找我,明天找我,還有完嗎?」

警察說:「我們就是問個案子,讓你按個手印就行了。」

我大聲的警告警察說:「我告訴你,這事走到我這裡就截止了!」

警察一看我毫不動搖,態度十分堅決,他們就問不下去了,說還有事,趕快離開了。

我知道必須保護好同修,我安慰同修,請他們放心,不要害怕,這個事情到我這裡就算截止了。

果真這件事真的就這樣過去了,警察再沒有過問此事。

事情發生了,我首先靜心學法,向內找自己。我找到許多不足之處:平時遇事不能都向內找,老愛往外看。有時不夠注意安全,做事粗心大意。還有多年養成的後天形成的人觀念太多了,都得趕快的從法上清理和歸正。

我和老伴雖然都是耄耋老人,但是我們的心可不老,我們一心為了眾生能夠得救,不管遇到再大的風險,都像年輕人一樣,義無反顧。我們覺得做大法的事,是師父賦予我們的榮耀,是我們神聖的使命,責無旁貸。做這件事,我們感到能行!敢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