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美美和毛豆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1月27日】

瀟湘夜雨•思真諦

團碧攀牆,
翠屏林立,
空藍雲卷堆綺。
花開花落歲星移 。
消去了,
佳人玉貌,
吹皺了,
香藕阿姨。
扶闌處、
初歇驟雨,
淚點春梨。

天長地久 ,
人生過客 ,
世事如棋。
萬般恩情好 ,
氣轉風急 。
需笑那 ,
南柯一夢,
幽幻去,
唯病纏依 。
思真諦 ,
魂歸哪去 ?
大法示天機 。

晨露是一名教師,一九九九年馬列共產邪教教主、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發動了對上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

晨露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被一票否決競聘教師資格,得不到任何說法,被趕出了學校大門。

所以大家應該知道其實今天的學校就是馬列邪教的教堂,拚命用其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邪說,給學生洗腦,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讓人相信自己是高級獸類,人不信報應什麼壞事不敢做,別說學生道德大敗壞,禽獸教師也成群,到處禍害學生。

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教師,都被停課趕走開除。

無奈之下,晨露為謀生便利用特長,開設了一個學生課後作業輔導班。一位朋友給介紹來了一個九歲剛上小學二年級的小女孩美美。

美美的父母離異,這造成其逆反心理特強,脾氣大,不聽話,尤其不愛寫作業。別的補課班老師都不肯收她,爺爺、奶奶更管不了她。

美美的爸爸第一天送她來的時候對晨露道:「美美的班裡有五十四個學生,一年級期末考試美美的成績是倒數第三,數學只得了六十多分,你每天輔導她完成作業即可。」

晨露原本以為,對一般孩子來說,完成當日作業不難,沒想到對美美來說還真是很難。美美的語文學的還行,不會的不多,難的是她不愛寫字,剛開始寫的挺好,字寫的多一點,累一點,就不好好寫了,字寫的歪歪扭扭。讓她擦掉重寫,她就抹眼淚。到做數學作業時就更難了。

二年級的數學題多數是應用題,需要自己列式計算。美美不會審題,見著數字就按加法做,告訴她錯了,不管題目中問的是什麼,直接改成減法。晨露只好一個字一個字帶她讀題,可她卻因為不直接告訴她答案就生起氣來。好不容易列完了式、算完了,因是應用題,那個答案又得寫一長串的字,她就氣急敗壞的發脾氣,看著後邊還有那麼多沒做的題,乾脆就不做了,哭起來了,一邊哭一邊不斷的叨叨道:「這老師不留這些作業能死啊!」

有時她不願意做了,晨露堅持讓她把作業做完,她大聲嚷嚷,收拾書包回家,說不在這學了。一個朋友到來,正好碰到美美在發脾氣,道:「天哪!這孩子讓她做作業簡直怎麼就像要殺她一樣?」

晨露和美美的爸爸商量,道:「對這個孩子不能著急,不能硬來,得一點點和她講道理,讓她慢慢歸正。」

因為晨露修煉大法,修煉人天天研究的是心性道德思想問題,對人心是最了解的:孩子錯了,打她罵她,她並不知道自己是哪裡錯了,也不會變好,告訴孩子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孩子從心裡會想按照對的去做的。

晨露發現,美美每次在跟自己說學校老師提問,她的腿就會發抖!顯然她是個很不自信的孩子。這就需要給予她鼓勵。孩子都希望老師給予表揚和肯定,於是每當發現她一個小小的進步時,晨露就表揚和鼓勵她。她會一點點進步,願意去做好。晨露經常給孩子講按真善忍做好人。美美的爸爸很認同按照大法的法理教育自己的孩子,在聽明白了法輪大法美好真相後,退出了加入過的共產黨的組織。
( 三退就是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解除加入中共時為它獻身的誓言,天滅中共時,不被它連累)

晨露對美美的學習不採取強制的辦法,當她學習累了的時候,就讓她休息一會,給她講「法輪大法好」、講中國神傳文化故事、講「三退」保平安。美美也知道了戴紅領巾不好,紅領巾原來是用死人血染紅的,是馬列邪教的邪物,她同時也退出了邪教的少先隊組織。晨露和美美講按「真、善、忍」做,一定會成為一個好孩子,美美就和她約定:自己要做個好孩子。每當美美表現不好的時候,晨露都會提醒她:「美美,你答應過我要做個好孩子噢!」

在大法真善忍的薰陶下,在不斷的要求自己做好孩子的過程中,美美變了,寫作業的畏難情緒克服了,學習成績有了提高。大家看到沒有?不是孩子的知識提高了,而是她的道德修養意志力提高了。傳統學生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首先要求的就是修心滅欲。今天馬列邪教重點打擊破壞的就是這點。一個月後的期中考試,美美的成績在班上排了第三十三名。美美的自信心上來了,說要當個學習更好的孩子。期末考試在班上排第二十五名!

現在,美美已經快小學畢業了,養成了良好的學習習慣,學習成績穩定,數學有時還能達到滿分。當她拿到打滿分得的獎狀時,那種從來沒有過的幸福感洋溢在她稚嫩的臉上,她變成了一個自信滿滿的孩子。美美有時候還以與晨露是幾年的好朋友自居呢。

美美的爸爸見到女兒的良好變化,經常對晨露表示感謝,他道:「我再也不用為美美的學習操心了!」美美上三年級的時候,她的奶奶得了肺癌,住院期間出現多次昏迷,家人已經為她準備了後事。美美是奶奶一手帶大的,她好害怕失去奶奶。看到美美傷心的樣子,晨露買了水果到醫院去看望她的奶奶,給美美的奶奶帶去了「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告訴她:如果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就會出現奇蹟的。

美美的爺爺、奶奶都是中共黨員,晨露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邪黨迫害大法,天要滅它,「三退」保平安。美美的爺爺、奶奶都同意退出他們加入過的中共惡黨組織。幾天以後,美美的奶奶出院了,後來能接美美放學回家,還能給家人做飯呢,直到現在三年過去了,身體一直很好。

二零一七年,美美的爸爸又結婚了。美美的繼母叫麗麗。麗麗有個十歲的小男孩名叫毛豆。因為看到美美的變化,麗麗也把毛豆送到晨露這來上課。

毛豆雖然想好好學習,但說的容易,做起來很難。剛開始寫字時很認真也很投入,字跡也比較工整,看得出寫出的字是經過一番加工的。但是寫一會兒發現有不滿意的字時,就抑制不住怒吼,或者發出很大的尖叫聲,氣的嘴裡不停的喘著粗氣。然後就把剛寫過的字撕掉,撕掉幾張還不能消氣,甚至會把整個本子撕爛,最後躺在地上氣急敗壞的大聲道:「不寫了!」晨露說地上髒,要他起來,他越發的在地上滾來滾去,說自己是個「擦地機」。

初次遇到這樣的學生,晨露有點不知所措。晚上,他媽媽來接的時候,晨露表達了自己的畏難情緒,麗麗道:「我不對孩子的學習有什麼指望,只是孩子在家一個字也不寫,我也管不了這孩子。」毛豆的爸爸有了外遇,對她造成很大的傷害,加上孩子不聽話,現在她全身都是病,如果自己帶孩子,身體就要垮了。只要能有人給她看著孩子就行了。麗麗邊說邊流下了眼淚。

晨露在婚姻上也有過和她相同的經歷,告訴她是法輪大法使自己深深受益。給她講了大法美好真相後她選擇退出中共惡黨的組織。

每次晨露都給新來的學生介紹法輪大法「真善忍」,講為什麼退少先隊。

晨露對毛豆道:「一個學生如果能按照真、善、忍三個字學習,一定能學好。對小學生來說,我理解的『真』,是真假的真,要做到真學,那就得態度認真,學習時大腦里不能有雜念干擾,人在這學習,心裡想別的事,就不是真學;我對『善』的理解就是與人為善,為別人著想,要想著對得起媽媽的付出不辜負她的期望,對老師的付出,也要用好的學習成績給予回報;我對『忍』的理解,學習很苦很累,不能想學就學,簡單的說,學習的時候,想玩得忍,累了得忍,想吃東西得忍,不想學心煩的時候得忍等等。如果學生能做到這三個字,一定是個好學生,所以說真、善、忍好。」毛豆認為非常對,也拿起書本想要好好學習。後來他也同意退出了邪教的少先隊組織,

毛豆對法輪大法非常感興趣,他反覆的讓給他再多講一點,晨露就直接給他聽了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從此,每周六、周日來學習時,他都堅持聽十分鐘師父的講法錄音。

一段時間以後,毛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每個周末來學習時都要與晨露分享、交流他這一週在學校和家中發生的事。一次,他道:「我這一週做了一個缺德事。」晨露一驚,趕緊問發生了什麼事,他道:「我班有個同學筆丟了,我笑了,我竟然嘲笑人家,這是興災樂禍。」

晨露一聽,懸著的心放下了,笑道:「能找自己毛病,這是人生的最大優點。」毛豆每周都有新故事,每次來都有說不完的話。

忽然,有一天,毛豆很傷感,道:「你的城市怎麼那麼好,我的城市怎麼那麼不好呢?」他比劃道:「我指的不是我們這的,是天上的,是別人看不到的。」晨露先驚後喜,知道他的天目開了,師父把他天目打開了,他不但能夠看到他自己的另外空間,也能看到別人的另外空間,但他不懂空間的概念,就把「空間」叫作「城市」了。

毛豆道:「你的城市人成千上萬的,還有三個電視台,人都在電視前學大法呢,而我的城市人那麼少,都在看不好的東西。」

晨露道:「是因為你平時看的東西、玩的東西都不好。血腥暴力色情,在我們這個空間常人眼睛看不到認為沒什麼,可是在其他空間,那遊戲影視啊,後邊多是不好的東西,都是活的,看那個就往身體裡邊進,不但傷害你,也傷害你空間裡的你世界的眾生。」

他當時就把一個新買的帶骷髏的發出很恐怖的音樂的玩具銷毀了。後來,又把一個帶有很多正在用槍枝殺人圖案的活頁夾扔掉了。

毛豆有個很富有的家庭,但他爸爸有了第三者,他恨爸爸拋棄了自己和媽媽。毛豆就有想殺爸爸和那個小三的心。

一天,他告訴晨露:「我的天目看到我的城市發生了戰爭,很多人都死了,很多人在逃命。有一個人質問我,你為什麼發動戰爭?」

晨露問:「你怎麼回答?」毛豆道:「我沒說話,沒回答他。」後來,有天他又說自己的城市又發生了地震。

晨露問:「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毛豆道:「我向奶奶要兩元錢,她只給了我一元,我就大發脾氣,和奶奶幹起來了。」

晨露耐心與他向內找,毛豆道:「其實我也明白些,是因為我有爭鬥心恨心而發脾氣,導致我另外空間身體對應的城市發生了戰爭和地震。」再後來他的城市又要地震但沒震,只是發生了晃動,這次毛豆自己知道是心態不穩造成的。

下一個周末,毛豆道:「我與大伯家的哥哥發生了矛盾。以前,我恨那個哥哥,因為爺爺喜歡他不喜歡我。這回哥哥搶了我的東西,但是我沒象以前一樣和他打起來,而是我想起了真善忍,我忍住了,並把自己的東西與哥哥分享。」

晨露道:「好,做的非常好,這就是修煉,只有道德心性提高了才能回天國,做自己世界的王,可是今天和尚道士們都不懂了。」

毛豆道:「現在,我的城市戰爭結束了,人們不再逃命,有八十個人定居下來,我的城市越來越繁榮了。」在修煉界,小孩子出特異功能的非常多,雖然淘氣,但是因為思想純潔單純。

麗麗發現兒子有了很大的變化,毛豆知道媽媽的辛苦,知道關心體貼媽媽了,在家不亂扔垃圾,也不象從前對繼父直呼其名,而是改叫「叔叔」了。

從此麗麗的臉上有了笑容,特意打電話告訴晨露兒子的變化,說班主任老師也經常表揚孩子,說孩子學習進步,心態陽光,再三對其表示感謝。

晨露道:「不是我有什麼本事,是法輪大法真善忍使他變成一個道德高尚的孩子,化解了他心中對爸爸深深的仇恨,能夠在自己吃到很好吃的食物時,想著,我爸爸都不能夠吃到。」

以前,毛豆偷偷學大法,現在,麗麗支持毛豆在家裡堂堂正正的學大法。

美美、毛豆這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生在亂世中,在馬列共產邪教霸占的學校,得不到傳統文化的教育,加之家庭的變故,給這兩個孩子的心靈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使他們脾氣暴躁,不懂的怎樣做一個好孩子。

通過學法輪大法,這些不良習氣都去掉了,在大法中健康成長,變成一個道德高尚超常的好孩子,父母不再為他們操心了;他們懂得尊敬老師,學習上進,受到老師的表揚。

他們全家人在佛恩浩蕩中身心受益!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