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大法造就的正人君子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2月04日】

當今科學也知道了,宇宙是多維度空間的,科學也猜想到,每層空間中都可能有生命體。高層空間神的世界都是知道天理的,唯獨人類社會是迷的空間,人做任何事情看不到所產生的善惡有報的後果。正因為是迷的空間,所以如同一個考場,道德的考場,善惡自選。

人間的理是反理,人認為的好事,其實往往是要命的。比如世人都認為美色是種享受,可是卻是以損失精血消耗壽命為代價的。若不是夫妻,那就是淫亂大罪。所以人間其實是很可怕的。

一九九七年,接近四十歲的隨安,經歷了一些波折,人生處於低谷中。是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他帶來了希望,讓他認識到了人生的價值,指引他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小時讀書的十年,正好是文革的十年。那時馬列共產邪教霸占中國,拚命宣傳無神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把中華文明中所有的明君聖賢全部抹黑,這樣馬恩列斯毛這些惡棍,才能美化成好人。

馬列邪教需要年輕人為其賣命,有道德有文化有思想的人,一眼就能看穿其邪惡的本質。所以共產黨不希望年輕人有文化有思想,鼓吹「知識越多越反動」,成天都是批判會、大字報之類。
隨安沒有正式上過幾堂文化課,更沒有傳統文化可學,腦子裡被灌輸的都是黨文化那一套邪惡的東西。

隨著年齡的增長,在中共操控的社會環境中,不可能形成正確的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他與太多人一樣,變的極端自私,想的、做的一切都為自己,不替別人著想。婚後在家庭中不能與家人和睦相處,導致婚姻失敗,在生活中處處碰壁。離婚後,隨安對人生有了一些反思。但是想不通,人生為了什麼?感覺自己沒有精神支柱,生活很空虛,象個無頭蒼蠅,到處亂撞,搞不清人活著是為了什麼?今後的人生怎麼度過?

光陰似箭,人生那麼短暫,漸漸的他感到,人還是應該有個信仰,有個寄託,人不應該這樣墮落下去!馬列無神論確實是邪惡,讓人變成殭屍。有時,他到廟裡觀光的時候,總有種寧靜的感覺,很舒服,很想留在那裡,但一想到要脫離紅塵,又捨不得人中的樂趣。心想:要是在家中可以念經信佛就好了。

高人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也許是李洪志師父看到他還有一顆向善的心,賜予了他得法的機緣。有一天,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向他推薦法輪功,並借其一本《轉法輪》。隨安滿心歡喜的把書帶回家,如飢似渴的拜讀起來。越讀越興奮,越讀越明白。

師父在書中闡明了宇宙中存在不變的真理,那就是「真、善、忍」。他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意義,那就是返本歸真。他心中激動不已。在這以前,為鍛鍊身體,他接觸過某種養生氣功,那就是練練動作而已。而《轉法輪》這本書卻把修煉界中的疑問都給解答了,所以讀完書他就決定修煉法輪大法。

從那時起,隨安開始每天早晨煉功,有空就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經文。不知不覺中,身體一天天強壯起來。以前傷風感冒是家常便飯,煉功後,幾乎不再感冒。以前失眠很嚴重,晚上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早晨起床全身倦怠,精神萎靡,工作中也經常出錯。修煉後睡眠增加,精力旺盛,走路輕鬆。最重要的是,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對世間一切的負面看法都改變了。變的積極、正面了,遇事不再圍繞個人利益去思考,而是以「真、善、忍」為指導標準,能替別人著想了。

比如,單位的班車,每天都會超員,總是有些人沒座,運行二十多公里,站在車上堅持近一個小時會覺的很累。而隨安則是始發站上車,總是有座位。他卻想:自己是修煉人,要「吃苦當成樂」(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就主動讓坐給別人,自己站著。同事們都會投來讚許的目光。後來交管部門不准超員,也就用不著讓坐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

在中國大陸被馬列邪教無神論搞的道德大崩潰的環境下,人人都受到污染,隨安也不例外,思想裡面也有很多不正的念頭,修煉中,他開始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儘量做得更好。只是經常還會遇到一些不同的考驗。

那是修煉前的一天,他參加了高中畢業二十周年的同學會,於是同學之間就有了一些聯繫。修煉後不久,有一個女同學小美,時不時打電話聊天,隨安出於禮貌也被動的聊上幾句。次數多了,她開始抱怨家庭不和,隨安就開導她,提醒她珍惜緣份,珍惜感情,忠於家庭,給子女做個好表率。小美得到了許多安慰,覺的隨安很好。

有一天傍晚,隨安正在家中閒坐,小美突然來了電話,說有事要經過,想來拜訪一下。老同學來看望能拒絕嗎,於是將她接到家裡來,邊看電視邊交談。幾個小時過去了,臨近深夜,隨安提醒她時間不早了,小美卻不走,道:「時間太晚了,現在社會太亂不安全我害怕。」隨安想:言之有理,話外有意。只得讓她睡另一間臥室。當初在學校,隨安和小美都是班幹部,經常在一起組織班務活動。她很能幹,人也漂亮,確實很美,但是從未單獨交往過,今天突然來家,有點意外。從她的談話中讓人感受到某種粉色的味道,好似一縷薰香,讓人迷乎的那種香。隨安卻告訴她自己在修法輪功,在按真善忍學做好人。

夜深了,隨安剛躺下還沒有睡,小美突然推門進來,糾纏起來。
隨安馬上警覺起來,他知道師父講過修煉人,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於是嚴肅的告訴她,道:「這是違背道德的事不能做,自己是有信仰的人。」她道:「這個不影響信仰吧!」
隨安正色道:「法輪功是正法修煉,不是那些中共搞出的廟啊教堂的那些假信仰,我是說到做到的。小美你要自重,我對你是尊敬的,男女非夫妻的性行為那是下地獄的淫亂大罪,你不要毀了自己,趕快回屋去睡覺吧!」她不但不走,反而脫得一絲不掛,繼續騷擾。可真正的修煉人卻知道,這不但是毀你道行的魔鬼來了,而且是要拉你下地獄。隨安只好道:「你會後悔的!」閉上眼睛,不理她了。她又糾纏了好久,他始終對她置之不理,她覺的沒趣了,才退了出去。

次日,一大早,想起昨晚難堪的場面,隨安想:對被馬列邪教無神論改造的人來說,這確實算不得什麼,自己過去沒修煉大法,不也認為這是享受嘛。他決定去給她一個台階下,來到其房間。小美則坐在那一邊抽泣,一邊道:「我的丈夫對我非常凶,非常的無情,他除了肉慾時需要我,平時卻不拿我當人。而你卻那麼的關懷我,安慰我,所以我決定,把自己獻給你,想不到你……你讓我怎麼走出去!」 隨安嘆道:「謝謝你瞧得起我,我理解你的心情,現在共產黨教育下的社會上流行性解放,人們都沒有了道德約束,也見怪不怪了。不過修煉法輪功使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作為一個人,是有道德標準的,人不能隨波逐流往下滑。我不做違背道德規範的事情。我們法輪功修煉是有嚴格要求的,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都會嚴守心性。所以說在當今紛亂的社會中,只有法輪功這裡才是淨土。你替家庭、孩子著想,做一個負責任的賢妻良母吧!」 小美哭道:「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是我的丈夫!」隨安笑道:「我當初那德性也好不到哪去啊!不然能離婚嗎!是我修煉了大法真善忍才變好的。你也讓那口子也修煉大法,也一樣會變好的。」小美道:「就他那德性,還能學真善忍做好人!」隨安道:「將來,我們見見面,說不定他就能學。我可是把你當妹子,哪有哥與妹非禮的,昨晚的事兒我不會對別人說的,希望你自己能夠糾正自己的心態。」結果小美敬佩的流著淚走了。

隨安在方方面面都嚴格要求自己。有一次,在一個商店買了兩台半自動熱水器,自己一台父母一台。扛回家後,打開包裝一看,兩台都拿錯了,成了全自動的,價錢要貴六百多元。這若在修煉以前,按馬列邪教教育的思想不留下是傻子。但現在他修煉真、善、忍了,遇事要替別人著想。他想營業員錯把高價商品當低價商品賣了,她會受損失的,自己也不能占這個便宜。

次日,將兩台熱水器扛到商店,可憐那個小姑娘營業員還沒有發現。隨安拿出發票一說明,營業員嚇著了。道:「別說了,趕快把熱水器換給我。」隨安道:「算你運氣好,遇上我是修煉法輪功真善忍的的,才給你送回來。換個人,你可能要賠錢。」她稱謝後道:「現在才知道法輪功這麼好,原來電視上共產黨在騙我們。」

前不久,隨安給一位副局長講大法美好真相,局長道:「我聽別人說,單位發的獎金你都不要,不可理解。你們修煉人思維不正常。」 隨安笑道:「你聽的不準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單位正常發的錢,是我的工作報酬勞動所得,我為什麼不要呢?只是有一部份錢,我知道是基層單位送的,我沒有收。因為我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要求人心要正,時時處處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會收取不義之財的。我當時知道,有些錢的來路不正,有的還是向基層單位索要的。基層單位也不情願給,但又無奈。這種錢實際是不義之財,我沒有收。真正的修煉者,既要煉功,又要修心,修心更重要,歸正一切不好的思想及行為,純淨自己,逐漸達到更高境界。」 又給他看許多真相視頻,老局長終於明白了中共的邪惡,法輪大法的美好真相。

儘管隨安如此的高尚,他還是謙虛的講:「在修煉中與法的要求我覺的差距還很大,我會繼續嚴格要求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