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無神論的大剛與有神論的大剛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2月07日】

小明是一名八零後,一九九六年隨父親一起修煉法輪大法。小明說:「是大法把我一個不完美的家變的溫馨和幸福,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一、小明的家庭

回首往事,小明的父親大剛由於家境貧寒,三十多歲才結婚。而其母比大剛小十二歲,並且智商有問題,就是人們說的傻。小明從記事起,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髒兮兮的孩子,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他玩,他就和雙目失明的奶奶玩。他還有一個智商也不高的弟弟小白。

馬列邪教霸占中國,把仁義道德善惡有報視為封建思想,徹底催毀,讓人相信無神論進化論,在黨文化的野蠻獸性改造下,大剛如許多中國人一樣,偏激、暴燥、性子急、脾氣大。他很能幹活,也是一個嗜酒如命的人,一天三頓酒,似乎真要把大缸喝乾,天天如此。在當地是出了名的能喝,家有婚宴或其它事的,都要請他去陪酒,大剛煙也抽的很兇。

二、可憐的母親 暴怒的父親

那時明母與小白因為智商問題經常惹大剛生氣,他出手很重,打的小白放學不敢回家,在樹林裡藏著,讓父親到處找他。大剛也三天兩頭的打老婆,妻子嗓門大,被打後就嚎啕大哭,小明怕被鄰居笑話,就勸母親,後來母親被打後就離家出走。

一天晚上明母又一次被打,非得離家出走,小明就在門口使勁拉著母親,不讓她走,可她不聽,她比小明的力氣大,把他一甩就走了。小明那時特別害怕,黑天不敢出屋,就沒敢去追,趕緊跑屋裡勸父親去找找母親。可大剛氣洶洶的道:「不找,愛上哪去上哪去。」接著喝他的酒。小明再次哭著央求父親去找母親,父親仍是不動。他戰戰兢兢的過了一夜,第二天再次哭著央求父親去找母親。後來明母被好心人送了回來。姥家人知道後與大剛鬧,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下次還照樣狠狠的打老婆,明母就再次離家出走。後來他們倆再吵架時,小明就悄悄的把大門鎖上,讓母親出不去。

為了讓父親少生氣,小明從小就幫母親做飯,看著弟弟。那時他幼小的心靈里覺的自己怎麼這麼不幸,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里,內心充滿了無助和恐懼,也產生了自卑的心理,因為他得不到同齡人的幸福和正常的關懷。

三、大法讓大剛發生巨大變化

小明十二歲的時候,經姑姑介紹,與父親一起修煉了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從此大剛的改變很大,他首先把煙和酒戒了。小明的舅舅不相信,他道:「我姐夫要能戒了酒,我就戒了飯。」幾個月後,舅舅見大剛真不喝酒了,再提及這話來他道:「很佩服我姐夫,佩服這個大法。」

大剛的脾氣也好了很多,不那麼勤打老婆了,只是看到老婆不理智的做法會生氣。比如,明母經常拿著一個大瓢喝水,邊喝邊撒,幾乎是喝一半灑一半,灑到胸前的衣服上全濕了,剩下的水就在屋子裡的地上一潑。那時農村的地面很不乾淨,撒上水之後就和成泥了,再踩到各個屋裡都是泥腳印。大剛對此很生氣,對明母怎麼說也不改,而且幾乎天天如此。小明就提醒父親,這是師父考驗你的心性呢。這樣大剛心性道德提高的很快,打罵聲變的越來越少,明母再也不用離家出走了。

小明好感謝大法呀,給了他一個還算正常的家。

一九九九年馬列共產邪教迫害法輪大法之後,大剛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明姥姥他們找關係、托後門,半個月後把大剛保了出來。派出所的惡警經常到其家騷擾、非法抄家。明母害怕,經常勸大剛不要修煉了,大剛當然不會聽她的,道:「我若不修大法,又會狠揍你了!」。

有一天小明與父親想去北京為大法討回公道,當他們想走時,明母躺在床上問:「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大剛摸了摸正躺在床上發燒的妻兒,就對小明道:「你留在家裡照看媽媽弟弟吧。」小明道:「不行,我要去北京。為師父與大法討個公道。」大剛道:「那你就去吧,我在家裡看著他們。」為了妻子,大剛沒去成。所以誣衊說學法輪功不顧家,多麼的無恥至極,馬列邪教一場運動接一場運動的害中國人,誰若跟它去講理,它們就耍流氓,倒咬受害人一口。大剛進京沒去成,也許那是他一生的遺憾吧,但他並不後悔,他道:「師父告訴我們要處處做一個好人,我不能丟下兩個病人不管。」

四、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

後來明母得了腦血栓,大剛為了讓妻子得到更好的治療,帶她到大醫院去看病,一點也不怕花錢。出院後仿照醫院的康復機械再加上他自己的創造改進,製作了五種助於鍛鍊四肢的工具,有坐著用的,有躺著用的,立著用的。

明母不能行走,也不能自己從床上坐起來,說不了話,大小便也不知道。大剛不厭其煩的每天陪妻子鍛鍊身體,除了用他發明的工具外,還背著妻子在各屋裡走幾圈,走幾圈大概需要很長時間。因為走一圈就得歇著,然後再接著走,大剛讓妻子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腳站在地上,隨著他的腳步挪動。

大剛過去在馬列黨文化改造下,對妻子非打即罵,到今天修煉大法真善忍後照顧妻子時總是樂呵呵的,用他的話說,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尤其是妻子大便拉在褲子裡的時候,他也不嫌髒,先用水管沖洗了,再放在洗衣機里洗。過節時親戚們送來的營養品,他全省下給妻子吃。

在天氣暖和的時候,大剛用輪椅推著妻子去廣場上遛彎,村裡人都對他投來敬佩的目光。背後人們都在議論:他也就是修煉法輪功的,要是一般的人用不了一年就得扔了她。這年頭好好的都離婚外遇,何況這樣的。因為他們都覺的明母沒病的時候都是一個不正常的傻子,病了還給她治,還這麼精心的照顧她,不知圖個啥。

小明對父親感動的道:「」你對糟糠之妻是一種大善的行為。」大剛笑笑道:「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咱們師父都說了修大法真善忍的人,對誰都得好,何況你的親人。」

六年後,明母再次出現腦血栓,大面積腦梗在重症監護室里住了兩天,已經沒有了呼吸,只有心跳,醫生說讓回家。大剛說了一通話讓在場的親戚們都為之動容,他道:「能不能給我留個植物人?前半生我對不起她!明知她傻卻……。」他在微笑,可是卻淚水滾滾。醫生道:「夠嗆,那得再觀察幾天,看有沒有自主呼吸才能出結果,估計連一半的幾率都沒有。」姥姥卻道:「唉!拉回來吧,既然這樣了,植物人也沒意思了,苦命的孩子,讓她去吧!」明母還是去世了,出殯的那天來了很多人,明姥姥家的表姨表舅們,還有村裡的鄉親們都對大剛大加讚許,有的對他豎起大拇指,誇他不容易,是個難得的好人。

五、小白的不幸婚姻

再說一下小白,他娶了老婆小蔥。小白的岳母阿尖是出了名的不講理、「財迷瘋」,在黨文化改造下 極端的自私,在金錢面前,親爹不認都打官司,和親弟兄都變成了仇人,哥幾個都不和他們夫妻倆說話。就這樣的極端狡詐之家,被這個智商不高的小白給碰到了,並且還有緣結了婚。

當時大剛不知道他們是這樣的人,原來阿尖聽說大剛有錢,她肚中一划算,行就嫁他家。就讓人去給自己的女兒說媒。

小白由於智商有問題,娶媳婦很難。大剛一聽有人主動給自己兒子說媒,如此美事,就同意了。相處一段時間後就安排結婚,當時彩禮都是一萬多,女方非要三萬,而且家電也要買好的,當時在村裡還是獨一份,大剛全答應!

婚後他們一家卻看不起小白,百般刁難,大剛也是受盡了屈辱,但他都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忍了下來。還儘量的為他們著想,幫助他們。比如不顧鄉親們的笑話,帶領一家人去給他們家的田地里拔草等等。

一年後兒媳小蔥生了一個兒子,阿尖夫妻倆更是覺的自己的女兒臉上有了光,也變的更加肆無忌憚,讓大剛給他們買樓,大剛沒有答應,他們就乾脆不來小白家住了。小白掙了工資就每月給他們送過去,但他們常常也不讓吃飯就給趕回來。岳父還打姑爺,打的他大兒子都看不下去了,對其父道:「這女婿不是兒子,不能這麼打。」小白氣的就不再去他們家了,阿尖就鼓動女兒鬧離婚。

小白想要兒子,可他們不給,孩子的戶口也上到了岳母家的戶口本上,他們不給孩子為的是索要撫養費,小白只好不同意離婚。阿尖那是打官司老手,就把姑爺告上法庭要求離婚。大剛道:「離婚可以,把孩子給我們,不要你們的一分錢的撫養費。」可對方不同意。最後判決書把孩子判給了女方,宣判離婚十五天內可以上訴。

小白異常難過,經常沒命的喝酒。他與父親是兩個院子,一天大剛見兒子沒來吃飯,就去那院去找,一看可憐的小白死在了廁所里。

六、以德報怨

由於大剛給小白買了保險,就報了保險公司,哪知阿尖得知死去的姑爺竟然有保險,立馬就跑來爭保險,要分一半的保險補償金。因為保險沒有指定受益人,所以按法律規定:繼承人平均分保險,這是大剛沒有想到的,因為他們的離婚判決書還沒到十五天,所以等於離婚不成,按法律應該歸他們一半。

好幾萬塊錢哪,是一個農家辛辛苦苦幾年才能掙來的。大剛想來想去,如果按照常人的做法是絕對不會給他們的,是他們非要離婚,還把兒子告了,把兒子逼上了絕路,還有臉來要兒子的保險?再說保險也不是他們給交的。

若沒修煉大法前,大剛肯定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還敢來要錢!但是此時的大剛深知自己是一個修煉人,師父教導要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處處為了別人著想的人,要把自己的錢財看淡,要放下名、利、情。大剛見其貪婪樣實在不想給他們,但是想起師父的法,知道是生生世世的緣,兒子與他家也絕非偶然。自己絕不能違背真、善、忍的法理,跟他們可憐蟲一般見識。

最後決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就把錢給他們送了過去。親家一家人真是喜出望外,高興勁就別提了。

大剛正色的告訴了他們,道:「你們不要認為我好欺負!若是過去,你別說要錢,我會要你命!因為現在修煉大法真、善、忍了,我實在沒興趣與你們一般見識。你們記住,錢是德,有德才有錢!看在我那孫兒的面上,你們花去吧。」流淚而去。

小白的孩子一直是由他們養著。

時光飛逝,一晃數年過去。半個月前,孩子在學校門口過斑馬線的時,被一輛汽車給撞了,撞斷了小腿,住在醫院裡。他們通知了大剛與小明,二人過去醫院,幫他們轉到了一個更好的醫院。因孩子的繼父在外地工作,阿尖夫婦都有自己的事,也沒有時間照顧,只有小蔥一人在醫院看著。還有她又新生的一個三歲的孩子。大剛覺的昔日的兒媳她們可憐,就提出替她照顧半天,每天上午她看著,下午自己看著。每天大剛都會帶好吃的過去,而且一買就是雙份,給那個孩子也有一份。小蔥終於良心發現,很是感動,阿尖一家人都很感動!

有一天,小蔥看到手機的天氣預報,稱明天會有雨,就與大剛道:「明天你就別來了,這麼大老遠的,下雨天不好走。」但大剛得知小蔥正在患感冒,第二天還是來了,小蔥非常的意外,道:「不是不讓你來了嗎?怎麼又來了?」大剛道:「你不是生病了嗎?我怕你在醫院裡休息不好,他又拉又尿的又不能動。你在家裡好好休息半天吧。」小蔥低頭不語,表情非常的感動。

要知當初她給了公爹多少難堪,給其造謠,大吵大嚷大罵,讓大剛受盡了委屈……真是往事不堪回首。但現在大剛一點都不計較這些,好像一切都忘記了!把常人認為的仇人當成親人一樣去對待。這是無上的寬容,是從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只有法輪大法才有這樣大的威力,造就出這樣偉大的大法徒!

最後小明由衷感慨道: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父親,
讓父親對母親由恨到愛再到慈悲!
讓父親經受這麼多魔難、
經歷兩位親人的生死離別之後,
仍然保持一個健康樂觀的心態,
而且成為一個這麼好的人。
父親仍在大法中努力實修著自己,
努力把自己變成一個無私無我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

由衷的感恩大法!感謝師尊!我也要在大法中勇猛精進!

叩拜師尊!」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