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向內找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27日】

師尊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修煉中,同修的交流文章中,也都談了不少這方面的體會。現在,我也想說說自己對方面的體會。敬與同修切磋。

向內找是最純淨、最洪大的善

二零一七年的一個夜晚,我做了這樣一個夢!我站在自家農村前園外的大道上,看見前園裡有一隻老虎!正緩緩的從園子柵欄的豁口處走出來!夢境中的自己,考慮到的是,可不能讓這隻老虎傷到了其他人!於是,趕緊用命令的口氣對它說:「你趴在牆上別動!」因為,柵欄外附近有一堵牆!它非常乖的將前面兩爪趴在牆上,後面的兩爪支撐著身體,立站著貼在牆上了!瞬間,我又想到,這樣也不行!還是讓它回去吧!於是,趕緊又命令它:「你趕緊回去吧!」它蔫蔫的,非常聽話的走回了園子裡!為什麼要和同修說這樣的夢呢?因為,此晚睡覺前,我回顧了自己的最初修煉的經歷與所走過的大概的修煉歷程,看到了一些自己的不足!特別是自己思想認識上的思想意識中的私心雜念的不足處!深覺愧疚!深感懊悔!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立刻回憶起了這樣的夢境!立時明白了!——向內找是最純淨、最洪大的善!外界環境無論啥樣的表現與表演和展現,其實質看的就只是咱修煉者自己的心!古人講:心誠則靈!修煉大法,是咱亘古未有的唯一機緣!幸遇師尊,是咱亘古唯一的殊榮幸運!能夠在宇宙大法中修煉、成長,這是宇宙中其他任何神都企盼矚目、希望與期待,卻無有機會的難得機遇!老虎,在今天人類的概念裡,就是猛獸!就是吃人的代名詞!可是,對於大法修煉出來的人,夢境中的自己,根本上就沒有絲毫害怕、膽怯的思維與思想認識和概念想法!單純的,非常簡單的,就覺的不能讓它傷到其他人!從而,也就在夢境中上演了那一幕!讓夢醒後的我,倍加的感慨——原來純淨的善,具備的力量,既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更是最無畏與最勇猛的!

由此,我又想到了此後的一次向內找的感慨!那是一次主要顧慮與針對於站在邪黨立場上的所謂迫害者們的向內找!主旨是顧慮於怎樣才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救度的了他們!而後,頭腦中自己冒出一句話:善、慈悲可以化解一切!或許是師尊或自己修成的那一面的點化吧!

這樣稱呼他們,實在是,目前的自己,覺的不該把他們放到邪黨的「陣營」中的!從法中知道的,其實,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不也曾經屬於那威嚴偉大的神佛的生命嗎?他們的當世的選擇,當然,也會存在舊勢力的安排因素的作用!但是,那能夠代表他們的生命本源與下世本願嗎?通過理悟與省思,我明白了!就是應該把他們完全的與舊勢力本身決然的區分開,才是正理嘛!儘管他們有人至今還是執迷不悟的狀態!但是,畢竟他們有人身!又適逢大法洪傳之機緣!如果,那樣的稱呼他們,那和共產邪靈給他們打上「獸印」有什麼區別呢?——如出一轍嘛!而且,責任更甚!因為,師尊說:「只有大法弟子才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沒有任何人能做了這件事情。」【2】

個人體會,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法對咱的要求,真的是越來越高標!也是越來越嚴苛了!一思一念的選擇與確定,或者僅僅只是一個看似不起眼與表面上不經意的一個弱念頭,其實,或許都將是決定性的「作為」了呢!所以,從慈悲的角度出發,從理性的角度起點,從全局大範圍的角度著想,個人理解,咱都應該用最大限度的善心善念對待之!考慮到此處時,曾經真的是發自心底的覺的,他們的本性其實都應該是善良的啊!然後,近年的某個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夢境中,自己半蹲在窗戶上,一個聲音說:「恭賀如來,以後越來越贏!」為什麼和同修說這個呢?自己理解,或許就是源於自己當晚上的對於那些所謂的曾經迫害者們的真正理性與真正慈悲的認識與態度選擇,讓某個層次的高層生命,鼓勵了自己而已!由此,我想到,師尊說:「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是因為,你所說的敵人是人所劃分的敵人,是人為利益而劃分的,而不是神的行為。所以要求也高啊,神怎麼會把人當成敵人哪?」【3】既然如此,我瞬間想到了兩個詞:不計前嫌、不念前煩!迅猛間,我又想到了自己曾經的無知與愚笨!為了救度自己這個曾經那麼差勁的學徒,師尊的承受!恩師的付出!尊師的等待!無以言表的期盼!無以盡數的或許是我個體永永遠遠都不能知道的那些的「難」!這其中傾注的,又有多少師尊的血與淚呢啊!恩師對自己是如此的慈悲!只因咱有一顆修煉向上的心願!

然而,其實,那些迷失的人們呢?他們又何嘗不是呢?準確點講,他們比咱更可憐!因為,咱畢竟已經找到了回歸的路了嘛!而他們,卻還處在「迷茫」中!承受著迷惑的苦!背負著迷失的罪!瞬間,更加理解耶穌聖者的胸懷了!獻出自己的命——也在所不辭的要救眾生!這不也是那已經在迫害中先走的大法弟子們同修的精神實質嘛——為了宇宙與眾生的安全與福祉,可以捨棄一切的精神——包括捨棄生命!那麼,既然是這樣,回頭再看看那可憐的人們,即使他(她)是參與過迫害行徑者,自己又怎能不應該慈悲對待之呢?!當然,只要他(她)還給自己留有哪怕僅僅只是一絲的善念!此時與此前的向內找,也讓我看到了自己心願的珍貴與主要——當我發下願意救度所有與自己有緣的人的心願的時候,我從心底裡看到了一個理!只要我自己從內心深處注入的是期望他們人人平安、人人得救的心願了!無論他(她)是誰!無論他(她)曾經與現在是什麼樣的身份!師尊都會從另外空間幫助他(她)!因為,他們從正法的起點開始,就是應該得救的生命!既然如此,那麼,就應該救他們!

只是,由於自己修煉的局限,當然,這裡也存在著舊勢力的安排與阻礙作用!障礙了生命的回歸之路!但是,畢竟是宇宙大法啊!威力無比!法力無限!神力無邊!真力無際!聖力無極!加之正法進程的推進,帶來的生命的覺悟與覺醒!所以,升發出這樣的心願來,咱個體完全可以堅信!一切生命的得度、得救,只看咱自己的修煉生命的繼續純淨度了!為什麼有的生命會不服氣呢?不服氣就是妒嫉心的體現嘛!那麼,為什麼咱的眾生會有妒嫉心呢?根本原因是,咱自己肯定也存在著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妒嫉心!對於我個體來講,儘管我自己從修煉的初期開始,就認識到了妒嫉心的必須修去!也意識到了它所存在的危害嚴重性!所以,從來我要求自己的,都是要盡最大可能的去祝福與期望身邊人都好!特別是,他們的好的時候,我應該是替他們高興的心理狀態的!也就是在這樣不斷的認真修煉自己的過程中,逐漸的修去自己的妒嫉心!但是,咱從法中知道的,它是層層層層存在的東西!修煉到今天,它已經非常的淡了!但是,如果真的還有哪裡的眾生對自己不服氣的心理存在,那麼,一方面也一定存在著自己做的不夠達標與不夠到位的地方!一方面,或許也還是自己應該給予妒嫉心理的更加深入與更加寬泛的認知和修煉了!

總之,現在的我認識到,眾生的難,就是我的難!眾生的結,就是我的結!眾生的劫,需要我來解!怎麼解?用法解!怎麼用法解?向內找!自己對眾生的態度是什麼樣的?自己對眾生的心念是什麼樣的?自己對眾生的信念,又是什麼樣的?這一切都符合法理嗎?這一切都符合天理嗎?這一切都負責任了嗎?這一切都用心了嗎?都到位了嗎?忽然想起曾經師尊點化我的一句話:你沒有的,師父能給!但是你的心——必須到位!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尊的慈悲看護!

說出這些,就是覺的,自己做的很是欠缺!但是,畢竟也悟到了修煉的一點根本了!看著武漢疫情的嚴重,流過淚!痛過心!猛然驚醒的時候,才發現,如果那僅僅只是一個序幕而已!那麼,對今日之更廣大的人類來講,我不敢想像那意味著什麼?!但是,實實在在的覺的自己肩上使命的沉重與心理心態的凝重!祈願眾生都能夠安康福順!既然,自己悟到了!特別是覺的,這些對於眾生來講,將是多麼的珍貴無比啊!所以,必須記錄下來!與同修交流、切磋!發覺,這樣的悟道,還有更廣闊的空間!期待悟的更透徹的同修不吝賜教!合十!

註:
李洪志師父著作:
【1】《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