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建三江事件,解體洗腦班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4月08日】

紀念建三江事件六周年

2011年(時間不確定),江澤民犯罪集團台前人物周永康, 在武漢召開全國610迫害法輪功的大會,會議主要內容是要在全國各地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三年攻堅戰強力轉化全部法輪功學員。於是全國各省市紛紛成立洗腦班,利用洗腦班迫害法輪功的形式越來越瘋狂,趨勢也越演越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慘烈消息頻頻出現在明慧網上。

利用法律反迫害  邪黨製造建三江事件

中共黑龍江農墾總局洗腦班建在建三江農墾局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後院,每年由農墾總局下達迫害指標,不經任何法律程序,把大量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非法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施用各種酷刑和精神摧殘。揚言要把農墾系統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化。法輪功學員霍金平被多次暴打,肋骨折斷,非法拘禁六個月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放人;法輪功學員於松江一夜被酷刑折磨多次休克;石孟昌被酷刑和精神折磨的生不如死,為了制止邪黨的迫害,解體邪惡的洗腦班,以免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以死抵抗,用玻璃割斷自己兩手腕動脈,鮮血浸透了被褥,昏迷中輸血1200cc才搶救過來;有很多女法輪功學員受到各種酷刑、精神摧殘,性騷擾,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受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各地法輪功學員進行交流後,決心聘請有正義感的律師利用法律反迫害,解體中共邪惡洗腦班。當時非常有正義感的律師江天勇、唐吉田等先後有六名律師擔當受聘,在受害人及家屬的陪同下三次到青龍山洗腦班交涉並對青龍山洗腦班迫害者喊話,兩次到建三江檢察院依法控告,在證據確鑿、事實清楚,法律依據充份的條件下,建三江檢察院拒不受理,不立案。在第三次和青龍山洗腦班交涉中,對龜縮不出的青龍山洗腦班成員喊話一個多小時。第二天準備再到建三江檢察院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的罪行。

也就是2014年3月21日早上,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公安分局,近二十個著裝警察強行闖入律師下榻的建三江管理局格林豪泰酒店,野蠻的綁架了室內的十一人,其中包括四名律師和七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四位律師被非法拘留並遭受殘忍的酷刑,四位律師獲釋後到醫院檢查,唐吉田被打折十根肋骨,牙齒被打斷,還被威脅「取腎」、「活埋」等;王成左側第5~7肋尖端(與肋軟骨連接處)骨折;江天勇胸腹部滿是瘀傷,被打折八根肋骨;張俊傑脊柱橫骨三處被打斷裂。

前去聲援的王全璋律師被黑頭套蒙面、用膠帶捆綁,一名警察抓住他的頭用力撞牆,另一警察則猛擊其後腦,毆打近十分鐘,導致「頭顱外傷,軟組織損傷」 後有從全國各地趕去聲援的 「失蹤公民營救團」 共幾十人遭到當局的暴力維穩,大量人員失蹤,多人被打傷。

 中共建三江當局無法無天,倒行逆施的邪惡行徑,震驚激怒了律師等各界民眾。各地律師及正義人士紛紛奔撲建三江支援,在非法關押四位律師的七星拘留所外幾十米的露天陸地上露宿,連續幾日抗議,要求立即釋放四名律師。可知道建三江的初春三月依然是冰天雪地,夜晚最低溫度在零下十度左右。可能抗議的律師和正義人士凜然正氣感動天地,在上天的護佑下他們都安然無恙。

黑龍江省內各地法輪功學員不畏風險,紛紛到建三江現場支援,當時知道有佳木斯市、七台河市、鶴崗市、哈爾濱市及周邊市縣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在建三江交流,發正念清除邪惡,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國內外其他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主動配合發正念,打真相電話。

中共當局十分恐懼,據說當時調來兩千警察加強建三江的警力,在建三江城內到處可見頭戴鋼盔,手持衝鋒鎗的巡邏警察,各個街口都有警車把守。警察每天都搜查旅店,飯店,檢查居住吃飯的外來人,在各路口設卡,嚴密篩查到建三江的車輛和行人,當地法輪功學員都被監控。當時有不少外地支援的律師和正義公民被警察抓捕,遭到毆打。整個建三江處於恐懼之中,天空陰霾籠罩,陰風徹骨。其他地區同修發正念看到另外空間舊勢力從北京老巢調來很多大的邪惡生命加強建三江邪惡因素,這個空間對應表現就是,公安部、國安部和省裡對應部門派人駐到建三江督戰。

後來,被非法拘留遭酷刑的四名律師被釋放,被非法綁架的聲援四名律師的律師和公民也被釋放,但是依法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的四名法輪功學員,卻被建三江檢察院以觸犯刑法三百條起訴。建三江法院也善惡顛倒把四名法輪功學員立案庭審 ,真是邪惡荒唐至極。

中共心虛轉移庭審地點,前進農場再展正邪之戰

一、 八位律師組團正義辯護 中共流氓手段阻嚇

四當事人共聘請了八位律師,八律師凜然正氣,果敢組團而來,使中共當局膽戰心驚,公檢法司系統惶惶不安,本想3月21日打斷四律師24根肋骨,就能阻嚇住正義律師為法輪功發聲,沒想到竟激發了更多有正義良知的律師前來助戰 ,無奈繼續以流氓手段阻撓。

1、變更開庭時間和庭審地址

建三江農墾法院將於八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對法輪功學員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非法)開庭。後又推遲到十一月十七日。十一月三日,律師再次接到簡訊,被告知案件延至十二月十七日開庭,公布開庭時間為十七日上午十時,律師接到的出庭通知書上寫的開庭時間是上午九時。

將非法庭審地址,轉移到距離建三江60公裡外的前進農場,其目的避開建三江這個已為世界矚目的地方,避開人們的視線,增加各地來聲援律師和法輪功人員的困難。

2、建三江檢察院阻撓律師閱卷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下午,石孟文的代理律師唐天昊律師,到建三江檢察院閱卷,檢察院公訴科科長孫曉波,四次變更閱卷時間,故意刁難律師。

唐天昊律師當晚就把控告材料撰寫完畢,後郵寄到上級檢察院和省級相關部門。要求被控告人孫曉波切實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八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三十四條的規定,保障控告人及其他辯護律師的閱卷權。

3、威脅、阻撓律師依法正當辯護

為石孟文做代理的唐天昊律師在法院閱卷時,建三江農墾法院刑庭庭長王敬軍威脅:如果律師當庭做無罪辯護,就將你們逐出法庭。

4、勾結北京律師協會 逼律師退出此案

黎雄兵律師因在「建三江案」中作了李桂芳的代理律師,分別被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司法局和其所在律師事務所「傳喚」和「約談」, 「命令」立即撤銷對此案的代理。儘管幾經努力,黎律師分別與各部門據理交涉,還是不得不遺憾的退出此案。

5、威脅當事人辭掉律師

石孟文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此案主審法官王敬軍曾和青龍山洗腦班的頭目房躍春、陶華曾去威脅他,要他辭退律師。

6、八律師前往前進法院依法辯護遭攔截

王宇等五位律師乘坐的包車,在前往建三江前進農場法庭的路上遇到警察攔截,被當地分局的一個副局長一句話「非法營運」,把司機和車又給扣 了。律師只好徒步行走另找計程車。

在前進法庭非法庭審期間,八律師每天回建三江食宿,都有二十多便衣警察六七台車尾隨跟蹤。

二、嚴控當地法輪功學員到場旁聽,瘋狂抓捕外地旁聽聲援的法輪功學員

建三江當局為了阻止當地法輪功學員到前進農場現場旁聽聲援,對七星農場和前進農場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重點嚴控,每家門前都有多人24小時看守。

在青龍山洗腦班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石孟昌,這次準備為營救他而被綁架的弟弟石孟文出庭作證,從非法開庭前幾日,家門口有十多個人晝夜看守不准到庭審現場,準備出庭作證的石孟文的大姐石秀英家門口有多人整夜守在門口。前進農場法輪功學員蔣欣波,前進農場專門派人住在她家,她原單位中學領導每日都要到蔣欣波家檢查是否在家。

建三江前進農場庭審那天,更是籠罩在肅殺恐怖的氣氛中,十七日一早前進火車站出站口,比乘客還多的黑壓壓的全副武裝的警察手持電棍,用大喇叭一遍一遍吆喝:拿出身份證,拿出火車票拍照,當時就有三位法輪功學員因沒帶身份證被警察直接綁架走了。

前進農場大街到處是警車,大街小巷都布控了警察和便衣,嚴密監控、盤查街上行人,超市,飯店旅店也被警察在嚴格搜查,隨時用電腦聯網查驗身份證,看是不是法輪功學員。

有老百姓因沒帶身份證,被逼迫罵法輪大法創始人和法輪大法才放行。

那天寒風刺骨,狂風卷著雪花, 打在臉上似刀割一般,人們穿厚厚的羽絨服還是覺的很冷,那天有很多二三百公裡外的法輪功學員到現場聲援 ,發正念。據說那天有二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並被非法拘禁八個多小時,被迫搜身、登記、簽字、查驗身份證、一天沒吃沒喝,建三江警察態度蠻橫,行為粗野。嚴重違反法律和道德良知。嚴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權利。

直到下午三點多鐘開始,警察強行把他們分批押送到火車站,返家,回家後還不同程度受到監控和騷擾。

當然也有不少外地學員在當地法輪功學員家裡發正念,發消息,也有提前一天或天沒亮就趕到現場,發正念,有力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加持律師和同修正念 。他們的舍己忘我的精神真的令人佩服和感動。

三、八律師據理力辯,建三江法院公然多項違法,律師抗議控告。

八律師經過十七、十八日兩天庭審激辯,建三江法院公然有十一項違法行為,建三江檢察院兩項違法、建三江公安局四項違法行為,且不顧四當事人的生命危險毫無人性連續幾天野蠻開庭。

第一天非法庭審的頭一天,建三江最低氣溫零下三十幾度,石孟文著單衣、穿拖鞋被押入前進法庭,八律師強烈抗議。在強烈要求下,石孟文穿上一件大衣。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三人每天要返回車程四、五個小時三百多公裡之遠的佳木斯市看守所。庭審第二天一早剛到前進法庭,三人就已經疲憊至極,李桂芳和孟繁荔需靠靜點輸液維持生命。第二天晚上,三人已是頭暈目眩、意識不清。第三天,孟繁荔已無力坐起來,一路躺著去的,心臟區非常疼痛,血壓升高到180mmHg。孟繁荔返回到佳木斯看守所後,夜裡不能睡覺,看守所的獄醫都非常害怕出人命。

庭審第三天即十九日一早,因四位當事人生命安危已受到嚴重威脅,且庭審過程處處違法,八律師看到庭審繼續下去將無任何法律效力,整個庭審活動已無公正可言,於是前往建三江墾區檢察院、紀檢委等部門控告投訴。要求建三江農墾檢察院立即履行檢察、監督職責,糾正三機關的違法行為,並依法追究相關人員濫用職權、徇私舞弊、玩忽職守、徇私枉法等瀆職犯罪刑事責任。

建三江檢察院一早就以「今日盤點、概不營業」對律師唱「空城計」,三位檢察長不在、舉報中心無人、辦公室無人、瀆職局無人,只有一位收發室老人在崗,紀檢委等部門也相互推諉。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七位律師連夜奔赴黑龍江省城哈爾濱,為法輪功學員冤案申訴,他們前往黑龍江省高法、省檢、省人大、省農墾中級法院、省檢農墾區分院等部門,控告建三江公檢法在「建三江案」開庭中的嚴重違法行徑,並要求此案改變管轄範圍,由黑龍江高級法院重新審理,控告書還要求罷免此案的審判長王敬軍。

四、無律師法院違法庭審,無辜法輪功學員被冤判

建三江當局為此非常恐慌,怕繼續下去其違法犯罪的行徑會被越來越多的曝光。新年伊始,建三江當局不通知代理律師和家屬,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秘密二次開庭。

在庭上,當局欺騙四名當事人,謊說:上次庭審過程中,律師違反法庭紀律,並且他們主動退出案件,這次都不來給你們辯護了。還欺騙突破重重阻力到法庭的石孟文家屬說:你們請的律師都不合法,已無代理此案的資格。

四位當事法輪功學員不知當局在其中搗鬼,雖然他們當時已遭受了近九個月的冤獄折磨,依然正氣十足地進行了自我辯護。四人均堅定的表示: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僅沒觸犯任何法律,更是毫無罪錯,建三江當局必須無條件放他們回家。

中共農墾當局倒行逆施,公然冤判石孟文三年,王燕欣 、孟繁荔,李桂芳各兩年徒刑。

在建三江事件中還有一位到建三江聲援律師的鶴崗法輪功學員范龍勝被誣判。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范龍勝聲援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建三江被國保大隊綁架,在建三江拘留所,國保警察於文波腳狠狠踹他的臉,扇他的耳光,范龍勝被毒打的耳朵嗡嗡響。後來又來三個警察,把他兩腳,胳膊用繩子捆在鐵椅子上,捆的緊緊的,一動不能動。警察將芥末(又稱辣根)用水稀釋,吸到注射器裡,從范龍勝鼻孔往裡灌,這夥人按住他的頭,灌了三次,范龍勝被迫害的鼻涕、眼淚一起流,十分痛苦,憋悶的幾乎窒息而死。這次灌辣根迫害對范龍勝身體損傷極大,在建三江看守所的三個多月裡,他夜裡睡覺時常常被憋醒,半夜憋的喘不上氣兒來。范龍勝被迫絕食,遭野蠻灌食,獄醫往他鼻孔插皮管子,直插至他的鼻子淌血才住手。後來建三江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合謀逼迫范龍勝認罪後被非法判緩刑。一年後又被收監。

正邪大戰邪惡滅,全國洗腦班解體

一、中共邪惡本質敗露於世,世人不斷覺醒  

中共當局無法無天對四律師施以暴行,冤判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徹底撕掉中共依法治國的虛偽面紗,進一步撕開了所謂「法制教育」「學習班」迫害法輪功的黑幕,讓人看到了它肆意踐踏法律與人權的滔天罪惡。暴露中共反人類的邪惡本質,促使更多的世人覺醒。中共製造的恐怖並沒有嚇倒心懷正義感的律師和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善良堅韌的品質,使很多世人敬佩不已。

特別值得提到的是在建三江事件中,中國律師界和正義人士,利用自身職業在社會的影響力,在網絡廣泛傳播建三江真相,在騰訊,微博,微信充滿揭露中共建三江邪惡本質的信息,使中共破壞法律侵害人權的醜惡面目赤裸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大紀元,新唐人,明慧網等法輪功媒體和網絡追蹤報導 ,及時採訪當事的律師和法輪功學員,及時準確把信息傳播到全世界,引起世界各界民眾的關注,國際大法弟子給各國政界、組織講真相,明白真相的各國政要和民眾,紛紛發聲,譴責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和人權律師的罪行。

國際和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利用電話高密度、大範圍的針對國內公檢法人員和民眾講真相,極大的震懾了中共和喚醒了民眾的良知。

二、正邪大戰邪惡消,全國洗腦班解體

黑龍江省內各地法輪功學員紛紛到建三江現場支援,國內外其他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主動配合發正念,形成了強大的正念之場,正如明慧網刊登同修天目所見的文章: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上午十點十分發正念時,天目看到:師父法身端坐在建三江上空,師父雙掌豎立對向建三江的方向,手心向外,一掌心中一個「正」字,一 掌心中一個「法」字,並放射出萬道光芒。師父身邊還有兩條金龍,吐出的「金點」遍布整個建三江,「金點」所到之處邪惡全滅。層層都有佛道神,還有打著戰鼓的,每打一下就滅掉一個邪惡。

八位律師每一個人身旁都有天兵天將守護,還不止一個。律師去檢察院、紀檢等部門控告投訴的過程中,另外空間看到象揭地板似的揭起一層厚厚的壞東西。

發正念過程中,感覺對面的同修展現出「心空善念起」[1]的內境,發出耀眼的光,隨即感到她就起空了。我們身體就變成了佛體,頭髮卷卷的,都站在建三江的上空。我們的功合二為一,無限延伸,所到之處銷毀了許多邪惡。而在同修手倒掌時,看到建三江的大魔發出狂笑。

我意識到我們自身空間場都或多或少帶有狂妄自大的東西,因而加強了魔性,給「大魔」無形之中加了這種能量。當我們都意識到時,那個所謂的「大魔」首先被師父立掌把它的頭劈掉。瞬間,它被一位老道模樣的收入了他寬大的袖子裡,連同它後面的一群小魔也被收進去了,說:等候發落。意思是等這件事情結束後再處理它們。

另外空間層層佛道神都在參與,但人這層空間少。看到把守在前方的同修還是很少,力量不夠,也就是重視的成度不夠。看到師父這邊光焰無比,而對面建三江空間卻是黑暗無比。師父也在看每個修煉人對這件事情的心態。」

這場由師父整體布局,各層空間佛道神大法弟子和正義人士參與的正法事件,場面恢宏,蔚為壯觀,作用巨大,各層空間都會發生重大變化。歷史事件發生,都是形勢發展的重大標誌,大量邪惡生命被解體,沒有充足邪惡支撐的洗腦班,迅速解體。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釋放了最後一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農墾法制教育基地的牌子自動摘掉。

黑龍江省各市猖獗的洗腦班嘎然而止,悄然解體。

全國各地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大部分銷聲匿跡。一場建三江事件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 。

後來中共在對參與建三江事件律師的迫害中,有的省市國保毫無掩飾的說,就因為你們整出建三江事件,導致全國洗腦班解體,在全世界面前打了國家的臉,所以國家下決心收拾你們。

參與建三江事件迫害者惡報連連,天理彰顯。

中共迫害法輪功從沒講過法律,卻始終以法律為名行迫害之實,法律是懲惡揚善、維護公正、保障社會秩序的社會法器,中共卻一直把法律作為維護其邪惡統治,迫害法輪功的工具,中共黑龍江農墾系統在建三江事件中,為所欲為,無法無天。但善惡有報,人不治天治,參與建三江事件的迫害者遭到各種天譴,

1、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隋鳳富,親自指揮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建三江事件。2014年11月27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判處十年徒刑。在製造建三江事件當年即遭惡報。不可一世的太上皇成為階下重囚。

2、2015年繼隋鳳富之後新任省農墾總局黨委書記王兆利,仍然實行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政策,繼續非法開庭,陷害四名法輪功學員入獄,2015年元旦期間王兆利全家遇車禍,王兆利和其兒子骨折。

3、黑龍江省公安廳姓谷的副廳長親自到建三江現場指揮,2014年底被中紀委帶走調查。

4 、建三江檢察院最年輕的副檢察長郝紅軍於二零一六年初突發嚴重腦溢血。就是他在2014年接待江天勇、唐吉天四位律師和受害人控告青龍山洗腦班時,百般刁難不予立案,後來卻善惡顛倒把控告青龍山洗腦班罪行的四位受害人和家屬起訴,致使四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冤判入獄。

5、在建三江事件中,冤判四位法輪功學員的建三江法院院長付文和主審法官刑庭庭長王敬軍,2016年兩人合夥貪污罰款事發,兩人被撤除院長和刑庭庭長職務。建三江事件事發時任建三江法院立案庭庭長李剛因特大非法融資主犯被判刑。此案牽扯很多公檢法人員和在職官員。

6、建三江事件時任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分局副局長李炳華,因販毒吸毒2014年被判十一年徒刑。

7、直接參與迫害的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教導員司金剛車禍重傷。

8、直接參與迫害的七星公安拘留所警察徐占和跳樓自殺身亡。

9、原建三江公安局國保大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公安部門)大隊長於榮,身患三種癌症死亡。

10、原七星農場黨委書記石忠誠參與迫害法輪功十年,身患絕症不治,兩人都在2014年建三江事件時期死亡,時年都在五十多歲。

建三江事件已發生六周年,特別在大瘟疫針對中共而來的關鍵時刻,我們真心希望世人了解真相,認清中共邪惡本質,遠離中共,退出中共黨團隊,記住法輪大法好,得到神佛的護佑,躲過人類的大劫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