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濁世中的清流

中國大陸 星星


【正見網2020年07月20日】

我今年三十七歲,二零一二年得法,至今七年了。有幸得宇宙大法,使自己從以前的在濁世中隨波逐流到現在做到濁世中的一股清流。

一、修去利益心  不貪小錢

在市場上買菜,我從不短人錢。稱完後差個毛兒八分的我都給個整數;多了幾毛的,商販一般舍掉,我堅持給;有時商販都嫌棄不要那幾毛,給我扔回來,我再給回去。他們對我的做法很感動,經常說做買賣這麼多年了,從沒碰著我這樣的。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時間長了,市場裡的商販基本認識我了。有一次在一個鋪上買菜,鄰鋪那裡正好沒人,老闆一臉笑容的過來跟我打招呼:「姐,來了哈。」然後跟我買菜的老闆說:「這個姐跟別人不一樣,從不占人便宜。」對方也說:「可不是,上次就短了她點稱,這次想給她補上,她還是不要。」

修煉前,受濁世的污染,我也利用工作便利收受黑錢,一個月有一萬多的額外收入;修大法後,我歸正自己,不正的錢絕不貪一分一毫。有次國外出差,第二航程因為第一航程晚機,誤了飛機,浪費了機票錢2400元。事後我跟機票代理商溝通索賠,後來機票錢如數賠償了。其實在此之前,全額機票的發票已開給我了,如果據此發票全額報銷,賠償的錢自己留下,公司是一點看不出來的。但是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將賠償金一分不差的上交了公司。

二、放棄大錢

我是做外貿銷售的,一般情況下各公司的銷售部門都是烏煙瘴氣,為了利益業務員之間明爭暗鬥是常事。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在利益面前不爭不搶,儘量讓著別人,很好的營造著辦公室的氛圍。

有個展會上開發的客戶,當時是分給我的;客戶過後用微信聯繫了我的經理(當時我已跟經理聲明不用微信),經理就讓別的同事去聯繫這個客戶了;可是這個同事聯繫來聯繫去,業務沒做起來。再後來客戶的另一個採購給我發郵件了,即使這樣,我先請示經理並跟我的那個同事溝通,看她們的想法。她們一致同意讓我聯繫,我才著手和客戶溝通,後來這個客戶下了一百一十萬的訂單,是當時我們公司接到的最大的單個訂單。

另一個展會上我接待了一個客戶,當時我就知道這個客戶量非常大,一個月一百萬的訂單沒問題,帶來的每個月的個人收入大概得三萬元。可是過後老闆讓另一個同事聯繫客戶了(那個同事是老闆的親戚)。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守住自己的心性,不與她們計較,儘量站在她們的立場上想問題。作為老闆,可能覺得大單放給自己的親戚會更放心。想想那個同事,她在大城市裡有房貸,有兩個孩子,有雙方父母,和我一樣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她能多掙錢,早點把房貸還上,我也替她高興。就這樣,我把這件事乾乾淨淨的放下了。

放寬自己的心胸,轉變對老闆的看法,將利益心去的再徹底。

我所在的公司是家韓企,我的上層總經理是個中專生,之前就是幹個體戶的, 因為跟老闆關係好,就請她來管理公司,因為之前的管理經理將公司搞虧空了。誰知,這位總經理來了後,比前任有過之而無不及,公司的錢往家拿,利用公司的關係在外另設立了好幾個自己的公司,新公司的員工工資還是由韓企來支付。她還想將這家韓企據為己有。

對於她的種種行為,我是百般看不上,從心裡厭惡她。後來意識到,為什麼我會有厭惡之心? 人類社會本來就是善惡同在。現在的世道本來就變了,作為常人,她只是用了常人的手段,她不這麼幹怎麼往上爬?

這位總經理開的其中一家公司,需要人來給她做外貿銷售,就把我調過去。可是她疑心病太重,不相信任何人。經常私自看我的郵件,因為是英文,看不懂的還把我叫到跟前給她翻譯;規定發給所有客戶的郵件都要抄送給她,郵件裡還要標明她是董事長;明裡暗裡使了很多招數,就是處處怕業務員將客戶拉走了。起初對她這種做法很反感,我本來任何事都做得坦坦蕩蕩,真善忍法理遠遠高於一切職業道德,她竟然還這麼懷疑我。所以有時候發給客戶的郵件也不抄送給她。

按照向內找的法理,想想其實是自己擰勁了,自己的心胸還是不夠大。應該站在她的立場上想想,她就是中專生,除了有錢自己什麼都不懂,就怕別人把她賣了,所以處處防備。想到這裡不免對她心生可憐。我是修煉人,看淡一切利益,私看我郵件或者對我的其它防備我有什麼好看重的,全部放下,不管她規定的怎麼不合理,我都按照她的要求來,捨盡常人心。

最近我談了個大客戶,她立馬安排她的弟弟給我當徒弟,其實我已聽說在她跟我打招呼前,已經讓她弟弟偷偷看我郵件了。表面上是安排她弟弟給我當徒弟幫我做事,實際上是讓她弟弟快點學本領,大客戶好讓她弟弟來做。我在心裡輕輕的笑了一下。然後想好了給徒弟的培訓計劃,並將自己的郵箱密碼告訴他,讓他隨時可以坦坦蕩蕩的看。作為修煉人,我理解她培養弟弟的心情,願意助她一臂之力。

三、放棄單幹,分清輕重

周圍的同事,朋友和親戚都了解經理是怎麼對我的,也知道我能力強,經常勸我單幹,說有一個客戶就比給別人干好;有的同事說,她朋友有貿易公司想讓我幫忙做業務,提成五五分;特別是我的親戚,說我在家裡辦公就行,不耽誤帶孩子。其實在家辦公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因為我有兩個孩子,婆婆去世早,公公身體不好,沒人看孩子。誘惑力實在大。可是選擇的標準是什麼呢?把客戶拉出去單幹,不少業務員是這麼做的。可是這樣對原公司造成利益損失是定了的,作為修煉人不能這麼做。況且現在到了修煉的最後,時間值千金值萬金,自己單幹肯定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心力,作為修煉人,這不是我的追求,只要目前的工作能維持基本生活就可以了,我不要膨脹自己的貪心,常人工作只要做好了就行,不要放歪心思過多追求。所以不管外邊誘惑有多大,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把主要精力放在修煉上。

四、堅持講真相救人

剛得法的頭兩年,我是通過手機講真相。後來看到姑姑同修面對面講真相,我對姑姑說:我也得走出去了。從此我利用周末時間給世人做三退,講真相。

剛懷二胎時,不穩定,下體出血,我起了常人心,有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出去講真相,在家臥床保胎。姑姑同修跟我交流說,大法弟子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我感到羞愧,再次走出去。第一個周末,騎著電動車出去,感覺身體很累,頭暈噁心的,渾身沒力氣,講了一個小時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只好回家。轉眼到了第二周,我鼓勵自己堅持出去。誰知這次竟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而且從那天開始下體再也沒出過血。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呢。

懷孕大概四個月的時候,我們小組決定集體去給正要庭審的同修近距離發正念,但是那麼多人沒有車。我自告奮勇,請了半天假,載著同修們去。到了後,我們直接把車停在監獄門外。後來看到610和當地派出所的人也都在,他們在我們車周圍來回溜達,估計已經認出了我們。後來,一個便衣民警敲我的車窗,說是要檢查我的身份證,我說沒帶,確實沒帶。他又說讓拿出駕照,我說只有交警可以查我的駕照。另一個便衣氣急敗壞的說:好,你等著。說完他轉身到路對面的一輛無牌寶馬車的後備箱裡翻出交警的外套披上,再走到我車前說:這下可以了吧。我說警察和交警身份可以隨便換的呀?還是不理他。其實眼前這種情況我沒經歷過,心裡有些緊張,可是就牢牢記住一點:不配合他們。我與他們周旋著,讓打開車窗時,我就開一條小縫,然後鎖上所有車門。外邊的人看著動不了我們,就用兩輛車分別停在我的車前車後,堵死我們的路,無法挪動半步。

610的人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其中一個「610」笑臉嘻嘻的和我副駕駛的同修打招呼,讓她下去聊聊,同修也不配合。他們沒招了,七八個人(包括「610」頭子,當地派出所所長)一起涌到我的車前,拍照的拍照,錄像的錄像,威脅的威脅。邪惡的氣氛壓向我們。我說:「要我配合可以,但你們態度不好,你們都離開,就留他。」我指著離我最近的態度稍好的便衣。沒想到他們竟然答應了,一下子撤到遠的地方了,壓力稍小了些。車裡其他同修發著正念,我們和外邊的正邪大戰兩三個小時。後來同修家屬和正義律師出來了,我們趕緊向他們說明了情況。正義律師智慧的跟他們講道理,律師抓住他們開無牌寶馬車的不合理行為,讓他們把堵我們的車挪開。 這時其他同修的家人也來了,把610和派出所的人圍了起來,和他們講道理。我得以把車開走。路上,車上的同修分別被家人接走,我算是完成了任務。後來得知,其它好幾輛車上的同修,都在不同的地方給我們發著正念,感謝同修的配合。

懷孕期間講真相一直堅持到要生孩子的最後一個周末,不管颳風、下雪、下雨,基本沒落下。出月子後,每周拿出三天時間,讓公公看二小時的孩子,我出去講真相做三退。

孩子出生五六個月大的時候,同修要到五六十裡地遠的農村發資料講真相。當時已是十二月份,我擔心同修們騎電動車去太冷,我說我開車一起去吧。我把孩子交給公公,接上同修就走了。我配合同修挨家挨戶送資料講真相。之前從來沒有面對好幾個人講真相的經歷,那天碰到七八個人在那曬太陽,我和同修互相配合,給他們講。當時領著他們一起念九字真言的景象至今還記憶猶新。回家後知道孩子哭了半天。不過我想,有師父看護沒事,下次還去。

有一天我叔小姑找到我,說她聽她媽(我嬸婆婆)說,街上的人聽到我在家裡聽法輪功收音機。小姑說讓人抓你去。我跟她說法輪功真相(已不是第一次了),她不聽,悻悻的走了。我想該給嬸婆婆講真相了。晚上我安頓好孩子,去到嬸婆婆家,她一看我是來講法輪功的,臉一下拉下來。她說:你別跟我講法輪功,我以前有個同事煉法輪功,讓人抓去,孩子也瘋了。你也別煉,免得連累家裡人。我說,瘋狗咬人,不能說人不對呀。我按照去之前想好的思路,一條條給她講真相。最後嬸婆婆說:我再也不說法輪功不好了。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變成大鳳凰,載著我和同修飛上了天。我想是師父鼓勵我做對了。

回想我修煉的這七年歷程,自己修心性粗粗拉拉的還差的太遠,學法煉功堅持的也不好,發正念心靜不下來。在剩下的時間裡,願修好自己,在大法中歸正,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