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長城清韻(上)

石方行


【正見網2021年04月01日】

有道是:
萬裡長城萬裡長
綿延華夏千年牆
風雲際會為今朝
為法而來清韻揚

我們知道很多有品位有地位的人都喜歡在客廳或辦公室的牆壁上懸掛一張長城的巨幅畫,寓意著事業興旺、基業永固。

 


(圖一,萬裡長城局部;來源:網絡,下同)

長城從春秋戰國時期開始修建,經過歷代的修繕與破壞,雖然很多地方已經殘缺,但其精神早已溶入炎黃子孫的骨子裡、血液中。

二零二零年冬,我在海南有一次與鴻鵠姐姐在聊天的時候,說到秦始皇統一六國、修建長城的事情,當時在我的腦海中就出現了那蜿蜒起伏的長城,它們似乎用佇立兩千餘年的壯美與雄渾向我展現自己的風姿。我知道這次應該寫一寫長城——這一熔鑄神傳文化兩千餘年的意象、精神和其與大法之間的緣份。

想到此處,我知道現今的長城是斷斷續續的,很多地方似乎都成了斷壁殘垣。腦海中突然又出現我上學時看到過的兩句很有哲理的話:「廢墟是磁場,一極古代,一極現代。心靈的羅盤在這裡感應強烈。」 「沒有廢墟就無所謂昨天,沒有昨天就無所謂今天和明天,廢墟是課本,讓我們把一門地理讀成歷史。……」當時對這兩句很有觸動,二十多年過去,再回想起這兩句,尤其跟長城聯繫起來,更是深有感觸。作為長城來說,歷代都在破壞,尤其中共建政之後破壞更大,在文革中是有目地的破壞,它們的目地就是割斷歷史,讓人們不懂得自己民族的過去,對於現在的一切,就會任由它們灌輸,控制起來很方便。所以才出現「反右」、「文革」、「迫害法輪功」等一系列運動。最終是要毀滅人的道德,破壞人對神的正信和人與神的內在聯繫。(人可以通過修煉修成神,神如果犯了天條可以下來當人。)當人沒有了傳統、道德規範,也割斷了與神的聯繫之時,人的內心就會被各種慾望甚至魔鬼所占據,那人的未來可想而知。

此時的長城在我心中不再是磚石構成的防禦工事,而是與國家和百姓的命運息息相關的鮮活生命!何況,長城在歷史的很長時間裡是國家邊界、領土與國力等方面的象徵。既然是鮮活的生命,那這裡自然接連與承載著通過中華兩千多年的皇朝體制,為了今天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而鋪墊的無數的緣及各類文化。這就是我要寫長城的緣起。


 (圖二:中國歷代長城總圖;編制:中國長城學會)

關於長城我不是紙上談兵,我是去過和親眼見的:第一次見到是在2001年10月28日,當時我和母親為了說明法輪大法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而去北京天安門打橫幅,在火車上看到了長城;後來在2011年去了山西的雁門關,在開車的路上遇到了數段長城;2015年在山東青島看到了齊長城;2019年去過位於丹東的虎山長城。

提起長城在廣大國人的心中就是一段高高蜿蜒起伏的城牆,隔阻著中原王朝與外族,這裡一會兒是戰場,一會兒是中原與外族交往的樂土。民族之間在戰爭與貿易等交往中互相融合,神傳給人的文化,在神的有序安排下逐漸的遠播四海,享譽八方。

與長城有關的建築遺留遍布中華多個省份(詳見維基百科:「長城」詞條)。從春秋戰國時期到現在歷時兩千餘年,見證了太多的歷史,特別是見證了中華整個皇朝歷史(從秦始皇開啟皇朝時代到清代結束帝制)。期間多少分和起落、盪氣迴腸與鮮為人知的歷史畫卷。

我們知道不同朝代都被神奠定不同的文化,那不同地域本身也是如此。為什麼不同朝代服飾與頭飾都不一樣,不同地域人們語言與生活習慣都不同?也就是說從時間上來說長城文化綿延了兩千多年,在地域方面涉及十五個省市自治區還額外包括了湖南和四川境內的苗疆長城(南長城)。在這個時間為經,地域為緯的立體坐標圖上,長城文化具有著非常濃重的神傳文化的歷史與內涵。

我們見到長城時都會感受到其承載的雄渾、壯美與滄桑等非常具有歷史感的意蘊。今天我們就與大家換個角度來體會長城和其本身所蘊含的文化。

前幾日我跟聰兒說:「我想我們一起有機會去長城看一看,哪怕是讓我摸一下古城磚就行。」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過去雖然看過長城不同部分多次,但我沒有太細想其中所蘊含與見證和創世主的緣份。在今年過年期間,有一天腦海中突然展現了和長城有關的鮮為人知的歷史和尋法經歷。為了更好的把長城的來由(長城同樣是一個生命,其來由絕不是為了防禦那麼簡單,是在久遠的歷史中早已安排好了的。在那裡因何安排,我說的是這個來由)寫好,所以我對聰兒說了以上的話。

後來因為一些機緣不成熟而沒有去成,但我想即便是此文發表之後,有機會我還是希望把這一缺憾彌補上。

下面我們首先來說說長城的來由。

長城,作為延續千年的偉大工程,其來歷很有意思:在一個很高境界之上,很多神為了在人間安排將要給人間留下什麼。一位掌管龍族的神恰好經過這裡看到這一幕,就對眾神說:「我看我在不同時期委派不同層次的龍族生命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下到人間,一方面是展現神的造化,另一方面連接起在不同時期神給人開創的文化內涵。這時恰逢創世主路過這裡,覺得這位神的提議也很不錯的。於是就詳細的安排了此事。

在人間我們看到從春秋一直到明清時期蜿蜒於華夏大地上的不同長度和質量的長城。

在明朝中期之前,在朝鮮的平壤,這裡有一位大官,為人很正直,家裡有一位幼女年僅十歲叫韻詩,還有一位外甥女叫田舒,八歲。這兩位女孩從小一起長大,相處的很好。這位大官家裡養著幾位武功高手,為的是看家護院。為首的是一位叫任勇的人,此人的劍術非常厲害,也非常仁義,對主人忠心耿耿。有一次這位大官在朝廷上得罪了幾個小人,這幾個人合謀抓大官一時之錯,國王下旨,將其滿門抄斬。大官聞風讓任勇帶人將幼女和外甥女連夜啟程騎快馬護送到明朝居庸關他的一位老友那裡,並修書一封讓任勇帶上。任勇等人不敢怠慢立即啟程。過了一會兒官兵過來將大官的府邸圍住,然後痛下殺手。在清點人數的時候,發現大官的幼女和外甥女以及幾位護院失蹤。

於是國王在幾位奸臣的慫恿下下達了追殺令。與任勇一起護送韻詩和田舒的人奮勇突破了官兵的重重圍堵,其他幾位護院先後被殺,到了鴨綠江邊時只剩下任勇一人了,眼看前有大江後有追兵的情況下,任勇對胯下的馬兒說:「如果上天不讓這兩個孩子命斷這裡,那就出現奇蹟吧!」說來也怪,眼看後面的追兵就要到了,馬兒奮勇向滔滔的江水躍去。此時的江中出現幾個沙洲,馬兒分別踏著這幾個沙洲就過了江。而此時出現了狂風,吹得後面的官兵在馬上都坐不穩,只好悻悻回去。

回去之後將情況報告給國王,那幾個奸臣聞之又派了幾個用毒高手到大明,伺機殺害任勇和韻詩以及田舒。

 
(圖三:虎山長城)

話說任勇過了鴨綠江來到了虎山長城那裡。他來到一個酒樓,在那裡帶著兩個孩子吃點兒飯。在吃飯的時候,來了一位老者,看上去不是朝鮮人也不是中土人士的打扮,有些外族人士的打扮。老者笑眯眯的看著兩個孩子說:「等你們都長成大姑娘的時候,到嘉峪關去找我的兩位女兒。你們跟她們有著非常大的緣份。」這一席話聽的任勇有些摸不著頭腦。

老者見狀依舊笑著說:「你今天別找大地方住,趕緊把兩個小女孩女扮男裝,你也改穿中原人的衣服,我給你再臉上弄些東西,讓那些密探看不出來是你們。記住你們即便是在大明也一定要處處小心。」說完老者就離開了。

任勇趕緊按照老人的意見收拾一下,同時覺得路途非常勞乏就沒有著急奔向居庸關。

 
(圖四:山海關)
 
(圖五:居庸關)

任勇百密一疏,他忘了把馬鞍子換成中原的樣式,結果讓人看上去怪怪的。朝鮮的密探就將這個事報告給那些神殺手了,當任勇他們來到山海關的時候,殺手用毒鏢將任勇射中,幸好那位老者及時趕到,兩位小女孩沒有受傷,老者找來人將任勇幾人送到居庸關附近一座道觀中修養。

這座道觀中有一位出家的老道姑,為人非常的善良熱心,同時她非常精通醫術,一般的病她都能夠手到病除。

她曾經有位女兒(聰兒)三歲的時候就隨一位世外高人上武當山學藝,在這個時候奉師命下山完成一件大事,什麼大事她師父沒說。

道姑在三年前曾經救過一個十三歲的男孩,這個男孩眼睛被強盜扎瞎,扔到了長城下,老道姑看到後,將其救到道觀之中,細心治療調養。男孩的眼睛雖然沒有復明,但耳朵非常的靈敏,甚至用耳朵也能「看」(不是我們通常認為的看,而是一種超常能力的展現)到東西。

老者與任勇他們四位在這裡住下之後,老道姑盡心為其治療,怎奈外傷雖然基本治癒,但內臟受毒性所致均已衰竭。看上去沒有三五日的活頭了。

有一天任勇覺得精神很好,就在別人的攙扶下來到了門口,這個時候正巧聰兒從外面騎馬回來,但見聰兒:

手持利刃胯下馬
風吹鬥篷展瀟洒
雙目如電英姿颯
下得山來緣接洽

老者一見聰兒非常高興,趕緊把聰兒迎進來,讓人把大門關上。老者坐在院中,把所有人召集過來,對大家說:「你們在此相聚是有原因的,因為你們今生要沿著長城去尋找創世主。」任勇一聽用虛弱的聲音問:「我們為什麼要尋找創世主?」老者一笑,用手臂向空中一揮,在天空中,就展現出一定境界的生命出現敗壞,創世主出現要下到人間拯救廣宇蒼生,眾神發願要追隨創世主的場景。

當大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不約而同的雙膝跪在了那裡。老者說:「據我所知將來創世主要來人間洪傳救度廣宇眾生的大法。你們要通過尋找這樣一種方式來與創世主結緣。」

這時老道姑問老者:「您來自哪裡?」老者說:「我來自嘉峪關外的西域,我家裡有兩位女兒,幾年前的一天我遇到一位神人,這位神人告訴我一定要沿著長城來到鴨綠江邊,等幾位被追殺的人和你們在這裡相遇,你們幾位要一起沿著長城去嘉峪關尋找創世主,並與不同時期構成長城的因素了卻一段緣份。」

聰兒說:「那您說的意思是我們這幾位都要一起啟程去嘉峪關尋找創世主嘍?」

老者說:「是你們,而不是我。在一路上很多艱險你們要自己過,我只能在你們非常需要的時候出現。」

聰兒想了想師父讓自己下山說有一件大事等著做,也許就是這件大事。

那位盲眼男孩說:「您能否明示一下對長城不同時期的構成因素是什麼?」老者一笑,面對上天雙手合十,口中念一段話,不一會兒,雲龍、彩龍、神龍等十來種龍紛紛出現了。老者逐一介紹:「這是掌管春秋時期燕國邊界的龍,那條是秦朝時期的龍,這條是漢朝時期長城的龍……因為修建長城的本意是維護邊防,那在各朝所修建的長城中自然蘊含了本朝代神賦予的文化內涵與底蘊,特別是軍事與農耕及文化交流等方面。不同時期是不一樣的,如果把不同時代的長城城磚擺在一起,有能力的人會通過城磚看到所對映的不同朝代的很多的因素。當然隨著你們在尋找創世主的過程中心性和境界不斷提高,你們會發現有更多更高的因素和神都參與沁潤長城內涵中來,當然這一切也都是為了給創世主洪傳大法鋪路,同時也希望在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候得救。」

說完老者對任勇說:「你在這裡好好養傷,因為我還要去山海關的海邊見一下渤海龍王,我找他辦點兒事情。」說完老者叫上聰兒和盲眼男孩上路了。任勇望著聰兒離去的背影心裡有種莫名的感動和遺憾。當他第一眼看到聰兒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女孩不一般,很俠義,他就很欣賞她。只是因為習武的習慣,他沒太深想自己內心深處的感覺。這一點跟文人不同。

老道姑察覺到了任勇內心深處的那份感動與失落,在一邊輕輕的嘆口氣,心想:這是命呀!當天晚上,任勇就離開了塵世。兩個小女孩因為恩人的離世而哭的死去活來。老道姑在旁邊勸解:「以後你們還能見得到他的,你們也許都比我見得早。」韻詩在幾天的相處中知道聰兒是老道姑出家修道前的女兒,就說:「那將來我們還能與您和您的女兒一起相遇嗎?」老道姑明白孩子的意思,就說:「那得隨緣,也要看你的救命恩人和我女兒之間的緣份如何了……」田舒不失時機的說:「如果他倆將來成為一家該多好!」老道姑說:「就怕到時候會有阻力,但也事在人為……成和不成都不重要了,如果恰逢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候,能夠珍惜法緣,各自做好該做的一切也就行了。」先放下她們這裡如何悲傷暫且不提。再說說老者帶著聰兒和盲眼男孩一同來到山海關的海邊。


 (圖六:山海關老龍頭海上日出)

老者讓聰兒和盲眼男孩都沐浴更衣,用最純最真的心來對待將要遇到的事情。老者在海邊打坐,過了一會兒一團雲霧襲來,老者三人被包在雲霧之中,等到雲霧散去,他們發現已經來到了龍宮。

在這裡他們見到了渤海龍王以及黃海和東海以及南海龍王。老者似乎與他們都很熟悉,熱情的打招呼。聰兒見到他們也很高興,逐一的給盲眼男孩介紹不同龍王長像的差異。

寒暄過後,渤海龍王對老者說:「自從天界一別,到現在已有很長時間了,現在因為很多機緣已經到了,老者在神的安排下要點化幾人沿著長城一線,走好尋法的路。我作為與長城起點有關的神,要說的是:別看長城是用不同地域的磚石建造起來的,如果沒有神的安排與護佑是絕對不能在將來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候,人們可以從那一跨越兩千多年的城牆中領略和找回神給人留下的傳統文化的精髓。因為不同歷史時期的文化,是不同的神或者說不同體系的高層生命留下來的。都是為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奠定基礎。雖然黃海龍王和東海龍王以及南海龍王距離不同地域的長城很遠,但他們其實都在不同時期衛護過長城。都為了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時做鋪墊盡過一份心力。」

此時黃海龍王展現維護齊長城時的狀態;東海龍王展現顯出維護湖北和四川境內被稱作「苗疆長城」(被俗稱為南長城)的狀態;而南海龍王展現出跨越東北及內蒙等地「金界壕」(金國時期修建的長城)的狀態。幾位龍王一邊展現,聰兒就在一邊給盲眼男孩描述情形。盲眼男孩仔細的聽著。(其實他用自己的能力看得見,只是不向任何人表露出他的真實狀態來。)

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小龍子,這位小龍子非常的可愛,渤海龍王見狀就對老者說:「我的這位小龍子和長城與你們都很有緣份,今朝你們就帶他一起踏上尋法之路吧。」看老者有點遲疑,因為龍王也知道與他們同行的人中已經有兩個小孩了,如果再加上小龍子會給大家添很多麻煩的。

黃海龍王也看出端倪,就說:「我正好有一位女護法,讓她照顧小龍子,順便也可以照顧一下那兩個小孩子。於是讓這位女護法出來與大家見過。臨別時渤海龍王囑託大夥無論在尋法路上遇到什麼,都一定要堅定信心。過了一會兒,他們又回到了海邊,在這裡他們來到了孟姜女廟。

(未完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