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時評:太平年

長風拂淚


【正見網2022年04月17日】

(一)
 
看當今世事,誠然這已不是一個太平年。無論是瘟疫、戰爭、還是一些地方權力者的折騰,少有人再有平靜的日子。以往掛在嘴邊的太平年月,在當時怎麼也想不到,到如今竟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望。
 
一首帶著些許神秘的童謠,唱出了一個關於太平年的謎題。這到底是怎樣的故事呢?那年是2017年末,時光即將進入戊戌狗年。家鄉有個孩子一兩歲,回家給他買了個小狗形狀的燈籠玩具。打開開關,燈光閃爍,裡邊的歌謠輕快的響起,那是一曲耳熟能詳的兒歌:
 
一個蛤蟆一張嘴,
兩隻眼睛四條腿,
桌球桌球跳下水。
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荷兒梅子兮,水上飄。
荷兒梅子兮,水上飄。
 ……
 
隆冬的風在吹,歌曲在故鄉的老屋裡循環。這是一首流傳很廣的四川童謠,歌中有數字邏輯也有畫面感,曲調風趣活潑,唱起來朗朗上口。但到了最後兩句,卻一下子突顯出別樣的寓意來:蛤蟆不吃水,太平年。這裡著實有點讓人琢磨不透,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看說明書上的歌詞,經多方的查證,仔細研究一番原詞確實就是這樣的。儘管也有些人想給簡化掉後面的意思,但大部分在唱歌時還是完整保留了原汁原味。還有歌中「個」的用法,蛤蟆正常是論只數的,講人時才用個,但這裡還是用個來講蛤蟆。
 
那麼,為什麼說蛤蟆不吃水,就是太平年?這些年,體制內的朋友一直期望大家都能夠莫談國政,都能夠苟且保身,這樣也能使他們舒坦呆在體制中。可沒有人能躲開世事的變遷,沒有人能夠倖免。不期然的,一首童謠中,都闖入了人間世事的寓言。
 
如果你在國內有政界的朋友,或者如果你在國內但有能力突破網絡封鎖,能接觸到外面自由的資訊。那你就會明白,現在誰都知道,蛤蟆代指的是什麼東西;誰都知道,就是蛤蟆和紅魔,發動了那場對好人的迫害。也都知道,這些年大陸的主政者,一直在和蛤蟆明爭暗鬥,卻一直沒有結果。
 
到了2017年,那一年,也許主政者有一個機會,將它拿下,從巨貪巨腐中,從紅朝深水中,浮出水面囚住它。他確實是有這樣一個機會的,彼時國內國外的形勢都做好了足夠的準備條件,只差人的行動勇氣了,但到最後他還是不敢了。
 
為了滿足自己的戀權和連任,他與蛤蟆達成了某種妥協,就這樣錯過了一個最好的機會。從此開始了全面的左轉,加速的倒車。這都是最近幾年裡發生的故事,在那個左右路口的交叉點,多少迷茫的思緒,就如冬天的大霧一般。
 
那一場對善良人對修煉人的迫害,就這樣持續了二十幾年。殘酷的欺壓,從台上轉到地下,整個迫害好人的過程,整個社會所受的影響,是不可估量的,連普通人也無法倖免,更別說即將招來的天譴。而今對好人的迫害還在進行,無論體制內外,沒有誰能免受其害。還想苟且偷生,沒有人能。
 
為什麼傳統的童謠從那時再次興起。如果冥冥中有關愛這片土地的神明,如果冥冥中有高人的提醒,是否也在希望人能抓住一次機會,成為改寫歷史的英雄。但是他,確實沒有能夠抓住機會,從此,情勢急轉直下。
 
蛤蟆不吃水,太平年。蛤蟆什麼時候才能不吃水了?死了、法辦了、拿下了就吃不了「水」了。這是深切的警示,這是深遠的預言,這是深情的呼喚啊。就在那幾年,這民間的童謠,突然就從江南傳唱到塞北,傳唱在人們的日常生活間。而最後那兩句重複的詠嘆,一遍遍迴蕩在集市商街上,迴蕩在玩具音響中。只是那年人們還不知道,歌謠裡的太平年,將會是怎樣珍貴的字眼。
 
「荷兒梅子兮,水上飄」。荷花還沒有結子,荷葉就在水上飄著。這些年講真相的過程中,多少明白的人都已知道,艱難的環境中我們的故事,知道蓮花、梅花是對誰的比喻,那是修煉的人啊,講真相的人啊。
 
蛤蟆迫害修煉人有多久了?講真相救人的人頂著壓力堅持多久了?迷於世間的人,從普通階層到社會頂層,是否都應該明白過來了。還怕什麼呢,還怕蛤蟆?蛤蟆不吃水, 太平年,也許歌謠背後的深意,冥冥中本是這樣的吧。
 
(二)
 
又是一個大年夜。那年還沒有大疫情,那年霧霾也已很重。那年我們回到老家中,慶幸連上了新唐人的信號,守在電視前,觀看了神韻的演出,真的是無言的驚艷和震撼。
 
直抵心靈深處的天音淨樂,古典的舞蹈如天外飛仙一般。仙女飄飄,仙境延展,一幕幕天上人間的聖景展現。即使有點被粉紅洗腦的大陸親戚,哪怕是只看過神韻一眼,也是默默的讚嘆。而身臨其境的人啊,早已感動的淚流滿面。
 
當極具穿透力的歌聲響起,就如同國際電影裡神聖教堂唱詩班的情形,有一種心靈的感染力。歌唱家甚至都不用擴音器,卻是別樣的清晰而明亮,嘹闊而震撼,有如金屬般的質感。歌聲似乎從遙遠的山間傳來,裊裊如天賴。
 
「你也忙,他也忙,抬頭看身旁,陰霾背後大疫藏,人在危難險路上」。
 
當聽到這慈悲而惜憫的歌句,突然被一股強大的能量籠罩著,時間仿佛定格在了那裡。那一刻,如同在與天使對白,內心靜默無言。這是男高音歌唱家古韻演唱的神韻歌曲《渡航》。那是2017年,歌曲就迴響在大年夜的時光裡。
 
三年之後,就到了2019年末,再往後所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你可以說這是巧合,可以說這是偶然,但這巧合這偶然難道不是神對人最大的悲憐。
 
一場大疫,三年了。
 
在大陸,還有多少人,在飢餓、絕望中隔絕,看不到明天。都不敢相信,到了2022年的現代社會,還能遇到這樣的事情,還能餓的吃不上飯。在看不到頭的惶恐中,一天挨過一天。這,不是一個太平年。
 
(三)
 
2019年的秋天,在那一年前,這裡的非洲豬瘟剛剛開始,專家還在忙著宣傳豬瘟不會傳人,70度高溫就能消除。那年那裡還沒有武肺,那年一個叫網門的軟體正在大陸廣泛流傳。當時在一檔《封神演義》的節目下邊,我們看到了這樣的留言。
 
有人在問,在湖北武當一帶民間流傳的祖訓:「先雞禽,後豬瘟,接著就是人傳人,想逃性命真善忍」,請問這個真善忍是不是說的法輪功那個真善忍。
 
並沒有太多人關注這一段問答。當時是9月15日,人傳人連影兒還沒有呢。短短几個月之後的大年夜一過,武漢封城。武當與武漢只隔了一個市,一個在湖北的西北角,一個在湖北的中間。武當一帶的道家文化,人傑地靈之氣,一直都在民間流傳。

 
 圖1:2019年9月《濤哥侃封神》節目下邊的留言帖子。

從賒刀人到民謠祖訓,在那之前儘管民間已有種種跡象,但還是武漢官宣專家的影響力更大。所有黨媒都在忙著封殺關於中共病毒會人傳人的觀點,公安甚至把幾個醫生都公開訓誡,民間的聲音瞬間就被淹沒。而今天回過頭來看,也許那則留言的問者和答者都沒有想到,「人傳人」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在那個夏秋之間,在那一個非常不起眼的角落,卻是相當準確的預告了,地點和時間都那麼相關,而且還告訴了人活命的方法。謝謝那位祖訓的守護者,那是最古老的吹哨人。
 
為什麼在大陸,有樸素的百姓在講這樣的話:這年月,看新唐人大紀元能保命保平安。因為在自由的牆外,有的人是禁錮不住的,人們仍然在探尋著,人類的出路。
 
謝謝那些從二十多年前開始就一直在講真相、救世人的人。從那時他們就告訴人們不要迫害修煉的人,會招來大瘟疫的,一遍遍的講述著古羅馬的歷史教訓,可當時沒有幾人能聽的進去。現在,有好多人明白了,也有好多人卻沒有機會了。雖然他們還在不停的講真相救世人,只是這樣的機會還剩幾多,只是有多少人還會錯過。
 
寫在這個昭示光明的春天,寫給那些封鎖在絕望中的人。即使是呆在狹小的空間裡,也來看一看真相吧,守住一份希望,守住一份善。看,在世界上,天外的飛仙正在頂級的劇院中巡演,觀眾席上,各色髮膚的人群已經坐滿。

 
 
圖2:二零二二年四月九日和十日,在路易斯安那州首府巴圖魯日(Baton Rouge)水上中心表演藝術劇院(River Center Theater for Performing Arts)的三場演出全爆滿。圖為4月9日晚演出謝幕照。(新唐人電視台)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