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參加酷刑展心得

謝儀臻

【正見網2004年08月20日】

我是台南明慧學校小弟子謝儀臻,今年9歲。

我這次想參加酷刑展活動(8月1日)是因為之前媽媽去芝加哥演出酷刑展,回來和弟弟還有我講心得,因為我和弟弟沒有機會出國,所以我和弟弟都想參加台南的酷刑展。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因為想讓世人知道在大陸也有小弟子被迫害:王麗萱和只有八個月大的小嬰兒被迫害致死,所以我想讓世人知道在大陸也有小弟子被迫害,這就是我為什麼想參加酷刑展。

去化妝的路上媽媽叫我和弟弟背《洪吟(二)》正好背到「別哀」這一首: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媽媽叫我們把這一首背起來,我和弟弟都背起來的時候,我們就到了。

我是第一批演出的所以我先去化妝,弟弟和大家學法,我化好的時候換弟弟化,換我學法,我們學的是《2004年在華盛頓DC法會上講法》,化好妝的時候,第一批出發了。

到了會場,我看到(小牢籠)的位置我就進去了,一開始狀況很好,還有因為在十字路口,所以紅燈時很多騎摩托車的路人會看,但是只過了半小時有一個路人說:「你們把小孩關在籠子裡違反兒童法。」我就被帶出來了,我當時一直哭,因為之前交流時我答應要扮演完一個小時,可是我只扮演半個小時就出來了,我覺得我對不起師父,我沒有做到「真」,所以我就哭了。後來媽媽就把我帶回化妝的地方,幫我卸妝,也幫弟弟卸妝,因為那個路人的一句話,原本很好的場一下子亂了起來,我覺得是因為小朋友去演酷刑展會起到很好的效果,所以邪惡就控制路人來破壞,那個路人才會那樣說的。

卸好妝時,媽媽帶我們去洗澡,我們在洗澡時媽媽才發現我的肚子和背部都有一個很大的化膿的傷口,媽媽問我為什麼不告訴她,我說:「因為我是大法小弟子,這是我要消的業,還有因為媽媽的『情』太重了,我怕媽媽會擔心,害媽媽產生執著心。」我這樣告訴媽媽,我們洗好了,第一批也回來了,第二批出發了,我們出發回家。

在路上我和弟弟說:「弟弟,對不起,我害你無法演出。」說著說著我又哭了起來,媽媽就安慰我說:「這不是我們的錯,是邪惡控制那個路人說的。」這時我才不哭了。

最後我覺得有邪惡的干擾,所以有一些小插曲。下次酷刑展,我還要參加,我要先發正念,清除邪惡,才不會再發生一次這種事情。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