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治病手札(1) 寬容

徐玉琳

【正見網2005年10月10日】

行醫數十年,也常翻醫書,勤查資料,但時時讓我長知識的卻還是那些來找我治病的患者,在為他們解除病苦的時候,我也時常受益,在與他們打交道的過程中,也使我更了解自己。

他是來戒菸戒酒的,因為無節制的癮好和對自己的放縱,使這個年紀不太大,但身體被摧殘的中年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許多。

是什麼原因使一個人將自己的身體心甘情願的讓菸酒來控制而不能自拔?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染上這種不良的習慣的?究竟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在毀滅自己?放棄它時真的有那麼剜心透骨嗎?我經常想這些問題。「真是難戒啊,我一天吸兩包煙,幾乎喝一瓶酒,戒不了呀,比死還難受……」這位病人說。他又說道:「我慕名而來,因為對你的名氣我想再試一回,也許你有法讓我戒掉他們,但在治療之前,我有幾個要求:一、無需對我講大道理,事實上因為親身經歷,我或許比你在道理上知道的還要多,除非你有什麼特別的我從來沒有聽過的道理。二、拒絕服中藥,因為各種我正在服用的西藥說不定會跟這些來歷不明的中藥打架,起反應,我會受不了,更何況聞那些湯藥的味道我吐還來不及,更不要說再往下咽了。三、不要給我介紹什麼瑜伽打坐、呼吸氣功的事,我都試過,一樣也不靈的。四、你的針不能把我扎痛,我因為你的名聲來的,扎針不痛應該是你的拿手好戲,否則,我就在中國城花二十五塊錢隨便找一個好了。」

看他的架勢,聽他的口氣,使我這個本來就一身反骨的人,一下子呼啦啦就要把過去沒修煉做常人時對待人的十八般武藝,刀槍棍劍全部搬出來,嚴陣以待的就準備出手了,一霎那間,我立即清醒了,不可以,不行的。

他是病人,他可以說一切想說的話,提出自己的要求,而作為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醫者,連這一點寬容的心都沒有嗎?於是我回答他:「好啊,我會盡力的。」

「你今天既來這裡找我,說明你懂得所有的道理,自然無需我說。中藥你也可以不用服,憑著自己的意志與毅力,真正的把他們都戒掉,這是好事。打坐鍛鍊是一個人的基本養生之道,靈不靈不在於你做不做,而是你信不信。但針灸不痛的保證我不下,因為這裡沒有一個衡量疼痛的標準,你的身體對針灸是否敏感是關鍵,每個人的情形都不同,這要由你自己來決定了。」見我平靜的,且帶一點微笑的回答後,他不說話了,還點點頭。

扎完針,他睡了,我離開病房。

回想剛才那一幕,我的內心深處震撼了,什麼叫真正的替別人著想,不在意他的語氣、態度、方式,儘自己的力量去做好,做成,這不也是我們要圓容的一方面嗎?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404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