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漫步:談補

天一

【正見網2006年03月15日】

有病人到診所求治,只談自己如何虛弱,家人相陪,也附和言之,見她衣著合時尚,佩金帶銀,無有經濟窘迫之象,故問之:「那你既然自己感覺如此虛弱,又用什麼方法來調劑呢?」於是,聽她娓娓道來:

「十全大補湯,人參,麥冬,理中湯,加附子,肉桂……」

聽她口氣,不怕補死,病死,只恐虛死。就以拚命想法設法四處找補藥,補方, 猶恨補得太晚,補之不重。

「為什麼人參,西洋參對我卻補不進呢?」她疑惑地問。 還沒等我回答,家裡人立即接過話柄:

「我們不重財,不惜身外之物,只重將她早日治癒,命比什麼都貴重,醫生如有好方,秘方,祖傳之不外傳方,請幫助我們……」沒到兩秒鐘,我還沒開口,他又代為敘述,無非是病家如何虛弱,有一兩次購到正宗冬蟲夏草,不惜千金,果然神色,氣色大不相同,等等。

當我終於有說話機會時,「你懂得如何去補嘛?虛實有別,補要適合症狀。」我問她。

於是我告訴他們,虛者補之,此理顯而易見,但為什麼你補不進去呢?是因為補不得法。比如說,人參,黃芪補氣虛,附子,肉桂補陽虛,而你卻不是氣虛,陽虛,東邊失火,你往西邊加水,看上去是挺忙活的,但是卻不在這裡,你白忙了也無用,還落下新的症狀。

「那我怎麼辦呢?」她問。
「你回家喝水去。」我告訴她。

補的過頭,補得太甚,就像澆灌花木,你無由的不分品種,性格,澆灌不當,施肥過頭,其結果必是反竭生機。

補方之制,是補其虛也。凡氣虛者,宜補其上,十全大補之屬是也,精虛者,宜補其下,熟地,枸杞等皆是上品。陽虛者,宜補而兼暖,肉桂,附子,乾薑之屬是也。

病家將信將疑,我告訴她,以清為補,補中兼散,補中兼消,你如不快快回去停止一切補藥,恐怕日後再有名的醫生也救不了你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