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篇三):雷震子神通救父 西伯侯安然歸國

張春雨

【正見網2006年07月09日】

(五)

歸途上,也是驚心動魄的。後有追兵,前有五關,孤騎隻身,幸好七年前姬昌收留的義子,當初被終南山雲中子收為弟子,如今已經修練的有些神通。在他師父的指點下,身長翅膀的雷震子救父親姬昌逃出五關,擺脫了追兵。

來到西歧地界,已經無馬可乘,徒步而行,睏乏相加,傍晚投宿一家客棧。翌日啟程,被店小二聞知無資交訖,文王說日後歸家遣人加倍相送,店小二豈能相饒,說,「此處比別處不同,俺西岐撒不得野,騙不得人,西伯侯千歲以仁義而化萬民;行人讓路,道不拾遺,夜不閉戶,萬民安生樂業,湛湛堯天,朗朗舜日。好好拿出銀子,算還明白教你去,若是遲延,送到西岐見上大夫散宜生老爺,那時悔之晚矣。」

暗暗叫苦的姬昌正在百般解釋,正好來了店主人,問明詳情,得知眼前的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西伯侯,震驚的六神無主,急忙跪下問安。

就這樣,西伯侯在這裡借到了一頭驢,歸途中還有店主人相伴扶持,秋風颯颯中,泛起無限思緒和感慨,慢慢的來到了西歧城。城外一干人馬,焚香掛彩,列隊迎接。次子姬發,文官大臣散宜生,武官大臣南宮,帶領四賢八俊、三十六傑,叩首迎拜。熱烈的場面中,大家淚泣橫流,唏噓嗟呀。

觸物傷情,獨不見了長子伯邑考,文王一股急火攻心,當時昏厥在地。大家趕緊擁在懷中,連灌幾口湯茶,漸漸的甦醒過來,突然大叫一聲,從口中突出一塊肉羹,落在地上,只見滾動一下,立即長出兩耳,生出四足,往西而跑,這樣連吐三次,三個兔兒走了。這就是有名的西伯侯文王吐子的故事。

且說文王歸國,數日將息調養,身體大有恢復。一日上朝,大夫散宜生跪曰,「主公德貫天下,仁布四方,三分天下,二分歸周。萬民受其安康,百姓無不瞻仰,自古有云:『克念者自生百福,作念者自生百殃。』主公已歸西土,真如龍歸大海,虎復深山,自宜養時待動。況天下已反四方諸侯,而紂王肆行無道,殺妻誅子,制炮烙蠆(chai)盆,醢大臣廢先王之典;造酒池肉林,殺宮嬪,聽妲己之所讒,播棄黎老,昵比罪人,拒諫誅忠,沉湎酒色,謂上天不足畏。謂善不足為,一意荒淫,罔有悛(quan-)改,臣料朝歌不久屬他人矣。」

正說著,旁邊一人大呼曰,「今日大王已歸放土,當為公子報醢(hai/)屍之仇。況今西岐雄兵四十萬,戰將六十員,正宜殺進五關,圍住朝歌,斬費仲、妲己於市曹,廢棄昏君,另立明主,以泄天下之忿。」

文王聽而不悅曰:「孤以二卿為忠義之士,西土賴之以安,今日出不忠之言,是先自處於不赦之地,而尚敢言報怨滅讎之語。天子乃萬國之元首,縱有過,臣且不敢言,倘敢正君之過;父有失,子亦不敢語,況敢正父之失。所以君叫臣死,不敢不死;父叫子亡,不敢不亡。為人臣子者,先以忠孝為首,而敢以直忤君父哉?昌因直諫於君,故囚昌於凌裡雖有七戴之困苦,是吾愆(qian- 過失)尤,怎敢怨君?歸善於己,古語有云:『君子見難而不避,惟天命是從。』今昌感皇上之恩,爵賜文王榮歸西土,孤正當早晚祈祝當今;但願八方寧息兵戈,萬民安阜樂業,方是為人臣之道。從今二卿切不可逆理悖倫,遺譏萬世,豈仁人君子之所言也。」

南宮曰: 「公子進寶,代父贖罪,非有謀逆,如何竟遭醢屍之慘?情法難容,故當無道以正天下,此亦萬民之心也。」

文王曰:「卿只執一時之見,此是吾子自取其死,孤臨行曾對諸子文武有言:孤演先天數,算有七年之災,切不可以一卒前來問安。候七年災滿,自然榮歸。邑考不遵父訓,自恃驕拗,執忠孝之大節,不知從權,又失打聽,不知時務進退,自己德薄才庸,性情偏執;不順天時,致遭此醢身之禍。孤今奉公守法,不妄為,不悖德,以盡臣節。任天子肆行狂悖,天下諸侯自有公論。何必二卿首為亂階,自恃強梁,先取滅亡哉?古云:『五倫之中,惟有君親恩最重;百行之本,當存忠孝義為先。』孤既歸國,當以化行俗美為先,民豐物阜為務,則百姓自受安康,孤與卿等共享太平;耳不聞兵戈之聲,眼不見征伐之事,身不受鞍馬之勞,心不懸勝敗之擾。但願叄軍,身無披甲冑之苦,民不受驚慌之災,即此是福,即此是樂;又何必勞民傷財,糜爛其民,然後以為功哉。」南宮、散宜生聽文王之訓,頓首叩謝。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