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直解《燒餅歌》-近現今部分

宇美西


【正見網2006年07月26日】

基曰:「洞邊去水台用水,方能復正舊朝綱。火燒鼠輩尤自可,虛入泥巢無處藏,草頭家,十隻女,又抱孩兒作主張。」此處字迷是指同治繼位和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慈嬉太后在同治死後又立年幼的光緒為帝垂簾聽政。如洞邊去水,是指洞字去掉邊上的三點水為同字,而台字再用上水字邊為治字,火燒和虛入二句指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圓虛入京城而後退出,慈嬉又立光緒垂簾聽政。

基曰:「二四八旗難蔽日,遼陽思念舊家鄉。東拜鬥,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獅,分南分北分東西,偶逢異人在楚歸,馬行萬裡尋安歇,殘害中女四木雞,六一人不識,山水倒相逢、黃牛早喪赤日中,豬羊雞犬九家空,饑荒災害皆並至,亦似豐登民物同,得見金龍民心開,刀兵水火一齊來,文錢鬥米無人糴,父死無人兄弟抬,金龍絆馬半亂甲,二十八星問士人,蓬頭幼女蓬頭嫁,揖讓新君讓舊君。」 

「二四八旗難蔽日,遼陽思念舊家鄉」是指八國列強難以滅清,而二字和日字加上家鄉之家字的寶蓋頭,為宣字。遼陽思念舊家鄉,指宣統在瀋陽作滿洲國皇帝,滿清又回到東北的老家,頗有諷刺意味。

「東拜鬥,西伯旗,南逐鹿,北逐獅,分南分北分東西,」此語可以看出清末孫中山先生學習東西方政治經驗尋求推翻滿清,解救中華建立民主中國的活動,如,他曾東渡日本,西赴歐美,南征北伐,與此四句頗契合,而分南分北分動東西,又解出軍閥混戰的混亂局面。「偶逢異人在楚歸,馬行萬裡尋安歇,殘害中女四木雞,六一人不識,山水倒相逢。」其中異人在楚是指居於楚地(廣東,又在武昌起義)的孫中山;其中「馬行萬裡尋安歇」,走字邊為行萬裡(或有寫為行千裡),如無走字邊的逸字則只有兔字,赤兔為千裡馬,應為安逸的逸字,「六一人不識,山水倒相逢」中有「六一」為立字,加人不識之人字為立人旁,立人加山應為仙字,孫中山字逸仙,而「殘害中女」一句的女字若從中間割開把女字的上半部分離開變為上邊一點,應為文字,中山名文,中加上山水倒相逢的山字又有中山二字,「四木雞」,木字加雞字中的鳥為梟雄的梟,梟雄常指軍閥,四木雞可能指四方各派系軍閥。當時北洋軍閥竊據權勢殘害中山先生是民主革命的主要災難。滅滿清立民國,中山先生功垂清史在預言中早已有定論。

接下有「黃牛早喪赤日中」一句,其中黃牛二字在預言中多次出現,而「黃牛」二字的本意應指中國東北,五行中黃色為中央土,而牛在十二地支中為丑,地支丑位於東北方向,所以黃牛指東北。而東北在民國期間淪落在日本人之手是史實。

「赤日」應指日本,也因為日本國旗上有一赤日之圖行。

此上下二句說「黃牛早喪赤日中,豬羊雞犬九家空」又雙關指從1937年(37是丁丑年為牛年亦可為黃牛)到1945年(乙酉為雞年而46年為丙戌狗年正合雞犬二字),在此八年日本侵華期間,可謂「豬羊雞犬九家空」了。而在此期間饑荒災害同時而來,即使豐收年也躲不過戰火的災害,所以,「亦似豐登民物同。」

接下句「得見金龍民心開,刀兵水火一齊來」,此指中共建立政權,號稱「人民共和國」人們被謊言欺騙誤以為「得見金龍」所以空歡喜一場,緊接著「刀兵水火一齊來,一錢升米無人糴,父死無人兄弟抬」。其中金龍的金字中藏有人字,加上「民心開」的民字為人民字樣,所以見了「人民共和國」正是災難之始。而毛氏建立整個大陸的獨裁政權似乎成了「金龍天子」,於是以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反右派、大躍進、四清、文化大革命,的歷次鎮壓人民,殘害人民的獨特鎮壓方式,真是「刀兵水火一齊來」。而在59到61年的三年饑荒中,正是「一錢升米無人糴」,因為無人的糴字為米字,無人糴既是無米,可謂即使有錢也買不到米。怎麼樣呢,就是「父死無人兄弟抬」,父親餓死了,家裡沒有人了,他的兄弟只好來抬他去埋葬了。這也真切的預言到了在中共統治的幾十年裡,中國人民被這個惡黨迫害死八千多萬,可見悲慘之至。

接下句,「金龍伴馬亂羊甲,二十八星問土人」,金龍指當時的獨裁者毛澤東,又指年干支,1976年為丙辰龍年,伴馬之伴字指死人,因為人成了半個就是斷了壽命了,而這個斷壽的正是金龍,所以中國的獨裁者死了;而從整句看「金龍伴馬亂羊甲」,是指獨裁者死時伴隨著亂象,比如76年四月清明開始的天安門廣場的近十萬人大集會及被鎮壓,唐山大地震,和其後的中越戰爭也都是從龍蛇到馬羊年間的事情。「二十八星問土人」,此句的廿八為共字,而星則為星宿下來古稱魁星,那麼二十八星為xx黨員之星即是中共黨魁了,可是,他成了「問土」之人,就是入土了,死了。可是為什麼不說入土而說問土呢?因為他現在還未「入土為安」,還在天安門廣場地下的一口棺材裡躺著,所以,在門裡放一口(棺材)為問,離土很近卻不能入土,只好做「問土人」了。

接下句「蓬頭幼女蓬頭嫁,揖讓新君讓舊君」。「蓬頭」,蓬字之頭為草字頭,而草字頭又是共字之頭,因為共字指xx黨,草字頭也就是xx黨之頭了,xx黨之頭的接班人,蓬頭幼女,蓬頭嫁,還嫁給xx黨的頭,所以他還得聽老頭子的,所以「揖讓新君讓舊君」,似乎老共頭讓給了新共頭,但是他不敢作主,還得把權讓給舊君。這裡也說明了xx黨一黨專制,自己選自己的接班人,如同自家人嫁自家人,還必須得自家說了算。這從鄧小平對胡耀邦、趙紫陽、到江xx對胡錦濤用「蓬頭幼女蓬頭嫁,揖讓新君讓舊君」來描述真是絕妙好詞。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