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第五章:東歐劇變,共產集團崩潰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5月13日】

第五章:共產主義的罪惡

第八節:東歐劇變,共產集團崩潰

*民主潮流

第9 紀第 66首
英文:
There will be peace, union and change,
Estates, offices, low high and high very low:
To prepare a trip, the first offspring torment,
War to cease, civil process, debates.

中文:
和平將來臨,團結和變革,
住房,職務,從低到高,再從高回到很低;
打點行裝吧,第一家庭的孩子在痛苦,
戰爭停止,國民程序開展,辯論盛行。

這首詩在四百多年前預言了民主政體的出現,尤其是二戰以後,民主的國家政體成為一種世界潮流。

本詩第一句「和平將來臨,團結和變革」,預言戰爭將結束,「和平將來臨」,在各個國家裡有相同政治觀點的人們「團結」在一起組成政黨,通過民主選舉來組成政府,從而來能對國家事務實行所希望的「變革」。

第二句「住房,職務,從低到高,再從高回到很低」,預言的是當選的國家領導人在職務和待遇上的變化。一個國家的民選總統在從政道路上,一般先要被選為國會議員或者地方領導人,得到從政經驗,再通過全國競選,勝利後才能成為國家的總統,這就是預言所說的「職務,從低到高」的過程;同時,勝選後的總統,再起任期中,在其任期中要搬到總統府去居住,享受總統的待遇,這就是「住房,從低到高」的過程。當選為自己國家的總統,是一個政治家政治生涯的頂點,因此,絕大多數民選總統在其任期屆滿後,不會再選擇去做國會議員或地方官員,而是淡出政壇成為普通公民,這就是為什麼預言裡不說「再從高回到低」,而說「從高回到很低」。

本詩第三句「打點行裝吧,第一家庭的孩子在痛苦」,預言了一個國家的民選總統任期屆滿後,他就得把總統的職位讓出來,讓給在全國競選中當選的新總統;同時,他還得把總統府也讓出來,他要「打點行裝」搬出總統府,這個時候,對於在總統府裡住了幾年的總統一家,都是一個心裡有點不好受的時刻,因此「第一家庭的孩子」,此時肯定心裡正「在痛苦」著。

最後一句「戰爭停止,國民程序開展,辯論盛行」就是預言了戰後各個民主國家進行民主選舉的情況,同時也預言了日常政治中的民主決策過程。這裡的「國民程序開展」,包括各級政府的民主選舉程序的開展,當然也包括國家的大選,同時還包括了日常政治中各種議題的民主決策程序的開展,比如議會的辯論和投票等等;「辯論盛行」,正是民主社會裡政治活動的一個突出的特點,每個人都有權利表達自己對事物的看法和意見,人們通過對事情的討論和辯論,表述和推廣自己的看法,來取得別人的贊同和理解,最後投票產生決定,先「辯論」後投票,這就是民主政治生活的兩大主要活動,也是各級議會的主要活動。

我們現在看現代的民主政體,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可是在諾查丹瑪斯所在的16世紀中葉,幾千年來人們只知道君主制,現代民主政體對他們而言是不可想像的,但是,那時的《諸世紀》預言就已經準確的預言了這一切。


* 東歐共產集團將垮台

第3 紀第4 首
英文:
When they will be close the lunar ones will fail,
From one another not greatly distant,
Cold, dryness, danger towards the frontiers,
Even where the oracle has had its beginning.

中文:
接近月亮時期的時候,他們將垮台,
在離另外一個不遠的地方;
寒冷,乾旱,危險,靠近那邊境,
即使在神喻產生的地方。

這首詩預言了東歐的共產集團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徹底垮台,東歐人民終於擺脫了共產主義的枷鎖。

本詩第一句「接近月亮時期的時候,他們將垮台」,說明了共產主義在東歐垮台的時間是在「接近月亮時期的時候」,我們過去的章節中已經說明了,《諸世紀》預言中的「月亮時期」在時間上講就是法輪大法在中國洪傳受到邪惡勢力干擾破壞,以至受到中共迫害的時期,那麼「接近月亮時期的時候」,就是法輪功還沒有傳出之前的時間;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開始以中國法輪功的形式傳出,最開始是在1992年,而蘇聯的正式解體在1991年12月,整個東歐共產主義集團(也就是預言裡所說的「他們」)的崩潰,在1989年從波蘭的政局變化開始,到91年蘇聯解體為結局,短短兩三年,以前貌似強大的東歐的共產集團,曾經是冷戰時期令人恐怖的「一極」,竟然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不堪一擊,自己就崩潰了。其實,不管多麼貌似強大的政權,只要神要安排它毀滅,它就必然毀滅;當法輪大法要在世界上開始傳播了,「月亮時期」將要來到,如果東歐共產集團繼續存在,那麼世界上的共產主義邪惡勢力就太大了,這是不允許的,所以神就安排「他們」在此前崩潰,於是蘇聯就在離1992年只有幾天的時候正式解體了。到了現在,輪到「天滅中共」的時候了。

本詩第二句「在離另外一個不遠的地方」,是說明預言第一句中的「他們」所在的地點,「他們」就是以蘇聯為主的東歐共產主義集團,而這裡的「另一個」是指「另一個」 共產主義國家,就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中國在亞洲,不是東歐集團的一部分,但是兩者都處於世界的東方,而且蘇聯和中國接壤,所以「他們」的確在離中國不遠的地方。

本詩後兩句「寒冷,乾旱,危險,靠近那邊境,即使在神喻產生的地方。」進一步說明了兩件有關事情的地點:「神喻產生的地方」就是《諸世紀》預言中的救世的主神出生的地方,也是宇宙大法開始傳出的地方;這裡「寒冷,乾旱,危險,靠近那邊境」就是指「寒冷」的,曾經處於「危險」對立狀態的中蘇「邊境」,而法輪功創始人就出生在靠近中蘇「邊境」的中國東北的吉林省,法輪大法也正是從這裡傳出的,中國東北的氣候相對於溫暖濕潤的法國而言是「寒冷」和「乾旱」的。

這首詩講述了蘇聯的解體和人類的救世主「神喻」的傳出,這兩件事情在時間和地點上的關係,證明了法輪功創始人傳出的法輪大法就是拯救宇宙和人類的「神喻」。


* 東德和羅馬尼亞的劇變

第 6紀第 77首
英文:
Through the fraudulent victory of the deceived,
Two fleets one, German revolt:
The chief murdered and his son in the tent,
Florence and Imola pursued into Romania

中文:
被欺騙的虛假勝利,
一國之中出現兩個艦隊,
德意志最終反抗;
首腦被殺,他的兒子在帳篷裡,
佛羅倫斯和伊芙娜追入了羅馬尼亞。

這首詩預言了在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東歐劇變中,東德和羅馬尼亞公產政權先後垮台,這兩個地名在詩中都直接被提及。

本詩前兩句是關於東德的預言,其中「被欺騙的虛假勝利,一國之中出現兩個艦隊」,預言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表面上德國人民被協約國從納粹統治中解救了出來,但是對於德國東部在蘇軍占領下的人民而言,是「被欺騙的虛假勝利」,他們從納粹的統治出來後又落進了共產主義的魔爪,蘇聯的軍隊在占領地大肆掠奪財物,有上百萬的德國婦女被蘇軍強姦;不僅如此,蘇聯在其占領的東歐地區強迫各國建立了共產主義的政權,成立了東歐共產集團,和西歐國家和美國進行了長期的冷戰,德國被分裂為東德和西德兩部分,使得「一國之中出現兩個艦隊」。關於東德的產生,本書第五章第二節裡的第6 紀第 44首預言詩,也有相關預言。

然而東德人民憎恨共產主義的殘暴統治,許多東德人投奔自由西德,於是東德樹立起了分隔東西的柏林圍牆,但在其後的幾十年裡,許多東德人依然冒著生命危險逃離東德。直到1989年,東歐共產集團的形勢發生了變化,東德放寬了對公民出境的管制,結果出現了東德歷史上第三次逃亡熱潮;尤其是中國六四舉世震驚大屠殺時,東德的共產黨代表團訪問北京,公然對中共用坦克鎮壓學生的殘暴行徑大加讚賞;這一消息傳回東德,更加使得東德人民對共產主義的絕望和不滿,很多絕望的東德人選擇了逃亡,那一年,從東德逃往西德的人民多達三十四萬人。同時東德各大城市包括萊比錫、德勒斯登、波茨坦、馬格德堡、耶拿等地爆發不同規模的抗議示威,1989年11月4日東柏林爆發 50萬人參與的大遊行,6日萊比錫50萬市民上街遊行。在強大的壓力下,東德政府於11月7日宣布集體辭職,9日民主德國宣布其公民無需申報特殊理由即可辦理護照,東德居民獲得遷徙的自由,不久東德居民開始翻越柏林圍牆前往西德,此後曾經令人恐懼的柏林圍牆形同虛設,兩德居民實現了自由遷移,東德的民主化開始,東德共產主義統治終於解體了。

12月1日東德議會通過憲法修正案,刪去了憲法中國家受工人階級及其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領導的條款。

1990年3月18日,東德大選,非共產主義的東德基民盟和東德社民黨成立了聯合政府,5月18日東德新政府決定東德與西德合併,德國邁向了統一。

本詩後兩句「首腦被殺,他的兒子在帳篷裡,佛羅倫斯和伊芙娜追入了羅馬尼亞」,預言了東歐另一個共產主義政權,羅馬尼亞共產黨政權在1989年的覆滅。

1989年末,東歐大陸的動盪波及到了羅馬尼亞,12月15日,羅馬尼亞邊境城市蒂米什瓦拉,發生了反對共產黨政權的群眾示威,12月17日萬餘名「蒂米什瓦拉」民眾舉行遊行示威,反抗共產暴政,安全警察奉命鎮壓,當 天有二十四人被殺害。12月20日,示威群眾不畏強暴,繼續抗議,人數增加到五萬。共產黨命令安全警察大肆殺戮,是日有數千人遭到殺害。因此現場目擊的外國記者將其比作「羅馬尼亞的天安門屠殺」。日後,在市郊發現三處墳墓,挖掘出屍體四千五百具。

隨後遊行示威逐步向羅馬尼亞全國蔓延,以至首都布加勒斯特。12月22日,軍方在全國人民示威的壓力下表態:不再向人民開槍。與此同時,反對派成立「救國陣線」,宣布接管羅政府一切權力。同日,羅馬尼亞共產黨首腦齊奧塞斯庫夫婦在逃亡途中被群眾認出,旋即被捕。25日,齊氏夫婦被解押至一座簡陋軍營。經「特別軍事法庭」數小時審判後,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齊奧塞斯庫被殺時他的子女也被捕,其中他的小兒子,曾經擔任羅馬尼亞共青團書記的尼庫被關押多年後於1996年8月因肝病去世。所以預言中說「首腦被殺,他的兒子在帳篷裡」。

至於最後一句,「佛羅倫斯和伊芙娜」都是義大利的城市,位於義大利中北部的東西兩面,這裡代表西方自由國家的民主自由,意思是西方的民主自由最終「追入了羅馬尼亞」,共產暴政終於垮台。


* 獨裁者之死

第4 紀第84 首
英文:
A great one of Auxerre will die very miserable,
Driven out by those who had been under him:
Put in chains, behind a strong cable,
In the year that Mars Venus ,and Sun are in conjunction in summer.

中文:
一個奧塞爾的大人物將悲慘死去,
被他過去的部下趕出;
在粗壯的絞索下,被鎖著鎖鏈,
那一年,火星和金星,太陽在夏季交會。

這首詩準確地預言了,1989年羅馬尼亞的共產黨首腦,獨裁者齊奧塞斯庫被殺,羅馬尼亞的共產暴政覆滅。

本詩最後一句「那一年,火星和金星,太陽在夏季交會」,交待事件發生的時間。「太陽在夏季」,是指陽曆的7月農曆的6月,即「午」月,因為農曆的夏季為「巳午未」三個月,而「午火」為陽;「火星和金星」表明這年的農曆6月為「金火」月,即「庚午」月,其前一個月為「已巳」月。1989年是「已巳」年,它的農曆5月和6月,正好是「已巳」月和「庚午」月。

預言第一句的「奧塞爾(Auxerre)」是法國的一個城市,這裡卻是暗示一個人名,一個名字「等同於奧塞爾」的人;「爾」是古代中文的人稱代詞,是「你」的意思,類似的指示代詞還有「斯」字,如「斯人獨憔悴」等等,我們把其中的「爾」字用「斯」字代替,那麼「奧塞爾(Auxerre)」就暗示了一個名字「等同於奧塞斯」的人,也就是名字叫「齊奧塞斯」的人。顯然,這裡是指羅馬尼亞共產黨政權的總統「齊奧塞斯庫」。於是,這一句預言可以破解為: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 「將悲慘死去」。1989年12月25日,齊奧塞斯庫和他的夫人埃列娜被一個「特別軍事法庭」審判後,立即執行了死刑。

本預言第三四句「被他過去的部下趕出;在粗壯的絞索下,被鎖著鎖鏈」,預言了追捕和關押齊奧塞斯庫的人,是「他過去的部下」,既順應人民要求而背叛了羅馬尼亞共產暴政的羅馬尼亞軍隊。

齊奧塞斯庫是羅馬尼亞的獨裁者,他從1965年成為羅馬尼亞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一共當政了24年多,和其他共產黨獨裁者一樣,他通過共產暴政殘酷地壓制人民的民主自由權利,人民生活在苦難中,而齊奧塞斯庫家族成員在黨政軍界擔任要職的不下30人。其中在羅共中央任中央委員的六七人,傳說羅共中央開會,就像開家庭會議一樣。民間流傳的政治笑話諷刺了這一場面為:「社會主義是一家」。

1989年,東歐共產主義集團產生了動盪,有限度的政治改革成為各個共產政權一個選擇,但是齊奧塞斯庫為了維護共產獨裁體制拒絕改革,反而更加迫害國內的民主和宗教人士,1989年9月,羅馬尼亞國內反對派組織了「全國拯救陣線」,呼籲全國人民行動起來,結束獨裁政權。

12月15日,在羅馬尼亞邊境城市蒂米什瓦拉,由於共產黨迫害宗教信仰,引起人民反抗。12月17日萬餘名「蒂米什瓦拉」民眾舉行遊行示威,反抗共產暴政,高呼「要自由」、「要麵包」、「要熱水」、「要暖氣」、「打倒齊奧塞斯庫」等口號。共產黨命令安全警察開槍鎮壓。12月20日,示威群眾不畏強暴,繼續抗議,人數增加到五萬。共產黨命令安全警察大肆殺戮,是日有數千人遭到殺害。因此現場目擊的外國記者將其比作「羅馬尼亞的天安門屠殺」。日後,在市郊發現三處墳墓,挖掘出屍體四千五百具。

共產黨的暴行傳遍了全國,人民的遊行示威也向羅馬尼亞全國蔓延。好笑的是,共產黨總是把自己宣傳得一貫「偉大,光榮,正確」,以致自欺欺人。1989年12月21日上午,為了和以前一樣顯示人民對共產黨的支持,齊奧塞斯庫在布加勒斯特黨中央廣場召開了十萬人的群眾大會,在警察密布的人群裡,人們舉著齊奧塞斯庫的畫像,喊著共產黨萬歲的口號,一切好像幾十年都沒有改變。然而,在齊奧塞斯庫講話的當中,終於有勇敢的人發出了噓聲,有人喊出了「蒂米什瓦拉」,這種聲音在人群中迅速瀰漫開來,最後人們高喊「把死者還給我們!」、「打倒殺人犯!」、「齊奧塞斯庫,我們才是人民!」,「打倒齊奧塞斯庫」,正是這一聲聲人民的吶喊改變了羅馬尼亞的歷史,變成了歷史的怒潮。

齊奧塞斯庫命令軍隊開槍,但是國防部長米列亞寧肯自殺,也不願再下令開槍了,而知道了部長死亡的第一副部長不僅沒下令開槍,反而令軍隊撤回了軍營. 齊奧塞斯庫只好自己逃走了。

百萬人示威群眾沖向了共產黨中央大廈,齊奧塞斯庫的內務部隊向人民開槍,覺醒的國防軍終於反戈一擊,同人民並肩作戰,雙方激烈交火。逃跑的齊奧塞斯庫夫婦,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找了6個庇護地,都被人民打跑。最後被民眾發現,扣留後移交軍方。12月25日,在一座軍事設施內,齊奧塞斯庫夫婦被審判,並被迅速處以死刑。行刑時,當時作為羅馬尼亞第二號人物:羅共中央政治局執委的齊奧塞斯庫的妻子曾向行刑士兵喊道:「你們怎能向我們開槍,我曾經那麼關懷你們,我是你們的母親!」一個士兵回答說:「不,你不是我們的母親,你是殺死我們母親的兇手。」齊奧塞斯庫被處決後,擺脫共產暴政的羅馬尼亞人民歡慶了好幾日。

就這樣,貌似強大的羅馬尼亞共產黨政權,在人民勇敢的吶喊聲中垮台了,是人民勇敢的聲音改變了歷史,是人民勇敢的聲音為自己爭取到了自由。在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的暴政也處於搖搖欲墜的邊緣,只要中國人民也能勇敢地發出自己的聲音:

「中共,我們才是人民,我們不需要也不允許你們代表我們的利益」,中國人民就一樣能改變中國的歷史。


* 蘇聯解體

第 4紀第80 首

法文:
Pres du grand fleuue grand fosse terre egeste
En quinze part sera l'eau diuisee :
La cité prinse, feu, sang cris, conflit mestre,
Et la plus part concerne au collisee.

英文:
Near the great river, great ditch, earth drawn out,
In fifteen parts will the water be divided:
The city taken, fire, blood, cries, sad conflict,
And the greatest part related to a union

中文:
大河之濱,出現大壕溝,土地被挖走,
在15個部分裡,河水被瓜分;
城市被奪,烈火,鮮血,哭喊,悲慘的衝突,
最大的部分與聯盟有關。

本詩第四句原英文翻譯將原文的「collisee」翻譯為「collision(衝突)」,根據原文意義,將「collisee」轉化為接近的法文單詞「coaliser」,意思為「聯盟」,這樣是預言更好理解一些。

這首詩預言了蘇聯的解體。

詩的前兩句「大河之濱,出現大壕溝,土地被挖走,在15個部分裡,河水被瓜分」,表面上是講一條含有「15個部分」的大河被分流,「在15個部分裡,河水被瓜分」,分流的方式是「出現大壕溝,土地被挖走」。但是人們可以明顯看出,這個預言使用了比喻的方法,這裡「大河」比喻了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由15個部分組成,由於這些部分出現了很深的矛盾,即「出現大壕溝」,導致了國家的分裂,河水被分流,「土地被挖走」。我們可以破譯出,預言中的這條大河就是「蘇聯」,因為「蘇聯」正好是由15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分為「15個部分」,而「蘇聯」是世界上的大國,稱得上是條「大河」,而且蘇聯的伏爾加河是歐洲最長的河流,也是世界上最長的內陸河流。

原蘇聯的15個加盟共和國獨立時間如下:
立陶宛:1990年3月11日
喬治亞:1991年4月9日
愛沙尼亞:1991年8月20日
拉脫維亞:1991年8月21日
亞美尼亞:1991年8月23日
烏克蘭:1991年8月24日
白俄羅斯:1991年8月25日
摩爾多瓦:1991年8月27日
亞塞拜然:1991年8月30日
烏茲別克斯坦:1991年8月31日
吉爾吉斯斯坦:1991年8月31日
塔吉克斯坦:1991年9月9日
土庫曼斯坦:1991年10月27日
哈薩克斯坦:1991年12月16日
俄羅斯:1991年12月25日宣布國名由「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更名為「俄羅斯聯邦」(1990年6月宣布收復主權)

本詩的後兩句「城市被奪,烈火,鮮血,哭喊,悲慘的衝突,最大的部分與聯盟有關。」,預言了蘇聯解體後其「最大的部分」 還是一個聯盟,即「俄羅斯聯邦」;但是在「俄羅斯聯邦」 內部的一些共和國仍然有矛盾和衝突一發生,境內的韃靼斯坦、車臣、西伯利亞等地也出現了要求獨立的主張,尤其是在車臣共和國獨立的問題上,發生了車臣戰爭,詩的第三句「城市被奪,烈火,鮮血,哭喊,悲慘的衝突」就是預言了這場戰爭的殘酷。車臣位於俄羅斯的高加索地區,人口僅30萬,卻在蘇聯解體後因為獨立問題發生了兩次車臣戰爭,第一次車臣戰爭從1994年12月一直打到1995年8月,小小的車臣使俄羅斯軍隊傷亡慘重,打下車臣的首府格羅茲尼花了將近三個月,最後簽訂停火協議才結束戰爭;1999年8月,車臣武裝分子入侵俄羅斯達吉斯坦南部地區,於是爆發了第二次車臣戰爭,這次俄羅斯軍隊吸收了上一次的教訓,用了半年時間消滅了車臣獨立武裝的抵抗,第二次車臣戰爭的勝利,為當時的俄羅斯代總統普京贏得了強力形像。

為什麼蘇聯在短時間裡解體呢?因為共產黨是地球上的邪惡勢力,當人類社會最後階段要有拯救蒼生的宇宙大法傳出的時候,上天為了削弱共產邪惡,很快就將其解體了,400多年前,神就已經指明了東歐共產集團的天命。另一方面,中共邪惡在1989年64屠城中對於本國人民的血腥屠殺,震驚了全世界,也震驚了同樣在共產暴政下生活的人民,他們清醒地看到,所謂共產黨領導的各種改革,都不能保證人民的真正自由和權利,不推翻共產暴政,共產主義的屠刀就依然還架在人民的頭上,所以他們勇敢地站起來,萬眾一心,掀起了改變歷史的巨浪,終於把共產暴政淹沒。


* 蘇聯解體後,中共靠謊言和收買來支撐

第3 紀第95 首
法文:
La loy Moricque on verra deffaillir,
Apres vne autre beaucoup plus seductiue,
Boristhenes premier viendra faillir,
Par dons & Langues vne plus attractiue.

英文:
The law of Moscow will be seen to decline:
After another much more seductive:
Dnieper first will come to give way:
Through gifts and tongue another more attractive.

中文:
莫斯科的法律將衰敗,
其後,另一個更加努力誘惑世人;
第聶伯河首先讓路,
利用金錢禮物和花言巧語,另一個更加使人迷惑。

本詩第一句原來的英文翻譯把原文的「Moricque」譯為「More」,造成了該預言破譯的困難,現根據預言意思譯為「Moscow(莫斯科)」,因為把「Moricque」中的字母「r」改成「r」最近的一個字母「s」,就是「Mo s icque」,其發音就和「莫斯科」類似了;而且第三句裡提到的「第聶伯河」也暗示了預言說的是蘇聯的事情,第聶伯河是歐洲第三大河,俄羅斯歐洲部分的第二大河,還流經白俄羅斯和烏克蘭,這三個國家是前蘇聯的主要加盟共和國。

本詩的第一句「莫斯科的法律將衰敗」和第三句「第聶伯河首先讓路」預言的是同一個事情,就是蘇聯的解體,和東歐共產集團的垮台,因為在前蘇聯時代,「莫斯科的法律」不僅管著蘇聯,實際還管著東歐共產集團,它們都受到「蘇聯最高蘇維埃」的控制;而「第聶伯河首先讓路」,與另一個預言蘇聯解體的預言相呼應,即上文用「大河被瓜分」來預言蘇聯解體的第 4紀第80 首,人們可以把那個預言裡的「大河」看成是和「第聶伯河」一樣流經前蘇聯那些加盟共和國的「大河」。另外,這裡的「首先讓路」,預言了蘇聯和東歐共產集團的解體只是共產主義政權在地球上被消滅的「首先一步」,而世界上其他的共產主義暴政也必將在「其後」的時間裡被消滅。

本詩的第二句「其後,另一個更加努力誘惑世人」和第四句「利用金錢禮物和花言巧語,另一個更加使人迷惑。」,則都是預言了中共在蘇聯解體後靠欺騙世人來維持統治。

在全世界的共產黨中,中國共產黨是最邪惡最具有欺騙性的共產黨,它之所以成為最後正邪大戰的邪惡之獸,也正是因為它集中外邪惡之大成,變得最邪惡最有欺騙性。它對人民的洗腦最徹底,它不光洗腦,而且是徹底的邪靈附體,正如《九評》裡所說的「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由於它徹底的附體在中國社會上,它把中國民族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中的東西也加以變異,為其邪惡所用;比如,它幾乎把一切優美點的民歌曲調,全部改編成對中共歌功頌德的東西,它把中國的歷史也完全根據其需要來篡改,它把「愛國主義」完全變成一種煽動對中共的敵人仇恨的手段,它把國家民族和人民的概念都「偷換」成了中共自己;在這個邪靈附體的過程中,它給被它控制的人「打上了邪惡之獸的獸印」。

除此之外,中國共產黨對全世界都展開了收買和欺騙,「利用金錢禮物和花言巧語」來「更加使人迷惑」。中共對外部的宣傳,都是精心的布置假象,利「花言巧語」來欺騙,就像它當政以前大肆宣傳民主一樣,一旦把政權騙到手,就撕下偽裝,毫無羞恥的搞獨裁暴政;中共對於西方的資本,搞什麼招商引資,以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場為名,引誘西方資本到中國投資,一旦引來以後,這些西方資本就發現深陷入中共腐敗的泥潭,不能自拔,由於經濟利益被中共制約,而只好對中共暴政對中國人民帶來的苦難「視而不見」,甚至於在西方充當中共利益的代言人;中共用答應改善中國人權狀況的謊言,騙取了「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可是一旦舉辦權到手,中共就把它的謊言拋到了腦後,反而利用舉辦「2008年奧運會」的機會來鞏固它的獨裁暴政,「為了保證北京奧運會順利進行」成了中共強化對中國人民暴力統治的藉口。

但是,中共再怎樣的狡猾欺騙,騙不了頭上三尺的神靈;中共再怎麼偽裝,在「真善忍」的信仰面前,它的「假惡暴」嘴臉被暴露無遺,《九評共產黨》就像九把利劍,完全剝掉了中共的畫皮,一場「退出中共,抹掉獸印」的退黨大潮正在中國蓬勃興起。

神已經安排好中共的墳墓,天滅中共的時刻到來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