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醫:醫術高明精妙的姚僧垣

椲楢 整理

【正見網2009年01月14日】

姚僧垣,字法衛,是吳興武康人,吳國太常姚信的八世孫。父親姚菩提,在南朝梁任高平令。姚菩提曾經遭受疾病多年,於是就留心醫藥。梁武帝召見他討論方術事,說話大多合意,所以受到禮待。

姚僧垣年輕時很通達,服喪符合禮節,年方二十四歲,就繼承父親的醫業。在梁朝任太醫正,加文德主帥。梁武帝曾因發熱,服了大黃。姚僧垣說: “大黃是快藥,君王您年事已高,不宜輕易服用。”皇帝不聽,遂至病情加重。太清元年,調任鎮西湘東王府中記室參軍。姚僧垣年輕時喜好文史,為當時學者所稱道。到梁簡文帝即位,姚僧垣兼任中書舍人。梁元帝平定侯景之亂,召姚僧垣到荊州,改任晉安王府諮議。梁元帝曾有心腹病,各個醫生都說用平藥。姚僧垣說:“脈象洪實,應該用大黃。”梁元帝聽從了他的意見,喝完湯藥,果然瀉下宿食,病就痊癒了。當時開始鑄錢,以一當十,賜他十萬貫,實際上是百萬貫。

到魏軍攻克荊州,姚僧垣仍侍候在梁元帝身邊,不離左右,被軍人阻止,這才哭泣而離開。不久周文帝派遣使者乘著驛馬徵召姚僧垣。燕公于謹一再留住不願意讓他走,他對使者說:“我年紀很大了,疾病很重,今天得到了姚僧垣,希望能與他一起老死。”周文帝因為于謹功勞大名望高,就不再徵召。第二年,姚僧垣隨同於謹到了長安。

北周武成元年,姚僧垣任小畿伯下大夫。金州刺史伊婁穆因病回到京城,請姚僧垣看病,說自己從腰到臍,好像有三道繩捆著,兩腳鬆弛乏力,不能自持。姚僧垣馬上給他開了三劑湯藥,伊婁穆服下第一劑,上縛就解開了;服了第二劑,中縛也解開了;服了第三劑,三縛全部除掉。而兩腳疼痛麻痹,仍然蜷曲而孱弱,又給他合散一劑,才稍微能屈伸。姚僧垣說:“到霜降時,這病就會痊癒。”到了九月,就能起來行走了。大將軍、襄樂公賀蘭隆起先有氣疾,加上水腫,氣喘急促,坐臥不安。有人勸他服用決命大散,他的家人有些疑惑不能決斷,就問姚僧垣。姚僧垣說:“我認為這病,大散不適合。”馬上給他開出處方,勸他立即服用,氣即時就通暢了;再服一劑,各種病都痊癒了。

大將軍、樂平公竇集突然患了風寒,精神紊亂,無所知覺。先看視過的醫生都說已經不可救治。姚僧垣後到說:“很嚴重了,最終能不死。”給他喝合湯散,病就痊癒了。大將軍、永世公叱伏列椿苦於痢疾已有很久,但仍堅持朝謁。燕公于謹曾問姚僧垣說:“樂平公、永世公,都有久治不愈的病,我想永世公稍微輕一些吧。”姚僧垣回答說:“患有深淺,時有危殺,樂平公雖然病重,最終能治好;永世公雖然輕一些,最終不免死亡。”于謹說:“當在什麼時候?”回答說:“不出四月。”果然如他說的那樣,于謹感到很驚異。

天和六年,姚僧垣調任遂伯中大夫。建德三年,文宣太后臥病,醫巫看了以後,說法各有不同。周武帝召見姚僧垣坐下,問他情況。姚僧垣回答說:“比之常人,我深為憂懼。”皇帝哭著說:“你已決斷了,還有什麼可說的呢!”不久太后就去世了。這以後再次召見他,任命他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敕令停止朝謁,如果沒有別的敕書,可以不入朝謁見。四年,皇帝親自東討,到河陰後得了病,口不能言;眼瞼垂下遮住了眼睛,不能看東西;一足短縮,又不能行走。姚僧垣認為是內臟各器官都病了,不能一起治療,軍中最重要的,莫過於講話,就開處方進藥,皇帝能講話了;其次又治療眼睛,眼病也痊癒;最後治療足病,足病也好了。到華州時,皇帝已全部康復。即任命他為華州刺史,仍詔令隨皇帝回京,不讓他任職華州。宣政元年,姚僧垣上表辭官,皇帝下詔同意他的要求。這一年,皇帝巡幸雲陽,於是臥病,召姚僧垣趕赴雲陽。內史柳昂私下問他說:“皇帝脈候怎麼樣?”姚僧垣回答說:“天子上應天心,不是我們這些人所能及的。如果平常人如此,肯定不行了。”不久皇帝就去世了。

宣帝當初為太子時,常常苦於心痛,就讓姚僧垣治療,他的病立即就好了。到即位後,更加寵信姚僧垣。對他說:“曾聽說先帝稱你為姚公,有沒有?”回答說:“我承蒙厚愛,實如聖旨。”皇帝說:“這是尊崇年長者的話,不是貴爵之號。朕當為你建國開家,為子孫永業。”就封他為長壽縣公,冊封的那一天,又賜給他金帶以及衣服等用品。大象二年,任太醫下大夫。皇帝不久有病,越來越厲害,姚僧垣夜間值班醫治疾病。皇帝對隋公說:“今天我的性命,全托給這個人了。”姚僧垣知道皇帝已經不行,就說:“我只擔心醫術不精,怎麼敢不盡心呢!”皇帝點頭同意。到靜帝即位,任命他為上開府儀同大將軍。

隋朝開皇初年,進爵位為北絳郡公。三年,去世,年八十五歲。遺囑告誡衣帽入棺,朝服不要下殮,靈柩上只放香奩,每天只設清水就夠了。追贈本官,加荊、湖二州刺史。

姚僧垣醫術高明精妙,為當時所推重,前後治好的,記也記不完。聲譽很盛,邊疆地區也聽說了,至於胡族外域,都慕名請他治病。姚僧垣就參校治好病的處方為《集驗方》十二卷,又撰寫《行記》三卷,在世上流行。

(出《北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