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記錄片解說詞: 無知中的血債

布一


【正見網2012年09月25日】

(字幕)

迫害法輪功的血債漸漸為世人所知,而無知的罪孽,卻要明明白白的償還,本片只為告之那些至今還在無知犯罪的人!

第一部分 沒有人性的迫害

這是佳木斯監獄,位於松花江下游北岸,區域面積182平方公裡,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由原省直蓮江口監獄與原市屬佳木斯監獄合併組建而成,隸屬於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是全省規模較大的監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佳木斯監獄積極執行江氏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迫害政策。在這座外觀酷似貴族城堡的建築裡,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罪惡,我們所了解的非常有限,但是通過明慧網上已經曝光的佳木斯監獄累年惡行中,卻足見對以真善忍為標準,努力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所欠下的令人髮指的斑斑血債,

據明慧網報導,揭露佳木斯監獄惡警行惡事例達二百多起。從2003年至今,佳木斯監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在獄中已致死3人,嚴重迫害回家不久離世1人,精神失常1人,癱瘓傷殘3人,體罰、酷刑已成家常便飯。

佳木斯監獄犯下了子子孫孫都償還不完的罪孽,可悲的是這些人卻不知是犯罪,不知善惡有報之天理,認為是執行上級命令而繼續犯罪。這是法輪功修煉者所憂心的。讓我們靜下來,選幾件典型迫害案例,看看人在無知中都幹了什麼?

這是原佳木斯監獄,位於佳木斯市區安慶路南段,2003年至2004年春,約有五十多名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關在這裡,
在原佳木斯監獄,副獄長劉昌余是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指揮者,行惡者。
明慧網2005年7月7日有這樣一個報導:
他曾救下十幾人的性命,自己身負重傷……
他曾多次受嘉獎,受軍委接見
他勤儉資助貧困生完成學業
他又奮不顧身的救下落崖女青年
他用生命維護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
他不屈的抵制邪惡的摧殘迫害
他是好人,可他在哪?

他, 在中共的監獄裡…… 他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學員,他的言行體現了一個信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修煉者的真誠老實、善良正直、忍讓寬容,他平凡而偉大……

報導說的人叫孫立福,男,48歲,大專文化,原黑龍江省伊春市南岔區鐵路人武部幹部,後調入佳木斯鐵路分局武裝部裝備處工作,任助理工程師。

就這樣一個被人稱頌的好人,卻因修煉“真善忍”,被中共兩次非法關押、判刑,受到酷刑折磨難以想像,2003年年孫立福被送入原佳木斯監獄,被吊銬、坐小板凳,不讓睡覺、被包夾打罵、上刑,這一切出自常務副獄長劉昌余的陰謀策劃,劉昌余不僅如此,而且自己赤膊上陣,一天早晨,因孫立福不承認有罪,不配合監獄的指令,不出早操,劉昌余竟用手中的鐵手電筒猛的戳向孫立福的臉,頓時鮮血直流,就這一舉動,比起孫立福所遭受的酷刑是小巫見大巫,可教我們看出劉昌余,作為領導幹部,作為一個人,透出的是魔鬼般的血腥,這種無自醒、又不聽法輪功真相的邪性延至兩獄合併後,繼續為迫害法輪功而賣命,

在原佳木斯監獄,劉昌餘明知修煉法輪功的人是一個好人群體,卻還是違背良知,站在一個指揮者的平台上,加劇監獄對法輪功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1月13日報導: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第六監區17中隊的法輪功學員李文義,因不穿囚服,被管教隨今叫到辦公室,李文義善意地說明:我是大法弟子,沒有犯法,是你們非法關押我的。管教隋今不但不聽,把李文義一陣毒打,打倒後用電棍一陣電擊。更有甚者,他讓犯人按住李文義,自己踩在李文義身上,來回晃悠著踩。它一手拿著大法傳單,一手拿電棍揚言:“你們給我上頭版頭條,我就是鎮壓你法輪功,你能咋樣?”看達不到目的,接著又是一頓毒打,最後把他打得沒有一點氣力時,喊進兩個犯人,硬是強制替他穿上了囚衣,並告訴兩名包夾,如果他脫下囚衣,我就懲罰你們。然後問包夾:“誰看見我打他了?”犯人連連說沒看見。

如果說原佳木斯監獄是一夥地方的土匪幫的話,那麼合併後的佳木斯監獄應該是正統的省級監獄了,但嗜血的中共本性並沒有改變。 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血腥的迫害仍在繼續,

2007年8月7日早八點半左右,佳木斯監獄四監區三分監區(現改二分監區)獄警韓繼波把法輪功學員譚鳳江叫到獄警室。警:你昨晚干什麼了?譚:我煉功了。警:(凶氣)能不能保證今後不煉?譚:不能,我還得煉。惡警韓繼波左右兩拳打在譚鳳江的臉上。 譚鳳江講,你不能打人。韓繼波更凶,腳也上來了。當時屋裡有兩人,一位是警察王凱,他視而不見,另一位是犯人王國慶,此時他已迫不及待,沖了上來,在譚鳳江的後邊沖譚的左耳根處用拳猛打,致使譚的左耳外耳輪裂開2-3厘米口子,只有一點肉連著,譚鳳江被打倒在地,鮮血染透了衣服,流在了地上。譚鳳江的左耳傷了,至今耳背。

佳木斯監獄惡警為達到轉化法輪功修煉者的目地,採用的手段陰險毒辣。
[(字幕)* 吊銬、地環 ]

單志平,男,六十多歲,是紅興隆農墾管局雙鴨山農場中學的一名退休教師,由於他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七年被誣判六年牢獄,關在佳木斯監獄。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佳木斯監獄一大隊二中隊惡警李相國、陳喜強將單志平吊在車間鐵窗上,並使其兩腳離地進行折磨。

[(字幕)* 剝趾甲、塑膠袋窒息、電擊 ]

二零零四年六月,對50歲的男法輪功學員王莊的毒辣折磨開始了,七、八個犯人在惡警指使下,對王莊實施酷刑大背掛,直到昏死過去。到了晚間將王莊四肢捆綁住,頭上套個塑膠袋,在脖子處繫上,喘不了氣,人只能在塑膠袋裡憋死。王莊被多次窒息,滿頭大汗,大小便失禁。在警察的唆使和脅迫下,這些刑事犯變本加厲。一名殺人犯用鋼針扎王莊的腳趾蓋縫裡。王莊的腳趾蓋黑紫,往出淌血、化膿。另一名犯人用腳使勁踩,不久王莊的兩個大腳趾蓋給活剝掉了。

[(字幕)* 連續不讓睡覺 ]

對所有不轉化的法輪功,由犯人包夾輪番看著,坐小板凳,一閉眼就捅你,再就打你,
[(字幕)* 奴役勞動 ]

被迫害致死的金山屯法輪功學員秦月明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參加原佳木斯監獄碳素廠勞動,沒有勞動保護,碳粉吸入肺中,浸入皮膚很深,洗都洗不掉。

原牡丹江監獄獄警戴啟鴻,因不參加奴役勞動,一監區三中隊隊長王燕濤指使犯人毆打他,後來又把戴啟鴻強行拖到車間,用電棍電擊其敏感部位。致使戴啟鴻嘴部被電擊潰爛,不能吃東西。

[(字幕)*迫害致死致殘、精神失常 ]

伊春法輪功學員李長生,遭獄警逼迫作苦役,並強行洗腦,不許煉功。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殘,出現腦血栓症狀,回家數月含冤離世。

[(字幕)* “獎金”誘惑惡警、“減刑”鼓動刑事犯 ]

副監獄長劉昌余,開大會向獄警宣稱:轉化一名大法弟子,給幹警一千元獎金,並當眾發給惡警夏衍東一千元獎金。惡警為了所謂的“成績”,也去脅迫刑事犯:無論用什麼手段,只要能把法輪功學員“轉化”過來,就給罪犯減刑立功。

人是有善惡的,人之初,性本善,人是在後天生長中,善、惡同漲,但卻因人而異,然而一個人應該具有起碼的良知,退一步講,就是現有法規也不許這樣做,可是他們不但做,而且肆無忌彈,難怪監獄警察講,他們被招收的標準就是,你會罵人嗎?你會打人嗎?這就是當今中共警察素質。

看看這些警察的歇斯底裡。它們說的什麼:
 “煉法輪功的就應該往死裡打,打死就對了!”
“上邊說了,打死你們白死,有死亡指標。”
“不行就給我打,啥時打服了啥時算,打出事算我的。”
“共產黨給我錢,我就給它做事……”

說這話的人還有一點人性嗎?這正是中共邪靈在操控,利用著天上的魔、地獄的鬼,進行這場滅絕人性的人間慘劇。

[(字幕)第二部分 兩起迫害致殘案]

[(字幕):林澤華]

今年才五十歲的林澤華,是友誼縣鳳崗鎮的一名計程車司機,二零零八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同年七月十日剛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時任五監區二分監區區長賴寶華找其談話,強迫林澤華放棄信仰,被林澤華拒絕後,他們就經常唆使刑事犯對林澤華侮辱,謾罵、體罰、百般刁難,強迫他出奴工,同時安排兩人“包夾”(獄方安排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專門監視。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包夾”刑事犯李岩松故意將林澤華推倒,重重的摔在樓梯上,後背、臀部、頭頸撞到樓梯階,致使林澤華從此頸部以下,除了手臂能動外大腦,不能支配胸部以下的身體自由活動。 對林澤華的迫害,獄警威脅刑事犯,無人敢作證。而故意傷人的刑事犯李岩松卻被監獄獎勵,減期提前釋放。

林澤華被迫害致癱瘓後,賴寶華說是裝的,不僅不安排人護理,也不許好心人幫助。李岩松對同寢的人說:“賴隊長說了,誰也不准幫他,就讓他床上尿,床上拉。”就這樣林澤華七個月沒人護理,沒洗過澡,只能少吃少喝,以減少大小便的次數。 為維護自己的權益,林澤華決定起訴,將訴狀委託監區教導員魏孟軍遞交給檢察院,但訴狀被扣押,獄警威脅刑事犯,無人敢作證。

迄今,林澤華被迫害致癱已三年多了,佳木斯監獄的這種慘無人道,使得他身體每況愈下,每天只能倚行李靠牆,或者用手臂支撐坐著,艱難度日。

[(字幕):張普賀]

張普賀,一九六五年生,在黑龍江農墾總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農場場部物資科工作。在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中,張普賀及家人在肉體、精神和經濟上遭受到嚴重迫害:張普賀先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判刑十年,2002年12月25日被綁架,次年轉入佳木斯監獄。在株連政策的長期高壓恐怖下,其妻被迫與他離婚;張普賀的母親二零零六年含冤離世,其父二零零九年患腦血栓。

在佳木斯監獄的長期高壓下,張普賀承受著精神和肉體雙重的迫害,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在非法關押期間,張普賀經常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在他走路都很吃力的情況下(走二百米用半個小時時間),獄警不顧他的死活、強迫他出工。一次因走路緩慢,張普賀被協同警察看管犯人出工的犯人拽住摔了出去,幸好被樓梯口欄杆擋住、沒滾下樓梯。從那以後,張普賀身體狀況越來越糟,飯量逐漸減少,

特別是近三、四年,張普賀身體狀況變的更糟,以前被攙扶或自行扶著東西還能行走,現在既不能站立,也不能行走,完全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自己吃飯都困難,兩條腿腫脹的很粗,且呈黑紫色。為了減少別人的負擔、儘量不麻煩照顧他的人,張普賀只吃饅頭蘸食鹽,儘量少進食,每天蜷縮著身子佝僂在床上,承受難以想像的痛苦,生命危在旦夕。在這樣的情況下,佳木斯監獄仍不放人。
 
[(字幕)第三部分 三起迫害致死案]

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修煉方法,每日除了煉功,還要經常學習指導修煉的法理《轉法輪》。修煉人時時刻刻以法理對照自己的言行,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以提高心性,做好人,使自己的身體健康,心情愉快。這麼好一個功法,你叫他放下,這怎麼可能呢,中共邪黨為達到其目地而不擇手段,利用其組織層層下壓。

2010年佳木斯監獄完不成省監管局下達的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指標,監獄長葉楓開始了魔鬼的瘋狂,把不轉化的所謂頑固分子集中,不擇手段,強行轉化。

   [ (字幕):
2010年底,佳木斯監獄因為法輪功的所謂轉化率居全省  之尾,受到省監獄管理局受到批評;
2011年2月16日佳木斯監獄召開法輪功教育轉化攻與鞏固會議;
2011年2月21日佳木斯監獄大舉措,將不轉化的所謂“頑固”分子調入集訓隊
2011年2月26日秦月明死亡;
2011年3月5日於雲剛死亡;
2011年3月8日劉傳江死亡。]
 
二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學員王蘭生、秦月明、付裕、商錫平和於雲剛被綁架到集訓二隊,每位法輪功學員都有多名犯人包夾迫害,每天被逼迫寫放棄信仰、詆毀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的所謂悔過書、揭批書等“四書”。

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醫院一樓衛生間,由四個人分別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頭部,強制他靠在椅子背上,並野蠻的用止血鉗子夾住他的舌頭,拉出來,強制插管灌食。灌食時,秦月明發出悽慘的叫聲。灌食回去後,秦月明仍然不停地發出痛苦的喊叫。包夾犯人找來獄醫趙偉,趙偉說:“怎麼(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裡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點多,於雲剛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緊急送往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CT報告腦畸形伴出血。醫生進行開顱手術,從頭部取出一塊頭骨,並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訴家人準備後事。術後於雲剛被推進重症監護室,門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監守,不許外人介入。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兩位家人才得以見於雲剛一面,只見於雲剛頭上纏著厚厚的紗布,兩眼發直,已經不認識人了。三月五日,於雲剛不治身亡。 事後得知,於雲剛的顱內出血,是被惡徒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子擊打造成的。

對劉傳江,惡人們拿著四根電棍電擊他,直至電到沒電為止。毆打、酷刑造成他一隻手臂折斷。當他從集訓隊被轉至三監區三分監區後,警察曾讓四個犯人看著他,在他解手時,犯人們看到他的臀部都是傷,劉傳江自己說是被電棍和警棍打的。 劉傳江在三月七日晚十點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監獄醫院,他因感到窒息,還向醫生呼叫快給自己輸氧。當時監獄醫院的氧氣已用完。醫生說:“人都不行了,搶救不了了。輸氧氣也沒用了。”據看到這一幕的人說:“不一會兒,人就死了。滿身是傷,真是太慘了!”

秦月明的女兒倩倩、海龍和媽媽坐了一夜的火車,2011年2月27日趕到佳木斯監獄,在監獄醫院裡,見到秦月明遺體,

[倩倩:
“爸爸面部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翻身時從嘴和鼻子裡流出很多血,身體除了前胸外,頸部、背部、腰部和兩腿都呈黑紫色,還有一道道的傷痕。當時在場的警察也傻了。這種情況怎麼能象監獄說的心臟病死亡呢?”(家屬見遺體痛哭現場錄相)]

 [(字幕)第四部分 人們不再做沉默的糕羊]

秦月明的死因,監獄只口頭告知正常死亡,並且不給書面手續,

監獄的集訓隊大隊長於義楓信誓旦旦的講,不曾對法輪功學員有過任何虐傷行為,(現場錄相)
家屬要求提出要看爸爸被調到集訓隊一直到發病死亡的整個過程監控錄像,給出具死亡原因的書面說明,都被拒絕,只是要求儘快處理後事。

監獄為“統一口徑”,曾召開全監獄幹警通報大會,聲稱:秦月明與劉傳江都是死於心臟病,而於雲剛為高血壓導致腦出血。

佳木斯監獄在虐殺了三位法輪功學員後,很快對監獄實行了全封閉。同時,獄警對知道死因的犯人恫嚇:“誰說實話就收拾誰!” (證人錄相)

[(滾動字幕)

秦月明的家屬三月二十六日依法向佳木斯合江檢察院提出控告,控告佳木斯監獄集訓隊大隊長於義楓、副教導員申慶新、中隊長徐亮、警察杜岩、指導員劉淼森等涉嫌瀆職罪、虐待被監管人員罪、故意殺人罪等犯罪行為,要求還家人以公道。

合江檢察院檢察長唐加振試圖讓家屬和監獄私了,以掩蓋事實真相。(現場錄相)

六月二十九日,秦月明家屬來到佳木斯監獄的上級主管部門——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遞交了“國家賠償複議申請書”,
八月二十四日,省監獄管理局給家屬出示了維持監獄做出的“正常死亡不予賠償”的決定書。

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秦月明家屬向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遞交了《刑事國家賠償申請書》。九月九日,黑龍江省高法告知家屬,已經立案。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將在法定的三個月內對此案進行審理。]

秦月明家屬按法律程序整整用了半年的時間,艱難的走到了黑龍江省最高的衙門口---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可得到的仍然是以各種藉口拖延,致使案件雖然立案卻遲遲不予開庭,

[秦月明的女兒倩倩

“我們不知道跑了多少趟監獄、檢察院、人大、政法委、信訪辦等部門。可是沒有一個部門這麼爽快的說一定給我一個答覆,我的心都快碎了,走到哪都是向攆狗似的,推推搡搡,監獄還派人跟蹤、監控我們,每次去都連吼帶叫的,好像爸爸平白無故的死在監獄裡,他們反倒有理了!到高法能立案,我心裡亮堂了,可到頭來,還是一樣,真的,現在哪都一樣啊!”]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高法突然通知秦月明家屬與法官單獨會面。高法讓家屬能接受“私了賠償”,企圖以“和解”的方式了結此案。

秦月明家屬拒絕監獄私了,她們要給一個生命公正的說法

[歌曲]
茫茫天下寒
昏昏燭光伴
狀告無門女兒淚
世道真黑暗
秦家明月碎
豺狼是貪官
全民奮起掃陰霾
萬家百姓安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和秦榮倩一家的悲慘遭遇曝光於社會,喚醒了越來越多中國民眾的善念和良知。這使秦榮倩看到了希望,秦榮倩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走上街頭徵簽尋求支持,不到半月的時間裡,就有一萬五千黑龍江省素不相識的民眾為爸爸、為身陷囹圄的媽媽和妹妹伸出援手, 1,5000名民眾按下自已手印,民眾在覺醒,民眾在支持,民眾為法輪功申冤。

秦榮倩民告官之路,在黑龍江省走到了盡頭,秦榮倩帶著1,5000名民眾手印,帶著給胡錦濤主席、溫家寶總理、習近平副主席的公開信,2012年7月5日登上南行的列車,行使一個公民應有的、憲法賦予的基本權利,去中國最高權力中心---北京上訪,儘管她不一定能享受到這種權利。

同時林澤華、張普賀家屬也聘請律師,將佳木斯監獄告上法庭,覺醒的世人不再做任邪黨宰割的羔羊,全民覺醒,全民反迫害,解體萬惡之源—中共,停止迫害。

林澤華聘請律師律師認為:佳木斯監獄的行為已經觸犯了刑律;信仰是受憲法保護的,林澤華、張普賀家屬也聘請律師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因信仰所做的一切行為(包括發傳單、印資料、講真相)都是不違法的。全世界只有中共迫害法輪功。林澤華的被迫害已在國際追查組織備案。

[(字幕)第五部分 天網恢恢]

天之下,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組織或者團體,所說的話和所做的事,都要負責任,都要有結果,都要有承擔。好的積善德,壞的遭惡報。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機未到,時機一到,立刻都報!

整個社會惡報比比皆是,就是佳木斯監獄本身,惡報的事例也應足以使還在行惡的人警醒,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原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指導員王海超死於淋巴癌,時年四十六歲。王海超生前在監獄任職指導員期間,曾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法輪功學員王東旭曾遭受過王海超的毒打迫害;包永勝、陳繼中等八名法輪功學員還曾被王海超整整三天吊銬在監獄衛生間內……

然而大法是救人的,大法修煉者是慈悲的。王海超在患淋巴癌後,極度痛苦,生活無法自理。當他在佳木斯市腫瘤醫院做放化療期間,恰巧遇到了法輪功學員。這位學員在王海超家人不在其身邊、大小便不能自理時,就主動去幫助和照顧他,令他和他的家人十分感動。

當這位法輪功學員得知他的職業是監獄警察,還曾參與過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時,就慈悲的將大法的真相和善惡有報的天理告訴給他,並建議他能做出鄭重聲明,以洗清自己對大法所犯下的罪過。王海超的妻子在明白真相後,也非常希望他能按照這位學員的善意叮囑去做。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王海超對自己的惡行卻矢口否認,甚至直至在生命彌留之際還對大法十分牴觸,以致最後永遠的失去被大法救度的機緣。

佳木斯監獄惡警施振明,男,53歲,曾任獄偵科科長, 施振明對法輪功極度仇恨,迫害法輪功很陰險,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過明目張胆的惡毒迫害。將佳木斯法輪功學員關押緊閉(小號),在多種場合污滅誹謗法輪功師父、法輪功學員,利用職權在背後出陰招、損招,教唆、指使幹警、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他每次見到法輪功學員,就用一種蔑視、嘲笑的口氣、眼神謾罵、污辱法輪功學員,好像法輪功與他有仇似的。他利用各種機會,找茬搜法輪功學員床鋪,多次搶奪法輪功書籍、紙、筆。經常出餿主意,損招,時時處處刁難、恐嚇、威脅法輪功學員不讓親屬接見,使人精神時時處於高度緊張狀態。

2012年5月30日驅車去雙鴨山辦事,傍晚返回途中,車撞護欄死亡,司機只受輕傷,走完他陰暗罪惡的人生。

2008年法輪功學員陳東被綁架到佳木斯監獄,當時指導員李志勇,逼迫陳東認罪和背監規,陳東告訴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他看陳東不配合,叫兩個刑事犯,把陳東整到庫房,被暴烈毆打,欠好人的債是要還的,2012年8月,李志勇突然腦梗在辦公室裡,搶救無效斃命。

是的,不是不報,時機未到,那害死秦月明,於雲剛,劉傳江的惡警同樣逃不出惡報的命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這是國際追查組織對佳木斯監獄迫害死秦月明,於雲剛,劉傳江的追查公告。

[(字幕)追查國際通告]

 [(字幕)第六部分 結束語]

在網上,一個警察這樣講哀嘆:我們不聽上級的話保不住烏紗帽,我們聽上級的話就是犯罪,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一個市老人的女兒因煉法輪功被抓了,老人問派出所所長說:“我姑娘干什麼壞事了?憲法規定不是信仰自由嗎?怎麼還抓人呢”?

派出所所長在解釋時說: “我是執法者,我要不抓她們,我就得進監獄……”

在一輪又一輪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有一些執行迫害指令的人說:“是上面叫我幹的”。這是多麼的無知,你知道為什麼各級政法委對法輪功的案件只有口頭指示,沒有任何文件嗎?就是為了到關鍵時刻把責任都推給下面。

今天的警察,今天的公檢法,不只他們,所有的人都面臨選擇,在邪黨淫威下,不迫害法輪功你可能丟官,可是你想到沒有,你迫害法輪功丟的是命,你應該選擇什麼?

看看歷史,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國家和地區,為什麼連年戰爭不斷?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當年耶穌在那裡傳法的時候,當地政府對耶穌和基督徒們進行了殘酷的鎮壓和迫害,不明真相的群眾也盲目參與了迫害,無形之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所以他們必須承擔自己造成的惡果,而且殃及子孫後代。

看如今,民眾聲援法輪功,一次次湧現,全民反迫害已成為不可阻擋的天意,剷除中共邪惡已成為穹宇正神的共同意志。歷史關頭,為自己選擇良知和未來,還是迷信金錢和權勢,昧著良知繼續迫害好人和打壓民意,抉擇就在一念之間,善惡就在其中明判,何去何從,請明智者慎重深思、做出正確選擇。

[(字幕)這裡列舉的事例只是佳木斯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部分,更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並且更多的、更駭人聽聞的迫害正在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就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下,法輪功學員還是要救你---還在無知犯罪的人!]

(結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