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烘托救人的媒體

多倫多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9月17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2003年,在溫哥華的時候,我還做著全職常人工作,當時,剛剛成立的大紀元缺人手和缺講粵語的工作人員,我就成為了第一批兼職社區記者,後來,由於管理層的變動而離開了,沒想到若干年後,大紀元成了我的全職工作和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主要項目。

在曼哈頓的街頭攤位展中體味銷售

2005年,在紐約,我剛剛結束長達一年的曼哈頓街頭講真相項目,感覺要深入救度曼哈頓主流人士,光在街頭髮傳單是不夠的。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萌發了要加入媒體的念頭。

有一天,同修領我去媒體辦公室的路上,碰到當時大紀元的副總裁,順便跟他去拜訪客戶。在會議上,我觀察到以前在街邊發傳單時對我們不理不睬的這些人,現在卻畢恭畢敬請我們進到他的辦公室、認認真真的聽我們講媒體、講真相。我一下子感受到了媒體的力量,當時就下了決心要好好做媒體,但很快就嘗到了做媒體的艱辛。

我參與了幾位西人銷售發起的大紀元第一屆街頭(Street Fair)集市攤位展,就是把整條街封起來擺攤,檔主購買攤位,擺賣他們的貨品,這是紐約的特色。整條街賣了五十個攤位,我自己賣了十幾個。第一次做銷售就有了業績,按理說是很可喜的,但是我決定放棄佣金,讓項目有更多可支配的錢從而能辦得更好,不辜負跟自己簽約的那十幾個小攤主,沒意識到自己從一開始就把人情注入到銷售工作中去了。

舉辦的當天,我早上3點起床,來到曼哈頓辦公室,天還沒亮,借著昏暗的街燈,我開始沿街劃線,後來同修陸續到達幫忙。

天亮時,陸陸續續所有攤位搭建起來了,很快街上遊人多起來,人們開始買賣貨品,熱熱鬧鬧的。我在街上來來回回走動觀察,心裡正高興的時候,天氣卻突然起了變化,颳風下雨,一下遊人全散去了,街上冷冷清清,檔主們開始埋怨和投訴。

我的心情也跟雨水一樣冷,總想為他們補救些啥,在焦慮和內疚的雙重壓力下,我嗓子開始沙啞說不出話來,心裡象壓了沉重的石頭,打不起精神頭。當時的銷售同修提醒我,趕快忘了這件事情,儘快走出來。

那是我第一次做銷售的經歷和教訓。許多年後回憶起這段過程,其實是很珍貴的歷煉,同時也為我以後做大紀元全職銷售打下了基礎。

在多倫多大紀元項目中紮根

2006年紐約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結束後,我回到多倫多,參與了營救國內受迫害親人向政府講真相的項目小組,這個小組後來承擔了多倫多第一次神韻晚會賣票和拉贊助的工作。由於在紐約有這方面經驗,我義不容辭的加入進來。在家打電話和準備資料不方便,大紀元社長熱情邀請我們到大紀元辦公,辦公室有現成的辦公桌和良好的銷售氛圍,我很快就搬來了。

那一年,我拉進了一個神韻贊助商和五個大紀元廣告商。社長對我做銷售有信心,神韻結束後,我就順理成章的做了全職銷售。就這樣,我在多倫多大紀元紮下了根。

配合管理 去掉執著心

銷售過程是心性的直接體現,所有平時觸及不到的心在銷售過程中都會被觸及。沒有紮紮實實的實修就不能在這個最艱難最考驗人心的工作中堅持下來,就不可能去救度的了那些發願帶著錢下來給大法用的生命,就不能共同烘托這個講真相的媒體。銷售只有不斷的往前走,互相配合中去掉人心搭建的各種路障,才能共同達到目的地。銷售沒有退路,就像戰場沒有逃兵一樣。

1) 去掉固執的心

從小到大我是一個很固執的人,說話語氣生硬,思想僵直不拐彎,好處是做事情認真有板有眼,別人交待的事情一旦答應就會負責到底。不好處是不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和建議,看問題片面,有時錯了也固執不認錯。就在做銷售工作中也表現的強硬。

開始做銷售時,我在某個行業的銷售業績表現突出,社長提出讓我主攻這個行業,我第一個反應是不行,社長問:“為什麼?”我也停頓了一下,但是腦子很快就轉出了一個藉口:“我不想把自己局限在某個領域上。”事實上,主攻某個行業成為行業專家是成功的銷售策略。然而,這顆固執的心象一塊堅硬的岩石立在我的空間場,讓我條件反射似的對不同的意見說不。

在處理客戶提出降價或其它我認為不合理要求時,我也會立刻說不。銷售同修善意提醒應該先徵詢主管意見找出解決辦法,或者即使必須拒絕也應該表達得委婉讓客戶容易接受。多次提醒後我開始留意這顆心,我發現它是物質存在,條件反射式的表現,連考慮過程都沒有,於是決定先封住自己的嘴巴。如管理層提出讓我做什麼的時候,我雖然心裡的第一個反應是不,但是忍住不讓嘴巴馬上說出來,而是說讓我考慮一下。心態的轉變使那種固執的物質慢慢消失,慢慢我願意聽取別人的意見和建議,在銷售上變得靈活和具有更多的創意。

針對這顆心我最近經歷了個考驗:不久前,我跟先生旅遊回來想去一個地方,由於疲倦我指錯了路,先生沖我發火,我沒吭聲,默默的把車開回來。快拐進辦公室時,沒有留意路邊騎自行車人的速度而逼他強行減速。他大聲罵我,我心裡沒動也沒有理會。泊好車他衝上來敲我玻璃,氣沖沖的責問我是故意的還是沒看見他。我眼睛困的連他長什麼樣子都看不清了,模模糊糊的說彎沒有拐好,他擰頭就走還一路罵咧咧。這時我先生又沖我發火,說我為什麼做錯事情連對不起都不說一聲。我還是什麼都不說就回辦公室去了。趴在桌子上眯了一小覺,腦袋總是迴蕩著先生說的那句話:“你為什麼做錯了連對不起都不說一聲”。醒來後,覺得精神了一點,開始學習《轉法輪》的“第四講”,書中說:

“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回想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雖然自己沒有動心,但是如果說聲“對不起”會讓別人好受一點的話,為什麼不說呢?是不是心底還是認為自己沒做錯?於是我做了一件結婚9年來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給先生髮個道歉簡訊,跟他說對不起,然後簡單解釋了剛才發生的事情。先生也很快回覆說,沒關係,他自己脾氣不好,他也不生氣了。

2) 去掉依賴心

開始做銷售的幾年,我沒有固定的搭檔,2011年,一位年輕的同修大學畢業,從外省搬到多倫多,開始做大紀元銷售,很快公司安排我們做搭檔。這位同修雖然是新銷售,但是工作努力、能力強,還很有策劃能力。漸漸的,我們合作的很好,彼此的業績增長很快。我不知不覺對這位同修產生了依賴心,例如,與客戶見面時,幾乎讓她主持整個會議,我只是在適當的時候插兩句話補充補充。需要做計劃書時,也只是出些點子和文字稿,讓她做整個的設計和後續跟進工作,我們這樣做進來很多單子,我也越來越滿意這種合作狀態。

去年年初,做年度計劃時,我設立了一個很大目標,並且信心滿滿,這時一個念頭突然打進我的腦子裡:“如果搭檔不跟我合作了,怎麼辦?”我心裡一驚,但是馬上就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配合這麼好,她怎麼可能會突然不做了呢。

很快,銷售經理宣布我的搭檔不再做銷售,公司對她委以另一重任,立馬執行。我一下就驚呆了,消息來得突然,事先我的搭檔沒有跟我提出來過。再說,每個銷售都有搭檔,最起碼也先給我安排個搭檔,再把她調走也不遲。但是公司的回覆是勢在必行,沒有辦法。這樣,我走上了一條獨自見客戶的路。再與客戶見面時,我發現我連怎樣跟客戶談話都忘了,怎樣講真相也忘了,怎樣賣廣告也忘了,我仿佛被打回原形,連個新銷售都不如。

我不知道該依靠誰,也不知道誰可以依靠,不知道誰值得依靠,在銷售上,從來沒有這麼的迷失過。一次抱輪時,師父點化了我,一個清晰的念頭打進來,告訴我下一步怎樣策劃、做什麼。抱完輪,我立刻著手提交新的行業經營計劃書,很快公司同意投入人力物力,配合我新產品的推出和行業的拓展。

經過一年的努力,還有管理層和團隊的配合,我的行業開發得有聲有色,業績也上來了,在華人讀者中取得很大成功。我堅持背法和每天大量學法,大法不斷為我開啟智慧,我的靈感和創意也源源不斷。

走過了彎路,深深體會到修煉人對人中的能力、技術和個人魅力的依賴和崇拜是很危險的,修煉人真正能依靠的只有大法而別無其他。

3) 去掉妒嫉心

在多次的場合,我都交流過自己去妒嫉心的過程,其他銷售也同樣交流過妒嫉心的問題,走過這個過程的同修都深有體會,這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因為這顆心與私心一樣,紮根很深,在修煉中是一層一層的去掉,並且只有做銷售工作與利益掛鉤時,才能如此徹底的發現這顆心,和如此迫切和堅決的去這顆心,此心不去,銷售就會裹足不前,擺在面前的路只有一條,除非放棄,然而,正如我剛才說的銷售沒有退路,就像戰場沒有逃兵一樣。

人皮就像一件衣服,誰披上就是誰的。一旦被執著心左右時,就是這個人主意識投降而身體被執著心操控,做各種不好的事情的時候,所以歷史上的妒嫉者都會去做殺人和用錢買命的事情。由於妒嫉心,我與其他銷售爭執過、與同修決裂過,思想冒出形形色色的很不好的念頭,也差點讓我在銷售中做不下去而想離開這個行業。經過這幾年的魔煉,我終於擺脫了妒嫉心的操控,因為它真的不是我,心中曾經晦暗的一面如今被正念取替,積極向上的心態連周圍同事都能感染到了我的平和樂觀。

同時,以前只盯著自己的這塊業績的心也奇蹟般的開始轉變,開始去考慮如何幫助別的銷售和別的行業提高業績,哪怕別的行業業績比自己高很多,例如汽車,這兩天我的腦袋沒少考慮如何幫助汽車行業舉辦讀者活動和聚集網站人氣的事情。

4) 去色心的考驗

這是個很奇妙的經歷,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做銷售多年接觸很多客戶,與形形色色的客戶接觸過程中,時不時會對某些人具備的某些方面特點產生好感和欣賞之心。西人比較坦白,喜歡當面去稱讚別人,我也經常被他們稱讚也經常稱讚他們,是一種由衷的稱讚而不是那種中國人的虛偽。而這種好感在夢中被色魔演化成一種色心考驗了我一把。

不久前做了一個夢,在夢中是晚上時分,周圍一片漆黑。我拉著行李站在一棟酒店大樓前,酒店大樓也是漆黑一片,只有在四、五樓的一個房間亮著燈,裡面有個西人形像的男子站在房間客廳裡,穿著休閒,象剛剛打完高爾夫的樣子,手裡拿著茶杯來回休閒的走動,一會兒拿起手機接聽電話,隱約中好像還有音樂和燭光晚餐。這個人不是現實裡某個我認識的人,而是我所認識的好些人他們具備某些我有好感的特點的結合體。我站在酒店大樓前,一個意念提示我那個人在等我進去,並讓我對那個人產生強烈的好感。在出差的旅程中,見完一天客戶已經很疲憊了,必須要儘快找個地方休息然後繼續第二天的密集行程,所以這種情形讓我進退兩難。演化這個夢的這股力量看我裹足不前,就繼續加強我對這個人的好感,我當時就想:我是個修煉人,不能與這個陌生男子共處一室。按理說考驗到這個程度就應該可以了吧,沒有,因為我還沒有從夢中醒來,而是明顯感覺到情慾心再一次被加強,非常渴望與這個男子見面。這時我站在酒店大樓前,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發出一念:那我就站在這裡站到天亮吧,看你還能把我怎麼樣!

這一念一發出,唰一下子什麼酒店、什麼男子、什麼燭光晚餐什麼情慾好感都沒有了,才發現自己安安穩穩地躺在自己房間的被窩裡,心中一片平靜。回憶剛才夢中的考驗,覺得兇險無比,因為身在夢中不知是夢嘛。

在做銷售過程中感受還有很多,因為篇幅有限,今天就交流到這裡,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14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