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78)法輪大法挽救了我面臨破碎的家

蓮子


【正見網2020年07月21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八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2020年)世人明白真相後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都來自於法輪大法學員及他們的親朋好友和明真相的世人的親身經歷,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美好和福祉。(由於篇幅所限事例有刪減,敬請諒解。)

-------------------

例1:司機:「今天我遇見好人了」

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我修煉法輪大法只有五、六個月,就經歷了一件神奇的事。

家裡修房子,我買棚方後,雇了一輛平板車,司機順便又捎帶著拉了幾張鐵板。回來的路上,因司機家裡有急事,車開得挺快,轉彎時沒有減速,一下把車上的鐵板與我一同甩下車,車開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住。司機跑過來說:「摔壞沒有?」我坐起來說:「沒事兒。」他見地上有一灘血,兩隻鞋甩出去三、四米遠。再看,我右腳後跟被切開一塊肉,只剩一點皮連著,血管被切開,露出白骨,一直噴血,我急忙把這塊肉按上,血順著手指往出淌。

司機嚇壞了,臉都變色了。我告訴司機:「我沒事兒,你放心,我不會訛你錢,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沒事的。」

司機心裡平靜了些,說:「今天我遇見好人了。」我告訴他:「是因我修煉法輪大法,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不會這樣對待的,我都五十多歲了,最起碼你得給我看病。你得感謝我的師父與法輪大法。」

司機扶我上車去醫院,大夫看後嚇一跳,說;「處理不好會得破傷風,先打麻藥消毒包紮。」我說:「不用打麻藥,清洗一下,包上就行了。」

大夫用黃藥水擦了一下,用止血鉗子從筋與肉縫裡把血管拽出來扎住,當放開止血鉗子,血管又縮回去,血噴出來兩三米遠。從新把血管摳出來、紮好,鬆開止血鉗,血管又縮回去。

反覆扎了三次,還是扎不住,大夫累得滿頭大汗。大夫說:「血管太短,抽出來,鬆開鉗子又回去了。」我說:「不用扎,包上就行了。」大夫說:「行嗎?」我說:「沒問題。」他說:「那也得先打血清,否則,容易破傷風。」我說:「不用,你放心,我修法輪大法,有師父保護,我不會出現任何危險,大法有超常的一面,我很快就會好的。」大夫也累了,就簡單包紮了一下。

第二天,又清洗、包紮後,傷口處神奇般的癒合了,沒出血,只是傷口邊緣有些血垢。大約十多天後,疼痛漸漸消失,身體也有勁了,我堅持學法煉功,那塊肉長上了。清洗時,發現這塊肉變青,後來變黑了,有臭味,但傷口周圍不紅、不腫,腳跟能著地,半個月就能走路了,二十幾天能跺腳,跑幾步了,完全恢復健康,後來變黑的那塊肉脫掉了,皮膚恢復正常,沒有傷疤。

例2:兩個司機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武漢突來的疫情,讓人們震驚,看到了這種疫情的蔓延,後果太可怕了。在這危難關頭,我們大法弟子不能停下救人的腳步。我便一如既往的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

疫情間,由於馬路、街道上很少有人,公交車一多半都停運,只有少部份線路營運,公交車幾乎很少有人乘。那我就出門打計程車,因當時馬路上能見到的車輛也就是計程車最多,在商場上、超市旁也能打到,所以我心裡有一念救他們,幾天下來效果非常好。

那一天我又準備出去講真相,手裡的護身符,真相冊子全都沒有了,心裡很著急。因每次出去講真相帶的護身符、真相資料世人現在都非常願意要,出門前求師父加持弟子剷除疫情期間阻擋我要救的人的背後一切邪惡因素,絕不允許任何生命任何藉口迫害大法弟子。腦子裝著正念,出門不遠打上了一輛計程車,開開車門首先問候司機,你好,太辛苦了,非常感謝在這疫情這麼可怕的形勢下,你們冒著生命危險還在路上運營為百姓服務,讓我既感動又敬佩。

司機說:大姐,你這話我也好感動,你能這麼同情理解我們太謝謝了,其實我們也想躲在家裡平平安安的,可是我們一天不出車費用就交不起了,還得靠車生活呀,沒辦法呀。我說今天打你的車是緣份,那我就把九字真言,保平安的秘訣告訴你,只要你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保平安、就能躲過大災難。隨即我又講了大災難是因為邪黨作惡帶來的災難……他很認可,三退了。司機連聲對我說,太謝你了,大姐。我說你別謝我,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讓我救你的。這時,他把車門打開,坐在他的位置上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李大師救我。

我真的為這個生命得救而高興,也發自內心的和師父說:弟子謝謝師父。下車後,隨後我又走進了一家大商場,進了商場,只見三三兩兩的服務員站在櫃檯前閒聊,偌大的商場只有幾人在裡走動,而且人與人之間又拉開距離,那我就找我所在此前給退過的服務員繼續講疫情由來,還告訴他們你們回家一定告訴家裡人災難面前都誠心念保命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平安,他們說這回我們都相信了。

隨即走出商場,又打上了計程車,還依舊問候他們,繼續講真相,然後告訴司機,快念保命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保平安。他說:行,我信,大姐快告訴我怎麼念。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還沒等我說完,鼓足了全身力氣聲音大大的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大師救我。

下了車,司機與我擺手再見,我激動的眼淚流了下來,在心裡又一次和師父說多謝師父。

在這裡我想與同修說的是:有緣人正在等待我們去救他們呢,只要我們心懷慈悲,有一顆救人的心沒有資料、沒有護身符,也照樣能救人,當然能帶上真相資料那會更好。

例3:法輪大法挽救了我面臨破碎的家

我和丈夫從一見面訂婚就不太對脾氣,由於媒人是我家親戚,礙於面子,當時自己想:先將就著吧,實在不行再離婚。現在知道了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變異思維。

結婚前,丈夫表現還可以,結婚後,他的種種缺點全暴露出來了,我就更討厭他了,從心裡厭惡他。那時我已經有兩個孩子了,如果離婚,他肯定得要孩子,但給他哪一個我都捨不得。因此我常年帶著孩子住娘家,我想:等孩子大了我再跟他離吧,孩子縱然不能全判給我,但那時孩子都大了、懂事了,我也就沒那麼大牽掛了。

一九九六年,法輪功傳到了我村,一九九七年二月底,我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看了寶書《轉法輪》,我心裡很震撼,尤其是師父講的法理——遇到問題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不要向外看;還有師父講的「緣」的法理,對我觸動很大。這個大法太好了!如果不按師父的要求做就不符合法理,這法不白學了?但如果不跟他離婚,心裡實在不甘心,總覺的窩火、委屈。經過一番激烈思想鬥爭,終於理智占了上風,我隨即從娘家回到婆家。後來經過不斷的看書學法,一肚子怨氣、委屈消失了。在娘家住了七年,直到修煉法輪功才回來真正跟丈夫過日子,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這個即將破碎的家。

例4:車禍中,師父救了我

我是一個農村大法弟子,六十八歲。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下午,我和大兒子各開了一輛拖拉機去縣城賣玉米,五點左右在回家的路上,正走到大公路拐彎去我村小公路處,兒子開的那輛車突然熄火不走了。我看了看公路近處沒有車輛行駛,就扭轉方向穿公路過去拉那輛車。說時遲,那時快,從南面疾駛過來一輛拉送貨的中型汽車,我還沒回過神來,那車一下子就撞到了我開的拖拉機上(事後得知那車沒剎車)。

當時我就被撞飛了,落到拖拉機後鬥後軲轆邊上,當場昏迷,頭部、滿臉都是血,地上流了一片血。幸好我妻子坐兒子開的車,他們趕緊跑過來一看,拖拉機保險槓折了,兩個車前輪撞飛,兒子開的車前輪也被撞飛了。大兒子馬上打了120電話,又給二兒子打電話,二兒子立刻開車過來了,抱我上車就往縣醫院送(當時因車禍公路堵車嚴重,縣醫院救護車過不來)。到了醫院立即送急診,隨即去了12樓手術室做手術。頭部縫了三針,眼部縫了三針,住進了病房。

在病床上躺了一會,我慢慢甦醒過來,當時感覺嘴特別干,妻子就用筷子蘸水給我在嘴唇上抹,後來拿小勺餵了我一口水,當時我就吐了,這一吐,鼻子、眼睛、嘴裡又噴出來很多血。那天晚上,妻子、兒子、兒媳婦守了我一宿,不讓我睡覺,怕我再次昏迷過去醒不過來。要知道,這麼嚴重的車禍,一般當事人都會當場死亡,死不了也會腿折胳膊斷的,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救了我。

後來,晚上睡覺我多次做夢都是在做資料、安裝新唐人、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等,根本就沒有車禍這個事。

妻子(同修)從車禍發生就求師父救我,發正念加持我。在醫院醒來後,我就開始聽師父講法,聽同修交流文章,我自己也發正念清理,向內找自己的不足,身體恢復很快,半個月就出院回家了。

回家後,我很快投入到了助師正法中,每天做好三件事雷打不動。

感謝師父在那麼嚴重的車禍中救了我,我一定珍惜師父給予的第二次生命,在這最後的時間裡,抓緊救人,跟師父回家。

例5:念著「法輪大法好」長大的君君

君君是個小女孩。因為奶奶修煉法輪功,君君從小剛會說話,就奶聲奶氣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雖然說話不利索,但能聽懂那個音。小傢伙還時常盤上小腿,立起胖乎乎的小手掌,嘴還在不住的動著,看那一臉認真幼稚的神態,奶奶忍不住問君君:你嘀嘀咕咕的說啥呢?她告訴奶奶: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呢,逗的奶奶抿著嘴直樂。

有幾次發燒,她都不哭不鬧,躺在床上小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就睡著了,等醒過來之後,燒也退了,也能吃東西了,跟沒事人一樣。

一次,爺爺從外邊進來,君君知道是爺爺,無意中小手扶了下門框,碰巧爺爺關門,只聽「哎呀」一聲,君君的小手夾在門縫裡了。把手拽出來一看,四個小手指頭都夾扁了,奶奶從屋裡跑出來,提醒君君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快求師父。君君不哭了,馬上念誦九字真言,爺爺、奶奶也一塊念了起來,真心念真言,夾扁的四個手指眼瞅著往起鼓,不大會功夫,就恢復原樣了。君君開心的笑了,奶奶感動的流下熱淚,爺爺連連說:真神了!真神了!並給師父上了香,感恩師父。

年末要考試了,在考試的頭一天,君君突然肚子疼,疼的直冒汗,小臉黃黃的,醫院確診是闌尾炎,需要住院手術。爸爸打來電話說:手術要去大醫院,並聯繫好了醫院。爺爺領著孫女立刻坐動車,趕往大醫院。

這一路,君君始終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保護。到醫院一檢查,確診不是闌尾炎,君君的肚子也不疼了,一切恢復正常。

念著「法輪大法好」長大的君君,在班上學習成績一直是前三名,還是大班長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