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修煉中的「無望」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8月02日】

我們在修煉中都會有覺得很難過的關,甚至覺得無望。我自己也有過這樣的感受。但是,經歷了大小過關後,我發現只要我改變觀念,堅定住正念、不動搖,不管看似多麼的無望,最終都迎來了柳暗花明。也使我的修煉從開始過關中感覺全是苦澀,到如今覺得修煉是如此美好。因為只要你去實踐就會衝破層層困擾、迎來曙光。
 
抱輪中的堅定
 
最近的一天,我在抱輪前身體並無不適。當抱輪開始後就開始出現頭暈,噁心,心悸。我就一直堅持著。到後來進入50分鐘的時候,我感覺我快要暈厥了。我當時就叫著自己的名字告訴自己:今天你就是暈過去了都得堅持下來。我艱難的舉著雙臂。除了身體上的苦,當時感覺另外空間還給我心裡壓過來一塊物質,我感覺鬧心、煩躁,發展到心跳過速。這雙重苦把我壓的不住的掉淚。當時,我就開始訓斥自己:我說你這點苦算得了什麼,師父為你承受了多少啊,你這點苦還承受不了嗎?!就這樣我在極度痛苦感覺隨時會暈倒,感覺馬上就要到了忍受的極限的時候是55分鐘。就這樣我又挺了2分鐘。奇蹟發生了,在57分鐘的時候一切身體不適突然消失,就連心裡的那塊物質也離開了我的身體。就好像剛才是一場夢一樣。看來這一切真的都是為我們提高的假象,修煉的階梯啊。我心中感恩師父幫弟子拿走了業力。讓我更加看清業力的實質,和修煉中堅持的重要。
 
不放棄背法
 
在上學的時候我的記憶力非常好,升高中的時候,完全靠背的科目滿分100分我可以考到97分。可是到了背法就不像以前那樣容易了。前幾年曾經背過,每次都是背了20頁左右就背不下去了。看到明慧文章同修們背法後的變化,我也想要改變這個狀態。在前期背法中思想業力不停的阻撓我,讓我很難堅持,即使在那裡坐了下來,也是心裡不靜,一會兒想起來有什麼急事要做,手機一來信息也忍不住去看。自己明知是干擾都控制不住自己。一個下午才背下來一小段。為了突破這種狀況,我把看常人視頻包括同修做的自媒體等視頻都給停了,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學法、看明慧文章和同修交流、做三件事。這樣感覺心能逐漸靜下來了,干擾也少了。背法時我讓自己背出聲音,儘量不走神。最好的時候一天就背了5頁,增強了我背法的信心。雖然現在還沒有背完,每天也基本能堅持背一頁。從現在的狀態,回想剛開始背法的狀態覺得那個不讓我背法的,讓我靜不下來的真的不是我啊,可那個時候就是分辨不清。可是我就是堅持不放棄,師父終於幫弟子拿掉了那些敗物,現在背法再也沒有了那種為難的情緒,而且因為背法,在修心上也有了很大的進步,過關也能守住心性,感到了在法中昇華的喜悅。
 
過病業關再難也不動搖
 
一次過病業關,症狀是劇烈咳嗽。每次咳嗽的猛烈都會嚇到周圍的人,咳嗽得感覺腸子都要出來了,咳嗽過後都是滿臉漲紅、大汗淋漓。因為以前有過同樣病業關的過關經驗,我知道只要不把關當回事,該干什麼干什麼就能順利過關。可這次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我也查找自己的內心,是不是把它看大了,因為劇烈咳嗽被上司勸誡讓我去醫院,擔心一咳嗽,周圍同事的反應又出現了怕咳嗽的心,這個心被我發現後也都給去掉了。當時跟別的同修交流,她也沒發現我有什麼問題。在找不到問題根源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不論自己還有什麼不能理解的,我都要繼續堅持保持住正念:就是不把這個關看大,不把它當一回事,不被假象帶動。這樣大概過了兩週還是沒有任何轉機。當時正趕上我要去面試一個新工作,那是一個薪資不錯,工作環境也非常優越的工作,對我來說非常難得的機會。可是就在當天,我的咳嗽還是無法控制。我在馬上就要面臨面試的重要時刻,就開始求師父,發正念。能想到的我都做了。可是,好像沒有任何作用。這時一個念頭反了出來:師父怎麼不管我呢?我一下子開始警醒這個念頭不是我,我就堅決的告訴自己:叫著自己的名字,某某,你記住永遠都是你對不起師父,沒有師父對不起你。還想起密勒日巴佛修煉時不論多麼絕望都沒有對師父有過邪見。我就想自己一定也要這樣——永遠不能對師父起任何邪見。當時,也感受不到師父在身邊了,真的是感到無望了的時候,就在還差五分鐘我就要進去面試了。我不知所措,就在這時我腦子裡突然反映出: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出聲音!就好像黑暗中的一點燭光,照亮了我的方向。我就大聲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我念完的一剎那,一種感動涌了過來,那是一股慈悲的力量,我熱淚盈眶,心裡馬上穩了,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也許就是看弟子是否能夠堅定到底的一次考驗啊,我做到了,師父就管我了。結果當然就是:我在面試的一個小時中一聲也沒有咳嗽,順利通過了面試。自那以後,咳嗽的症狀也逐漸消失了。
 
直面執著、主動出擊
 
我覺得與其讓舊勢力鑽我們的空子,被動的修去執著不如主動出擊。一次一個執著心把我攪擾的很厲害,我就想我要主動滅了它。就開始發正念剷除它。我真切的感受到它真的是一個物質,好像和我的肉體的心臟都連接在一起感覺到疼痛。我在剷除它的時候它也不停的給我演化假象,因為我以前給別的同修發正念當時就立竿見影,這種例子很多,因此我發正念是很有信心的,而那次卻讓我好像怎麼滅都感覺它好像絲毫沒有被打到,因為它就是一直在痛,而且那個真實的感覺是「我」在痛。我覺得即使讓我感覺是「我」在痛,我也要把它滅掉,不然的話我就會一直被它左右,我越滅它似乎越猖狂,甚至疼的更厲害了,曾一度感覺在心裡竄動著疼痛,好像在撕咬我的心一樣。我雖然是閉著修的,我也告訴自己運用各種神通,真的是拿出了我的看家本領,就是一定要消滅它的不妥協的姿勢。我艱難的堅持著,堅持著感覺怎麼好像自己就是打不過它似的時候,真的是差一點就要絕望的時候,我告誡自己,就是絕對不能妥協,到了那個我承受的臨界點的時候,我就求師父:「派天兵天將來幫弟子吧,弟子精疲力竭了,可是弟子決不退縮。」就這樣求著師父,感覺好一點。又不行了就又求,就又好一點。最後終於心裡的那塊大石和疼痛蕩然無存了,我知道我的堅持是對的。師父知道弟子的承受能力的,師父都有安排。
 
經歷了修煉中的種種考驗,我覺得同修不管你怎麼覺得難都要堅定,也許你只需要再堅持最後那幾秒就是柳暗花明。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在痛苦的過關中、在無望中只要你堅定正念師父就在你的身邊,一定會幫你度過。我覺得只要我們在法上修就有法的力量,舊勢力就不敢動我們。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悟到既然我們最終都要走向圓滿的,過程中給我們的關就一定是我們能承受得了的,只要我們改變觀念,堅守正念到最後一秒,相信一定會在看似無望中迎來柳暗花明。
 
以上為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當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