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寧市法輪功學員鄭德亮遭受的迫害

四川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21年04月14日】

遂寧市法輪功學員鄭德亮,男,55歲,住船山區永興鎮苟橋村1社。2015年2月因制止國保警察在家對父行兇而遭綁架,父子均遭非法判刑,在樂山市嘉州監獄鄭德亮遭到了警犯的非人折磨。

下面是鄭德亮遭受迫害的部分事實:

2015年2月3日中午,鄭德亮的父親鄭世義(現83歲)與洋渡村法輪功學員黃益朝(已含冤離世)在苟橋村4社公路邊的電桿上張貼真相粘貼,遭不明村民誣陷。河東新區公安分局唐勛(音)、楊映(音)、鍾敏(音)等十多個國保警察在村幹部鄭世金(60多歲)的帶領下驅車闖到鄭德亮家。

制止迫害 父子遭綁架、關押

當時鄭德亮正在工地幹活,一個陌生電話打來,告知他父親出事了。鄭德亮一聽,趕忙放下手中的活兒就回家了,到了村口,有圍觀的鄉親勸告他:千萬不要回家。可他一想到77歲的老父親孤身對付這麼多人,怕父親險遭不測,他將自身安危置之度外直接進了家門,只見10多個國保警察正在他家裡翻箱倒櫃搜查東西。警察見鄭德亮回來,就立即將他控制起來不讓他自由行動,他就給在場的人講真相,可是這些人都聽不進去。抄完家就把父子倆直接綁架到了河東新區公安分局。在審訊室,警察逼問他父親張貼的粘貼的來源,他一概不配合,辦案警察氣得拍桌子,還想動手打他,他無懼的凜然正氣使警察的囂張氣焰自滅,最終沒對他下手。非法審訊幾個小時後,警察一無所獲。下午又把鄭德亮父子用車拉到老城區的一家醫院做抽血體檢,遭他拒絕,隨後又把他倆送入永興看守所。

2月4日父子與黃益朝三人被河東分局非法刑拘,在看守所流動監室關了7、8天後,鄭德亮又被轉押到11號監室,他父親鄭世義轉押10號監室。3月11日被河東分局非法逮捕。辦案警察還到鄭德亮打工的地方非法調查,撰寫黑材料造假、羅織罪名,說鄭德亮在工地上向工友宣傳法輪功。

在看守所遭拳打、非法提審

鄭德亮剛進入到看守所的門衛室裡,送他進去的一個20多歲的警察要求他穿號服,鄭德亮拒穿。警察過來就舉著拳頭在他的背上狠狠捶打了4拳,後來他還是被逼著穿了。沒幾天,船山區檢察院派了一個女檢察官來看守所非法提審。鄭德亮對她說要依法辦案,女檢察官竟然這樣答到:「習近平離我還遠。」那意思就是說「山高皇帝遠」,她們可以對法輪功學員為所欲為,她還說是他們本村幹部在整鄭德亮。

女檢察官問完後要求鄭德亮在筆錄上簽字,他沒簽。

第二次是河東分局國保警察唐勛來的,據唐勛說,他們還向兒子就讀的大學發了一份文件,威脅鄭:要他兒子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但學校沒有配合。他問鄭德亮的父親張貼的資料是哪裡來的?鄭德亮答:「我在工地幹活,不知道。」他見問不出來就沒再追問。

父子遭冤判  上訴無效

2015年11月,船山區法院對此案進行非法開庭。船山區檢察院對市政法委、六一零人員的黑指令唯命是從,對鄭德亮等三人的冤案提起非法起訴,與船山區法院沆瀣一氣,誣指三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條、第二十五條之規定,並對此案作出非法判決:鄭世義被冤判3年6個月;鄭德亮被冤判3年;黃益朝(時年73歲)被冤判三年(監外執行)。參與非法庭審的有船山區檢察院檢察員:唐煒瑋。

鄭德亮面對法院的宣判不服,就自己寫材料澄清事實上訴至市中院,要求撤銷一審判決,希望中院相關人員尊重事實、重新調查取證,擇日開庭,還大法和自己的清白。

然而市中院收到上訴狀後,並沒有履行一個法官秉公執法的神聖職責,根本沒有重新調查,所有程序只不過是走走過場而已。2016年1月,中院敷衍似的開庭,仍然維持原判,致使法輪功學員鄭德亮的冤情無處伸張,冤案未能昭雪。市中院參與二審的審判長是余艷平(女、音)。

遭強制轉化

2016年5月,鄭德亮父子被劫入四川樂山市嘉州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剛進去的服刑人員都要到九監區進行所謂的犾前學習(規範培訓),而入冤獄的法輪功學員卻要在這裡遭受第一輪「轉化」迫害。鄭德亮剛一進去,監區就安排了2名犯人包夾鄭德亮,讓他行動受阻、沒有思想自由、強制背監規、接受精神洗腦。

有個叫冷玉和(50多歲、音)的包夾犯人,想向獄警邀功減刑掙表現, 想方設法欲轉化他。鄭德亮一眼識破其陰謀,坦明說到他是不會轉化的。還有一個射洪籍的組長犯人許軍(音)還拿生死威脅鄭德亮:不轉化就火化!只有(叫家人)提骨灰盒!此言何其毒吔!有一個龔姓警官比較邪惡,稱自己什麼都懂,他從收繳來的《轉法輪》書中斷章取義的選擇一些所謂有用的語句,隨意拿來抵毀、貶低、謾罵法輪功學員,讓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感到似是而非、失去正念和分辨能力,他卻陰險的乘虛而入,致使一些法輪功學員心智迷失,中其圈套。

後來,許軍和宋如華(音、基督徒)逼鄭德亮寫所謂的「四書」,在高壓和謊言的雙重逼迫下,鄭德亮違心的寫了「四書」,讓他寫了在監獄不煉功等保證,但犯人們卻在背地裡改添了其它邪惡內容,說鄭是自己承認了「破壞了法律實施罪,等等。

強迫做奴工

鄭德亮在九監區強制轉化後,又轉押到了五監區做奴工,給充電器打分線。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配合帶犯人的胸牌,如要求籤字,他就簽上「鄭德亮是個好人。」

維護學員 遭警、犯報復毒打 正義難以伸張

鄭德亮雖然寫了「四書」,但他心裡很難受,知道大法和自己都是被誣衊的,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向邪惡勢力妥協,應該抓住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向警察弘揚大法。他曾兩次向監獄寫「嚴正聲明」,表明自己的態度,原來寫的「轉化」書「全部作廢,重新做好。每當鄭德亮看到其他大法弟子遭到警、犯無端迫害時,他都要挺身而出,或者找人寫材料向監獄的紀檢信箱投遞舉報信。

有一次,五監區的監區長張界在盛怒之下,用手中的對講機將大法弟子漆太全(音)的頭上打了一個包。鄭德亮和學員告監獄紀檢,問題未能得到解決。張界給大法弟子陳明兩次捎話,說張要收拾(報復)鄭德亮好管事。過了不久,鄭德亮就被調轉到另一個監室,警察還挑唆犯人對他實行監控,不讓鄭學法。此監室有個叫王東的重刑犯,身高馬大(1·8米),經常對鄭德亮粗言惡語,只要他一提「法輪功」三個字,此人就魔性大發,遂將鄭德亮拽起來就往外拖。

還有一次,鄭德亮正在看寫在小紙條上的大法經文,王東看見了,上來就搶。鄭德亮不給,王東就用重拳狠打他的脊背和胳膊。

鄭德亮看見陵水縣大法弟子羅學放(已被迫害致死)經常赤腳,就送了一雙襪子給他。不料此事被人看見,向獄警王懷軍(音)惡告,王懷軍用污言穢語辱罵鄭母。次日晚上鄭德亮又學法,犯人王東看見立即衝過來,一邊瘋搶鄭德亮手上寫了法的紙條,一邊用重拳擊打。鄭德亮見他有恃無恐、無法無天,就急忙去按牆壁上的警報。王東見狀惱羞成怒,一記重拳打在鄭德亮的耳背上,令他疼痛難忍。恰巧那天晚上是王懷軍值夜班,本來他就對鄭德亮懷恨在心,他也就不追查犯人行兇打人的事。

鄭德亮遂將犯人王東打人始末寫成控告,次日投入到舉報信箱。監區知道後就把他和未轉化的大法弟子羅學放互調監室。有個犯人頭兒說:你在我這個監室要聽話。鄭德亮坦言答到:我不打算出去了。就這一句放下生死的話,反而使他在監室裡的環境變得寬鬆了。

有次他和其他學員一起找到時任五監區的監區長張建反映情況,當他聽完鄭德亮和學員陳訴後,不僅沒有派人去調查核實下屬違法監管,將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視若無睹,反而助長警、犯的囂張氣焰,為其撐腰,當警、犯的黑保護傘。他竟無恥的說到:「我就是法律。我說白就是白,我說黑就是黑。」

聞此一言,多麼令人感到驚愕:這就是當今中共培養的警察!可想而知,具有這種「素質」的人能領導出一幫好警察嗎?能將犯罪份子改造、教育好嗎?那些刑滿回歸社會的人,不是又成了渣子,繼續為害社會嗎?為什麼中國社會犯罪率居高不下?跟這群黑警不能說沒有一點關係,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啊!

大法弟子周國平遭報復被打掉牙

2017年上年,大法弟子陳明因在監室煉功遭犯人上繩捆綁,鄭德亮與周國平和于姓學員三人一起去跟警官據實反映,只見監區長把一個圓形硬物塞到周國平的嘴裡,又向周的嘴巴猛擊一拳,周國平的牙齒被打掉了2顆,此事不了了之,都是官官相護。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快22年了,從來沒有對法輪功講過什麼法律,所謂的「依法治國」只不過是中共用來任意打壓善良、欲蓋彌彰的遮羞布。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在今年三月十二號十三屆第二次會議「兩會現場」答記者問時強調:「各級各部門要切實防範冤假錯案,對那些『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案件,一律作無罪處理。凡是刑事法律沒有規定犯罪,一律不作犯罪追究,讓裁判者負責」。習近平也曾講過:「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讓當事人感受到公平、正義。」

可見各級公檢部門在處理法輪功案件時根本沒有遵照執行,而是一成不變的濫用職權,執行江惡首的迫害指令,讓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他們的家人親友還在繼續承受著無名的苦難。但勇敢無畏、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仍然心懷慈悲的向全球民眾傳遞著正的能量。有句話講的好,「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我們堅信,天道在變,世界在覺醒,中國人民在覺醒,迫害法輪功的禍首和追隨者一定會遭到上天的懲罰和人間法律的制裁。

希望所有的參與者即時脫離中共,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選擇「三退」保平安,為自己贖回未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