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三》(52)「奇蹟!真是奇蹟!」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09日】

故事1:「奇蹟!真是奇蹟!」

法輪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凌晨三點,全家期盼的小孫子出世了。但一家人還沒來得及高興就陷入了痛苦之中——孩子只哭了兩聲就再也不出聲了,呼吸困難,五、六個醫生趕來把他送到急救室裡搶救,插管子、打氧氣……兒子嚇的哭起來,我也哭了但很清醒,知道只有師父能救這孩子。我就在醫院裡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救救我的孫子!」我叫兒子也跟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一點多,孫子被轉到武漢婦幼醫院搶救。在那裡,孩子靠插管子餵奶,每天都打氧氣、打針。半個多月後沒有什麼效果,就轉到著名的協和醫院。

在協和醫院,孩子每天依然是做多種檢查、插管子餵奶、打氧氣、打針之類的。兒媳在家坐月子;兒子和女兒在協和醫院照顧孫子。我對兒子、兒媳、女兒說:「這孩子生在我們大法弟子家,就與大法有緣,他是來得救的。有大法師父保佑,他一定沒事的。」我再三叮囑他們:「一定要誠心誠意的念九字真言,只有這樣孩子才能得救。」

我九八年得法,兒子那時候讀小學,我經常帶他到煉功點去看師父講法錄像、學功,他對大法很敬重。

兒子和女兒就每天在重症監護室門外隔著門對著孫子念「九字真言」。半個多月過去了,孩子依舊沒有什麼好轉的跡象。主治醫生無奈而真誠的說:「我們該用的辦法都用了,但你家孩子這種情況極其……沒多大希望了。你們最好放棄治療,免得人財兩空。」兒子說:「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就不放棄!」醫生說:你們到上海復旦兒童附屬醫院去試試吧。

這樣,孩子又轉到了上海復旦兒童附屬醫院。在那裡孫子做了核磁共振、CT、拍片子等多種檢查,醫生說:這孩子喉骨軟化、氣管軟化、雙肺沒長完整,很罕見,情況很嚴重。

在那裡孩子一直沒停用呼吸機、插管子餵奶。我天天在家給師父敬香,並打電話鼓勵兒子、女兒:「你們要堅信大法,堅持念九字真言,孩子一定會好起來的!」他們都答應了。五月二十二日,兒子來電話說:孩子自己用小手把灌食的管子給扯掉了,再不需要插管子能吃奶粉了。

五月三十日,小孫子回家了。孫子整個治療過程花了三十多萬元,但依然處在極度危險之中。村裡的人都來我家看望,見了孫子這情況後,很多人都勸我們說:「再生一個算了。」我不動心。

我天天給師父敬香,讓小孫子聽師父講法和大法音樂《普度》、《濟世》。小傢伙一聽師父講法就很乖,不哭也不鬧。漸漸的,孩子一天天好起來了。六月二十二日,他用小手把制氧機的管子也給拔了,他開始用自己的肺正常呼吸了!不久,就和正常的嬰兒一樣生活了。

現在孫子在深圳,已經兩歲多了,非常健康,能跑會跳,聰明又活潑,還會騎兒童車跑呢,真的是人見人愛。

我經常流著淚對世人講我孫子的真實事例,知道他經歷的人都嘖嘖稱奇:「奇蹟!真是奇蹟!」我說:這是大法師父的慈悲啊!

弟子率全家叩拜師父,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師父,弟子謝謝您!我要好好修煉,兌現自己的誓約,跟師父回家。

故事2:一場車禍後反思自己的修煉

在大法中修煉二十二年,經歷了那麼多坎坷和魔難,有過懈怠,也有過精進,期間也出現過很多的神奇,在師尊無時不在的點悟和保護中走到今天。我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就是講清大法真相及救度世人。我把自己最近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並從中吸取教訓。

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小叔子來電話說弟妹王傑住院一週了,今天檢查結果是肝癌和肺癌晚期,醫生告訴他,弟妹最多有三個月的時間。小叔子家在外縣農村,家裡經濟很困難。我暫時走不開,就給丈夫兩萬元錢去外縣看望弟妹。

弟妹六月十五日轉到北京協和醫院。六月二十日協和醫院的檢查結果是:除肺癌和肝癌外,還有骨癌、淋巴癌及宮頸癌!估計協和也無能為力了。六月二十五日家人只好把弟妹帶回家。此時她已經不進食了,這一個月中瘦了二十五斤。

聽到消息我立即準備了大法真相資料,包括下載了真相的視頻播放器和u盤及小喇叭等急忙趕到小叔子家。

他家裡來的人真多,其中有給弟妹量身做壽衣的。看到弟妹捲曲的身體,失去彈性的皮膚貼在凹凸的骨頭上,我的心裡很難過。大侄告訴我,她媽媽昨晚腰、腿、胯骨都痛,一夜沒怎麼睡覺,不到兩個小時就得吃一次止痛藥。我告訴大侄:「我一定救她。」

我先去小臥室發了半個小時正念。

弟妹床前還有七位親屬,都是她娘家的親人。我自我介紹說:嬸嬸、弟弟妹妹們,我是王傑的大嫂。我們都是王傑的親人,誰都希望王傑的病好。可現在人已經治不了王傑的病了。我今天趕過來,就是要告訴大家一句話,那只有靠神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只要大家真心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求求法輪大法師父救救王傑,王傑就會好起來的。

說完我分給每人一張大法的護身符,同時我把筆記本電腦打開,讓幾位親屬看共產黨宣言文本,認清共產主義是個幽靈,幽靈就是鬼魂,是魔,是反神的,也是反人類的。它把人對神的信仰說成迷信,用流氓欺騙手段綁架了十四億善良的中國人。就連六、七歲什麼都不懂的孩子都得讓他們舉手向天發誓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一切力量!入過共產黨、共青團的就要你為共產黨貢獻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我講了中共七十年來作孽多端,殺人無數。

人不治天治!我讓大家看貴州藏字石,勸大家快快退出黨團隊。在場的親友都三退了。

到了下午三點多鐘,客人都走了,就剩下家裡人。全家人以前就三退了。我正式跟家人重複了我的意願,希望全家人建立起一個信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心底裡求求大法師父救救王傑。同時我把小喇叭打開,放在弟妹的枕邊,讓弟妹專心聽師父的講法,只要是清醒時就聽,告訴她在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時念。大法無所不能,相信大法師父就會管你。

弟妹知道我們家族中除我還有一位嬸婆修煉法輪功。在我和嬸婆身上發生的神奇事例太多了,81歲的嬸婆鶴髮童顏,德高望重,我告訴弟妹,再有一週嬸婆也從外地趕回來。

我對弟妹說:你的人緣多好,在這個屯子裡你是出名的能幹,你的現狀牽動著眾人的心,你如果能夠闖過這一關,那你也是在證實法輪大法是超常的宇宙高德大法,是無所不能的,到那時得救的可不是你一個人,你可牽動全屯的人。我以前與你們講我修煉的一些神奇的事你們都不相信,但你好了有誰敢不信呢。

小叔子說:「大嫂,王傑好了我也修煉法輪功。」

當天夜裡我住在弟妹屋裡,以便近距離發正念。前半夜我背法,夜裡十一點半,我開始發正念清理弟妹的空間場。弟妹沒睡著,還很安靜。我發出強大的一念:剷除弟妹空間場內一切病魔及死神,求師父加持救救弟妹。早上我在院裡煉功,大侄到我身邊高興的說大娘,真神了,我媽一宿沒吃藥也沒聽她喊,謝謝大娘。我說快謝謝大法的師父吧。只要我們大家齊心求師父救助,神奇還在後面呢。

吃早餐時,弟妹坐起來了,第一句話就是:「謝謝大法師父給我力氣,我可能死不了了。」小孫子高興的喊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家裡不斷的有鄰居,朋友來探視,好在時間都錯開了,我能夠有充分的時間向客人講真相,打開我的筆記本電腦,讓他們看貴州藏字石,看《共產黨宣言》的文本,讓他們明白共產主義是來自西方的幽靈,看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盛況。就一天十四人三退,也都接受了大法真相護身符。

弟妹偶爾也和來看望她的人說念「法輪大法好」她有點力氣了,敢翻身了,也能吃一點飯了。

晚餐弟妹喝了半碗米湯,臉色也有點變化。我的歡喜心起來了:「以這種方式救人來的真快!」這一天在我很放的開,但小叔子卻非常緊張,因為他的怕心很重。我決定第三天離開,晚上我又一次為弟妹發正念,十二點多我看弟妹坐起來往床邊移動,我輕聲問;你要上廁所嗎,這時她的兒子立刻出來抱她,因為座便在她的床腳處,她卻說:「扶我去衛生間吧,不能影響你大娘。」可衛生間是在廚房的後面,得穿過走廊和廚房呢!

我立刻合十謝謝師父對弟妹的加持。

第三天早上我告訴弟妹,從昨天開始,大法師父已經在管她了,師父就在她身邊。我說:「有什麼事你就和師父講,師父會點悟你。」我給她背誦了師父的法:「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我說,我親眼目睹你兩天兩個變化,恢復階段你要反省自己,對自己做過的不符合真善忍標準的事向師父懺悔,以你親身的體會去證實大法。我回家去收拾一下,隔兩天來看你。

回家的第一件事是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第四天的上午十時,小叔子來電話要我過去陪外地來的親屬吃飯,我要求親屬到我家來,因為我家走不開。不到半個小時孫子開車來接我,無奈只好去了,在我家門前小區的主路與工農大街的十字路口處,我們的車已經開過馬路中心線,我看到一輛白色的轎車以極快的速度向我坐的副駕駛位置衝過來,瞬間將我們的車撞翻(側翻),轎車衝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下來。當我反應過來時,我和孫子已經齊刷的坐在地上,身下是破碎的車門,前風擋玻璃也碎了,孫子的安全帶還在,我沒帶安全帶。路邊的行人大喊,來人那,快把車立起來。我急忙喊,等我們爬到車座上再立。由於左側車門打不開,我們從右側車門出來,看到我們車在旋轉九十度後側翻,左側車體漆基本磨光。白色轎車車頭破損嚴重。

眾人圍了過來,擔心我們傷的怎麼樣?我大聲說:「沒事,謝謝法輪大法的師父救我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留下孫子在現場我打計程車走了。到弟妹家我非常鎮靜,輕鬆的與親屬們交談。親屬看到弟妹狀態還可以,也鼓勵弟妹就相信法輪大法。寒暄幾句就起身去飯店。弟妹執意要下地送客,在兒媳婦的攙扶下,真的把大家送到門口。

當我最後一個登上車門時,小叔子拉我下來,輕聲問;大嫂你怎麼樣了。我說沒事,他說車禍現場來電話了,交警隊要車禍現場有關人員出具身體檢查報告才能認定責任。我說你放心,有大法師父保護,孫子和我都沒問題。

當送走親屬之後,我給嬸婆(同修)打電話,把今天發生的事說了。嬸婆當即給我指出:「你有很強的三個執著心,第一是定位錯誤;第二情太重,心太急,破壞了常人的理;第三你有歡喜心。你一定要靜下心來好好找一找。我後天可能回去。」

這一宿,幾天來的疲憊,加上車禍,全都找上來了,渾身散架了,骨節都疼,打坐腰也直不起來,腿也盤不上了,我靠牆單盤,找這幾天所經歷的點點滴滴,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漏叫舊勢力鑽了空子。

嬸婆說我「定位錯誤」,我猛然想起我說的一句話:「我一定救她。」說這句話時的我帶著強大的氣勢,讓人感覺我有本事,能把弟妹從鬼門關拉回來,忘記自己只是個修煉人,忘記師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對自己估計不是過高而是根本上就錯了!也是對師尊、對大法最大的不敬!

當我背《轉法輪》第三講時,師父講:「人自己的業力就得自己還,誰都不敢破壞這個理的。個人在修煉過程中,可能他出於慈悲偶爾幫助人一下子,但那也只不過把病往後推了一下。你現在不遭罪以後遭罪,或者給你轉換一下子,你不得病你丟錢、遭災,可能是這樣。真正能做這件事情的,一下子把那個業給你消掉了,那只限於修煉的人,而不能給常人做。我這裡可不是在講我這一家的理,我是在談我們整個宇宙的真理,我在談修煉界的實際情況。」[3]

我悟到我在給弟妹發正念時「剷除弟妹空間場內一切病魔及死神」,無形中破壞常人的理了,以致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魔難。看到弟妹病情略有起色,當時還想:「以這種方式救人來的真快!」這一念是強烈的歡喜心。師父講:「我們所有的煉功人千萬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現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講,學了法輪大法怎麼都這樣,這就等於破壞法輪大法的聲譽,千萬注意這個事情。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3]

通過四天的經歷,我深刻體會到:大法弟子正念足,說出的話都在法上,那講真相救人才能顯現出力度,舊勢力就沒有空子可鑽,為什麼要等到魔難臨頭,被逼著、趕著修才去這些人心,而平時不主動去修呢?我發現,根子上的問題就是不信師、不信法,把修煉這麼嚴肅的事情當兒戲。這是對自己修煉、對眾生不負責任。師父把我們從地獄撈起、洗淨,讓我們在大法中修煉。師父為弟子能修煉返回去,操盡了心。我們只有認真學法,真正悟到師尊講的法理,才能做好。

弟妹還在往好的方向恢復。我要放下一切執著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事事對照法實實在在的去修,做個真正的師父的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故事3:巧合

我是在愛爾蘭面對面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這些年講真相的過程中,有很多看似偶然,卻又神奇巧合的事情。在這裡我僅舉兩例。

故事一:巧合的見面

一天,我去中國街講真相,回來時路過一個去機場的公車站,突然看見一個小伙子興高采烈的向我走來,說:「大姐,我又看到你了!我真高興!我要去機場,公交車還有五分鐘就到了,沒想到真的能又看到您,真是太好了!」

我已經不記得他了,使勁在想他是誰呢?

他接著說:「兩年前一天,我在我的大學門口,遇到了您,當時我的腿受傷了。您給我講真相幫我做了三退,同時告訴我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我就去英國了,這次到愛爾蘭來是辦事情。到愛爾蘭之前,我還跟妻子說,希望能再見到那個法輪功大姐。妻子還說,如果實在想見,就去使館門口去找。結果辦完事情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了,我在這裡等公交車,就要去機場了,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了您!真是太巧啦!我太開心啦!」

我關心的問他:「腿好了沒有?」他說:「好了好了,早就好了!」我高興的請他轉達我對他妻子問候,並給了他兩個真相小冊子,告訴他們多在網上了解法輪功真相。

和小伙子告別後,我特別感慨,師父真是太慈悲,太無微不至了,只要世人心裡記得法輪大法好,一個簡單想見面的念頭,師父都會做巧妙的安排,滿足世人的願望,謝謝師父。

故事二:巧合的名字

一天,我在家門口的商店遇到一對小夫妻,上前給他們講真相,小伙子在不久之前我給他退過了,他已經跟他妻子說了這件事。我就走過去跟他妻子說:「咱們是鄰居,我也住在附近,我們真是好緣份啊!給你起個化名『好緣』,把團隊退了吧!」

姑娘點了點頭,我又問:「你貴姓啊?」她說:姓岳。我說:「那就叫『岳好緣』吧!」我們兩個人都笑了,多好聽啊!「月好圓」!姑娘非常喜歡這個名字,高興的直感謝我。我也很開心,從心底祝福這對小夫妻美滿幸福。

還有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一個四川的旅遊團,其中的有一位小姑娘,十八、九歲的樣子,我給她講真相,她很認同,我談到三退的問題,她說入過團。我說:「小姑娘白白淨淨真好看,像美麗的鮮花,取個化名『花美』,把團退了吧。」她同意了。我又問她姓什麼,她說:「姓黃。」我說:「正好叫『黃花美』。」小姑娘開心的笑著說:「真好聽的名字!謝謝!」

這些年面對面講真相,經歷過各種各樣的事情,這幾件小事我一直覺的巧合的妙不可言,這是師尊的無量慈悲的安排,也讓弟子在救人的路上更有了信心,更知道加倍努力!

故事4:「終於等到你了!」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到兩個月,我就感到無病一身輕,走路好像腳不沾地,輕飄飄的。所有的不舒服、難受、痛苦的症狀一掃而光。

修煉前,我有嚴重的心臟神經官能症、植物神經紊亂、美尼爾氏綜合症。常年渾身無力、失眠、心慌、經常休克昏死過去。我在單位是出了名的老病號,常年休病假。聽說哪裡有名醫,丈夫半夜就去排隊掛號,長期陪著我到處看病。我拖累、影響他的工作、升職。丈夫每次出差前最發愁的就是怎麼告訴我。因為只要我知道了,立刻就會昏死過去……全家人那個愁啊!

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解救了出來,給予了我全新的生命,保護、引領我走在返本歸真的大道上。如今,我已快七十歲了,身體比二十歲的人都好,滿面紅光,身輕如燕,買菜、做飯、收拾家、帶外孫,伺候老母親,樣樣不差。我的家人、鄰居、同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這些年來,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真誠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你說吧,你讓我做啥,我做啥」

一次,在一個商店門口,我給三個人講法輪功真相。我講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輝煌歷史,仁、義、禮、智、信是古人做人的準則,我們應該遵循和承傳。現在,還有最好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告訴我們怎樣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一個默默聽著真相的老人突然說:「你說的好,你告訴我該咋做?我能做點啥?你說吧,你讓我做啥,我做啥。」我說:「你就多多告訴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更多的人都知道,都來做好人,這就最好了。」他真誠的說:「我回去就告訴。你告訴我咋念?」我就一字一句的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

剛說完,接他的車就來了,我送他上車。他邊上車,嘴裡還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是世人就像在那兒等著我們來救。別管是什麼機緣,只要遇到人,我發出的第一念就是告訴他真相,讓他得救。

「我也幫人三退」

有一天,我給一個賣元宵的人講真相,他聽明白了,立刻退了團、隊。我送給他裝滿真相視頻和美好祝福的U盤,告訴他:「你真幸運哪!你得到的可是無價之寶啊!因為很多人還沒機會得到哪。你回去安裝在計算機裡,再複製。然後就像我這樣,再把U盤傳給別人,讓更多的人早得寶,早明白,早得平安和福報。」

聽了我的話之後,他立刻收拾攤位不賣了,並說:「我馬上回家,邊吃飯邊看,我多叫些人來看。然後,我傳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知道。我也幫人三退,這是做大好事啊!」這時我心裡很激動,這是人們覺醒了,明白的一面要得救。

退了黨、摘掉了戴著的黨徽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男士。我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中共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講中共的公、檢、法、司系統綁架、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甚至毫無人性的活體摘取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販賣,牟取暴利,使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極度痛苦中悲慘離世……真是喪心病狂,殘忍至極。中共江氏集團還蓄意造謠,栽贓陷害法輪功。真話不讓說,網絡被封鎖,真相被封殺,新聞被過濾,假話鋪天蓋地,人們被謊言欺騙而不自知。

他插話說:「我是政府部門的,今天來這邊檢查工作。」說著,拿出證件給我看。我說:「不用看,不管做什麼工作,首先這件大事要明白。擺好自己的位置,擁有美好的未來最重要。」我又講到三退保平安,他立刻同意,用真名退了黨。他當時就摘掉了戴著的黨徽。他高興的捧著我送給他的真相U盤,虔誠的說:「回去一定好好學習學習。」

「黨退光」退了黨

我在電梯裡遇到一位中年男子,他對我說:「這個共產黨太壞了,無官不貪,不管百姓死活。這不,單位不給發工資,拖欠好幾個月了。沒錢交取暖費,就不給送暖氣,太沒人性了。」

我順勢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中共一手導演的,嫁禍法輪功,挑起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這個邪黨禍國殃民,奉行假、惡、鬥,打壓真、善、忍,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然後,我問他:「你是黨員嗎?」他說:「是,沒用。」我說:「那就退了吧,退了保平安。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念得福報。」他說:「退。」

我問:「您貴姓?」他說:「姓黨。」我就說:「用『黨退光』的化名,幫你退了吧。只要是真心的,用化名、小名都行。」他高興的重複著:「『黨退光』,『黨退光』,好!」我說:「對!退光它!」就這樣「黨退光」退了黨。這時,電梯的門正好開了,我們笑著分手了。

公安局副局長明真相、退黨

在一個夏季的傍晚,有一位男子獨自在宿舍牆外坐著。我和他打了個招呼,他客氣的讓我坐下。他說他是從外地來的,我問他:「你們那裡有沒有煉法輪功的?」他反問我:「你知道我是干什麼的嗎?」我笑笑,沒答。他緊接著說:「我是某市公安局副局長,我們那邊抓了不少煉法輪功的人。」我說:「你可要善待他們哪,他們是當今社會上最好的人。可是現在好人被抓、被關、被打、被酷刑折磨,天理不容啊!」

他問:「為什麼我們那裡關的煉法輪功的人要絕食?」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中共把好人抓起來,還逼迫他放棄信仰,他心裡覺的不公啊!又沒處說理去,只能用這種和平的方式反迫害,維護信仰自由和做好人的最基本權利,要求恢復正常的學法、煉功環境。」

在聽真相中,他又提出了一些疑問,我都給他一一的解答。他聽明白後,立即給自己起了個化名叫「王記清」,並說:「我要記住這一天。」他痛痛快快的退了黨。他還說他妻子身體不好,回家讓他妻子也煉法輪功。還說他有法輪功的書。

「終於等到你了」

有一位退休幹部,他明白真相後,退了黨,收下了真相信、《九評共產黨》、真相光碟,說回去認真看看,並急切的表示要看《轉法輪》。之後,我請到了《轉法輪》送給了他。

過了一個月左右,我又經過那個地方,只見前面有個人快步的向我走來。我一看,是那位退休幹部。他激動的說:「可見到你了!我在第一次見到你的地方和時間點整整等了你一個多月,終於等到你了,這我就放心了。你要多保重,在大街上講法輪功真相,共產黨可是心黑手辣,你要注意安全吶!」我說:「謝謝。記住我告訴你的真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賜洪福,保平安。也祝你的家人健康平安。」他連聲說:「謝謝!謝謝!」我告訴他:「是大法師父讓我把真相告訴給人的,謝謝大法師父吧!」他說:「謝謝李大師!」

後來,他回到外地的原單位,找到了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煉過法輪功的財務科同事,給她講了自己了解的法輪功真相,並叮囑同事:「這麼好的功法,應該堅持修下去呀!」

聽到「真善忍」這三個字

今年三月的一天,我遇到一位中年女子,她向我打聽藥店在哪裡。我告訴她之後,緊接著給她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她說她身體不好,有高血壓,我說:「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比你吃藥要強的多,因為這是宇宙大法,是佛法,只要真心念誦,一定有神佛護佑,你會越來越好。」

當她聽到「真、善、忍」這三個字時,眼睛一亮,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眼圈立刻紅了,瞬間已是淚眼汪汪,隨即淚珠滾落下來。眼看著她手中的紙巾即刻濕透,我跟她說:「你為此言等千年哪!聽到就是緣,就是福,好好珍惜吧,做個好人會有好報的。」

然後,我講到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她告訴了我她的名字,痛痛快快的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隊組織,並連聲說:「謝謝!」我告訴她:「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在救人,是師父讓我把真相告訴有緣人,讓好人能得救,有個美好的未來。」

「你們師父真偉大!太了不起了!」

記的有一年的「七·二零」那天,天氣異常炎熱,沒有一絲風。中午,我遇到兩位從天津來出差的先生,剛吃完午飯走出飯館。我迎上去,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見我滿頭滿臉都是汗,其中一人說:「這麼大熱的天,你不在家睡覺,還往外跑?」我微笑著說:「為了象你們這樣可貴的中國人能有個美好的未來,我怎麼樣都是值得的。」

接著,我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目地是讓民眾誤解、仇視大法和大法弟子,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時毀滅世人。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患有重症、絕症的人,修煉法輪功後都不治而愈,身心健康,道德昇華。這樣好的功法人傳人、心傳心,在海內外迅速洪傳。從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短短七年的時間,全國已有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功,遠遠超過了當時中共黨員的人數。這一切令江澤民和中共極端妒嫉和恐懼。

於是,中共對修煉真、善、忍的上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國家恐怖滅絕政策。中共江澤民集團犯下了國際公認的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大法弟子們不畏強權暴力,堅忍不屈、和平理性的用自己所能採取的方式,冒著被抓、被打,甚至是生命的危險,把真相講給被中共謊言矇騙的中國百姓;大法弟子不為名、不為利、不圖回報,就是為了能讓同胞、讓更多的好人明白真相,辨明是非善惡,為自己和家人選擇幸福平安,擁有美好的未來。

這時,他們聽明白了,激動的說:「你們師父真偉大!太了不起了!」一個說:「我回去就上網,為法輪功點讚!」另一個舉起胳膊鄭重的說:「我要在網上為法輪功投一票,法輪大法好!」

刑警:「有監控我也不怕,我不怕它共產黨,我退黨!」

我老家是東北的,家裡年年醃酸菜。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三那天,有幾個朋友要來我家吃酸菜餡餃子。我趕緊按人數準備好真相光碟、護身符等。一接上他們,我自然的就講起了法輪大法真相,很快講到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其中有一位在刑警隊工作的朋友,他在院子裡就大聲說:「我退黨!」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說:「啊,有監控。有監控我也不怕,我不怕它共產黨,我退黨!」一個女朋友說:「好,我也退。你的師父救你,你救我,你可別不管我喲!我退團、退隊!」

另外兩個人也退出了團、隊,都收下了我送給他們的真相資料。在刑警隊工作的那位朋友還虔誠的扳著手指,一個字一個字的背誦著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一個寒冷冬季的一天,天特別冷,真是滴水成冰。我給一位五十多歲的先生講真相,他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後,他很感激的看著我,和藹的說:「快把鼻子擦擦。」呀!天太冷了,凍的流鼻涕了自己都不知道。

我還遇到一位信佛教的四、五十歲的女士,知道了大法真相,聽到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後,立即用雙手在胸前合十,激動的說:「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你真是活菩薩呀!」隨即屈膝跪下,我趕緊彎腰將她扶起,告訴她不用這樣,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可是救命的寶哇!

立軍姿行軍禮,說:「謝謝師父!」

在一個服裝店,店主熱情的向我介紹商品。我誇她物品擺放整齊、排列有序,店面乾淨清潔,讓人感覺很舒服。她高興極了,告訴我她當過兵,轉業後開了這個店。我說:「靠勞動致富,心中坦蕩。」隨即,我給她講了法輪大法教人向善,使人健康,提升道德。現在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各類褒獎及支持議案、信函已經超過五千多項;又講了中共持續二十多年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我講的很多,很全面。她聽的很專注,也很震驚。明白真相後,她立即招呼丈夫過來,倆人一起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送給她真相U盤,並介紹:「能得到這內容真實全面,並配有加密、安全又免費的金鑰匙——翻牆軟體的無價之寶,你已經踏上了希望的路,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她即刻立正,「啪!」的行了一個軍禮,雙手捧過真相U盤,連聲說:「謝謝。」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叫我們找到有緣人,救度眾生。」她連忙說:「謝謝師父!」「啪!」她又一次立軍姿、行軍禮……

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法輪大法好!」

一位叫金光(化名)的先生,明白真相後,退出了中共的黨組織。後來我又見到他時,天還很冷。我問他:「怎麼剃了個光頭?」他說:「我被拘了。」接著他說,過大年期間,他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聲,被綁架到海淀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十五天。

我不由的想起師父說的:「如果在這場迫害期間誰敢說「法輪大法好」,不用多了,就這一句發自內心的話,這個人一定歸位!(鼓掌)什麼意思?在這個時候、在邪惡的環境中,他敢於證實法,他一定是神了。在這個迫害期間,誰為大法弟子做了點善事,做了好事,這個人也一定會成神!」[1]

他還說,回來後,「610」(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類似二戰時期德國納粹的蓋世太保和十年浩劫中的中央文革小組)的幾個人找了他好幾次,追問:「資料哪來的?誰給的?」他機智的回答:「是在車裡撿的。」當時我手裡還有真相資料,就問他還要嗎?他痛快的說:「要!」後來,他和他的妻子都得到了寶書《轉法輪》。

「中國還有法輪功,真了不起!我回去告訴人們」

我在給一位很有紳士風度的男子講到在中共治下國已不國,民無寧日,壞人當道,好人受氣的亂象後,我問他是否加入過中共的組織?要遠離它,退出來,不為它陪葬,才是明智的選擇。他說:「我是日本人。」

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及大法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他環顧四周,警覺的說:「這些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你講這些,不害怕嗎?我在日本經常看到你們的人在煉功。在這裡我沒有看到,我還以為沒有人煉了呢。」我告訴他,是中共剝奪了人們信仰自由和修煉的權利。雖然我們暫時失去了自由煉功的環境,但是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當年,江澤民曾狂妄的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二十幾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倒下,反而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得到了更廣泛的洪傳。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中共的強權迫害下,沒有退縮,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意志。

我建議他回日本後,去看看神韻晚會演出,那是國際一流的藝術團體,演繹著中華五千年的文明,洪揚的是傳統文化。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場場爆滿,純善純美,贏得舉世讚譽。他高興的告訴我,他是剛剛看了神韻晚會演出後才出國的。

他還說:「中國還有法輪功,這我沒想到。哎呀,真了不起!我回去告訴人們,我見到了:中國還有法輪功!」這時,他叫的車來了,他很禮貌的與我道別:「請多保重!」我叮囑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賜洪福平安保!他從日本遠隔重洋來到中國大陸這個被中共控制最嚴酷、最邪惡的地方,親眼見到了大法師父的大法徒,親耳聽到了大法弟子講的真相。

真、善、忍在人們的心中已經深深的紮下了根。蒼生歸正道,乾坤復清明的時刻即將到來。

感謝師父的浩蕩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故事5:兩家悲、喜劇 警醒世人心

五月的江漢平原,鋪金疊翠,鳥語花香。在一個古老的小鎮,相繼上演了一出人間喜劇和悲劇,詮釋一個亙古不變的天理。

周家的喜劇

小鎮往東出兩裡,便是周家。這天是周家大喜大慶的日子,為兒子小明操辦婚事,迎娶新娘。不只周家人個個笑逐顏開,連善良的村裡人都如春風拂面一臉的高興。

是啊,凡見證周家苦難過去的人,誰能不由衷的高興哩。那時,小明才幾歲,跟爺爺奶奶在家生活,爸媽在外地打工謀生,倒也相安無事。就在小明上小學那年,禍從天降。修煉法輪功的爸爸因到北京上訪,中途被綁架,在市裡關了些日子,後又轉到小鎮派出所關押。當時正是夏季,白天讓他在烈日下暴曬,一動不讓動;夜晚扔在地牢的水泥地上任蚊蟲叮咬。有些黑心的人一時興起,搧他幾個嘴巴,踢他幾腳,消氣、取樂,也是常事。折磨了四十多天,才放了他。

為了生計,小明的爸爸與媽媽在市裡租了鋪位賣小籠包子,來往的顧客很多,生意不錯。可沒幾天中共警察又綁架了他,沒有也不需要任何藉口,只要被盯上就不會放過。這次被關在市看守所長達七個月,他無路可走,只有絕食,躺在水泥地上八天八夜滴水不進,一看不行了,才通知家人接回。只幾天功夫,他又緩過來了,又可以賣他的包子了。想不到的是魔掌再次伸向了他,被非法勞教兩年,由於遭受毒藥毒針的摧殘,兩年後出來時神情呆痴,不言不語,幾近廢人。中共對一個善良農民何等的心狠手辣肆無忌憚。這期間,爺爺含恨離世,奶奶哭瞎雙眼。

而小明像棵樹苗,在風雨中成長,小學,中學,大學,研究生,一路順風,如有神助。如今,小明在南國都市一家央企供職,年薪幾十萬;新娘則在同一城市的公司任白領,收入頗豐。天賜洪福,羨煞故鄉多少人。

華燈初放,夜幕降臨,五彩繽紛的煙花在周家上空綻放,把福報的喜悅與千家萬戶善良人分享。

姚家的悲劇

周家的喜劇才落幕幾天,一齣悲劇在姚家悄悄上演。姚家在小鎮的西頭,離派出所不足三百米。

市裡新建了一個外企工廠,要從各鄉鎮選派一些人到浙江培訓三個月後,回廠上班。外企工人,多少人羨慕。姚家的兒子海浪就是其中的一員,這本是幸事。

可是誰曾料想,才二十多天,海浪突患腦溢血,發現的晚了,在重症監護室搶救了二十多天,一直昏迷不醒。醫生無回天之力,下了病危通知,派車把人送回了家。

這噩耗攪的小鎮人人心神不寧,怎麼會這樣呢?為別人惋惜,也為自己擔心。六年前海浪的父親走了,現在他又這樣了,這二者是否有什麼關係呢?

或許與他父親還真有點關係。海浪的父親在派出所幹了一輩子「編外臨時工」,後來改叫「協警」,都是一回事,說白了就是充當中共的打手。凡違法亂紀的事,坑人害人的事,傷天害理的事,都由他衝鋒在前,大打出手。開始由於人性未泯,幹起來免不了縮手縮腳,領導不滿意:就這熊樣,還想轉正?於是他放開手腳的干,昧著良心的干,心狠手辣,一干就是幾十年,這「協警」成了真正的「邪警」。

小鎮人遠遠見了他就紛紛躲開,如同見了厲鬼,他還覺的挺威風,洋洋自得。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更是幹了許多惡事(如對周家小明爸抽過嘴巴子,後又死扣著身份證不給等等),無明中造下了天大的罪業。
即便這樣為共產黨賣命,中共也沒給他轉正,到頭來被一腳踢出了大門。不久便得了肝癌,走了。小鎮人心裡雪亮:「遭報應了。」

沒過幾天,如日中天的海浪也走了,只留下了妻子和一雙年幼的兒女在人生旅途上孤苦跋涉。

「善惡有報」的古訓,被幾十年的謊言宣傳和刻意欺騙,沖淡了人們的記憶。寫出以上短文,旨在喚醒人們對這天理顛撲不破的明晰認知,從而守住自己的善良,遠離邪惡,擁有光明美好的明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