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頻:《法輪大法神奇故事》選編第5期:丈夫明真相後 五種癌症消失

原編者:蓮子 選編:辰鳴 晨悟 配音:淨妍 秋旭 音頻:晨悟


【正見網2022年09月22日】

音頻:《法輪大法神奇故事》選編第5期:丈夫明真相後  五種癌症消失

原編者:蓮子   選編:辰鳴 晨悟  配音:淨妍 秋旭  音頻:晨悟

音頻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觀時花感嘆春美,品佳茗欣贊茶香,賞聖樂心怡體健,聽神跡福緣綿長。   親愛的聽眾朋友,您現在聽到的是《法輪大法神奇故事選編》第5期。

故事1:丈夫明真相後 五種癌症消失

我丈夫今年六十七歲,教育系統退休。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在體檢時,確診為肺癌,當時我們全家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當年六月二日,丈夫到北京三零一醫院就診,經過各種檢查,確診為小細胞肺癌。醫生告訴我說,這種類型的癌症發展非常快,生命很短,一年到一年半,讓我有個思想準備。聽到這個消息,我當時感到好像天塌下來了,背著丈夫偷偷流眼淚。在北京三零一醫院做了一個療程的化療,就回家了。

回家後,丈夫休息了二十一天(一個化療後,要休息三週),緊接著開始往返省醫院化療,期間醫生建議,由於小細胞肺癌可以直接轉移到頭部,醫生說在頭部做個加強維護治療,再做一個月的頭部放療過後看這是多餘,當時只能聽醫生的。在一年的治療中,該去的醫院都走到了,治療的方法能用的,都用到了,比如,放療、化療、冷凍、介入療法、生物療法、服用中西藥、偏方、營養品等,都沒能把癌細胞控制住,一年內,癌細胞爆發式的轉移,轉移左腎、頸淋巴、頭部、還有腮腺癌(是二零一五年得的),成為一個身患五種癌症的人。

二零一五年上半年,我丈夫的身體消瘦、虛弱、渾身沒力氣,臉的氣色灰白色,出門不敢見人,戴帽子把臉遮住。體重由原來的一百八十多斤,減了三十多斤。丈夫跟我說:「我可能要不行了,連洗臉的力氣都沒有了,」六個化療療程沒能堅持完,身體就支持不住了,心臟病也犯了,就放棄了化療。

我丈夫由於受中共黨文化無神論毒害很深,根本不接受任何信仰和所有的氣功。當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時,他極力反對。當我遭受迫害時,給他打擊很大,有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有時還打罵我,用盡了他所能用的辦法來阻擋我修煉大法。還有一次,他把我娘家十幾口人請到飯店吃飯,讓我的娘家人來勸我放棄法輪功。我多次給他講真相都不聽,他瞪大眼睛,兇巴巴大喊大叫,根本就不聽。

丈夫的病情就像醫生說的,發展的非常快,越來越嚴重,眼看著一天不如一天,他自己也失去了生存的信心,脾氣暴躁,自己認為生命就要到盡頭了,錢也沒用了,吃喝玩樂,享受一天是一天,破罐子破摔。

有一天,我看他情緒好一些,我就告訴他,你的病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他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我,靜靜的聽我給他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然後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把你入過的黨團隊聲明退出來,神佛保佑你平安,他聽明白了,問我說:「那得怎麼退呀?」我就告訴他,神佛慈悲於人,大法師父來世間是救度眾生的,只要你同意表個態,我就幫你退了,不用你真名,用小名、化名、筆名都可以,神佛看人心,他聽到這裡,把右手舉過頭,嘴裡喊著我同意!我同意退、退!

當時我很激動,眼含熱淚,我又問他一遍,你是真心的同意退嗎?他又把右手舉過頭,說我同意退,我說,那我就用你的小名給你退出黨團隊組織吧。他說行。這時我激動的心情無法控制,也無法表達,激動的眼淚奪眶而出,我喊他的名字,某某某,你有救了!你有救了!

從此以後,丈夫隨身帶的錢包裡總放著真相護身符,走哪帶哪,病情一天比一天好。曾在死亡線上的丈夫,現在七年過去了,他的體重已經二百零四斤了,紅光滿面,白裡透紅,誰看見他,都說你命真大,你家哪輩子積大德了,我妯娌都說,是大嫂修煉法輪功,大哥才有今天。

丈夫暫時還沒能走入修煉,但是他在默默的支持我,在中共搞所謂的「清零」行動時,社區給丈夫打電話,讓他到社區去免費檢查身體,丈夫問我,你說我去不去?我就告訴他不能去,咱們不圖那個便宜,也許是為我煉法輪功,要強制簽字的事。丈夫反問我一句,那你為啥不簽呢?我說,你知道簽的是什麼字嗎?丈夫說:「不知道。」我說就是不讓我修煉法輪功的「三書」,你說我能簽嗎?你也看到了,我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我無論在社會上或在家庭中,為人處世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凡是了解我的人,都說我是個大好人,難得的好媳婦。而且我身體健康,二十多年不吃藥,不打針,沒讓你操過心,給咱家省了多少錢?!還有你得了大病,還健健康康的活著,這不是奇蹟嗎! 這不是法輪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福份嗎?我怎麼能背叛師父,背叛大法呢?後來社區再來騷擾電話,丈夫就不接了或關機。簽字一事就不了了之了。

丈夫默默支持我、保護我,不跟邪黨站隊,得到了福報,是師父給了丈夫第二次生命,我們全家感恩師父的大恩大德!感謝大法師父!感謝大法!

故事2:父親的轉變

父親慈祥和藹,都說父愛如山,修煉後才知道,那是因緣所致。我們家族中男孩多、女孩少,我出生後父親對我非常疼愛,僅舉兩個例子:我上面有兩個哥哥,只要父親聽到我的哭聲,兩個哥哥就得挨訓或挨打,是因為他倆沒有照看好我;還有我都上高中了,回家之後父親還親自給我洗頭、洗腳,還有衣服。這些本來都是母親操心的事情,父親偏偏要身體力行,因為我學習好又聽話,說我是父親的掌上明珠還真不為過。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知道《轉法輪》是拯救生命,再造洪宇的一本天書,是叫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就在班上叫同事看大法書,跟他們說:「我現在學大法了,師父教導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剛得法的喜悅無以言表,我覺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運的人。那時的修煉環境非常好,辦公室的所有人都看過《轉法輪》,有個大學生就愛看大法書封底的蓮,還有同事拿起《卷二》看到《真修》這篇經文問我:「你還真修?」說實話,那時還真不會修,但內心明白這就是我要追尋的。隨著不斷的學法,漸漸的明白了許多法理,心裡頭無比的幸運、自豪,得了法的喜悅恐怕每個大法弟子都有體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之後一切全反過來了,父親對我採取的是法西斯手段,用皮帶子抽打我、用針頭扎我、把我捆綁起來,用剪刀把我長長的頭髮剪得象刺蝟,自己到派出所去聲明自己不煉法輪功,並要強制我,要我寫保證,筆和紙就放在我面前,「給我寫,寫,不寫就斷絕父女關係!」還警告兄弟姐妹都不准與我來往,天天罵著師父,我想父親不是魔吧?邪黨妖言惑眾,看著父親被魔操控的簡直讓我驚訝!我的心裡頭傷心極了,這哪是我的親生父親呀?我堅定的對父親說:「別這樣了!你再做下去要下地獄的。」父親不聽我的勸說,依舊是歇斯底裡的兇惡。

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因不轉化,父親去了一次勞教所看我,風塵僕僕的,我見了也是心生起了憐憫之心,父親一直站在邪黨的一邊,舊勢力的毀人真是一箭雙鵰,我告誡自己一定要堅定,任何邪惡手段也無法撼動我對大法的正信。

以後的十多年間,我就很少回家了,後來聽母親說,父親家裡收到一些大法小冊子 ,他認定是我晚上發的,對我一直抱有敵意。我只能趁父親不在家時偷偷的去一趟,後來父親耳朵不好使了,想母親時就打個電話,有時能聽到他的聲音,在那頭問是誰打來的電話。我心想:父親還有救嗎?直到二零一六年底,父親突發腦梗,我知道時他已經住在醫院了,我急急忙忙的趕到醫院,路上心想:父親一直不明白真相,要是這次走了,這可真的沒救了。

師父說:「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1]。父親既然曾經是師父的親人,我就要去救度他,是舊勢力安排了他扮演這個不情願的角色,這不就是處在最危險境地上的人嗎?到了醫院,看到父親已昏迷不醒,臉色蒼白,哥哥和嫂子們都在,我上前握著父親的手,父親的手涼涼的 ,但那隻涼涼的手卻使勁的攥住了我的手,當時我真切的感覺到象個快沒命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拚命的攥著、攥著,不撒開。我的心裡頭一動,馬上對著父親的主元神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就救你。」

父親總算保住了性命,但是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生活不能自理,從醫院回家後我們兄妹幾個輪流照顧,一次輪到我時,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父親不打折扣的就念起來了,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定了定神說:「你以前說法輪大法不好。」父親竟然很平和的說:「嗯,那時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我說:「那你要是早念大法好還用得這個病?」沒想到父親卻有點生氣的說:「我現在念也不晚!」聲音提高了八度就接著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喊得聲音很大,前後屋子都聽到了,我說您小點聲,當時我有些怕心,怕鄰居聽到。我愕然了……在這場對大法與世人的全方位迫害中,父親被謊言和外在大形勢帶動,造了很多業,也不相信因果報應,可當災禍降臨到自己頭上時,只要他對大法還有一點正念,還有一點人性和良知,他都會感受到大法的洪大慈悲與光明,會得到大法的救贖!

這次疫情突如其來,人們猝不及防,父親也發起高燒來,父親今年八十歲了,因為是輪到弟弟伺候,兩個哥哥叫也叫不來,其實人人自危,誰都怕感染上,即使是發燒,誰都不敢近前。我得知後去了父親那裡,我叫他趕快念法輪大法好,他點點頭,我也在他耳朵邊一起念,象父親這種高齡的危重病人,又持續發燒三十八點四度,僅吃幾片退燒藥是抗不過去的,到了第六天,弟弟急得不行,打電話給120,結果120不來,理由是:那段時間凡是發燒的病號120一律不出車!有什麼辦法呢?小區也封了。我對弟弟說:「就求大法師父吧!我們全家都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當天父親的發燒再也沒有上升,維持在三十八點四度,兩天之後,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燒退下來了,父親的身體也完全恢復了正常。

這一次大法師父又救了父親,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母親更是見證人,她後來說了實話:「我膽小,心裡知道大法好,就是不敢念出聲音,我心裡頭害怕!」是啊!在中共二十多年的迫害中, 不修煉的家人也承受了許多的痛苦和壓力,常為我擔驚受怕……他們不光是我的親人;也是大法師父的親人;也是天國世界下來的生命;也是今天大法要救度的有緣人啊!

〈選自《法輪大法神奇故事四》(1)〉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