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歸大法 師恩難報!

修真


【正見網2023年06月15日】

現將我們家初期三三倆倆相繼得法的神奇經歷、特別是我那無神論的老父親神奇得法的故事寫出來,以證實法的偉大。

一九九七年六月三日,佛恩浩蕩,法緣已到的我有幸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記得那天早上剛上班一會兒,單位已退休的同事(同修)來問我工資補貼發放的情況之後,我突然問她:你是不是在煉法輪功?她回答說:是。我問:法輪功能治病嗎?她說:不治病,是佛法修煉,如果真修的話,可以達到治病的效果。我對她說:我兩邊的媽媽身體都不好,我想讓她們來煉。

我問有書嗎?她說:有。我說那幫我買三本書,我一本,兩個媽媽各一本。她說:不行。這(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佛法修煉,得自己親自到煉功點去請。這也是對法和師尊的尊敬,因為這(法輪功)是修佛、修道、修神的,神也得考驗你是否真心誠意啊!

當我聽完這句話的那一瞬間,我整個的身心一震:好似塵封的記憶瞬間給打開了;每個細胞、汗毛孔也被打開了;我的神性也給喚醒了。內心感到無比的激動,思想突然好似被清空了一樣,前一分鐘還在津津樂道的談論股票的漲勢,滿腦子都是名、利、錢財。後一分鐘思想一瞬間就被更新成一幅修佛(如來佛的形像)、修道(太上老君的形像)、修神(各式各樣在天上飛的神的形像)及觀音菩薩手持淨水瓶向世間撒甘露等等美妙的景象。

為此,我信誓旦旦的對她大聲說:我要修煉,我立即把我胸前佩戴的如來佛的佛像拿出來給她看,以證明我信佛,我告訴她,我找了很多年,沒有找到可以指導我修煉的佛法,現在我終於找到了!當時那個激動啊!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當我第一次帶著激動的心情讀完《轉法輪》這本寶書後,大法書裡的法理深深震撼著我的心靈:如醍醐灌頂,激動、激動,還是激動!無法用語言來表述初得法時神性甦醒的那種幸福、幸運激動的心情!轉而後悔,後悔得法太晚,並責怪自己,為什麼大法九二年就傳出來了,現在才知道這部曠世難尋的法輪大法(佛法)在世間洪傳呢?

其實,在我得法之前,我有一個令親朋好友都羨慕的好工作,有一個合諧幸福的小家庭。但美中不足的是,我有一個非常糟糕透頂的身體,能報出病名的就有十三種之多,那時病魔把我折磨的痛不堪言,體重僅有七十斤左右,身體瘦得皮包骨,因此我成了醫院、藥店的常客。但當我得到《轉法輪》寶書的當天晚上,在睡覺之前,我坐在床上學了二十頁的法以後,睡意隨之而來,放下書立馬睡覺,直到第二天早上六點鐘醒來,一覺拉通,中途沒有起夜,大腦從來沒有過那麼清醒。之後接著下床,煉頭天晚上剛學會的第五套功法(打坐),就這樣,我那每天晚上睡覺靠吃安眠藥才能似睡非睡的狀態徹底消失了。

一個月以後,我的其它病症也消失的無蹤無影,從此無病一身輕,二十六年來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我雖然病痛多,但我不是抱著治病入門的,因為我從小就相信有神的存在,人可以修成神,只是不知道怎麼修。)

當我知道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生命可以得到提升,可以修成神、佛、道的同時,還可以擁有一個好的身體後,我發願要把這麼好的大法傳給我所有的親朋好友。

當我的願望還沒有兌現時,六月十八日,我那年滿十二歲,剛結束小學升初中考試完畢兩天的兒子,突然用一副認真、嚴肅而又慎重的口氣對我和我丈夫倆宣布說:我要煉法輪功!我睜大眼睛還沒反應過來,他又接著說:我已經「偷」看了你(指我)藏在枕頭下面那本《轉法輪》寶書了。現在再告訴你們倆一個藏在我心裡的秘密: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長大以後要出家去雲遊,去尋找一種可以超脫生死的佛法修煉。但當這兩天我看了《轉法輪》這本寶書以後,我知道現在不用出家了,千年不遇的法輪佛法已經洪傳到了世間,這部大法的宗旨是宇宙特性真、善、忍,他是宇宙的根本,是最高的佛法。所以我宣布,從今以後我也要修煉「法輪功」。

聽完他的童言把我們倆驚得目瞪口呆。當時我只是從感性上知道這部法可以使人修成神佛,同時,也可以得到一個好的身體。而且煉功點上絕大多數都是老年人,年輕的小伙子也有,但都是二、三十多歲的人。沒有看到小孩煉。因此我對他說:煉功點上還沒有看到你這麼大的小孩,你現在的生活重點是讀書。他說:這部法在常人中傳的目地,就是所有與師父結過緣的常人都可以修煉。再說,佛法修煉不分年齡大小,不分男女老少,人人都可以修,你們不要阻止我,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就這樣,他成了我們當地最早的大法小弟子。他剛得法時,師尊就給他打開了天目。但他很淡定、也很低調,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對我也是偶而透露一點:「今天我洪法回家,打開門,師尊的法身就在門口笑著鼓勵我······」。九九年七二零那天,他與大人同修去省城證實法,當那些看守他們的警察問他話:別人煉功都是為了祛病健身,你這麼小煉法輪功是為了什麼呢?他回答說: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我沒有病,我是因為想在佛法中修煉才煉法輪功的。那年他十四歲,讀初二。二十六年來,在師尊的呵護下,無論在國內、國外,他都一直平穩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兌現著史前的誓約。

七月初,成都的姐姐也幸運的在當地找到了煉功點,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七月十幾號,老家的婆婆媽和公公來到我家,簡單互問後,他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大法修煉的情況,我就將《轉法輪》書後邊那個附錄:師尊修煉的《小傳》讀給他們倆聽(我婆婆是文盲),當我讀到一半時,婆婆媽非常激動的對我說:哎呀,這個師父才是真佛下世啊!我終於等到了啊!我問她為什麼這麼說?她說:她很小的時候,就有人告訴她人可以修成神,只是還不到時機,建議她可以先到廟裡去修。所以,當她九歲那年,她就去到廟裡,準備皈依佛門,當她在廟裡待了一週後,廟裡要求每個進廟的人都需要繳納兩擔口糧才能入廟脫俗,皈依佛門,念經修佛。由於她家很窮,飯都吃不飽,最終沒能如願。

這樣,我的公公婆婆也很幸運的入道得法,走上了法輪佛法修煉之路。得法後不長時間,我那一年要住兩三次醫院的婆婆媽,竟然也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更神奇的是,在一年之內,我那一個字不識,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會寫,領工資全靠蓋印章的婆婆媽奇蹟般的把這本三百多頁的《轉法輪》裡的字全部認識了。他的大兒子不相信婆婆媽能認識字,還特意隨意抽書裡的任意一段法讓她讀,結果,她真能很順暢的讀通、讀對。只是讀速比我們要慢一些。那年公公七十多歲,婆婆媽六十多歲。

七月二十多號,我那早被成都華西醫院判了「死期」(活不了多長時間)的母親,正準備照常例每季度去醫院拿一千多元錢的保命藥之前,來到了我家。當她聽完我對大法的認識和大法對祛病健身有特效的介紹時,她當時就發願,要堅修大法,跟師回家,這樣她當天就得法了。

很神奇的是,當她發了這輩子會堅修大法到底時,她那病入膏肓的身體瞬間就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感到幾十年來綁在她身上的東西一下就沒了,她激動萬分,第二天就去成都我姐姐那裡了,她把聽聞大法與得法後的喜悅心情和身體的變化與我姐分享,讓我姐姐陪她到成都市中心去用準備買藥的一千元錢,全部拿去買了她喜歡的衣服、裙子和高跟鞋。那年她也是六十五歲。

我媽回到老家後,將得法的喜悅心情與大法的美好傳給了老家的其他親朋、好友、鄰居、村民,包括我的父親。我的姑父、姑媽、堂兄、堂嫂等二十多有緣人也相繼得法。唯有我的父親不但不信不修,還笑話剛得法的這些人是在講「迷信」,不長腦子。對那麼多修大法的人和事,視而不見,每天依然過著他認為退休後的幸福生活:每天上午到城裡去喝茶、聽八卦,中午晚上每頓飯喝幾兩小酒,抽抽菸,拾弄一下我媽的自留地裡的農作物,晚上看看新聞,上床後抱著武俠小說「神遊打鬥」的夢幻之中,他認為他這才是神仙生活。所以哪怕是他親自聽聞了母親煉功點上一位啞吧小姑娘在煉功點上聽法三天後開口說話的真實故事後,他依然不相信有神的存在。

九月二十六日,我丈夫的法緣已到,當他看了師尊的新經文《退休再煉》和師尊廣州講法錄像以後,也激動而神奇的走入了大法修煉行列。

轉眼九八年新年到了,我與姐姐倆準備借過年之際,給我這無神論的父親和大弟三口之家洪法。

年三十晚上,全家吃過年夜飯以後,大家以我父親為中心,圍坐在一起聊各自過去一年的工作和生活及難忘的一些事,相當於讓父母高興高興。我和姐姐最終提到了我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的身心變化,母親也不時說一些她的體會,我們分享了一些同修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與修煉中親身經歷的一些神奇的故事,目地是破除老父親那根深蒂固的無神論觀念。大弟一家聽得津津有樂,不時提一些問題,我和姐姐用書中學到的一些法理給予回答。

兩個小時過去了,父親始終一言不發,半閉著眼睛、翹著二郎腿半躺在椅子上,聽著我們兄弟姐妹歡喜的聊天。晚上快十點時,父親突然睜開眼睛問我說:小妹(指我),你們說了一晚上,說得很熱鬧,說人能修成神。你們看到神了嗎?這世上的神在哪裡?有誰看見了?他接著對我說:你知道嗎?常人是怎麼評價的四大名著嗎?那叫「真《三國》(演義)、假《封神》(演義)、《西遊記》騙死人、《紅樓夢》最後也是空無一人。人間都在談有神(存在),痴人白日說夢看到了神,我告訴你們,那都是自欺欺人。緊接著對我和姐姐倆說:你們說人可以修成神,世人也都在說有「南海觀音菩薩」(存在),那你們倆現在告訴我,在哪裡可以親自看到「南海觀音菩薩」?如果真的有,不管路途有多遠,我都去親自拜見,如果我能親自看到「南海觀音菩薩」的真容,我立刻就來修煉法輪大法,因為你們說法輪大法是修佛的嘛!我對父親說:「我們師父經文裡說:修在先,見在後。」

第二天,正月初一,我留在父母家陪父母,姐姐到城裡大弟家去,繼續洪法。姐姐這次直接把隨身帶的《轉法輪》書拿出來,把開篇的《論語》讀給他們全家聽,當讀到第二段時,我那剛滿八歲的小侄女的天目就開了,侄女童言無忌,看到什麼說什麼,姐姐一邊聽讀,她就一邊敘說看到另外空間的那些美妙景象:什麼金土地啊!金色的法輪啊!七彩賓紛啊!山山水水啊!什麼樓台亭閣啊!等等。這一下,把我大弟及大弟妹的興趣提起來了。讓他們全家更進一步相信法輪大法就是佛法修煉了。就這樣,他們三口之家也與大法接上了聖緣,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中午,姐姐與大弟全家又回到了父母家。我那小侄女一回來,就把上午在她家裡看到的景象又大聲的重複一遍,並從這個房間追到另一個房間,繼續大聲的對大家說:奶奶家裡到處都是金色的法輪在轉,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美妙極了,還看到師父對著她笑等等,她特意對我父親說:爺爺,我看到好多好多的法輪在轉啊!大姑、二姑說的是真的,您也煉(法輪功)嘛!我父親特別喜歡我這侄女,就笑著對她說:你看到的那是幻覺,等我看到「南海觀音菩薩」了我就來修。大家只好無語。

我父親的無神論觀念障礙著他得法,也成了我最大的心病(執著心),為了能讓父親得法,我就讓母親在每天每頓吃飯時放師父《廣州講法錄音》聽(這個我父親不反感,因為他看到我母親煉功以後,身體在很短時間內就從瀕臨死亡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這樣,我母親就不會從他那裡要錢看病了),這樣我父親也同時能聽到。

年後黃曆的二月十五,我和姐姐回老家去給父親過七十歲的生日,順便把剛請到手的師父《首發式講法》拿回去讀給母親聽,父母都在廚房準備中午吃的,我就對母親說:這本講法很稀少,我現在讀給你聽,走時還要拿回去。然後,對我父親說:我讀給母親聽,你不要反感,你不願聽,就做你的事!不聽就是了哈!他說:你讀嘛!這樣我就邊讀邊把我理解的意思作一翻解釋,讀了十多分鐘以後,我父親就說:你抓緊時間讀嘛!解釋那麼多做什麼?我竊笑,父親也在聽啊!這樣,我父親也一起聽完了這本師尊的講法。

之後,我母親為了父親能系統的看《轉法輪》這本書,就把父親床上放的每晚上床後必看的那本武俠小說給換成了《轉法輪》。

轉眼到了九八年五月初,那天早上我剛上班,母親就給我打電話激動的說:昨天晚上半夜,我父親看到另外空間他想看的景像了,我問是怎麼回事?母親說:早上父親很早就起床到她房間裡去,激動的告訴母親說:他天天與母親一起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他也在思考。自從母親將他床上的書換成《轉法輪》這本書以後,他就每天晚上看,當他看到書中師父說:不但要看書、學法,還必須要煉功。他說他就試坐在他自己的床上,學著母親平時那樣盤腿(女式),他一下就雙盤上去了,當他把眼睛閉上以後不一會兒,師父就把他的天目打開了,讓他看到了許許多多從來沒有看到那樣美妙的景象,看到了菩薩和天人,他的衣服上,他的頭上、身上到處都是法輪在旋轉。他說:他開始擔心是幻覺,就睜開眼睛看:他看到房間裡也是五顏六色的法輪在轉,他當時驚呆了,這一看徹底摧毀了他堅守了七十年那頑固的無神論觀念。他說:他一共盤腿四十多分鐘,也就看了四十多分鐘,對我母親笑著說:真是美妙極了。然後對我母親說:從今以後,堅修大法到底,哪怕以後世上沒有一個人修煉法輪大法了,他也會堅修到底!

聽聞後,我感恩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我那頑固的、受邪黨幾十年無神論毒害的父親終於被法輪佛法喚醒得法了!

聖緣已結,緣歸大法。至此以後,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各自兌現著史前的誓約!證實著大法的偉大!我們全家在師尊的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師恩難報。唯有精進,以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