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這叫什麼事兒

文雋


【正見網2004年09月25日】

出場人物:
張大媽(簡稱媽)、張大爺(簡稱爺)、漢(攔路搶劫者)、便衣警察甲、乙

媽:今兒天氣不錯,老頭子,你去趟銀行取點錢吧,咱們早點兒把空調買回來,省得到夏天人多買不上。
爺:行啊,老伴兒,想法挺超前啊,我這就去。哎,兒子沒來電話嗎,他今兒回來嗎?
媽:昨兒你去遛彎兒的時候來了個電話,說工作太忙,今兒得加班兒,明兒回來。
爺:「工作太忙」?治安這麼差,他們警察都忙什麼去啦?
媽:說的是呢,現在,小偷流氓都沒人管,大白天打劫的都有了。老頭子,你取了錢,回來路上可小心點兒。
爺:這叫婦人之見,我一個老爺們兒,光天化日之下誰敢把我怎麼樣?
媽:唉,你可別這麼說,對門王教授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看升旗,也是光天化日,沒招誰沒惹誰的,還不是給抓到派出所,折騰了一天才放出來。
爺:喲,不會吧,怎麼回事?
媽:唉,一大早看升旗,他面朝東,陽光刺眼哪,他就用手遮陽,這下壞嘍!
爺:怎麼呢?
媽:一個警察當時就走過來,一把抓住他要帶走。王教授說,你抓我幹嗎呀?警察說,你膽兒也太大了,跑這兒煉法輪功來了!王教授說,什麼法輪功?警察說,你當我是傻子哪,你煉的就是第二套,叫法輪樁法。
爺:好嘛,那王教授現在怎麼樣了?
媽:唉,甭提啦,打那以後,不論晴天下雨他出門老戴個遮陽帽。
爺:這幹嘛呀?
媽:省得用手搭涼蓬了唄!(用手比劃。)
爺:唉,都作下病了!
媽:還有更氣人的呢,有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伸了個懶腰,立馬被抓走了。
爺:為什麼?
媽:說他煉法輪功--叫那個那個「彌勒伸腰」。
爺:要是我去了,我就坐著,誰也找不了我的碴兒。
媽:那也得看怎麼個坐法,千萬別盤腿!
爺:盤腿怎麼了?
媽:說你煉靜功啊!
爺:那我就抄手啥也不干。(雙手插於腹前。)
媽:哎呀危險哪,那叫結印!
爺:這還叫不叫人活了?
媽:沒聽人講嘛,現在的警察殺人放火不管,專盯著法輪功,所以要處處小心哪!
爺:這都什麼事兒!(戴上帽子、墨鏡,)行,我走了。這打扮怎麼樣,保證安全。
媽:早去早回,一路小心。

(張大爺背著小背包,走到繁華的商業區,進一家銀行,片刻,走出。一個大漢迎向張大爺。)

漢:大爺,麻煩您過來一下,問您個事兒?
爺:(隨漢子走到角落)什麼事兒啊,你問吧!
漢:(一把抓住張大爺的包,低聲)是您把錢交出來,還是我自己動手?
爺:(緊緊抱住包)這大白天的,你就不怕我喊人?
漢:(哧哧笑)你當哥們兒是初出茅廬啊,要沒把握,我敢大白天找您老人家的麻煩?
(伸手拽包兒。)
爺:來人哪,有人搶錢啦!(環顧四周,繼續喊,)來人哪,有人搶錢啦!
漢:得得得,您別累著,白費勁!
爺:來人哪,強盜打劫啦!
漢:(搶包)不給是不是?(亮出刀子)您可想好了,要錢還是要命?
爺:我這麼喊還沒人管。(與漢子奪包,突然靈機一動)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噌」的竄出兩個便衣警察。漢子欲跑,張大爺一把抓住他。)
爺:(繼續喊)法輪大法好!

(兩個便警用力拉開漢子,一把將張大爺摔倒在地,腳踩張大爺。)

爺:(張大爺掙脫,氣憤)你們別抓我呀,他搶我的錢,還拿刀子--別讓他跑了!
(漢子被便警一把拉摔在地,正唉呦著想往起爬。)

便警甲:(拿下張大爺的墨鏡,打斷張大爺的話)老頭,剛才是不是你喊的法輪大法好?
便警乙:(便警乙仔細大量張大爺,驚恐萬分)爸,怎麼是您?
(兩個便警同時撒手,扶張大爺)

爺:(緩緩站起氣得說不出話來,看著兒子和便警甲)你整天加班不回家,說工作忙,就忙這個?(手指著被跌傷正爬在地上哼哼的漢子,從大漢手中奪回包。)放著打劫的你們不管,專們欺負良民百姓,啊?
便警乙:爸,您怎麼這身打扮?唉,您喊什麼不行,您幹嘛喊法輪大法好哇?
爺:混小子,竟敢把你爹踩腳底下,你還有臉問我?我不喊法輪大法好,請得動你們嗎!?我喊破嗓子也沒人理我,就這句管用救了我一命!你們就缺德去吧,國家花錢養了你們這麼一群狼!
便警乙:爸,爸,您消消氣,我們這也是身不由己啊,我們頭兒說,鎮壓法輪功是壓倒一切的任務。(看看便警甲。) 
便警甲:(掏出手絹擦了墨鏡還給張大爺)是是是,這是上頭下的命令,我們也沒法子。
便警乙:爸,我們沒傷著您吧?(指著大漢)我們一定嚴懲這小子!
爺:(張大爺手拿墨鏡,指著兒子,氣憤地)等我回家,看我怎麼收拾你!哼,這叫什麼事兒!(邊走邊小聲說)給我惹急眼了,我也煉法輪功去!(剛走幾步,突然想起什麼)哎,我說,這法輪功就是些鍊氣功的人,你們幹嘛下這麼大功夫把人家往死裡整啊?
便警甲:(小聲秘密的)張大爺,不瞞您說,聽說法輪功是老江最大的心病。
爺:噢,是他最大的心病,那也是你們最大的心病嗎?
便警甲乙:(互相對望)這--
爺:我問問你們,老江的豪華專機你們坐過嗎?
便警甲乙:(不解地搖搖頭,)沒有啊。
爺:老江給小蜜蓋的大歌劇院你們去過嗎?
便警甲乙:(搖頭)更沒有啦。
爺:這不結了!他是他,你們是你們,一人一筆帳。他腐化墮落,禍國殃民,你們也想算一份兒?
便警甲乙:不想不想。
爺:噢,他不舒服了,讓你們抓人你們就抓人?讓你們殺人你們就殺人?將來氣候一變,他遭報應了,你們替他幹的壞事,他能替你們兜著嗎?唉,你們也太嫩了!
便警甲乙:喲,可不是嗎?
爺:再者說了,都是吃五穀雜糧的,誰也萬歲不了!中國的事兒跟演戲似的,不管它在台上蹦得多歡,幕一落就完啦。這幾十年我經過的運動多了,也算是個老運動員了,哪次運動不平反哪?
便警甲乙:平反?喲,真得往深裡想想--
爺:揭長不短兒的拍拍自個兒心窩兒,問問自自個兒,你幹的事兒是造福老百姓呢,還是禍害老百姓呢?就你們現在這麼整治好人,孽可作大了!孩子們哪,聽我一句吧,別犯傻啦!(背著手,欲走。)
便警乙:爸,爸,您別走啊,那我們以後怎麼辦哪?
(大漢看他們只顧說話,沒注意自己,從地上悄悄爬起,躡手躡腳地下。)
爺:(回過身子,思索片刻)過來過來,(對便警甲,)給我學學,你小時候打彈弓眼睛怎麼著?
便警甲:(眯起一隻眼)這麼著。
爺:(對便警乙)兒子,你媽穿針引線眼睛怎麼著?
便警乙(眯起一隻眼)這麼著。
爺:你們自個兒琢磨吧!我可什麼都沒說!
便警甲乙:(單眼呆片刻,然後對望,恍然大悟)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哪!(不約而同的拍大腿,伸出姆指)高哇!
爺:(先是得意微笑,忽然發現大漢不見了)哎,他人呢?他什麼時候溜啦?
便警甲乙:唉,把這喳兒忘了,快,快追!(二人急跑下。)
爺:你說說,這叫什麼事兒!?(背著手下。)

--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