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迫害案例電話講真象的心得

台北學員


【正見網2005年05月03日】

今天我想就打迫害案例電話方面的心得跟大家交流。我個人一直覺得打迫害案例電話是講清真象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大法弟子應該重視。因為這些迫害,從學員個人來說,他們被抓進去後,身心將受到殘酷的折磨,有的被打成傷殘,有的家庭破裂,有的甚至會失去生命,可以說是慘絕人寰。師父說:「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轉法輪》)更何況,他們是我們的同修呢!

從整體來講,這些被抓的弟子都是走出來講清真象的。他們的被抓,將相對的使很多人失去了救度的機會,損失是非常巨大的,所以不管是急迫性以及重要性都是不容忽視的。另外,案例中公布的公安、警察、610辦公室、勞教所人員都是受到邪惡操控,直接執行迫害的人,最是需要我們發揮整體力量去跟他們講清真象,制止他們行惡,以減少大陸同修的強大壓力與危險。師父在《正念制止行惡》的經文中說:「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認邪惡的各種迫害行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

最近,我們看到高蓉蓉再度被非法逮捕,其它迫害案例也不斷增加,明慧網的報導每天均有十幾、二十幾個迫害案例,讓人怵目驚心。究其原因,我個人的體會是除了九評推出而引起邪惡恐慌、作垂死掙扎外,也覺得跟我們整體有漏有關係。大陸弟子這一、二年來,費盡心力,冒生命危險,將一樁樁血淚斑斑的迫害案例收集並傳送到海外來,使得邪惡得以大面積的曝光。記得前年七月,遭受到迫害的案例不到五千個,現在遭受到迫害的案例卻已經快累積到三萬個,增加了好幾倍,參與打電話講真象的同修反而減少,力度當然不夠。另外,我感覺大家看多了迫害,好像也陷入有點麻痹的狀態,不像以前那樣反應快速而積極。另外,最主要的是,很多學員還是未能衝破心理障礙,一直把這塊區域視為禁區,不想去碰觸或不敢去碰觸。三萬個案例,每個案例若有4個電話,總數就超過十萬,在比例懸殊下,一直無法形成整體力量。大家想一想,如果香港23條,只有幾百人站出來,如果總統府廣場前的訴江案或聲援退黨活動,也只有幾十個同修願意站出來,那能起到什麼作用呢?那麼面對這些這麼邪惡害人的魔窟、妖穴,不是更需要大家一起站出來去面對嗎?

關於心理障礙的部份最主要的還是怕心,由於怕心不去,一直無法拿起對付公安最佳的武器:也就是伸手可及的電話,利用它來加入圍剿的任務,那麼戰力當然很難提升。現在,讓我們重溫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師父說:「別看邪惡們在猖狂,都在膽顫心驚,都在害怕。當然邪惡的生命在沒有被清除完之前還要指使惡人幹壞事,被邪惡操控的時候惡人就沒有了理智,冷靜下來的時候它們都在害怕。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得睡不著覺――怕。」對照師父的經文,我們一通電話就能起到這麼好的震懾邪惡的作用,我們卻又「何故步跚跚」呢?一個人怕,兩個人怕,還算事小,如果到現在還有很多人在怕,那不是整體有漏嗎?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的去面對。

我覺得打公安勞教電話,整體效果的好與不好,不是哪些人講的多好,而是能不能有更多弟子願意拿起電話,持續的用正念去打,如果海外大多數的大法弟子,都能分出一點時間,直接跟這些人講真象,就算是每天一通,30秒也行,實在沒時間2天或3天一通,甚至一星期打一次也是可以,我們需要的是大家能夠站出來參與,那樣才能形成師父在《圍剿》經文中所說的「大法眾徒講真象 正念法力搗妖穴」的整體力量,讓「爛鬼心膽寒」。我想只要我們多放下一點人心,輕輕拿起電話,不用翻山越嶺,也不用風吹雨打日曬,就在自己的家中,就可以將「口中利劍」直接對準這些黑手、爛鬼發射。真是何樂而不為呢?

另外,有些同修覺得被掛電話,就以為效果不好,產生挫折感,而不願意持續去打。其實只要去打,講上一句話,或叫出對方的名字,就有一分力量。就算是被掛斷,當打電話的人多了的時候,就能起到作用。有時甚至對方一聽是「海外」馬上掛斷,或知道海外打去的而故意不接,這樣還是有作用,因為這其實也是對方怕的表現。大家千萬不要有任何挫折感,更不要小看自己的一分力量,大家不妨想一想:五十、一百個人,每天打十通,跟上萬人每天打一通,這力量怎麼能相比呢?如果一個派出所非法抓人後,每天電話接了幾十通,那還需講太多話嗎?一個勞教所一打人、殺人,一下子很多的電話就湧進去,他們就會覺得他們幹的壞事,隨時受到監視,無所遁形,當然會怕。我們希望同修們能夠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3.26遊行後,我在電視看了一個座談會,有位政治評論家說他常常嚴厲批評中共,可是卻經常被邀請去訪問。在場有人問他,那你被抓走怎麼辦?他回答說:「那就請你們天天打電話要人,然後把事情鬧大,這樣就算不放人,在裡面也會好過一點,否則弄不好就會死在黑暗裡。」這段對話,也提供同修參考。

我想舉一些對方怕的例子供參考。有一次打給一個抓大法弟子的公安,他聽到一半,緊張的手機掉下去,我再打過去,他還跟我說對不起。也曾經有個所長聽完真象,表示他不會再參與迫害的行動。有一次有位所長姓李,聽到一半連忙否認說:「你打錯了,我不姓李我姓張。」不到一分鐘他就變姓了。有些人掛斷後我再打,他們把電話轉換成傳真,有時候變成電路故障,甚至電話線都拔掉了。又有一次,對方說我打錯,我跟他核對電話,他說電話號碼對,但已改為飯店。我問他改多久了,他說半年。我知道他是公安,就問他那飯店叫什麼名,他突然回答不出來,竟然說還沒取名,我也沒戳破他,最後他聽完真象。

前幾天,我打給一位610的人,沒人名,只有手機號。他謊稱是殯儀館的,他聽到了迫害法輪功是犯了群體滅絕罪,就問我說:「到時候會不會判死刑?這樣他的殯儀館不就生意興隆了。」我就故意一語雙關說:「你想想文化大革命那些人的下場,自殺的自殺,槍斃的槍斃,不就知道了,反正是善惡有報,總有一天等到你。」其實包括那些不停叫罵的,不讓你講話的,也往往是心虛的表現。在我打電話的經驗中,感覺真的是這樣,所以我們真的不要自己嚇自己,也不要被掛斷電話就因此而產生挫折感,只要我們用心打,持續去打,就能起作用。

因為迫害案例的對像有很多是非法抓人,或是打人、殺人者,如果不能救度,也要震懾他們。因此碰到掛電話的時候,我就用不同話題切入再打。比方一聽法輪功就掛,我再撥過去就說自焚是假的,這場打壓是傷天害理的非法行動,或是說我是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網路看到你的大名跟電話……或是說參與打壓法輪功就是犯了群體滅絕罪。也可提醒他們今日打壓的功勞,就是明日的罪證。法輪功一定平反……等等。如此,有時也可吸引他們繼續聽,就算對方不好好聽,掛了三次也聽了三句真象了。所以如果用長劍不行,那就用短刀。

九評推出後,講真象又多了一件利器,為了視情況切入九評,我常以第三者的身份去講,一般是這樣開始的:國內不是在取締法輪功嗎?(用取締比較中性)已經快6年了,我們現在在海外常常看到媒體報導法輪功被迫害死亡的消息,有被打成傷殘的,有被毀容的,而且還有照片,已經引起國際關注與譴責,對我們中國的名譽損失很大,然後,穿插一些維權事件,比如四川漢源公安槍殺農民,趙紫陽死前被軟禁等等,就是把法輪功當成中共迫害人權事件之一,然後繞回大法真象,比方問對方有沒有看過「偽火」,知不知道江澤民被告……等等。用聊新聞的方式,再切入九評。總體來講,效果還不錯。有時他們聽完鄭重聲明、九評標題及退黨浪潮後,還記下希望之聲頻道及自動回覆信箱。

另外,有時講大法真象也可促成他們去看九評。比方幾天前打給一位社區書記,他對大法有誤解,說法輪功在牆壁寫字、散發傳單、製造垃圾,所以他專門在沒收九評文章及大法資料,又幫忙清洗牆壁,處理善後。他說他聲望很高,還自稱是個大好人,我讓他了解一些真象後,他態度改變許多,我最後祝他有個理智的判斷與抉擇,他還說謝謝。又有一政保科的公安,跟我說他們法輪功圍攻中南海,能不抓嗎?問我海外媒體有無報導,經過我講真象,感覺清理了對方一些毒素。後來他表示他有九評但沒去看,因為那是法輪功散發的,我又繼續講了一些九評情況,我想他應該會去看。另有位女警,說聽過九評但沒看,也是知道大法真象後,表示會去看。我的體會是,推九評也不要忽略講大法真象,可以相輔相成。當然,有時分開去講較合適。

我想,我們被罵,被掛電話可以金剛不動。但對於同修被非法逮捕及迫害,千萬不可以金剛不動。尤其現在正在進行7.20以來規模最大的非法抓補行動,我們千萬不可以掉以輕心,應該更加努力共同去清除惡。有同修提供30秒的打電話講真象稿供大家參考運用,我們可以從30秒打起。提醒大家,只要你拿起電話,每一通都有每一通的力量。

最後,以師父在《忍無可忍》的經文與大家共勉:「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什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剷除。」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