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邪惡要有足夠的認識

海蓮


【正見網2005年05月20日】

不久前,收到一位同修的電郵,對新加坡事件提出這樣的疑問,「如果當時學員說對不起,趕緊走開,或是後來及時認錯,後面不就沒有這些麻煩了嗎?新加坡的學員也不會面對這麼大的壓力了。」

我想有相當的一部分學員有這樣的疑問,而且不僅是新加坡事件,在突發的其它事件上也有相同的疑問。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除了個人修煉外,就是講真象,揭露邪惡與救度世人。在這個過程中,同時清除控制世人的邪惡因素,也就面臨著能否對邪惡識別清楚的問題。

我們在人間修煉,接觸的都是人身的社會環境,所以就需要辨別遇到的一件事情有沒有邪惡或邪惡的因素在後面支撐,這對修煉人就非常重要。

如果僅僅是人本身,由於觀念或不了解,對我們怎麼樣,那麼我們可以忍讓,可以耐心的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根本就不會在意,也不會為其帶動的。

但是如果後面有邪惡或邪惡因素在作亂,那就要堅決的剷除邪惡。如果退縮,就是有辱使命,向邪惡低頭,這是修煉的原則問題。當然要理性理智的去做,不搞偏激,但是在心中的認識是非常明確的,就是任何時候都不能向邪惡屈服,念是非常正的,非常堅定的。

那麼如何判斷是否有邪惡因素的干擾,每個人的理解不同,這是層次的差異。但是對大法弟子共同面臨的大事件,要認識的方法也不難,就是看背後有沒有中共的影子。

中共從開始迫害法輪功起,就成為了人間邪惡總核心的角色,所以一旦有中共在後面搗鬼,這就是明確的邪惡事件。這是作為未來宇宙的護法神在人間最純淨最明確的認知邪惡的一念,超越了人心和人的種種觀念。

相反那些想用人心來對付,用政治來擔心的想法,都是把簡單純淨的符合法的思維用人的觀念來攪和,就會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說詞。而一旦認識混淆,讓邪惡鑽了空子,間接的認可了邪惡的作法,就成了大法弟子證實法中的恥辱,也是關係到圓滿的嚴重事情,比如寫了保證書的,就一定要嚴正聲明,洗清恥辱。其中的嚴肅性是由法決定的,而不是用人情事理來論斷。

比如說,新加坡事件整個過程都是新加坡在看中共的臉色行事。新加坡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的轉變與北京同步。學員發真象光碟被警察騷擾事情發生一年以後警方才起訴,那時是新加坡高官要訪北京前夕,被中共要求表忠心,於是就起訴學員。後來案子就拖著。有一陣子,聞風中共要給法輪功平反,新加坡也表現出對事件的淡薄,有不了了之的意思。「九評」與「退黨潮」讓中共陷入恐慌,新加坡李光耀正好要訪問上海,案件審理被一拖再拖,李光耀要看中共的號令,終於在上海得到指示,嚴懲可以轉移國內視線,新加坡的法官就變得不可理喻了。

新加坡事件實際是中共在操控,用來反擊「九評」和「退黨潮」,這樣的邪惡的運作,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醒的認識,世人的反應也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應看到中共背後的真實邪惡目地,這根本就不是「對不起」層面上的事,是真正的正邪大戰,同時也在救度新加坡民眾。

再比如,紐約遊行。為了了解「九評」在海外的影響,中共特別派調查組,來美國察看。紐約聲援百萬退黨大遊行前一天,新聞發布會的同一天,中共在聯合國大樓外組織反日活動,分散西方注意力。西方媒體沒有廣泛報導「九評」與「退黨潮」,這樣人類社會的頭等大事,西方保持沉默,是很不正常的,很大程度上是中共給西方政府和媒體施壓,他們在中國都有利益可圖。

哈佛大學的研究表明,中共對兩個網站封鎖最嚴,一個是「六四」,一個「九評」,這說明「九評」與相關的「退黨潮」都是中共最怕的,所以它注入了許多力量在海外搞封鎖,它在海外所有收買下的公開的或隱藏的網站,在這個問題上都一樣,不提「九評」與 「退黨潮」,就是說它直接下了指令,提到與當初鎮壓法輪功一樣的高度了。一些中文大報連「退黨潮」的高額付費廣告都不登,可見中共怕死到極點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海外聲援百萬人退黨,各方人士匯集,自由民主大遊行,是中共十二分恐懼的,因為一旦西方媒體被突破,它就土崩瓦解了。可以想像,在這樣的情勢下,警察局突然態度蠻橫的要取消民主大遊行,不容任何商量餘地口吻的背後是什麼呢?可以看到這樣的事實,對法輪功,中共知道它是永遠無法消滅了,目前還可以維持對付。但是對「九評」與 「退黨潮」,它就是被直接解體了,所以全力的拚老命的阻擋。

如此就很清楚了,邪惡在哪裡,重點在哪裡,大法弟子當然就在哪裡,不能使邪惡得逞。破除邪惡,清理邪惡,這就是正法的形勢所在,我們要打破已有的觀念,看到邪惡掙扎的地方,就突破之。於是,一兩天之內,大法弟子都動起來了,同國會、行政部門、警察局、司法部、媒體、市長講真象,終於迫使警察局撤消了原決定,海外聲援百萬人退黨,照常舉行。這也決不是簡單的一個遊行的概念。

同樣海外新唐人事件,也是中共用利益利誘歐衛,結果大法弟子講真象,非但衛星沒拿下來(還在談判),大法弟子把背後的中共黑手曝光於天下。

每次正邪的較量,都是對中共邪靈的大清除,它的場就越來越弱,對人的控制也就越來越力不從心了,當然邪靈不會坐以待斃。

前不久在中國的反日遊行與連宋訪問大陸,也是這樣的例子,這是中共利用民族主義,來轉移「九評」帶來的危機,為自己延氣。不管其外表披什麼作藉口,什麼歷史真相,什麼兩岸和平,實質的都是要煽動起人們的情緒,包括搞保先運動,邪靈要借人氣,再拜出個「假財神」。大法弟子一定不能用常人的思維來認識,要看到其本質。人類只有不在共產邪黨的魔控之下,才能有真正意義上的人的正常行為。

所以對這些邪惡舉動的背後,大法弟子是什麼心態,有什麼樣的認識就極為重要。堅決不給邪惡任何市場,穩定清醒的大法弟子的整體認識,將極大的抑制住邪惡對常人社會的挑動。在這方面作為正法弟子一定是放下任何個人的什麼好厭與取向,放下任何政黨的、民族的、地域的人情心結,從宇宙正法的宏觀視野來察看人間的一舉一動,在這樣的歷史的特殊而特殊的轉折關頭,任何模糊不清的認識都將導致喪失滅除邪惡的天時良機,所以對正法弟子的要求就是很高。

屬個人體會,請指正。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033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