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擋不住救度眾生的腳步

-香港及D.C行程體悟
黃瑞芬


【正見網2005年08月20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炎炎夏日,出門一趟都是汗流浹背,又聽新聞報導說,今年是近五年來最熱的一年。我有強烈的怕熱怕曬黑的執著,但為了抓緊時間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今年的暑假是我修煉以來,第一次連續出國兩次。雖然皮膚有些曬黑,但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予弟子很多很多……以下,我就到香港講真象及參加DC法會同大家分享我的心得。

香港行

七月初和幾位同修到香港參加景點講真象的活動。因為當地有七一大遊行的緣故,原本安排的住宿已沒有空位,我們被安排住在香港同修家。這位同修深居簡出,家雖小卻一塵不染,她熱情的招呼我們。看她生活上衣食住行的簡單,真的像個修煉人的樣子。對照自己的家,常常是雜務堆疊不整,有時還有想要換大一點房子的念頭。實際上是自己常常有購買不必要的衣物或食品及存物的壞習慣,還能用的東西基本上可以不需要購買的,錢就可以省下來,也就不會有擁擠的感覺了。師父在《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說:「人越物質就越陷在這個迷中,越物質化,人的思想認識也越陷在這個『現實』中,人就越在這個『現實』中。」我真覺得自己要正視這方面的不足,從生活中實踐做個清心寡欲的修煉人。而且,修煉人應該是門裡門外都是利利索索、表裡如一的才是。這樣物質空間對應的另外天體宇宙也才是掃除乾淨的清新世界。

在香港,面對可貴的中國人講真象,需要的是一顆熔化鋼鐵的慈悲心,慈悲心可以讓我無懼酷暑的考驗,在中國旅客匆匆一走一過的當下,把慈悲留給對方,通過講真象,「口中利劍齊放」(《洪吟(二)》),常常會喚醒對方明白的一面。

由於受中共謊言毒害的影響,旅客大都不敢拿真象材料,我拉開嗓門不急不慢的說:「歡迎到香港來,這裡是民主自由的地方,老百姓有知道真象的權利,請把握一國兩制的機會,珍惜您的知情權。政府不讓拿的單張裡頭記載的是它傷害善良百姓的證據。善良的同胞!請聽我說:『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洪傳六十多個國家,是中國人的驕傲!』請您多聽、多看,關心中國的未來,關心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謝謝你們!」

我知道,有的旅客將我的一字一句聽進去,腳步放慢了,一路看著同修製作的真象展板;有的停下來跟我們拿資料;有的用眼神暗示他明白了,但資料帶不走;有的則說「我手上已經有了,您留著給別人……」儘管衣服早已濕透,但眾生的明白卻是烈日底下最佳的清涼劑。

有的停下腳步時,我會指著展板類似畫展導覽一般向他說明,記得有一群人停下來聽我說,後來他們知道我是從台灣來的,是犧牲假期不領分毫工資的,為的就是告訴他們真象,儘管國內中共造謠說我們講真象是領工資的,但他們理解的點頭說:「我們相信你!」我知道那一刻我用慈悲跟他們說話,觸動了他們明白的一面。師父說:「在眾生面前,你的話一出口,你的念一動,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東西解體,那麼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沒有真善的強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體,你在講清真象中就起不到作用。」(《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由衷謝謝師父的加持,這給了我很大的鼓舞。

由於香港同修的用心及堅持,景點講真象對邪惡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就在我們景點的一角,來了兩個自稱是基督徒的人,每天準時出現,來兩三個小時就走,但是香港基督長老教會的人並不承認他們。他們不去傳教,偏偏跟著我們,並且在我們向旅客說真象時插嘴說:「他們是反政府的,拿他們的資料會被抓。」有的人當真緊張的退還資料。我們直覺此人是特務,香港同修也說他們來干擾很久了。所以我一開始存著同他干、同他爭鬥的心,到後來表面雖不給他市場但內心卻仍然沸騰,到最後慈悲這樣可悲被利用的生命,並對著他發正念。師父說:「如果發現是干擾與破壞,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因為邪惡利用人時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雖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現不好思想的人)。對於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干擾,一定要嚴肅的用正念剷除。」(《精進要旨(二)》「正法與修煉」)結果,他們不敢正視我們,還戴起墨鏡;其中有一個在同修強大的正念下,嘴裡頭的牙套在胡亂罵人的時候掉了出來,灰溜溜的逃走了。我體悟到:面對干擾,我們要不動心,並以慈悲心正念對待。

還有一次,一團看似高幹的中國旅客來到面前,雖然他們手中有人拿著九評報紙及陳用林事件的特刊,但是我還是不放過機會的告訴他們,目前中共官員出逃的情況及九評引發的退黨的洪流。我看到地上有一份是被丟棄的真象資料,以前我會撿起來默默走開,可當天我撿起來站在這些可貴的中國人面前,打開報紙指著大標題跟他們說:「你們看看,這是前駐澳外交官陳用林的退黨聲明……」話未說完,一個看似領導的人走到我跟前對我說:「行了,你這份給我。」我說「好!」但是當我看到他包包裡頭早已經有一份一模一樣的資料,我真誠、和善但不失嚴肅的跟他說:「你知道嗎?我們很珍惜你們,也希望你能珍惜我們的資料,這些都是用我們的血汗錢換來的,我想將這份資料留給需要的人。」我禮貌的從他手中拿回資料,微笑的看著他們,同團有幾位女士,我們四目交集的那一刻似乎明白了解彼此的心意,而那位領導的眼神也由不屑轉成若有所思的望著我,當時我深深的感受到慈悲與威嚴同在的殊勝!

這次的香港行程還碰到兩位同修口述的故事,回來也提筆幫他們投稿。一趟香港回來收穫好多,雖然全身長滿了痱子,但是看到香港同修是風雨無阻長期的在堅持著,便找到了許多的差距,希望我們台灣能協調出便利的同修持續到香港講真象,因為那裡真的有很多可貴的中國人;因為那裡真的很需要同修的支援!我也告訴自己:我會再回來的!

參加2005年華盛頓DC法會

今年是我第三次參加DC的法會,不同的是,這次我和先生帶著剛念完幼稚園的女兒一起去,由於我們是個票前往,所以包括機票及住宿都是先生一手包辦,但是有一個麻煩就是,因為先生在航空公司上班,雖有優待機票,但是機位得到機場才能確定能否候補上,這很考驗我的心性,出發前先生說機位有些滿,要有上不去的心理準備,我心裡想:「一定上得去。」並發著正念剷除一切干擾,謝謝師父安排,我們一家三口如期抵達DC。

一到旅館已是DC當地7月20日的早上10:00,匆忙放下行李,正準備搭地鐵前往國會山莊時,女兒一臉不舒服的蹲在地上,抱著肚子說:「媽媽!我肚子痛!」我知道那是干擾,便輕聲對她說:「媽媽跟你一起發正念,剷除干擾我們參加活動的邪惡!」女兒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她說:「媽媽,不痛了耶!」但是到了地鐵站沒一會類似的情況又出現了,她說:「好奇怪,又痛了!」我跟她交流發正念的重要及意義,還有不能有放鬆的念頭!終於,順利的抵達活動現場。

萬裡無雲的天空真的很熱,我已經起了怕心:擔心小孩受不住,沒想到就在樹下觀望沒一會兒,一位推著娃娃車的同修和我交流起來。她說起另一位同修帶著小孩已經在太陽底下煉功一小時的事,並說那位同修是如何用高標準要求孩子。我知道同修的話是師父安排給我及孩子找差距的,於是和孩子互相勉勵一番,就走進遊行隊伍了。

活動中孩子因為熱而守不住心性,我因為孩子的守不住心性也跟著沒守住,說什麼「早知道就不帶你來」及「下次一定不帶你來」之類的恐嚇話語。其實一切都是衝著自己的怕心及執著來的。當我把心放下後,孩子的表現並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樣。這次的行程讓我們及孩子都深刻體悟到法上交流及正念的重要性,孩子回到台灣交談中比較會懂得「向內找」和「去執著」的意義。好感謝師父!

回國的行程因為當地是假期,機位候補不上去而延遲,我在一旁焦躁著皺眉頭,心裡頭有些犯嘀咕。我學校的課怎麼辦?看著心性好的先生走過來輕聲的說:「老婆!抱歉喔!這麼讓你麻煩!」天啊!這話應該是我向他說的才是,當下找到自己的不足。先生要我放下心打電話聯繫同修,結果學校有同修幫我安排代課事宜,同修在電話一端要我放心。我知道我要信任同修、相信整體。果然,課務安排順利。謝謝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說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兒,我們唯有更加精進,才能做好三件事。相信不管是在國內國外、出國與否;不管是嚴寒,還是酷暑,都擋不了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決心。最後以師父的一首《道中行》和大家共勉:

大道世間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難能阻聖

以上是我暑假期間到海外參與正法活動的點滴,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北區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