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真理(下)

明奧(大陸)


【正見網2006年11月10日】

三、初證真理

我下定決心,修煉法輪大法一定要修煉到底。我開始按照裡面的功法要求做五套功法的動作,我一做功法動作的時候就感到非常奇妙,雙手做動作時感到好像有一股力量在牽引似的,我當時想:這可能就是書中所講到的「氣機」吧?因為書中講到自學法輪功的人學習動作會有「氣機」幫忙引導的。我還感覺到有一種無形但又真實的東西,給人感覺有點熱有點麻,我想這是不是就是書中所說到的氣功「能量」呢?在隨後的修煉中,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感到煉功時身體周圍那股無形的帶動我做動作的「氣機」(「機制」)越來越強越來越明顯了,無論做靜功動作還是做動功動作都一樣,做功法動作時總有一股力量帶動著我的雙手沿著功法規定的路線走,我感到奇妙極了。數天之後,我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的雙手抱輪動作時,感到兩臂間有法輪在旋轉,象篩米的篩子一樣撞擊著我的雙臂,我感到非常的奇妙。我在煉第三套功法中的雙手推轉法輪這一動作時,感到雙手真象是握著一個法輪在推著轉一樣。我還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輪在轉,真是奇妙極了。還感到同時我感到煉靜功時,兩掌所帶的能量越來越強越來越熱麻了。這時我想起了中學時練氣功出現過小腹部位發熱的經歷,那時已經感到很神奇了,可是與現的情況相比,那可是差的太遠了。

也許有的人會講,那只不過是你的主觀感覺而已,也許還是錯覺呢,那只不過是一種「心理現象」,那個沒有科學性。對於這一點我在這裡不想駁辯,我只想說,我建議你去試一試,如果你也象我那樣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感受到這一切,你也許就不會再懷疑其真實性了。

在這裡我想說的是,不久後出現的另一個現象可不只是「心理現象」了,那完全是「物理現象」了。那是一個中午,我正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中的雙手抱輪動作,突然感到身體變輕,整個身體往上飄起,而腳尖卻緊緊的連著地面好像被鎖住在那裡一般。關於這一現象在法輪大法的通大周天的內容中都講到的,想不到這麼快就出現在我的身上,真是妙不可言。我的這個現象一直伴隨著我,到現在已經十多年了,有許多同修和常人都看到過我出現這種現象。在我剛剛出現這種狀態時,我有一天在煉法輪樁法,我的鄰居正好經過我的窗外,她看到我好像要往上飄的樣子,很驚奇的喊了出來,她後來問我為什麼會這樣,我想起李洪志大師叮囑的不可隨便顯示自己的功能的話,就沒有詳細的跟她說明。那麼為什麼現在我要寫出來呢?因為現在出現了邪惡勢力對大法的迫害對正法的干擾,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救度眾生,李洪志大師說明我們弟子在沒有顯示心的前提下嚴肅的去談特異功能沒有關係,為了向哲學家、科學家和知識界證實大法的科學性,所以我就決定把這些現象都講出來。講出來並不是說明我自己有什麼本事,其實我的這些本事是從大法中修煉出來的,是大法的力量成就了我。其實這種現象在法輪大法修煉者中還不是最神奇的,甚至可以說是很微不足道的現象。我這個身體向上飄的現象被許多人都看到過,在煉功點有許許多多同修看到過我的身體在往上飄,只有腳尖的一小點連著地面而且幾乎是從煉功一開始就發生直到煉功結束――那一點腳尖是根本無法支撐整個體重的,連芭蕾舞演員都不行,根本上無法用『「你故意踮高腳跟」來解釋的。

我明白,李洪志老師在法輪大法中講了,一個修煉的人剛一開始修煉就會出很多功能的,大周天也是很快就打通的,但必須是真心修煉的人,先要有超常的心然後才會有超常的現象發生。我由於在法理上真正明白了,是真心開始修煉的,所以才會出現這些奇妙的現象。當然,每位修煉者出現的特異現象都不一樣,但在法輪大法修煉者中,這些現象是很多的。

例如,我看到周圍的同修在發生著很多奇妙的變化,這一切都在一一證實著大法中所說的道理。很多人感到很神奇的現象,過去連我自己都不會相信的現象,在不斷的展現出來。最明顯的一點是,幾乎所有的同修都變的年輕了,年輕的變的皮膚細嫩、光滑,年老的出現皺紋減少、頭髮變黑,老年婦女來例假。我修煉這麼多年,面貌沒出現太大的變化,最明顯的是眼角並沒有隨年齡的增長而出現魚尾紋,即使是被邪惡勢力綁架到監獄去迫害了幾年也不見老,這一切都充份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真實與神奇。

我還想對大家說一件很神奇的事情,那是千真萬確的。我有一個朋友,我在這裡暫稱他為D君吧。我們從中學開始一直到大學都是同學,大學畢業後又到了同一個城市工作,有一天,他知道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他也想學,我就借給他一本《轉法輪》讓他先看。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他打電話跟我說,他說今天發生了一件令他永遠難忘的事情,我問他什麼事,他說,今天他朋友也是他上司結婚讓他當伴郎,當他們的婚車開到灑店門口停下時,他先下車準備去幫新郎打開車門,可是他的車不知什麼原因並沒有停穩,他感覺到不知怎麼回事他的腳就伸到車輪底下去了,轎車的車輪一下子就壓上他的腳面了,他也沒覺的疼,只是喊司機趕快停車,可是司機聽錯了,又把車倒回來,重新又壓上他的腳面,他還是沒感到疼,他當時只是想,別把我的腳壓壞了,我還要當好人家的伴郎呢。結果他的腳一點事也沒有,只是皮鞋被壓過兩次留下了一層灰塵。這一景象正好被他的另一位同事看到了,那個同事可擔心壞了,不斷的追著他問,堅持要他脫下鞋子來看過才放心。D君說他悟到他開始修煉了,遇到的災難,李老師就開始保護他了,要不是有大法的保護,今天他的腳肯定是完了,哪有一雙肉腳經的起小轎車兩次壓過呀?

在修煉中,這樣的奇妙現象舉不勝舉。這一切說明了什麼呢?或者說,這些現象在科學的角度看有什麼根本的意義呢?

這一切首先說明了,法輪大法中闡述的道理是真實發生作用的,是真正制約人的。他不是人的一種觀點,不是人的一種道德說教,不是人認為對就去遵守,人認為不對就可以不遵守的個人主張,他是一種客觀法則、客觀真理。遵守他的人其身心就會得到好的轉變,違背他的人身心就會出現壞的轉變。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無形中存在著一種強大的奧妙的機制在起著作用,任何人――不管他承認不承認有這種法則和機制的存在,都同樣受到其制約。法輪大法修煉者就是因為自覺的改變著自己,使自己符合了法理的更高標準,所以身心都得到改善,並且在不同成度上出現了很多神奇的現象。一個不修煉的人為什麼沒有這些現象呢(除了個別有先天特殊因素的人)?就因為他們是符合更低的宇宙法則標準的。也就是說,法輪大法修煉者因為同化了宇宙特性真善忍,自己變得善良了,所以才能有生命的不斷昇華。常人不提高自己的心性,所以就不會有這些現象的出現。

這一切也說明了,我們人眼所看到的並不是全面的。我們用肉眼所見的李洪志大師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看不到他有任何特別之處,可是為什麼那麼多的弟子修煉了他的法輪大法會出現這麼奇妙的現象呢?就說我吧,我並沒見過李洪志大師本人,我只是讀他的著作,照著書中的說明煉功,李大師既沒有在我身上做過什麼,也沒有給我吃過什麼特別的東西,可是我煉了法輪功之後身體卻出現了失重狀態,以及其它狀態,真是不可思議!這說明了在我們人的肉眼看不到的地方確實存在著我們目前還不知道的許多奧秘。我們能不能肯定的說,李大師在我們人類認為是無形的境界中掌握著一套玄妙的機制,正是這套機制在對全世界的修煉者起著作用。從我們修煉的實踐來看,這是毫無疑問的。

四、在巨難中見證真理

得法之後,我的最大願望就是讓更多的人儘快得到這麼好的真理,這麼好的大法。我盡力的去弘揚大法傳播真理,在這個過程中我越來越感覺到馬克思主義的荒唐可笑,也隱隱的感覺到將要發生一種可怕的衝突,我作為一個高校政治理論教師,深切的感覺到兩者在意識形態上的嚴重衝突。但是我感覺到大法真善忍太好了,對任何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對xx黨員也是一樣,在修煉者中就有很多是xx黨員,他們都修的很好。我們又不參與政治,不干預國事,我們只是儘量符合常人狀態的去修煉自己,我們決不會幹預它哪一個黨執政當權,我們只是靜靜的修煉圓滿之後遠離塵世,我認為可以做到符合它xx黨統治下的這個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不會與它發和生任何衝突,雖然在意識形態上有不同,但是現在連xx黨員甚至於最高統治者都不再相信什麼共產主義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到最後,你xx黨改變也好不改變也好,都不關我們修煉人的事,因為我們是不執著於世間的。而且這是宇宙的大法,包含著宇宙中的一切眾生,宇宙中的眾生怎麼會起來反對造就自己的大法呢?又怎麼能反對的了呢?所以我對於這場衝突並沒有太多的心理準備。

1999年7月,邪惡的舊勢力開始對大法進行全面的迫害。其實,在那之前,零星的迫害早已開始了。

迫害一開始的時候,我真是不敢相信,也無法理解――既無法理解大法為什麼會遭受迫害,又無法理解那些迫害者為什麼會選擇迫害大法。當時我的認識是,這麼一場磨難是師父為了考驗大法弟子而有意安排的,目地是在世間造成一種假象,從而考驗大法弟子相不相信大法。對於那些迫害者為什麼會選擇迫害大法,我一時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了,一個普通人尚且能認識到大法的好,難道這些國家領導人還比不上一個普通人嗎?抑或他們有什麼地方不正常了呢?而且我深知,誰迫害大法,誰就會犯下重罪,要遭受惡報的。他們為什麼要選擇往地獄裡走啊?我真為迫害大法的人感到可悲。

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以至於我對於那些不能接受大法的人感到很難理解,對於那些嘲笑大法、毀謗大法甚至迫害大法的人就更不能理解了。所以在1999年7月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時,我一時還不能相信這是真的。當我知道這一切是確實發生了的時候,我深深的為這些迫害大法的人感到可悲:面對大法洪傳這萬古難得的機緣,得到大法的人是多麼幸運,不能得到的人已經很可惜了,而這些迫害大法的人卻偏偏走向大法的對立面,等待他們的是一種什麼樣的結局呀?!

同時我對於他們的做法又感到非常可笑。他們總是站在他們那名利薰心的角度來看待修煉人,他們分析「法輪功問題」的思想方法,他們採用的一切想讓修煉人放棄修煉的手法,都讓修煉人感到極其的低能和可笑。他們無論做什麼,總象隔了一層東西,絲毫也觸不到我們的內心。看著他們處心積慮、挖空心思的在做著迫害法輪大法的事情,那麼低能,那麼愚昧,他們想通過害別人來謀取私利卻最終害不了別人反而是害了自己,對於這樣的生命,我真是感到很可悲。

從迫害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們必不能成,等待他們的只能是可恥的收場。如果法輪功真是一個政治團體、一個黨派,那麼真的是經不起中共這麼嚴密、這麼暴戾、這麼惡毒的狂轟濫炸。可法輪功不是政治團體,不是黨派,而是由修煉人組成的無形又堅實的群體。在這個群體中,人人都是一個內心得到真理的個體,沒有xx黨所認為的那種「頭」,這個群體的一切都遠遠不是xx黨所認為的那樣,也是xx黨永遠不可能了解和理解得了的,是xx黨永遠不可能想像得到的,所以,從迫害一開始,共產惡黨就已註定了必然失敗的結局。他們越是努力,就越是加速自己走向滅亡的進程。他們無論做什麼,其實際結果都必然與他們的自私的出發點相反。

在七年的迫害中,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風風雨雨,但這一切不但沒有消減反而增強了我對大法的信仰,千千萬萬的同修也是這樣的。確實,真理是誰也迫害不了的,堅信真理的人得到的永遠是幸福,而決不是災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簡單而又永恆的真理正逐漸的在人世間展現出來。

七年來,我被惡黨及惡黨挑動起來的無知的人不斷的攻擊、迫害,家人變得那麼不近情理,昔日的同事變得冷漠無情,單位先是停了我工作,組織所謂的「幫教組」對我輪番轟炸「洗腦」,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成了變相的軟禁,繼而開除了我的團籍,停發了我的工資,「在經濟上斷絕」,只發200元所謂的「生活費」,最後凶相畢露,在單位裡設立「監獄」,把我無理關押了幾個月。與此同時,公安局無理對我抄家,拘留,拷問,威脅,恐嚇,先後五六次的抄家、拘留都達不到他們的目地,窮凶極惡的他們最後把我關到監獄裡,以為這樣就可以消磨掉我的意志,使我放棄對大法的信仰,但是他們錯了,他們永遠都無法想像大法的偉大,永遠都想像不到大法弟子的堅韌。

在幾年的惡毒監禁中,邪惡勢力禁絕我接觸大法書,禁絕我接觸大法同修,整天想方設法給我「洗腦」,妄圖給我灌輸那一套邪惡的「黨文化」,同時奴役我,強迫勞動,妄圖使我沒有時間思考問題,還組織犯人日夜監視我的行動,總之是無所不用其極,為達到邪惡的目地他們已不擇手段。

但這一切都毫無作用,因為大法早已在我心中深深的紮下了根。邪惡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強制我的身體,但他們絕對強制不了我的思想。我時時心向大法,儘量背誦大法,幾年裡不知多少次的在背誦《轉法輪》,我有堅強的一念,就是絕對不能忘記大法,無論發生什麼事。

同時我深知眾生對大法的態度將決定他們的未來,所以想方設法的跟見到的人多講大法的真相,希望他們能得救度。我感到大法有著無限的智慧和力量,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大法總有辦法,真是「佛法無邊」。

幾年下來,在表面上,邪惡剝奪了我的人生幸福,邪惡似乎占了上風,似乎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但實際上,因為有大法的力量,邪惡所做的一切反而幫助了我,成就了我,使我更加明白了大法,使我更堅定了對真理的信心。在身體上,邪惡也無法阻擋大法神奇的功效在我身上的顯現,除了個別地方受到一定的損害之外,整個人顯得很年輕,很健康,紅光滿面的,人們都說「你真不象是坐牢,倒象是在度假,這是不是你的功效?」然後我就給他講大法的好處。

我看到,七年來,象我這樣的人和事簡直太多了。法輪功修煉者就像億萬朵寒梅在傲霜雪呢!這一切都說明了,宇宙確實存在著真善忍這種特性,即使有些事情在人的眼中看是壞的,在真善忍宇宙特性及其機制的作用下,同樣會變成好的,好人雖然受了苦,可是在宇宙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機理作用下,最終會得到福報,這充分說明了宇宙是有真理的,是有天理的。

我是多麼希望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迫害大法的人都能夠冷靜下來想一想:法輪功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法輪功有這麼堅強的生命力?應該怎麼樣對待法輪功?七年了,發生在法輪功身上的事情已經很多很多了,我想所有的人也都應該認真想一想了。

經歷了那麼多,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會出現這場迫害了。首先,我們修煉者不去干涉別人,不等於別人不會來干涉我們。其次,當然宇宙特性在制約一切,可是任何生命又都有自己的選擇餘地,一個生命做好做壞是他自己的選擇,只不過無論他做任何一種選擇,都會受到宇宙特性的制約,他做好有善報,他做壞有惡報。再次,整個宇宙現在正處於一種最徹底的更新之中,也就是說整個宇宙正處於正法之中,舊宇宙中的變異生命在選擇自己的未來時會做些什麼事,還不是可以完全預料的,舊宇宙中很多變異生命已經極其的敗壞了,已經遠遠的不符合真善忍的最低標準了,只不過是在正法中再給它們一次機會,讓其回升從而進入新宇宙。可是如果它們不能選擇回升之路,那就有可能做出極其邪惡的事來,在正法進程還沒能觸及到它們之前,它們就可能做出很多壞事來。

七年的迫害,更證實了法輪大法是堅不可摧的真理。迫害大法的邪惡集團的出發點是要剷除大法,可是它卻起到相反的作用,這恰恰給人們提供了見證大法的機會。不是因為大法修煉者的肉身有什麼特別之處,也不是因為大法修煉者在世間有什麼勢力作依靠,恰恰相反,大法弟子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無論任何時候都不使用武力,不採用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以暴制暴的惡的方式對待,都是用善心對待別人,都是採用和平方式反迫害。可是中共那麼邪惡的流氓集團用盡了最惡劣的手段也無法消滅法輪大法,反而使法輪大法更加成熟起來了,使修煉者都成熟起來了,這當然不是邪惡流氓集團的功勞,而是大法的威德所在,是因為大法確確實實是宇宙真理,是任何生命都無法破壞的,是無形中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機制在起著制約一切的作用,是李洪志大師在無形中主掌著這一切。

五、真理就在你的面前,每個生命都面臨著一次選擇

選擇正邪是每個生命必經之路

生命離不開真理,生命必辨正邪。這不象有的人認為的那樣:真理跟我沒有關係,什麼是正什麼是邪也跟我無關,我只想過好我的生活。對於這樣的人,我想說這樣一句話:人人都想過好的生活,但要過好的生活就要知道真理,就要學會分辨正邪。一個不識善惡、不辨正邪的人怎麼有資格過好的生活呢?何況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任何一個生命都不能除外的大法,又何況整個宇宙在正法在更新,所以任何一個生命都要在法輪大法面前做出一個選擇――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那等於是放棄了自己走入未來的機會。

在今天,事實已經充分的表明了法輪功「真善忍」是最正的真理,而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黨是最邪的力量。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都必須在這個正與邪的問題上做出選擇,做出表態:自己是站在正的一方還是站在邪的一方?這一個選擇比任何一 個選擇都重要,因為這個選擇關係到一個人、一個生命的未來。

明智的人已經洞察到天象的變化和人世間奔涌的潛流。邪不勝正,一正壓百邪,這是決對不可阻擋的巨變之勢。法輪大法的正,法輪大法的善,法輪大法的高尚、純潔、無私,越來越顯揚於世間;中共惡黨的邪,中共惡黨的惡,中共惡黨的卑鄙、骯髒、唯利是圖、嗜血成性、草菅人命,它的本性和它的歷史,也日益曝露於世間。特別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上,可以說充分的體現了正與邪的對比和較量 ,也充分的證明了邪不勝正,善惡有報的永恆真理。

麻木的人拒絕去做選擇,但不做選擇同樣是一種選擇。在中國大陸,因為所有的人都在不同成度上受到過「黨文化」的毒害,所以,麻木,不表態,實質上是一種惡的表現,是「黨文化」造成的,不是他本性的真實體現。一個有良知的人是決對不能容忍中共邪黨繼續施暴的。

後記

在經歷了七年空前絕後的大迫害之後,我最想對人講的就是這些話。我心中沒有怨恨,沒有遺憾,只有得到真理的喜悅,只有得大法後的幸運感。我的一切都是法輪大法賦予的,我想為法輪大法做個見證:在我的身上,在我的經歷中,充分的體現了法輪大法的純正與神奇。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理,是一切生命的根本,只有歸向大法才能有一個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