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開啟智慧 神韻喚醒神回歸

大法弟子 憶梅


【正見網2012年11月27日】

我每次看神韻晚會和神韻藝術團合唱團的光碟都會落淚,海外大法弟子在舞台上展現的精美絕倫的境界風起雲湧般穿過螢光屏,我如置身其中被神韻同化……

神韻光碟我看了很多遍,還是總想再看。我看到了熟悉的容顏,看到了曾經的事情;那是早就相識的人,那是塵埃掩不住的事情。恩師教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的法實實在在展現在眼前。

今年三月初的一個晚上我煉完“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後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看到自己在民國時期在上海的一次轉生過程,天神護送我和與我同在一個宇宙空間範圍的兄長轉生。天神先護送我在上海轉生結緣,再護送兄長到另一地轉生結緣。這是轉生之前根據自己所發的大意願在細節上的安排。大法給我在所在層次顯現的景象是:我倆十歲左右的年齡,那個十歲左右容顏是先前天上的容顏,不是這邊人世間十歲左右的容顏,是慈悲和智慧的顯現。現在我的容顏的某點還留存著那時的一絲掠影,而我看到出現在神韻演出的那時的兄長的容顏留存的先天的容顏比我多,我知道這是因為我在輪迴轉生中損失的純真比兄長多,我很慚愧。

轉生時刻是細雨霏霏早春的黎明,一幢西式別墅燈火通明,主人、僕人、西醫助產師,急切的等待著一個嬰兒的降生。我是從那家二樓的陽台進去的,當我通過那一世的母親降生出來時想到和兄長一別,要到法正人間才能再見,那時是一九一幾年,我就從二樓陽台出去和兄長再告別,可他們離去的很快,我只看到他們的背影,他們沒有停下來,我知道不能夠再前行了,細部具體的時間該干什麼都是定好了的。兄長回過頭來讓我快回那家去,等到法正人間時再見,他身邊左右的天神也催促不可以耽擱。可是兄長回頭看我的那一幕,我記得清楚。這時我那一世的家裡起了哭聲,因我送兄長元神離體而肉身女嬰斷了一會兒氣。我就又回到女嬰身上,當我看到周圍的人時還想著兄長回頭的一幕。那就是我的前兩世在上海的轉生,那次的人生在世不到二十五年。

我自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後,大法開啟了智慧,今年三月初的這個清晰的夢把我以前看到的過去世的片段接上了,我那次是轉生到了一個在國民黨的軍隊里供職的家族中,我二十幾歲左右時在上海的機要部門工作,後來家族中關鍵的男成員都在抗擊日寇的著名的慘烈的悲壯的淞滬戰役中為國捐軀了。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後,上海淪陷共匪魔掌,我那個家族慘遭屠戮。我那時的姑姑也是當時我的上司(現在的同修),召集我們布置最後任務:了斷。沒有人畏懼,姑姑是第一個,然後是其他人。我處理善後後就星夜回鄉下老屋,沒有想到鄉下老屋的人也遭共匪掠殺,我的裝束暴露了是有錢人,之後發生的事情就不想寫了。那時很後悔沒聽姑姑的決定,自做要善後主張,二十多歲的我完全沒有想到共匪是這個星球上最邪惡的魔鬼。它們可以因為一個人穿皮草旗袍做為結束這個人生命的理由。

繼夢到前兩世轉生上海的那個夢,幾天後我又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看到很大範圍的大法弟子在聯合舉行講真相洪法救度眾生的活動,那是無疆界的連綿不斷的殊勝,現在的我和出現在神韻演出中的前兩世一同由天神護送轉生的兄長也在其中,大法弟子以洪大的正念之整體兌現誓約助師世間行。那景象中沒有邪惡也沒有間隔,大法弟子和被救度的眾生同沐法光。師父講的:“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的法又一次展現於蒼穹環宇。

我得法修煉後,師父根據我心性的標準在不同時期把我看到的過去世的片段連接上以啟迪我悟到什麼是大法修煉的真諦、什麼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前兩世轉生在上海結緣的家族中的主要成員是現在世為我傳法引導我進入大法修煉的同修和同修們,而現在世為我傳法的同修和同修們與我的藏緣和清代之緣還有在仙界的緣也很深。我得法修煉後每遇過關和魔難,他們都相繼而來助我正念正行,那時正處悲苦困頓之中的我,看到身為大法弟子的他們心中就豁然亮堂,羈絆全無,頃刻間我分不清誰是最親的人。我在修煉中得到恩師慈悲呵護,體會到大法的神奇,我常常感嘆神佛安排的周全、洪大、細微無與倫比,而無邊的大法為我展現的只是我所在層次中的一個點上的某件事情,就這一個點上的某件事情,我都無法用現有的語言和文字表述的清,因為那一個點上的某件事情也是由無數粒子組成,如在前面提到的:十歲容顏是先前天上的容顏。那個容顏是由細膩美好有光感的粒子組成的真顏,我看到那個容顏的目光就如同是慈悲美好的粒子在飄飛並銘刻著傳達給我,在這裡我還無法描述物質粒子是伴隨著聲音一起來到的。縱然時光流逝,縱然生死輪迴,但前兩世一同轉生的兄長回頭看我的那一幕,已經在一個特定的空間當中存在了。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告訴過我們這樣的天機:“咱們不是講物質不滅嗎?在一個特定的空間當中,人們做完這個事情,就是人一揮手干什麼事情,都是物質存在的,做什麼事情都會留下一個影象和信息。”而那時的兄長是神,留下的影象和信息肯定深刻久遠。

我常常想起師父在二零一一年《什麼是大法弟子》講的法:“你們是修煉人,這句話不是說你過去、曾經、或者是你的表現,這句話是說你的本質、你的生命的意義、你肩負的責任、你歷史的使命,這樣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得法後我慶幸是最幸福的人,我能夠每天在師父像前手捧《轉法輪》誦朗,能夠每天煉五套功法、能夠做師父讓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情,助師世間行,兌現誓約,而生生世世所經歷的一切悲壯、慘烈和艱辛之苦現在都已歸為零了。

因層次有限所寫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