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天堂、轉生、地獄的真實故事

滄海


【正見網2012年12月17日】

關於輪迴轉生,及天堂、地獄等話題,在世界各國都存在,而且還都有著悠久的歷史。在東方文化中,涉及這方面的內容就更顯豐富。講到天,有三十三層天或九層天 之說,而且不同的神佛還都主持著不同的天國世界。說到地獄,有十八層地獄之說,主管地獄的閻王及索人性命的無常鬼,個個都形像鮮明。話及輪迴轉生,佛家的六道輪迴說非常完備,如何轉生?這與人在世間的行善與作惡有密切的關係。我們擷取幾個發生在這幾年的有代表性的事例來看一看。

遊歷天堂的美國學者

近日,美國哈佛大學博士、有著二十五年從醫經驗的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依據自身的體驗寫出的文章《天堂的證據》,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美國《新 聞週刊》雜誌中。亞歷山大醫生在文中詳細精確地描述了自己的瀕死體驗,並表示天堂真的存在。《現代快報》的報導稱,亞歷山大並非第一個經歷過瀕死體驗的人,但他卻是第一個在大腦皮質完全“癱瘓”、身體時刻處於醫學觀察的情況下遊歷“天堂”的人。

二零零八年秋天,亞歷山大患了一種罕見的細菌性腦膜炎,細菌侵蝕了他的腦脊髓液,導致大腦皮質神經元完全陷入“癱瘓”狀態。他昏迷了整整一週。在這七天中,亞歷山大的身體毫無知覺,大腦的高級功能完全停止運作。他這種深度昏迷在醫生看來與死亡已經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他還有呼吸,他的意識也不可能再有了。按醫生的說法,他的最佳治療效果也就是一個植物人。

可是不管主治醫生怎麼看,也不管他表面身體,包括他的大腦皮質神經元的實際狀況如何,他的真實的思維和自我意識卻是異常地活躍。

亞歷山大醒來後回憶說:他的“天堂之旅”從一個充滿雲朵的地方開始,深藍色的天空上飄浮著大朵的白色和粉色雲彩。在雲朵之上,一些透明而發光的生物成群結隊地飛過天空,留下了長長的、流光溢彩般的線條。亞歷山大認為無法用語言來準確描述,但他知道它們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完全不同,是更高級的生命形態。

亞歷山大聽到了充滿歡樂的一曲聖歌。他感到,在那樣一個世界,視覺和聽覺並非如現實世界這樣分開的,他能聽到天空飛翔的美麗生物,正如他能看到它們美妙歡快的歌聲。而且只有當成為那個世界的一部份之後,才會感受到這些。每個事物既是獨立的,又是融為一體的。

更加不同尋常的是,在他這段奇異的旅途中,有一名年輕美妙的女子始終陪伴著他。這位女子的著裝簡單,服裝的顏色:粉藍、靛青和橙粉,和這個世界裡的其它事物一樣,都鮮活得令人陶醉。當她注視著亞歷山大時,讓他感覺其中承載著所有類型的愛,同時又超越所有的愛。

這位女子沒有說出任何話語,可是卻能向亞歷山大傳遞訊息。這些信息就像風一樣穿透身體,亞歷山大立刻就能領會其中的含義。亞歷山大通過自己的心發問:這是什麼地方?我是誰?為什麼我在這兒?

亞歷山大每提出一個問題,就能立即得到答案。回答似乎是一個由光、色彩、愛和美構成的衝擊波,貫穿他的身體,通過一種超越語言的方式回答他的疑問。當他接觸到這些信息時,他就會心領神會。

亞歷山大還感覺自己就好像新生兒一般,“出生”到一個更廣闊的新世界裡,宇宙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天體子宮。對這些奇幻的經歷,亞歷山大稱,比他曾經經歷過的真實生活還要真實。

身為經驗豐富的神經外科醫生,亞歷山大原本堅信大腦產生意識,宇宙是不帶有任何情感的。但經歷過瀕死體驗之後,他深深質疑這樣的觀念太過於簡單。他指出,現代物理學告訴我們,宇宙是一個整體,雖然我們看到的世界是紛繁各異的,但在表象之下,宇宙的萬事萬物又是互相聯繫不可分的。“我現在知道,宇宙不僅是一個整體,而且還充滿了愛。我在昏迷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宇宙,正是愛因斯坦和造物主以不同方式詮釋出的同一個宇宙。”

亞歷山大開始相信,身體和大腦更像是意識的載體,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識的製造者。這個新的觀點既是從科學的角度,也是從精神信仰層面對宇宙真相的解釋。

其實,亞歷山大對天堂的體驗與認識和宗教中對天堂的認識是一致的。站在宗教的立場上去解讀,他的意識,也可稱其為是他真正的自我,在一種特殊的條件下去了趟天國而已。

斯里蘭卡前總統投胎轉世的故事

一 九九九年一月十八日左右,斯里蘭卡各種報紙廣泛報導了斯里蘭卡前總統帕雷瑪達沙投胎轉世的詳細情況。據當地報紙報導:出生在斯里蘭卡中部鄉村漢古蘭凱特的 一名二十二個月大的男孩,被指認是投胎轉世的斯里蘭卡前總統帕雷瑪達沙。帕雷瑪達沙總統是在一九九三年五月被一名攜帶炸彈的敢死隊員炸死的。

報導說,男孩出生農家。他的父母雖然替他取名“維傑巴胡”,不過,他卻自稱是“帕雷瑪達沙”。男孩甚至把帕雷瑪達沙的家人說成是自己的家人。他每天凌晨三時起床,和已故總統一樣行佛教儀式。這個小男孩也提起自己前世被一名巴布的男子殺害。而當年暗殺帕雷瑪達沙總統的兇手確是一名叫巴布的印度教敢死隊員。

後來經過核實,他所說的他前世的老婆和小孩的情況完全屬實。還不止一次看著硬幣上的頭像說,那就是他。前世的同事去看他,他能認出來不少,表現出來和他們都很熟悉。帶他到前世被害的地點時,這個小男孩傷心地哭了。

這種轉生的現象在民間幾乎各地都有。按照現在流行的說法,稱轉生的這個人為“再生人”。其實在宗教中講,人都是輪迴轉生的,只是有些人能記憶起自己的前世而 已。斯里蘭卡前總統在這世轉生後他能憶起前世是個總統,那麼他當總統時的前世是什麼,他就不知道了。可是有功能的人,或者修煉到很高層次上的人卻能看得清清楚楚。過去神佛說“人在迷中”就有這方面的內涵,只是世人太執迷眼見為實所形成的觀念了。

特從地獄來人間報信的法官

新疆農八師石河子市中級法院的蘇倩,經手過好多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在辦案中,抵擋不了金錢的誘惑,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錢。她的母親、好友都勸她別貪了,會有報應的。她根本不信,反而說:“我就願意做壞人,當好人 累、苦、被人欺負。我有錢花多好,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你們買樓房、旅遊的錢都包在我身上了。當好人有嗎?我知道這樣做不好,可抵擋不了錢,我把好人送進 去,把壞人放出來或判輕一點,也是為了錢!”

二零零七年六月初,蘇倩剛從外地出差回來,就發現經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醫院一查是血癌晚期,要立即住院。在醫院裡,同事、好友經常看她,勸她退黨。她不退,說中共給她這麼多錢,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人 們常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蘇倩死前還真的良心發現,她把自己貪污所剩下的三十萬元摺子交給好友,說以前做了一些壞事,沒幹一件好事,把錢捐出來做些好事,捐給上不起學,或受洪災的人吧,以減輕自己的罪過。她還囑咐同事把自己以前辦過的案子翻出來,把壞人再送進去!後來她的好友和同事在她死亡後,幫蘇倩完成了心願,將這筆贓款捐給了災區。

六月十二日早上九點,醫院診斷蘇倩死亡。當時已無任何生命體徵,瞳孔放大,醫院的三個醫生都在死亡單子上籤了字。隨後把屍體推進太平間,因為冷庫滿了,暫停一天。

也許是她臨死前的善心使上蒼又給她一次機會,在六月十三日半夜兩點左右,蘇倩在太平間裡突然活了過來,並拉住值班人說:“你怎麼不救我呀?”當天值班的是個小伙子,嚇得直說:“你是人是鬼?”蘇倩說:“我是人,要不怎麼跟你說話呀!”

雖然這樣,小伙子還是被嚇得躥了出去,再也不敢進太平間了。幾個小時後才緩過神來,六點鐘,小伙子打電話叫醫生來看一下。當時把醫生也嚇壞了,過來一看瞳孔正常,深感奇怪。醫生雖說是奇蹟,但還是說要觀察,不能送進病房,怕嚇著別的病人。好友、同事和市法院的人也都叫來了,法院的人還說追悼會都準備好了,死而復生,這樣的事只有電影電視上才會出現,居然發生在自己身邊了。

蘇倩醒來後,說她在地獄裡見到閻王了,真有,還見到了出車禍死去的丈夫柳勇和法官高番。柳勇也在市法院工作,曾接手非法判決法輪功的案子,在一次車禍中喪生。而高番在接手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後,於二零零七年農曆新年後暴死,也是死於癌症。那時,對於蘇倩來說,就包括她丈夫的死,她也根本不相信什麼報應不報應。活過來後的蘇倩繼續說: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處都是,慘叫不已,好嚇 人!

她說,丈夫柳勇問她,你怎麼來了?高法官也這樣問她,並告訴她:他們是接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這個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該不聽同事好友的勸告,後悔死了,底下太苦了,太可怕了,綁得跟粽子似的,慘啊!進了地獄的蘇倩這才真正相信了他們的真正死因:原來這都是報應啊。

在地獄,蘇倩跪在閻王面前。閻王把她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來,連年月日都有。蘇倩還說,閻王連她好友和身邊同事的名字,以及她乾的所有壞事都清清楚楚。甚至連好友勸她退黨的事都說出來了,並告訴她迫害過好人和對法輪功犯過罪的人死後全都到這裡報到。

蘇倩跪在那哪敢回話!閻王剛開始訓斥她,後來態度好多了,和藹地告訴她:你怎麼不退黨啊?她無言以對。她後來問閻王,你每天辦這麼多案子不累嗎?閻王說和你 們不一樣,不累!就是操心你們,別再幹壞事了,退黨吧!凡是迫害過法輪功的人以及沒有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全部下地獄!一個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後來就發生了前面的那一幕,她活過來了。重新活過來的蘇倩第一件事就說要退黨,並告訴法院的人讓大家也退黨,並且說真有地獄和閻王,別再接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了!誰接誰死!蘇倩還給好友、同事描述閻王的形像,說閻王穿的是古代的官服,紅色的,戴黑烏紗帽,有點象電視裡包公那個年代的衣服,一米七幾的個子,還留著鬍子,旁邊的書記官她都見過了。市法院的人都說蘇倩給他們上了一課。

過了一天多,六月十四日下午五點左右,蘇倩在太平間的床上睡過去了,再也沒醒來,這回真的死了。追悼會如期舉行。

蘇倩死後,好友給她燒紙,夜裡她託夢給好友,說她收到寄給她的錢了,來謝謝好友,因為想念好友,所以來看一看,以後不會再來纏她了。

看來閻王讓蘇倩再活回來是有用意的,那就是讓她把保命的信息捎到世間。蘇倩這樣做,對她來講是有莫大好處的,她可以藉此機會將功贖罪。當然閻王選擇她也是因為她還有一顆向善的心,只是因為被邪黨蒙蔽了。

其實這樣的事,儘管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可有的人就是不信,包括和蘇倩熟悉的人。蘇倩有個同事叫吳軍。同年同月,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他接受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勸他別干,蘇倩不是剛用自身的經歷說過有報應、幹了要下地獄的話嗎?可是吳軍一直到死都不聽勸。吳軍死的前一天還對同事說:“晚上睡覺,蘇倩在夢中勸告他,別幹壞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就是這樣,吳軍還是聽不進去。第二天早上在辦公室一頭栽倒,送到醫院搶救,於次日暴死。 他死的時間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與蘇倩僅相差十天。後來他的妻子夢到過吳軍,說是求妻子救他,他太痛苦了。

上述這三個故事都十分典 型。前兩個故事在海外的影響也相當深遠。埃本.亞歷山大本身就是一個神經外科的醫生,他的經歷與認識非常有權威性。轉世的前總統的例子也相當能說明問題。 普通人物你說造假,小男孩的前世可是總統啊,怎麼造假?再說那有造假的必要嗎?蘇倩的故事也很能說明問題,她所在的法院,因為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法官那 不都在地獄受罪嗎?死也不肯退黨的她怎麼一活過來第一件事就要求要退黨?不聽勸告的同事不是也遭報應死了嗎?

其實宗教中講的非常明白,人在世間也就幾十年,死後是去天堂,還是去地獄,或者繼續轉生成人,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安排的。當然能做這些安排的只有主宰這一切的神佛。人不相信,死後再相信 那不晚了嗎?換個角度想一想,全世界只有哪幾個國家公開詆毀神佛,只相信無神論?相信無神論者的最高境界就是只相信自己,不相信神佛。中國人的所思所想為 什麼和其它國家的人民不一樣?看來讓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的“三退”,以及讓人正確對待法輪功,可不象表面看來那麼簡單,那真是有天意的因素在裡頭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