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分身有術(二)

啟航


【正見網2013年02月25日】

在《輪迴紀實:分身有術》中,我曾講到一次同時轉生過兩個人,看起來有些複雜,其實,在我分身轉生的歷史中,那次還不是最複雜的。最複雜的一次,可謂是神的得意之作,這裡不妨再跟大家說一說。

明朝初期,我曾是大將軍藍玉,為大明江山的穩固立下過赫赫戰功,後被朱元璋誅殺、滅族。藍玉死後,元神飄飄渺渺,在空中彳亍,一時不知去向何方。忽見一轎子前來,前後各一轎夫,前面的轎夫身穿白衣,看不見臉;後面的身著黑衣裳,也看不見臉;轎旁一人,差吏形像,穿著紫色的衣裳。

藍玉心想,莫不是遇到黑白無常了,詫異間,轎子來到跟前,停了下來。紫衣人躬身施禮,道:“可是藍將軍?地君有請。”藍玉點頭。紫衣人請藍玉入轎。小轎輕飄飄,不多時,來到地府。途中藍玉不時掀簾觀看,看到奈何橋、愁亭、苦坊等,沿途曲折,最終來到閻羅殿。閻王對藍玉尊敬有加,請藍玉坐下。藍玉說起冤屈。閻王說:“古語云:‘冤有頭,債有主’,總有回報的一天,星主何須太急。”藍玉問:“緣何稱為星主?”閻王笑道:“豈不聽說‘天上一星隕,地上一人亡’,人對應天上星星,群星璀璨,總有一顆是您。”

說罷,閻王叫人領藍玉到別處休息,自己又去處理公務。一掌管文書之人來見藍玉,此人乃藍玉熟識之人,正是藍玉夫人的老爹寧申國。老人說,因自己樂善好施,廣積善德,死後得以在陰間當一文書。這一年,在生死薄上看見女兒、女婿的名字,心憐女兒一家的命運,向閻王請求:可否讓女兒再活些日子?閻王說:“不可,這批人一死,馬上另有安排,況且藍氏會有骨血留著,你不必擔心。”於是,老人不再多說。這次知道藍玉到來,便過來與藍玉說話。說起人的生死話題,老人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有鬼神掌握著生死權,而萬事皆有因緣,陽間有話說:‘閻王讓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天。’”藍玉向老人問起自己與朱元璋的淵怨。老人說:“自古以來冤冤相報,所以你不要太計較。為人臣子,你也有過失之處,過於跋扈。”藍玉無語。

老人領著藍玉四處走走,藍玉見陰間差吏忙忙活活。在一高處,見紫衣差吏領著一人,去了自己剛才去過的地方;又看見白衣差吏帶著人去了另一地方;還看見牛頭馬面帶著鎖鏈加身的人,向另一處走去。藍玉納悶兒,為什麼這些人去的不是一個地方,於是請教老人。老人說:“此乃天機,不可泄露,但和你說說也無妨。來的人,列位有高低,閻羅殿有三個地方等著他們。上等人由紫衣差吏領著,進上層殿見閻王,可落坐。二等人由白衣差吏領著,因生前未做大惡事,進中等殿;三等人,罪人,由牛頭馬面去抓,帶著手鍊腳鐐,進入下等殿,小鬼列刑等候,等閻王審判。”正是:

來者都是客  
客有不尋常
紫衣迎上賓
白衣迎尋常
大罪之人現
牛頭馬面忙

藍玉問起:“可有不經閻羅殿,直接等著安排的。”老人說:“有,有的大來歷者,在世時沒有大過失的,天庭派人與閻王查閱此人卷宗,天上陰間已判定此人去向,死後直接上天,等待安排轉生。”

在地府閒待了一日,天庭來人接走藍玉。

在天上藍玉見到轉生神君,此時轉生神君正與四個神對著一個轉盤(定人生的轉盤)商量著、研究著,語氣、表情認真而嚴肅。藍玉也不知道他們在具體商量什麼,只顧獨自欣賞起天上景色來。過了一會兒,轉生神君表情輕鬆,如釋重負般過來,對藍玉說:“你這一次轉生,極為麻煩,已經安排好了,我領你去分神使君處。”

為了把人間事情安排的更合理,更完美,不出一點紕漏,有時許多神都會插手。藍玉的此次轉生,就是五位神仙的一個得意之作,以至於安排妥當後,幾位神仙都有一種輕鬆、得意的感覺。

這一次,藍玉被分神使君分為五部分,五個分身同在一世轉生。藍玉此次轉生的確麻煩,不但要分身轉生,而且分身轉生裡面又有連環轉生。怎麼個分身里又有連環轉生呢?還是聽我細細道來。

藍玉的第一個分身,一三九六年出生在雲南麗江,名叫方少平,富家子弟,聰明伶俐,十五歲時,一心出家,家人攔阻不住,在麗江的一個寺院,叫烏龍寺,出家修行,法號慧持,修行精進,後成為寺院住持。

這慧持和尚,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奇人異類來找慧持,慧持都能為之指點迷津或勸善,活了一百三十六歲,積功德無量,結善緣無數。

慧持能用中草藥或術類的東西及修煉出來的神通治疑難病症。僅舉幾例:

一次,一妙齡女子,一隻眼睛突然看不清東西,由家人相陪,來求慧持。慧持看出,她曾對梳妝鏡妙目流轉,心思妄動,眼中的美麗瞳神被流浪的邪惡瞳神勾走。慧持告訴她,要每天於靜室叩拜,淨心念佛,檢省自己,不動妄念,百天後即可痊癒。回去後女子照做,百天後,眼睛恢復正常,女子來謝。

一牧牛少年,突然不能說話,被家人領來。慧持畫一棵樹,讓少年找到這棵樹,對著樹跪拜求開恩,少年照著去做,叩拜後能張口說話。原來慧持運用神通看到牧童放牛時,對著樹小解,正逢露水娘娘在樹里歇息,惱少年不敬自己,用露水中的啞巴露對著少年一點,正好糊住少年聲帶,使其說不出話來。

一個婦女,腹脹六個月,疼痛難忍,疑有身孕,實則不是,郎中查不出個所以然來。家人帶她來找慧持,慧持讓她喝雄黃酒,自己則手敲木魚,口中念念有詞:“快離開,快離開,叢林有你齋,勿擾塵世一女客,速速去,勿留連。”念了數遍,女子張大嘴巴,作乾嘔狀,一道瑩瑩綠光,從口中躍出,綠光中隱約一道蛇形,女子的肚子很快癟下去。慧持叮囑她注意飲食,勿食腥膻。

分身二,方城(1397——1452),安徽桐城人,書香門第,十七歲參加科舉考試,去九華山進香,在山下遇見一人,兩人交談,甚為投機,互相賞識,結拜為兄弟。後來科舉落第,二十歲時,義兄邀請方城去自己家,方城答應。原來義兄是山中盜賊,方城被軟磨硬泡入了伙兒,擔任軍師,後來死於官兵圍剿。

分身三,冷娘(1412——1438),本名初玉芳,江西人氏,十七歲嫁到冷家。丈夫冷平,最初偽裝極佳,一年後,冷娘發現冷平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有了孩子後,也不見其悔改。孩子六個月時,冷平帶著妻兒去南京投奔親戚,結果撲空。錢財所剩不多時,正逢南京大戶王明家生小孩兒,急找奶娘,有人牽線,冷娘去了王明府上。冷平在王明處預領了冷娘的工錢,抱著孩子偷著走了。冷娘抱著別人家尊貴的孩兒,尤其想念自己的兒子,後悔來當奶娘,又不能表露出來,免不了長吁短嘆,以袖掩淚,被管家皰丁看見,不時噓寒問暖,寬慰冷娘。皰丁眼見是正人君子,實則是齷齪小人,見冷娘貌美,惹人憐愛,打起不良主意,言行中時有冒犯。冷娘覺察後,便時常懷揣剪刀,以防皰丁,皰丁有所收斂。孩子王華章一天天長大,對待冷娘如同親娘,冷娘心裡稍有寬慰。但不知丈夫、孩子音信,只能夜夜拜觀音求他們父子平安。皰丁雖有妻室,卻總是賊心不死。王華章讀書時,冷娘的時間空閒下來,經常在後花園水池邊觀賞魚兒,一次太入神,竟未察覺皰丁走近。皰丁抱住冷娘,強行非禮,冷娘極力反抗,反抗中不慎掉入池中,驚懼中張嘴呼喊,在水中掙扎了幾下,沉入水裡,淹死了。

分身四,辛名(1420——1488),北京城內的打鐵匠。“辛家鐵爐”遠近聞名,打造兵器、雜物等,官府中也有人找他。辛名手藝精湛,為人熱情豪爽,曾為錦衣衛指揮使龐澤鍛造過短刀和長劍;為鄭和打造過佩劍、二十斤重的連環弩、觀星盤的狄托等。

分身五,連環命娃。何為連環命娃?此分身一生結束後,沒有閒著,又接著連環轉生四世。到第一個分身慧持坐化,他也完成了五世轉生。

連環命娃第一命,茂名(1398——1431),父親茂功是燕王府幕僚,亦俗亦道,曾為“靖難之役”出謀劃策。茂名跟隨父親從小長在王府,機靈非常,受王府氣氛薰染,熟知禮節,對燕王及燕王妃極為尊崇。燕王稱帝後,燕王府的人大多謀得一官半職,唯獨茂功不願當官,得燕王厚賜回鄉,請飽學之士教茂名。茂名寒窗苦讀,十八歲時考中進士,後在吏部當官。因為人正直,得罪了不少人,後遭人陷害,鬱悶而死。

第二命,秋香(1431——1459),福州人氏,原名王浩芝,七歲時父母雙亡,由舅舅撫養。舅舅外出經商時,舅媽將她賣給了人販子,人販子帶她輾轉到了蘇州,高價賣給了青樓。老鴇著意請人教她吹、拉、彈、唱、識文斷字,為她取名秋香,成為蘇州名妓。後被一蘇州富商看中並贖身,給其做了二房。大夫人趁丈夫不在家,百般刁難、挖苦秋香,曾設圈套,讓秋香誤打碎珍貴瓷器,並以此為由,對秋香施以家法,讓她長時間跪著。身邊的小丫環都覺的秋香委屈。丈夫回來,秋香也不向丈夫訴苦,並始終對大夫人以禮相待,大夫人終被感化,開始善待秋香。秋香育有一兒一女,二十八歲時,死於第三胎難產。

第三命,郭名蘭(1459——1483),明憲宗的妃子,吏部官員郭開之女,十七歲入宮,十九歲生有一女,後被封為惠妃。二十四歲時死於秋初的一場感冒。

第四命,拉斐爾(1483——1520),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壇傑出人物,人稱畫聖,與達•芬奇、米開朗琪羅並稱藝壇三傑。拉斐爾的父親是宮廷畫師,拉斐爾從小就喜歡看父親繪畫。他在看父親繪畫時,一種超乎尋常的寧靜,讓他的父親感到驚異。七歲時,母親去世,傷心的拉斐爾沉浸在痛苦中。父親告訴他,母親沒有死,她去了另一個地方,她還活著,只是我們看不見。這種勸慰減少了拉斐爾的痛苦。在想母親的時候,拉斐爾就畫母親。在十一歲的時候,父親去世了,拉斐爾得到了父親朋友的照顧和支持,繪畫成了拉斐爾生活的一部分。十七歲時,拉斐爾思維變的敏銳,能捕捉到一種靈性的東西,他全神貫注的繪畫或思考,會忘記身邊的一切。對神的無比崇敬、虔誠,使他漸入佳境,眼前有時會閃現出一些畫面,畫面有一種縹緲的感覺,他看見了天使、聖母,和天國的景象,看到的這一切,使他的心溫暖詳和,神的光明引領著他,使他的畫作更加出眾。

第五命,齊寶(1520——1532年),南京城下一個小要飯花子,是被一大戶人家小姐遺棄的私生子。

一天上午,一個右手有殘疾的叫齊弱賓的要飯花子,在一處牆角,發現了一個襁褓,他走近了看,看見一個被人遺棄的六、七個月大的男嬰。他看了看,搖搖頭,轉身走了。走不多遠,他停住腳步,回頭看看,又看了看自己,還是走了。走到拐角處,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索性坐下來,遠遠的看著。半個時辰內,有幾個人走到小孩兒旁邊,看了看都走了。齊弱賓突然感覺到,心裡象有根弦被拴住了。他想,我這麼放心不下,就抱走他吧,萬一有狗竄過來,孩子該傷著了。這麼一想,他趕緊走了回來。走到小孩兒身邊時,小孩兒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看著看著,孩子突然樂了。齊弱賓心裡一熱,想,真是個要飯的命,跟著我吧,倒也餓不死你。這樣他把孩子撿了回來,給孩子起名叫齊寶。儘管齊弱賓對齊寶還算呵護,但跟著個要飯花子,齊寶還是吃盡了苦頭。好不容易長到十二歲,一場傷寒奪去了他的生命。

連環命娃五世轉生結束後,和前四個分身合為一體。又等著安排下一世的轉生。

我還知道,有的大法弟子一次分身轉生過七個角色,這裡就不再細說了。寫出這些,無非是見證大法弟子的過去,從而更加珍惜我們這來之不易的萬古機緣,走好我們以後的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