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和同修配合協調的機緣

密西根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9月2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1998年2月,我有幸在台灣得法。得法半年後即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攻讀博士學位。在師尊的呵護下,走過以個人修煉為主的階段後,和許多同修一起在正法中修煉,在不同的項目中講真相。洛杉磯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項目很多,同修們經常在一起面對面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集體交流。

畢業後,我來到北密西根一個寧靜而偏遠的小城市教書。我非常希望讓這個區域的眾生明白真相,所以試著找同修,希望和同修配合,一起講真相。然而,這個城市距離密爾瓦基約有6小時的車程,距離芝加哥有8小時的車程,距離底特律有9-10個小時的車程,也就是說,住的比較近的同修們都在方圓幾百英裡之外。如何讓這裡的眾生明白真相呢?雖然修煉環境改變了,師父要求我們做好的三件事不變。我對這附近的地理環境做了研究,發現這個區域地廣人稀,但是,離我所在的這個城市100 英裡處有一所理工學院,那個城鎮更偏遠,規模更小,但有幾百位中國人。我想,我必須想辦法讓那裡的眾生和可貴的中國人明白真相。

一開始,我試著聯繫那個城市一家賣亞洲食品的商店,希望在店裡建立《大紀元時報》的放報地點,但是老闆聽信了當地留學生的意見,拒絕了我的提議。

邪黨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暴行在2006年曝光後,我報名參加了當地的一個夏日節慶活動,希望到那裡講真相,徵集簽名。除了從洛杉磯帶來的真相資料外,我印了徵集簽名的表格,買了桌子,展板,帳篷,從外地同修處訂製了橫幅,並將3幅“真善忍國際美展”的複製畫作帶到商店做專業裱框。準備好所有真相資料和物資後,裝了滿滿一車,就開車出發了。到了之後,發現,活動地點在湖邊,風很大,靠我一個人無法將笨重的帳篷撐起來,我只好將帳篷留在車上,同時也想到了昔日和同修合作的可貴。

將所有材料布置好後,我開始發資料,徵集簽名。烈日當頭,看著真相資料和“真善忍國際美展”的複製畫在陽光下曝曬,我有點心疼,但想到一切都是為了救度眾生,很快集中精神講真相。許多當地居民都沒有聽說過大法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有的人慎重的簽名支持,有的人凝視著“真善忍國際美展“的畫作,很受觸動。

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我看到了一家中國人,我拿著《大紀元時報》印製的《九評共產黨》追上前去。沒想到這位先生看到報紙之後當街破口大罵,他的妻子拉著他走,低聲要他別這樣,他還不忘回頭要我滾開。當時我有人心在,眾目睽睽之下覺的難堪,雖然擔心他的未來,也只好離開,默默希望他以後還有機會看到真相。如果當時有同修在,幫忙發正念,也許這位可貴的中國人會願意停下來聽真相。我又想到了和同修配合的可貴。

我一個人太渺小了, 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我想我必須想辦法和同修們聯繫協調,同時更細膩的了解當地的情況,不能將過去在大都市講真相的方式照搬到這裡來。

聯繫上密西根州和附近各州的同修後,得到同修們許多的幫助。聯繫建立《大紀元時報》的放報地點的心願,也在師尊的安排下有了突破。一位同修來到100英裡外那所理工學院讀書,他更了解當地中國留學生的購物習慣,我聽取他的意見,選定了另一個適合放報的地點,然後互相配合,當我們其中一人去具體聯繫時,另一個人就發正念排除一切干擾。在這位同修的幫助下,這裡的中國人終於能看到《大紀元時報》了。

我有幸加入接神韻晚會熱線電話,以及向本州的政府官員講真相的項目後,對於配合協調的要求更高了。當我做的不好時,同修們會指出我的不足,幫助我提高心性,我真心感謝同修們。我提醒自己,要修好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更好的幫助眾生明白真相。我告訴自己,他們都是師父要救度的可貴的眾生,我要給他們最好的。

今年辦神韻晚會時,同修們告訴我,晚會開演前,有一位在熱線上買票的女士帶了一把鮮花到劇院要送給我。我想這把鮮花其實應該是要獻給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我希望和同修們配合好,讓更多眾生來看神韻,明白真相,得到師父的救度。2011年日本大海嘯時,許許多多的眾生在一瞬間就滅頂了,有一期《時代雜誌》的封面刊登了一幅在災難後傷心欲絕掩面哭泣的日本婦女的照片,令人痛心。為了不讓自己鬆懈,我在客廳裡擺著這本雜誌,時時警惕自己,不要讓眾生在將來面臨這樣的傷心絕望,不要辜負了他們千萬年的等待。

感謝慈悲的師尊安排了許多講真相的機會。我在大學裡教經濟學,現代經濟學的課本裡經常提到器官移植市場的課題,所以幾年來在課堂上講真相,播放活摘器官的真相影片一直是順理成章的事, 讓學生們明白真相也是我給學生們最大的祝福。

學校辦論壇,邀請我演講,我想辦法把迫害真相溶入到演講內容中,那一天我看到校長和教務長都來了,很慶幸沒錯過這個講真相的機會。去年年底有白宮網站徵簽呼籲制止活摘器官的項目,同修們提議向大學裡的教授們發電子郵件。群組郵件很方便,一下子可以送給許多人,可是也許會引起抱怨,如果不明真相的常人做了隨意的評論,回信給整個群組,也有可能在很大的人群中引起誤解。為了更好的讓眾生接受真相,我一邊接熱線,一邊用中間的空檔時間給全校同事和一些教職員一個一個的寫電子郵件講真相,請他們簽名支持,認識的同事就更用心的再加上一些家常的問候。雖然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才發完這些電子郵件,但收到不少回信和支持鼓勵。我衷心為這些眾生感到高興。

今年在講真相過程中發生的兩件事再次讓我體會到和同修配合協調形成整體的重要。第一件事是在校報上講真相。校報的編輯主動邀請幾位教授寫評論文章 (Op-Ed),其中包括我。我想,這不是偶然的,在這個大學城裡,校報的讀者不只是學生和學校教職員,還有一般民眾和地方政府官員,要珍惜這個在媒體上講真相的好機會。

第一篇文章的主題是呼籲制止活摘器官,寫好後和外州擅長專業編輯潤飾文章的西人同修協調,討論,定稿後順利刊出。第二篇文章寫作過程比較艱難,我在心中把主題定好了,是關於神韻的。但如何在評論文章專欄把神韻的美好告訴眾生呢?我寫了幾天,和本州的西人同修協調,請她幫忙過目和潤飾文章,雖然過程中收到報紙編輯對文章風格的批評,做了修改,由於和同修形成整體,互相配合,文章最後順利刊出。第三篇文章的主題是呼籲支持在中國大陸的三退大潮,我想聯繫另一位同修幫忙校稿,但沒收到回音,由於稿件截止日期緊迫,我匆匆將稿件交出去, 結果出現了許多干擾,文章最終並沒有出現在報紙上。我靜下心來向內找,知道自己有漏,沒有更積極的和同修聯繫溝通,配合協調形成整體,才會做的不好。

第二件事是在學校的講座上講真相。我任職的學校為了豐富學生的技能和生活閱歷,每年會辦兩次系列講座,講座內容多彩多姿。我想,這是慈悲的師尊為眾生安排的得到真相的機會,從2006年起,每年都固定兩次參加這個活動,一方面介紹大法的美好,一方面講真相。

今年的第一個講座將要舉辦的前一天,天氣預報發布了暴風雪特報。我意識到,這個干擾不是偶然的。校方告訴我,如果明天學校停課,講座也隨之取消,但可以延到其它日期舉行。我想,有許多人已經報名參加了,他們能報名參加,也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有安排。錯過這個機緣,也許他們就錯過屬於他們的機會了。

我想到發電子郵件請遠方的同修們幫忙發正念,一開始,我擔心麻煩同修,心想,每個同修都那麼忙,我為一個當地的活動麻煩大家,合適嗎?後來轉念一想,不好意思麻煩別人的心是人情,也是一顆執著心,我們做這一切是為了什麼?是為了眾生好,希望他們擁有美好的未來。於是,我發了電子郵件請遠方的同修們幫忙發正念,當時已經是晚上10點左右了。隔天早晨,我聽到暴風雪突然減弱的好消息,學校正常上課,講真相的講座也如期舉行。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們形成整體的巨大威力。我在師父的法像前合十,感謝師父慈悲救度眾生。也感謝遠方同修們無私的幫助。

在修煉和講真相的過程中,經常體會到向內找的重要。當一件事做不好或做不成的時候,向內找,有時是因為方式不對,有時是因為學法煉功或發正念鬆懈了,有時是因為沒有和同修協調好,有時是因為自己的人心不去,阻擋了眾生明白真相。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但時間不等人,意識到了要馬上去掉,實實在在的按照師父的要求精進實修,才能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兌現自己的誓約。

讓我們珍惜師父賜給我們的和同修配合協調的機緣,更好的救度眾生。

以上是我在目前所在層次有限的認識和心得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