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二蕭(10):延祖鶴立 茂弘龍超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正見網2014年02月25日】

【原文】

yán zǔ hè lì ,mào hóng lóng chāo 。
延祖鶴立,茂弘龍超。

ㄧㄢˊㄗㄨˇㄏㄜˋㄌㄧˋ,ㄇㄠˋㄏㄨㄥˊㄌㄨㄥˊㄔㄠ。
延祖鶴立,茂弘龍超。

【注釋】

(1)延祖:嵇紹,字延祖,西晉譙郡銍縣(今屬安徽)人,三國魏嵇康之子。清遠雅正,才德服人,官至侍中。
(2)鶴:鳥類,白色或灰色,頭小,頸、喙、腳細長,生活在水邊,以魚、昆蟲、穀類為食。傳說是神仙坐騎。
(3)茂弘:王導,字茂宏,東晉臨沂(今屬山東)人。歷任三朝宰相,為東晉開國功臣。
(4)龍:阿龍,王導小名赤龍。
(5)超:高出。

【語譯】

嵇紹鶴立雞群,王導高超出眾。

【人物故事】

據《晉書.嵇紹傳》,嵇紹十歲父親就過世了,侍奉母親孝順而恭謹。晉武帝時,下詔起用他為秘書丞。嵇紹才到洛陽,有人對王戎說:“昨天於人群中初見嵇紹,特立出眾,如野鶴在雞群中。”王戎說:“你還沒見到他父親(嵇康)呢!”

晉惠帝時,齊王司馬冏(jiǒngㄐㄩㄥˇ)輔政,任嵇紹為左司馬。十日後,司馬冏被(長沙王司馬乂)誅殺。起初兩軍交戰,嵇紹奔赴宮中,有持弓者在東門下將要射他,殿中將軍蕭隆見嵇紹儀容俊偉,懷疑他並非凡人,趕緊上前拔箭。嵇紹回到滎陽故居,不久被徵召,又擔任侍中。河間王司馬顒( yóng ㄩㄥˊ)、成都王司馬穎舉兵進攻京都洛陽,討伐長沙王司馬乂(yì ㄧˋ),司馬乂當眾宣告:“今日西征,想讓誰當都督?”六軍兵士皆言:“但願嵇侍中竭力在前引導,我們雖死猶生。”於是拜嵇紹為平西將軍。而後司馬乂被捕,嵇紹又任侍中,後被司馬穎貶為平民。不久朝廷又有北伐戰役(討伐司馬穎),徵召嵇紹。嵇紹因天子流亡在外(東海王司馬越帶惠帝親征),受詔奔往天子處。遇上天子的軍隊在盪陰戰敗,百官及侍衛皆逃散,唯有嵇紹端正衣冠,以身捍衛天子,亂兵打到皇帝乘車,飛箭如雨,嵇紹被殺害在惠帝身旁,血濺帝衣,惠帝深為嵇紹哀痛嘆息。等戰事平息,侍者要洗惠帝的衣服,惠帝說:“這是嵇侍中的血,別洗去。”

當初,嵇紹將動身時,侍中秦准對他說:“今日赴難,你是否有好馬?”嵇紹態度嚴正地說:“皇上御駕親征,以正伐逆,理該有徵無戰。倘若王師戰敗,人臣的節操還在,要駿馬何用!”聽到的人莫不嘆息。後來東海王司馬越路經滎陽,經過嵇紹的墓地,悲痛哭泣,為他刻石立碑,上表追贈官爵。晉元帝即位,又賜諡號忠穆侯。

據《世說新語.企羨》,晉元帝拜丞相王導為司空,廷尉桓彝(yi ㄧˊ)綁兩個髮髻,穿葛布裙,拄著拐杖,在路邊窺探王導。桓彝讚嘆說:“人說阿龍超群,阿龍還更超群!”不知不覺已跟到宮門。

【說明】

嵇康風姿特秀,為竹林七賢之首,嵇紹鶴立雞群,為晉朝忠義第一,有乃父之風。晉武帝死後,八王之亂歷時十六年,嵇紹生逢亂世,隕身全節,列《晉書.忠義列傳》之首。宋朝文天祥〈正氣歌〉中“為嵇侍中血”,即稱頌他捨身衛帝之事。

嵇紹謹守父親臨終所寫〈家誡〉,可謂繼承了嵇康之志。如〈家誡〉言“非義不言,詳靜敬道”,“若其言邪險,則當正色以道義正之”,故嵇紹寡言慎行,又能當朝切諫,剛正不阿。又言“不須作小小廉恥,當全大讓……臨義讓生……此忠臣烈士之節”,“守死無貳”,故嵇紹重義輕生,守死不去,成全其忠義之名。

王導仁厚謙和,才德服人,故朝野傾心,晉人尊他為“仲父”(父親的大弟)。《晉書》史臣曰:“提挈三世(晉元帝、明帝和成帝),終始一心,稱為‘仲父’,蓋其宜矣。”所謂“誠於中,形於外”,其胸懷寬厚,忠誠仁德,故表現在外的風範不凡,因而桓廷尉見之嘆曰:“人言阿龍超,阿龍故自超。”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