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都有緣:我與家人的輪迴因果

大陸大法學員


【正見網2015年08月20日】

緣,有緣由之意。常人受觀念與智慧所限,總是深陷苦難中無法自拔,正如曾經的我。幸而修煉了大法,師父讓我明白了世間一切事情都是有淵源關係的,修煉人更是不會遇到偶然的事情,讓我略知人生中一些苦難的緣由,使我擺脫痛苦。

我與母親的因緣

在未修煉大法之前,可以說我的人生是毫無快樂可言。雖然人很年輕,但是卻找不到人生的樂趣,由於憂慮導致了失眠、氣質性腸胃炎、神經衰弱等疾病。於是每天的生活狀態就是吃不香、睡不好、想不開,有時甚至產生了厭世輕生的念頭。

從小在家庭中我都屬於逆來順受的性格,但是這種順從的背後也帶來心理上巨大的壓抑。我總是覺得不自由,甚至覺得和母親總是有說不出的隔閡,讀書時每次在家裡待上一段時間都會和母親吵架,那時就覺得很想逃離母親的那種不理解和束縛。而且父母雖然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對我和弟弟也是一樣的教育方式,但我和弟弟在家的表現就截然不同,一個很聽話少讓他們操心,一個卻處處讓他們頭疼。真是印證了那句話:“子女是債,無債不來”,我就是來還債的,弟弟就是來討債的。

以前我因為患有失眠,所以一睡覺就開始做夢,但都是一些雜亂的夢,記不住也使自己休息不好。後來修煉了大法,師父為我調整了身體,不再失眠也不再做夢了。但清楚的記得有一次做了一個很有意味的夢,邏輯性很強,至今也都還記得。

夢裡好像是古代,但又更像是一個比人類社會要高一級的世界,那時的我仿佛是一位天人,穿著古代宮女的服裝,與一群女伴生活在一起,其中有一個管事的,那就是我這一世的母親(雖然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我知道就是她)。那時我們生活的世界雖然比人間好些,但也是需要做事情的,我們的工作就類似於古代的女工那一類。那一世我也是個修煉的人,但修煉的不知是哪一門的方法。當時的群體生活中也存在著一定的勾心鬥角,周圍的女伴們就總是想讓我多做些工作,但管事的那位(今世的母親)就一直袒護著我,說我是修煉人,讓我少做點工作好多有點時間修煉。記得當時在夢中我看到自己學的不知是哪一門的經,但做的動作好像還是第一套功法,可是口訣卻變了,我就對著那個前世的我著急的大喊“不能學不能看啊,要記住不二法門”。後來便看到(聽到)一個宏偉的聲音對那個我說:你修的這一法門是不能讓你圓滿的,要圓滿就必須去結緣修煉法輪大法,但是要得大法必須要經歷多次輪迴吃很多苦,你願意嗎?(大意,原話記不清了)那個我就說願意,然後就輪迴轉世去了。

這一世當中我明白了我和母親的因緣關係,所以這一世我對她很好,很少讓她操心,是為了報答那一世她對我的關照。而且她這一世中表現出的對我的掌控,估計也和那一世我們之間的關係有關聯吧。

我與丈夫的因緣

之前說到,我由於十分渴望自由,於是就試圖通過婚姻來逃離母親的束縛。再加上本身對情看得重,然後就自然而然的把全部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丈夫身上,甚至在未修煉之前我還錯把擁有一份美好的感情與婚姻當作我畢生的追求。常言道:事與願違;物極必反。我越是執著的追求什麼,就越得不到什麼,反而會讓我更加的痛苦。

我和丈夫用常人的眼光來看,是不般配的,身邊的親朋好友都疑惑我怎麼會嫁給這樣一個看起來各方面都不如我的人。我自己也不知道,原來追求我的條件好的人多的是,可我偏偏就選中丈夫,而且還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他。可是他卻似乎不怎麼領我的情,對我表現得比較自私、冷漠,我對他的好他從不會感恩、都是理所應當的接受,他對我的傷害他自己也無半點愧疚,並且總是記恨我讓他不如意的一些小事。總把我當他家外人,把我放在他的工作、朋友、娛樂等之後,還覺得我應該無條件的理解他,對我家人也不好。我稍有不滿發下脾氣,他就對我實施冷暴力,甚至因為一點小事可以和我鬧到要離婚的地步。

婚前我就被他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折磨得身心疲憊,但因為固執(其實是一種賭徒心態,因為從小都在優越感中成長,無法面對他給的挫敗感)還是幾經反覆和他結了婚。哪知婚後不到一年他又如往常一樣想不負責任,說要離婚。一時間屈辱、無奈、疑惑、絕望全部化為一股強大的怨恨,把自己搞得瘋瘋癲癲,恨不得和他同歸於盡。那種愛與恨交織的情感是最折磨人的,所幸最後得法,師父把我從情中的苦海里救了出來。但剛修煉初期還是每天會有很多怨恨心不自覺的冒出來,心底還是無法釋懷。後來有一次在夢中,師父就讓我看見了我與丈夫的前世因緣,也點悟了我今生的痛苦也是自己該承受的業債。

那一世大概是在70年代的中國,我與丈夫那時也是夫妻。我們住在一套小樓房裡,好像感情也不是太好。後來就有兩個人準備要放火燒我家的房子,這兩個人今生都是我們單位組織部的,一個是小女孩和我關係較好。然後我知道那個屋子待著有危險,當時丈夫在臥室里睡覺,我因為和他感情不好就很猶豫要不要叫他起來逃命。猶豫間房屋已經被鎖上了,馬上就要被火燒了,這時那個和我今生關係好的女孩就從後門偷偷的把門打開把我放出來,並叫我往上跑(我和她今生關係很好,見面就感覺很親,估計也是因為她那一世救了我吧)。後來我跑到一個空曠安全的地方之後,覺得心裡很內疚,準備折回去救丈夫,可是這時已經看到他的靈魂飄蕩到我面前,用一種十分幽怨的語氣問我為什麼可以這樣冷漠、見死不救?看到這一幕,我終於明白了為何今生丈夫對我總是這樣的冷漠和自私,用我原來的話來說是“壞透了”,因為他總是在故意傷害我的感情,但其實凡事都有因果,因為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那一世我對他不也是“壞透了”嗎?在師父讓我明白了這一層因緣關係之後,我對丈夫的怨恨消去了很多。

還有一世,我是一個修煉的小女孩,但當時修煉人也受到當局的迫害,我就被人到處通緝與追殺。然後就逃離到一個小島,應該是現在的香港,然後丈夫當時是那裡一位很有能力的人,他就救了我並保護了我。我很感激他,說要報答他,但卻沒有什麼能給予他的,然後便說以身相許,但是他很正直,說他已經有妻子了,於是我便說下輩子再報答他。然後我也明白了為何今生我就冥冥之中一定要嫁給丈夫這樣一個不怎麼愛我的男人,因為是我以前欠他的。在這一世中,我的丈夫是作為之前救我的那位恩人的副元神轉生的,那位恩人的主元神當今仍在香港,是一位出名的歌星,星座與丈夫的一樣,而且當初認識丈夫時,我也是被他的歌聲所吸引。

通過兩次夢輪迴看見我與丈夫的因緣關係之後,明白了要放下對丈夫的恨,而且更該用善去化解我與他今生的矛盾。並且從那一世我對他見死不救的夢中我還悟到了,當時放火燒死他的是今生我們組織部的人,組織不就是邪惡的化身嗎?因為丈夫的邪黨黨員,還得過優秀共產黨員這樣邪惡的稱號,如果不明真相的話,邪惡會放過他嗎?師父是在點化我讓我今生叫醒他,別讓他再被組織所害呀!

後來我就嘗試給丈夫講真相,但無奈他太固執又中毒太深(因為是警察),總是聽不進去,還不讓我給他說這些。但我明白這都是他背後的邪惡害怕被銷毀所致,同時也因為我修得不好,對他還有情在,由情衍生出的不捨心或是怨恨心都會阻礙我講真相的作用。可我依然不會輕易放棄,想當初我是一個如此不堪的生命師父都沒有放棄我,我又怎能隨意放棄任何一個可以得救的生命呢?而且我想他明白的一面肯定也最清楚,能聽到大法真相是我對他最好的報答。

感謝師父善解了我與丈夫生生世世的這些淵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