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齊桓公遇鬼》所想

大陸大法學員

【正見網2016年02月01日】

在《莊子·達生》中記載著這樣一個故事。

春秋時代,齊國的國君齊桓公有一次在沼澤地裡打獵,由齊相管仲親自為其駕車。突然間,桓公看見了一個鬼。他趕緊握著管仲的手,驚魂未定地問:“仲父你看到什麼了嗎?” 管仲如實相告:“我什麼也沒有看到。” 齊桓公回宮以後,嚇得丟魂失魄,從此就病倒了,竟至幾天臥床不起。

這時,有個名叫皇子告敖的讀書人,主動求見桓公,對他說:“這是您自己傷害了自己的身體,鬼怎麼能傷害得了您呢?一個人的體內如果產生了怒氣並且鬱結起來,那麼他的魂魄就會游離於體外而使人精神恍惚;怒氣上升而不下降,人就會愛發脾氣;怒氣下降而不上升,人就會發生健忘;而如果這股怒氣不上不下,恰好鬱結在身體的正中,它就會傷害心臟,這時人就要生病了。” 齊桓公聽後,不禁半信半疑地問道:“那麼,到底世間有沒有鬼呢?” 皇子告敖肯定地回答:“有的!室內有鬼名叫履;灶房有鬼叫做髻;院子裡的糞土堆上,有個叫雷霆的鬼住在那裡;在東北方的牆腳下,時常有倍阿鮭馺一類的鬼出沒其間;在西北方的牆腳下,則有涘陽鬼安家;水中的鬼叫罔象,丘陵的鬼叫緈,山上的鬼叫夔,原野上的鬼叫彷徨,而沼澤地裡的鬼則叫委蛇。”

齊桓公趕緊追問:“那委蛇是怎樣的形狀呢?” 皇子告敖形容說:“委蛇嘛,像車轂那麼大,像車轅那麼長,穿著紫衣裳,戴著紅帽子。委蛇特別不喜歡雷車發出的隆隆聲響,一聽到這種聲音就會抱頭而立。誰如果能見到委蛇,那就是將要成為霸主的一種先兆!” 齊桓公聽了這一席話,頓時笑逐顏開。他興奮地說:“我所見到的正是你說的這種委蛇呀!”於是,他趕緊重整衣冠,與皇子告敖對坐交談。

還不到一天的時間,齊桓公的病就不知不覺地好了。

一般人在讀到這個寓言故事的時候,都會覺得齊桓公有一種心理疾病,那就是疑心病。且不論鬼是否真的存在,但齊桓公被嚇病了卻是真的。即使真的有鬼,那為何駕車同往的管仲沒有遇到,僅僅被齊桓公遇到了?

這又讓我想起了蘇東坡和佛印的故事:一日,蘇東坡與佛印同游,蘇東坡問佛印“你看我像什麼?”,佛印回答“我看你像一尊佛”;反過來佛印也問“你看我像什麼?”,蘇東坡答“我看你像一堆糞便”;蘇東坡自以為這樣逞口舌之利是占了佛印的大便宜,佛印淡然一笑,說道“眼睛看到的是什麼便折射出內心裝的是什麼。我看到你像佛是因為我心裡裝著佛;你看到我像糞便是因為你的內心裡就裝著糞便。”說得蘇東坡又羞又愧。

其實無論是齊桓公見到的鬼,還是佛印見到的佛,或是蘇東坡見到的糞便。我覺得都是和自己的內心有關,管仲之所以沒見到鬼,是因為他在專心駕車,心無旁騖必然就不會見到鬼。而齊桓公本身疑心病就重,心中怕鬼,那種怕的思想就具現成了他眼中的鬼。修煉之人都明白“相由心生”[1]的理,心裡有了執著,自然就會造成某種假相。所以,齊桓公遇見的鬼,實質是他自己招來的,後來又自己嚇自己,把自己嚇病了。

由此我聯想到在修煉過程中,我們很多修煉人遇到的麻煩其實也是自己的執著心所招來的“鬼”。就拿“訴江”這件事來說,有的人勇往直前,有的人猶豫不決;有的人正念十足,有的人膽膽突突。其中所顧慮的和害怕的往往不是真實的存在,並非做這件事之後會有什麼樣可怕的後果,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怕心所致,而這個“怕”就像齊桓公遇見的鬼一樣,都是自己嚇自己罷了。當自己真的放下怕心,走出那一步時,會發現柳暗花明。

另外,從皇子告敖和齊桓公的對話中,我們還看到了:當齊桓公相信遇見鬼是能幫助自己成為霸主的徵兆時,他的病就不知不覺的好了,因為這時他已經不怕鬼了,反而把遇見鬼當成好事。我覺得這也揭示了一個道理:修煉人也不應該怕麻煩、怕壞事,師父說過“好壞出自一念”[2],我們不要把壞事當成磨難,不要怕它,而是把它當作提高自己心性的機會時,壞事也會變成好事。就像在皇子告敖的引導下,明明是見鬼這樣令人害怕的事,也會變成令齊桓公開心的事一樣。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敬請原諒。

註:
[1]李洪志師父講法:《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