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平台救眾生 可歌可泣

歐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5月27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場在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悄悄地在全球電話營救平台拉開了序幕,連續三天大型專案救人行動,目標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

牡丹江市在四月十九日非法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高一喜和妻子孫鳳霞並抄家,僅僅十天高一喜便離奇死亡,他年僅45歲。被綁架期間高一喜絕食反迫害,身體虛弱仍被毒打,在所有家屬強烈反對解剖遺體的情況下,還是強行的以解剖為障眼法,企圖矇混過關。他16歲的女兒看到父親雙目圓睜,胸部凸起,腹部完全塌陷,緊握雙拳。海內外各界人士指出,這是被活體摘除器官後的症狀。這一事件全世界震驚!

5月3日,追查國際也向牡丹江市發出了對高一喜被酷刑迫害致死的所有的涉案責任人的追查公告。

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這個被國際社會稱為“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竟然活生生地發生在牡丹江市,案件發生後,營救平台全體同修們真為牡丹江公檢法人員擔心,擔心的是一些警察還在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而且邪膽包天,光天化日之下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等待這些人的將是失去機緣與未來。這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擔心的是他們還有很多人不明白真相或者不聽真相,現在還把自己捆綁在中共邪黨這輛已走向死亡的列車上。當天滅中共來臨那一天,這些人怎麼辦呢?

慈悲偉大的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
“我是這樣想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以救人為根本,就像我剛才講的,在謊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幹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實那個生命本身不惡,那個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惡幹部。那個生命說不定還是個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黨文化謊言的灌輸下,被誤導了,他這樣幹了。當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驅使下幹了,還是要給他聽真相的機會。都把他們起訴了,其實啊,這個不是你們要做的。我們制止這場迫害,這是我們要做的。那種報復心,誰迫害了我們、誰怎麼樣,那種報復心你們是不應該有的。修煉人嘛,就是救人。你迫害了我,我將來非得要治你,那不成了常人了嗎?不應該有這個報復心。”

為此,平台上全體同修們緊跟師尊正法救人進程,珍惜那裡的所有生命,以修煉人的慈悲善念為原則,啟動了“營救同修、救度牡丹江公檢法人員專案”。修煉人都知道,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鬥,在另外空間卻是一場正邪大戰,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徹底清除隱藏在牡丹江地區的殘餘邪惡勢力,目的就是進行一次徹底圍剿清除邪惡因素,全面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行動。使大陸主體大法弟子,在大陸都能充分發揮其能力,在寬鬆的環境下都能走出來大面積的救度眾生。 協助大陸主體大法弟子,使當地正法局面迅速向前推進。協助大法同修們營造出當地的救人環境,從而發生巨大變化,兌現我們海外大法弟子的誓約。

“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同修以修煉人大善大忍的心態,透過電話,把大法的慈悲和威嚴傳遞給公檢法人員,耐心地撥通了一個又一個電話,每一通救度電話都是清除穿透邪噁心髒的利劍,都是眾生得救的希望,可歌可泣。我也榮幸地參與了這次宇宙中的正邪大戰,窒息邪惡活動。並在撥打營救電話時心性提高了,思想境界昇華了。

一、明法理修心性 最大努力救度

有一通電話,這個警察由於多次參與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已經多次被“追查國際”通告,這次“高一喜事件”他又是積極參與者。以前曾經給他打過電話的同修特意在其電話後註明“很邪惡”。我首先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救度這個多次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案頭上有辦公室電話和手機,我按辦公室電話號碼撥過去,對方很快就接了,聽聲音很溫和,我說:某科長你好!對方說:我不是,我說:你不是某某某嗎?他說:不是,這是收發室,以後不要往這打了。我說:那我怎麼能找到某科長呢?他說:你打他手機。我說:能麻煩你告訴我嗎?他掛了。我心裡清楚,這個人肯定是我要找的人。我又按手機號碼打過去,他又接了,一聽聲音就是他,我想確定一下就問:你是某某某嗎?他說:是。我說:你好,你們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高一喜被你們非法綁架,僅十天就被活摘器官,這一事件已在全世界曝光,你又一次被“追查國際”通告,希望你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他說:我沒參與。我說:你參與沒參與老天長眼,人忘天不忘,迫害法輪功就是迫害自己,善待法輪功也是善待自己。感覺到他有些害怕,一再追問是哪個網站通告他了,我三次告訴他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網站,他說:我自己上網看看。急掛電話。後來我打了二十多次他都不接。我想是繼續打還是放棄呢?這個警察曾因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追查國際通告,可以說是罪大惡極了,現在打這麼多次電話他還不接,我猶豫了。這時師父講的法好像就在我耳邊:
告訴你們:“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謝謝眾生的問候>)

我想:今天我能得到這個電話就是我的責任,必須盡最大的努力做。我又繼續撥打,當撥到30多通的時候,一個女士接的,說話很不善,我又給她講了一分鐘真相,掛機後又不接了,當打到50多通的時候,某某某接了,語氣依然溫和,我說:希望你做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把高一喜的妻子孫鳳霞等法輪功學員放了,他又急掛,再不接了。這個電話我共打了八十多次,每一次都是鈴聲沒了再撥。每一次鈴響都讓我充滿希望,總是想這個生命這次能接、這次能接,同時發正念,向內找自己哪些方面不在法上,控制自己不要急躁,這個過程真是修心的過程。我為自己沒有機會把真相講給他聽而難過。

二、以善對惡惡自消 明白感謝

還有一通電話,我共撥了二十二次,這個警察接了十六次,但罵了十四次,每接一次罵一次人,罵夠了就掛機。師父在《轉法輪》裡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罵他的我講我的真相,心裡很坦然,他越罵我越覺得他很可憐,就更堅定了我要跟他講真相的信心。他只要接電話我就講真相,我斷斷續續地告訴他:你要先尊重你自己。今天給你打電話是希望你平安,大法弟子被活摘器官數量巨大,讓世界震驚。迫害法輪功已被國際上定性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與二戰納粹是同罪。今天打電話是老天給你機會,等老天找你時你就沒機會了。我一直在心平氣和地講,當打到第十五通的時候,我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電話那頭傳過來的是一個很溫和的聲音說:你認為我是好人嗎?那你講吧,我聽。我又給他講了12分鐘的真相,他說他全聽明白了,最後給了翻牆網址、微信、追查國際舉報電話。最後他問:你還有要講的嗎?你以後還會給我打電話嗎?並表示非常感謝。

這個警察從用惡毒及骯髒的語言罵人,到突然語氣溫和想聽真相,使我想起了師父的一段法:“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註:《轉法輪》)。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加持下,這個警察突然轉變態度願聽真相,我為這個警察能明真相感到高興。

三、修煉人慈悲淚水 感化世人

還有一通電話,這個警察只接聽不說話,感覺屋裡有兩個人在聽,每次都聽二分鐘左右。我提示她:聽真相就像你吃飯穿衣一樣,是天賦人權,沒有必要這麼害怕。對方還是不說話,我不停的對她講真相:講了法輪大法是最高佛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標準做人的好人。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的,目的是讓老百姓仇恨法輪功,江澤民因迫害法輪功現在國內20多萬人控告他,全世界33個國家50多個法庭控告他,希望她善待自己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國大陸體制內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到報應的已達兩萬多人,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李東生、郭伯雄、徐才厚等都是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而遭到了報應,大法弟子被大量地活摘器官,你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僅十天就被活摘器官。讓他通過翻牆看真相,讓她準備好筆,記下翻牆網址和微信、舉報電話,我越講越感到心生慈悲,不免流下了眼淚,幾乎是帶著哭聲在講,告訴她講這些都是為她好,這時電話裡終於有了聲音,女士很小的聲音說:拿個筆來。我趕緊告訴她舉報電話、翻牆網址和微信,對方一直不放電話也不說話,最後我說:同胞,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了,抓緊時間給追查國際打電話,自己上網看真相併退出黨團隊,告訴家人也趕緊三退吧,真誠地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她還是用很小的聲音說:謝謝啦!

“營救同修、救度牡丹江公檢法人員專案”圓滿成功!三天的時間,營救平台越洋救度電話覆蓋整個牡丹江公檢法系統,絕大多數公檢法人員都接到了來自海外的真相電話。在交流營救心得時,有的同修分享說:對方一聽是法輪功就說:就找你們呢,趕快給我三退了吧,我就用真名退,我不會去迫害法輪功的。有的同修分享說:我剛打過去電話,對方就問是法輪功吧?然後就喊:法輪大法好!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我們都為這些有善念、明真相的警察高興,很多同修都流下了眼淚。同時也有些警察接電話後一聽是法輪功的就掛機,再不接電話了,還有罵人的,質問被騷擾的等等。

其實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真正的受害者不是法輪功學員,而是中共體制內的公檢法人員,他們受中共邪黨多年欺騙利用,充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打手,犯了宇宙當中最大的罪,就是破壞佛法,迫害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人間天理是誰做惡誰承擔。我們謹希望那些不聽真相、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趕快醒悟,能夠看清形勢,懸崖勒馬,停止做惡,可能還會有得救的希望,如執迷不悟繼續追隨中共邪黨做惡,後果一定是不堪設想的,這也是我們不想看到的。神佛是慈悲的,一再給人贖罪的機會,但大法也是威嚴的,何去何從,自己選擇。

最後讓我們恭讀師父《洪吟四》裡的經文:

選擇
救世的大法出生在東方
但不是中共邪黨
創世主為何選擇那塊土壤
因為用燃燒邪黨錘鍊金剛
大法徒與受難的覺者有什麼兩樣
人不要選錯了方向
討好邪政會上魔鬼的當
大法從中國已傳向西方
了解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