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瑞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1月27日】

尊敬的師父,尊敬的各位同修,

我的名字叫作尼古拉斯,來自瑞典。我是從2011年開始修煉大法的。

2011年,我的一個朋友的表親打來電話,說他的一個朋友需要法律方面的幫助,因為我是一個律師。兩週後,我與那位朋友電話談了20分鐘,了解到她的先生來自紐西蘭,而且他們離我住的很近。我們見了面,一聊就是八、九個小時。她的丈夫邀我轉天到公園學煉法輪功。我同意了。煉功後的第二天,我在淋浴時,感到一種強大的力量幾乎把我托起來。我好像沐浴在光裡。我立即訂了一本《轉法輪》,並用了一週通讀了一遍。從此,我的人生有了很大的變化,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之路。

在這五年的修煉期間,我有幸在大法弟子的媒體項目工作過,新唐人、大紀元、希望之聲。來回穿梭在包括紐約在內的三大城市間,參加過幾個國際性的項目,其中包括由大法弟子組成的法律小組。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我在生活裡得到了很多賦予和機會,使我能夠從兒時起就能夠學到很多知識,開發多種技能。除此之外,我的母親竭盡全力培養我擁有很好的自信心。使我在挑戰面前,不畏縮。然而,我從小卻害怕失敗,所以我一直努力。無論做什麼:學習、體育、音樂和工作等,我都要成功,要做得最好。

直到我30歲得法後,我才明白我所學到的這些技能,是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這是一項最重要的使命。當我不斷修煉時,我多次經受修去怕心的考驗。下面是我在修煉過程中經歷的挑戰。

勇於面對面講真相

第一次考驗發生在我得法兩個月後。我被邀請去參加一個好友的生日聚會。聚會上,我認識了坐在我旁邊與我年齡相仿的女士,我和她天南海北地聊起天。最後,我給她講了大法和迫害。當我一提到法輪功,她的臉色就變了,看上去幾乎憤怒的樣子。她說:“他們可是焚燒嬰兒的!”

原來她曾在2001年迫害最嚴重的時候住在中國。她被當時鋪天蓋地的詆毀宣傳毒害很深。我是一個新學員,還沒碰到過這種情景,但我意識到我應該告訴她真相。我保持住鎮靜,告訴她我自己就是一個修煉的人,她所聽所看的都是中共一手操縱的宣傳。她看上去很疑惑。我接著鎮靜地說,“你錯了,那些是中共安排的表演,來詆毀法輪功。但我告訴你,我就是一個修煉者。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法輪功是什麼,請你跟我一起來試試煉功。自己去了解一下法輪功。”她的眼神清亮起來,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她看著我說,“好,這個周末我去試試煉功。”

每當我回想這件事,我都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給我勇氣和力量,幫助那個女孩了解大法真相。

勇於消除病業

我的第二個大考驗發生在修煉六幾個月後。我記得我在工作時,感覺到右臉有一種緊繃和一點灼燒的感覺。一種難以描述的不舒服的感覺。第二天,當我早晨醒來時,我的整個右臉完全癱瘓了。我既無法正常吞咽,也無法眨右眼和說話。當我去上班時,每個人對我的樣子反應都很強烈。幾個年紀大一點的同事認為我中風了。突然間,所有人都好像成了醫生,告訴我要去這去那看醫生。我的老闆來到我的房間,幾乎是威脅式地告訴我去看醫生,否則要以僱主的身份對我採取行動。

從這一考驗的一開始,我每天都要不停地向周邊不同的人說明:“我沒事”或“我沒中風”。即使不認識我的人,也很驚恐地問我的臉怎麼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我們修煉人不會生病。我明白身體的任何反應都是好的,因為業力要從身體裡出去。當別人關注我的健康時,我微笑地對他們說:我了解我的身體,一切都很正常。

大約兩個月後,臉部癱瘓忽然消失了。我的臉恢復正常了。我又可以正常說話和眨眼了。整個考驗中,我的信念都沒有動搖。周圍同修的支持,也使我能從容、勇敢地去面對考驗。經過這件事,我對大法的信念更堅定了。

再去掉一層怕心

此後,針對我的怕心的考驗少了一些。我增強發正念,而且每次都清除我怕失敗的執著心。每次怕心出現的時候,其來勢仍然是猛烈的。

今年,我被邀請去參加的一個企業家研討會,期間發生的一件事深深觸動了我。研討會在斯德哥爾摩,參加者有一百餘人,均來自斯德哥爾摩地區的頂級公司。研討會上,一個比較年輕的人將給大家做講座,他在與中國做生意方面有特別的研究。

在他的演講期間,我意識到我有機會給他提幾個有針對性的問題,以便給在座的所有聽眾講真相。在這一刻,怕心強烈地反映出來,非同尋常地抓住了我。我好像被固定在座位上,動不了。時間一點一點的消失,機會一點一點地從我身邊錯過。

直到研討會結束後,我才醒悟過來,四處找人交談。我大約與十個與會者談起中國問題,並講了法輪功真相。

當我離開那裡時,我對自己畏縮不前,沒能給在場所有人講真相而感到非常自責和沮喪。當時有100人在聽啊!在我走回家的路上,我下決心以後每當怕心在我的生活中出現時,我要迎難而上。無論怕心多大或者多小,都不能讓怕心占上風。

忍中突破煉第五套功法時的疼痛關

在我修煉的過程中,我遇到的最持續不斷的考驗是打坐中我的腿痛。我的腿就像兩根水泥柱子,骨頭和血管就像鋼筋,肌肉是圍在鋼筋周圍的水泥。自從第一次打坐到現在,我經歷了不可想像的疼痛。我也曾單盤過一個小時。有一次與那位紐西蘭的朋友一起煉功。我們說好打坐半小時。我的腿很痛,感到這半小時好像沒完沒了。後來才知道,他與我開玩笑,用的是一小時的音樂。

疼痛使我在很長一段時間對打坐都心存很大的畏懼。我知道我可以打坐一小時的,因為我以前做到過。打坐時,有時疼痛使我的身體顫抖,有時感到要疼暈過去了。打坐時和打坐後腿都會極其疼痛。有一次打坐後,我腿疼得像發燒一樣,我不得不躺下來睡上一兩個小時。

一年前的一天,我認識到疼痛不會因為我怕它而消失,我要面對它並戰勝它。每當腿疼時,我就對自己說“現在腿會疼了,但我不怕。很多業力和身體裡不好的東西都隨著疼痛除去了!”我每次就這樣對待腿痛。在腿疼得最厲害時,我就背誦《論語》。

經過了四年時間,我終於可以雙盤了。現在我可以雙盤30分鐘以上。自從我從單盤轉為雙盤後,我又經歷了新一輪難忍的疼痛。區別是我已經沒有恐懼了。我知道我腿痛是提高我的層次,淨化我的身體的過程。每到這個時候,我經常想到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裡的法:“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師父的話帶給我希望。當我感到疑惑,感到害怕的時候,我知道只要我在法中,我就能夠闖過我路上的所有考驗。

我感謝師父給與了我們大法。為此,我要對師父說,“師父,我衷心感謝您。”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