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第二十五篇 末運歌



【正見網2003年05月05日】

序: 本篇主要談到末運時的韓國,雖然也談及到異方人中國大陸修煉者情況,但著重談了韓國終成「家家滿福人人溢」之局面。由於本篇大部分句子通俗易懂,除個別處之外,隨其原文敘之。



回來朝鮮大運數 東西南北不違來
妖鬼敵人是非障 錦繡江山我東方
天下聚氣運回鮮 太古以後初樂道
始發中原槿花鮮 列邦諸民父母國
萬乘天子王之王 天地昨罪妖魔人
坐井觀天是非判 無福之人可笑哉
偶然自然前路運 耳目聽開海運數
遠助輸荷物緞帛 金銀谷歸來雞龍
天國建設運千里 萬里遠邦諸人勢
折捕擄奉事者 苦盡甘來嘲笑盡
好去悲來異方人 鳥霆車運車神飛機
天使往來瑞氣滿 我邦雲霄高出世
折長報短天恩德 無價大福配給日
晝眠夕寐不受福 家家滿福人人溢
先苦克己受嘲人 是亦可笑之運也

「回來朝鮮大運數 東西南北不違來 妖鬼敵人是非障 錦繡江山我東方 天下聚氣運回鮮 太古以後初樂道 始發中原槿花鮮 列邦諸民父母國」――此段主講天運大降韓國。「大運數」即天運回到韓國(朝鮮),「東西南北不違來」,四面八方盛運回。雖然妖鬼敵人煽動是非造成障礙(「妖鬼敵人是非障」),錦繡江山之韓國屹立在東方,天下聚氣回此韓國(朝鮮)。此運乃是弘傳法輪功,法輪功是太古以後從未傳過的大法大道(「太古以後初樂道」)。「槿花」,即木槿,韓國將此「無窮花」即茶花作為國花,「槿花鮮」即韓國。「列邦諸民父母國」: 筆者認為「槿花鮮」韓國在此特殊時期能引以驕傲的則是能夠成為法輪功之「地上仙國」。也許到二○○六年、二○○七年,他將成為除中國大陸之外法輪功修煉者最多的國家,甚至按人口比例可能成為世界之最。

「萬乘天子王之王 天地昨罪妖魔人 坐井觀天是非判 無福之人可笑哉」――「萬乘天子王中王」,這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萬乘天子,是天上王中之王,是宇宙最高的大覺者。「天地昨罪妖魔人 坐井觀天是非判 無福之人可笑哉」,在天在地都犯罪的妖魔人,不認大聖人,反而用以世間的偏見、邪念論大聖人與法輪功(「坐井觀天是非判」),他們誰也不知他們所攻擊和誹謗的正是宇宙中最高的神,這些無福之人實在是可笑至極。

「偶然自然前路運 耳目聽開海運數 遠助輸荷物緞帛 金銀谷歸來雞龍 天國建設運千里 萬里遠邦諸人勢」――列邦諸國來韓給韓國修煉者傳經送寶,此事看起來偶然也自然,其實是韓國弘法史上都已安排好了的「前路運」(「偶然自然前路運 耳目聽開海運數」)。故此「海運數」,「遠助輸荷物緞帛」,各國不遠萬里紛紛「遠助輸荷物」送來「緞帛」(「輸荷物」指行李、行裝,「緞帛」示貴重,此乃是指修煉經驗);而韓國修煉者從海外交流回國時,則是「金銀谷歸來雞龍」,將從海外帶回海外修煉者的修煉體會。故呈現出「天國建設運千里 萬里遠邦諸人勢」,千里之運,萬里遠助,海外修煉者為韓國弘法將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此兩句預言在韓召開的修煉交流會,將會有各國眾多的修煉者參加,此類大會將會有一定的聲勢,將在韓國社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折捕擄奉事者 苦盡甘來嘲笑盡 好去悲來異方人」――「折捕擄奉事者」,韓語「奉事者」即服務者、奉獻者,迫害、逮捕、綁架為大法大道奉獻的法輪功弟子的那些鎮壓者,殊不知法輪功修煉是「苦盡甘來」之運,即先遭受磨難而後將是萬事亨通,只見眼前處於被鎮壓的劣處則以為法輪功再無重見陽光之日而肆無忌憚並「嘲笑盡」。「異方人(指中國修煉者)」「好去悲來」,數年法輪功蓬勃發展之勢即逝,來的倒是一場長達數年的鎮壓之悲運。然而,這些受盡世間嘲笑與攻擊的中國修煉者終會苦盡甘來的。

「鳥霆車運車神飛機」──此句可能是描述現代交通工具,這一點神人在幾百年前就預見到了。 也可能是描述中國法輪功修煉者苦盡甘來、從迫害中走出來後,所出現的特殊天象,諸如神龍、天車在空中出現等景象。

「天使往來瑞氣滿 我邦雲霄高出世 折長報短天恩德 無價大福配給日 晝眠夕寐不受福 家家滿福人人溢」──「我邦」韓國瑞氣滿,天賜恩德「折長報短」。「折長報短」即均等,也就是說,弘傳法輪大法,不講階層與身份,只要你想得就能得,你想修就能修,這是蒼天「折長報短天恩德」,是「無價大福配給日」。對此,世間分成兩大派,一種是「晝眠夕寐不受福」,大聖人將大法都送到了家家戶戶門口,可是大多數人卻「晝眠夕寐」,不認法輪功,連送上門的天福都拒之門外而不理不受;而另一種則是家家修煉人人受益,呈現出「家家滿福人人益」的大好局面。

「先苦克己受嘲人 是亦可笑之運也」――總之,末運論簡要論之就是,法輪功先遭到鎮壓、被世人嘲弄而經受種種苦難(「先苦克己受嘲人」),但苦盡甘來,最終勝利在於法輪功方面,故稱是可以歡笑之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其它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