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故事:虎落平陽

慧欣

【正見網2017年08月15日】

【解釋】平陽:地勢平坦明亮的地方。老虎是貓科動物,獨居,爆發力出色而耐力相對較弱,所以老虎的生存環境是山林,這樣便於隱蔽自己對獵物發動突然襲擊。一旦老虎到了平原地區(「平陽」就是「平原」的意思),沒有了叢林的掩護,它自身的爆發力和突襲優勢就不復存在。比喻有權有勢者或有實力者失去了自己的權勢或優勢。

【出處】清•錢彩《說岳全傳》第四回:「虎落平川被犬欺。」《增廣賢文》「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知府與知縣對詩趣聞

宋初,有個生性耿直、秉公辦事的知府,因得罪權貴,遭到誣陷被朝廷罷官,他回到家鄉後,拜見當地的胡知縣。胡知縣原是這位知府的下屬,曾受過他不少的指責,此時便存心想奚落他一番,便設宴招待老上司,還請了兩位當地工於詩文的文人作陪。

酒過三巡後,胡知縣以主人身份提議吟詩助興,並首先起頭吟詩一首:

「單奚就是奚,加水還讀溪,抹去溪邊水,來鳥便成雞,鳥兒有翅強如虎,鳳凰無翅不如鶏。」

前四句是起興,用拆字法給中心語「奚」加上不同的偏旁,分別為「溪」、「鶏」,最後兩句引出本意,譏諷知府如同無翅的鳳凰,反不如微不足道的鳥和雞(鶏)。知府明知對方是在嘲笑他,卻也無可奈何,只好裝聾作啞,苦在心中。陪客裡的甲見知府啼笑皆非的尷尬相,不免引起同情之心,便有意幫他解圍,接吟道:「單工是個工,加力還是功;撤去功邊力,添絲成了紅,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以「工」字為中心語,改變其偏旁字形,分別為「功」和「紅」,引出本文,勸誡和開導胡知縣,冤家宜解不宜結,得饒人處且饒人。

陪客乙聽了,覺得甲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事不關己,何必自尋麻煩。於是趕緊吟詩:「單相是讀相,加水還讀湘,除卻湘邊水,加雨就成霜,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知府聽罷甲乙二人的唱和,尤其是乙的詩句深感世態炎涼,感慨萬分,嘆息著湊上一首:「單其讀著其,加木也讀棋,砍去其邊木,添欠就讀欺,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最後兩句,道出了他內心的悲憤與不平,不僅語言通俗易懂、形像生動,而且寓意深刻、富有哲理。從此,便成為諺語中的名句,流傳至今。

【現實啟示】雞年(丁酉年)話雞,故事雖是關於「虎落平陽」的出處,但是在這則故事中,提到了「鶏」,簡體文字的「雞」和正體文字的「鶏」在字形結構上差之千裡,如果採用簡體文字「雞」,「虎落平陽」的故事就沒辦法讓現在中共教育體制下培養出的學生們理解,中華文字博大精深,偏旁部首取象天地自然之造化萬物,一旦篡改,便失去了原有的內涵和意趣。中共尚未建政,就意欲對中華文字進行破壞,1930年,毛澤東在接見美國記者斯諾時曾提到:「… 能夠創造一種人民大眾可以參於的社會文化運動,我們就不得不放棄漢字。」

1949年中共建政後,文字改革運動蓬勃展開,1950年代,大陸的語言學家,創造出兩千多種不同的漢語拼音系統提案:有採用拉丁字母、有採用古代斯拉夫藉字母、有採用日藉字音表、還有採用阿拉伯藉系表,或拉丁字母和中文部首結合的......

1958年2月11日公布推動《漢語拼音》,倡導「文字羅馬字運動」。此後瞿秋白,吳王章等人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認真的進行「拉丁化新文字的設計工作」。

這一在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倡導下的文字改革和其後的文化大革命是對中華神傳文化的一次屠戮,使我多少華夏子孫丟掉了祖先的智慧,成了無根的人;如果進而受中共黨文化欺騙加入中共黨團隊,則入了西來共產幽靈的籍,徹底失去了神靈和祖先的護佑,面臨可怕的命運;退出中共黨團隊,找回傳統就是找回華夏文明的根,這是每一個入籍中共的華夏兒女的自救之路,也是一條通向光明的路。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