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佛與興佛

銘刻

【正見網2018年01月01日】

滅佛與興佛,一字之差,報應大不同。

中國歷史上有五位帝王向佛法發難,四次釀成災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情節各異,結局卻驚人的雷同,滅佛的帝王慘死,禍及子孫,或國滅,或國力由強盛轉向衰弱,後繼者吸取教訓興佛的,國家很快走向強盛,國泰民安。

北魏太武帝滅佛 文成帝興佛

南北朝時期,北魏太武帝拓跋燾(音:濤,鮮卑族)親率鐵騎踏平四國,一統北方。當時佛法廣傳,很多人出家修行。他438年下詔,令50歲以下僧侶還俗,以解決兵源;444年,又以佛法搞「迷信活動」為由(詔曰:「假西戎虛誕,生致妖孽」),下詔驅逐僧侶。446年,在重臣崔浩的進言下,發出了最嚴厲的滅佛詔:擊破焚燒佛像及佛經,拆毀寺院,活埋僧侶。

450年,崔浩這位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親被滅族,他死前受刑、受辱,號呼一路,當時人們都說他滅佛遭了報應。兩年後,如日中天的太武帝,竟被宦官殺死,年僅44歲。他兩個兒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繼死於宦官之手。

452年文成帝繼位後,即挽回祖父的錯誤,再興佛法,雲岡石窟就是他下詔建造的。從此國泰民安,為以後的魏孝文帝中興打下了基礎。

唐武宗滅佛  唐宣宗興佛

唐武宗李炎信仰道教,26歲時登基。會昌五年八月(845年),在深入清查後,開始大毀佛寺,詔書明令拆除寺廟4600餘所,小寺院4萬餘所,佛經大量被焚,佛像燒熔鑄錢,強令26萬多僧尼還俗,古印度和日本和尚也不能倖免。外來的回教、祅教、摩尼教、景教、回紇教也一同遭難,相應寺院被拆,京城女摩尼70人無所棲身,自盡;回紇教徒多半死於被驅逐的途中……史稱會昌滅佛。

武宗滅佛大失民心,有的藩鎮節度使根本不執行,竟說:「天子自來毀拆焚燒」。政亂中初有安定,社會稍有好轉的「會昌中興」,在四起的民怨中日漸消退。次年民間即傳出武宗滅佛折壽10年、陰曹索命之說。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僅32歲。

繼位的皇太叔李忱(音:陳,宣宗),吸取唐武宗李炎滅佛的教訓,登基後的頭一件大事就是下詔「平反」,全面恢復寺院僧尼,從此天下修復廢廟的斧斤之聲,不絕於耳。

宣宗喜歡效法太宗。他恢復佛法,如同太宗登基後廢止高祖滅佛的政策。宣宗在位13年,勵精圖治,民富國興,承平安定,史稱「大中之治」。 宣宗也得到了「小太宗」的美譽,史書留芳,為百姓所歌詠。

後周世宗滅佛  宋太祖興佛

後周世宗柴榮,雄才大略,被譽為五代時第一明君。在任時全面改革,開疆擴土,戰無不勝,但因為迫害佛法,很快短命並喪國。

柴榮繼位的第二年,955年五月,下詔大毀佛寺。境內佛法寺廟,除了有皇帝題字的可保留外,每縣只留一寺,其它盡毀。全國共拆廟30360所,毀佛像鑄錢,近百萬僧尼被逼還俗。

佛法興盛的年代,許多人不敢毀佛像,柴榮開釋說:「佛是佛,像是像。佛連身上的肉、眼都能施捨,砸佛像鑄錢,佛也會同意的」。鎮州(今河北石家莊正定縣)大悲寺有一尊銅製大觀音菩薩極為靈驗,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斷手腕而死,無人敢再動。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禁軍統帥28歲趙匡胤(後來的宋太祖)和他弟弟16歲的趙匡義(後來的宋太宗)正在一旁,見證了這段歷史。

959年,柴榮大兵取幽州,契丹沿邊城壘皆望風而下,蕃部連夜晚逃遁。車駕至瓦橋關,柴榮登高觀六師,問來獻酒肉的百姓:「此地何名?」對曰:「歷世相傳,謂之病龍台。」柴榮默然,立刻上馬回奔。當晚發病,胸生惡瘡。

柴榮以前曾夢神人送給他大金傘加《道經》一卷,之後才得天下。發病當晚他又夢見那個神人索走了金傘和《道經》,他驚醒後說:「吾夢不詳,豈非天命將去耶!」不久,胸瘡潰爛而死。時人傳為毀佛砍像之報。

柴榮5歲幼子繼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軍統帥趙匡胤奪了江山,落得亡國敗家。

吸取了三武滅佛的教訓,親證了柴榮的報應,趙匡胤初登皇位就廢止了柴榮滅佛的政策,屢建佛寺、佛像。在當年柴榮親砍佛像的鎮州古剎,971年,趙匡胤下詔擴建龍興寺,並鑄造比原來還高大的千手千眼觀音銅像(共42臂,高 22米),這就是今天正定大佛寺大佛的由來。後繼的宋太宗趙光義更加推崇佛法。伴隨著佛法的復興,宋朝的經濟走向了空前的繁榮。

歷史上參與滅佛的皇帝都是有著文韜武略,能成就大事業的明君,可惜一念之差,動了滅佛之惡念,遭受如此慘烈的惡報,而繼任者也許沒有這些皇帝那麼有本事,但因為他們能吸取滅佛的教訓,推崇佛法,得到福報,伴隨著佛法的復興,能把國家帶到經濟很快發展、國泰民安的水平。

滅佛與興佛,一字之差,報應卻是如此之大,天壤之別。

如果把歷史當作一面鏡子,反觀今天的中國大陸,是不是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法輪功,是佛家高層次的修煉功法,1992年5月從中國的東北傳出,目的是往高層次帶人,在心性的提高和祛病健身效果方面有奇效,所以很快被人傳人、心傳心的傳播開來,對當時的社會道德水準有很大的提升作用,人們從法輪功身上看到了重塑中華民族輝煌的希望,「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已成為社會共識。到1999年7月,僅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人數就達到了一億人。

但是,放著得民心的好機會不要,妒忌心極強的原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與邪惡的中共還是選擇了迫害。動用中共龐大的國家機器,浪費了很多的人力物力也沒有找到法輪功的一點不是,就利用鋪天蓋地的謊言開路,暴力作後盾,在全國範圍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滅絕式大迫害。迫害的過程和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都做的出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還揭露出當時的江澤民下令把500名法輪功學員扔進煉鋼爐化成鋼水,其殘忍手段無法想像。

滅佛有報應。從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起,善惡報應就如影隨形,直到今天都沒有停止過。剛開始中共還捂著蓋著,怕世人知道他們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隨著惡報人數的巨大,中共掩蓋不了了,有大量的惡報事例在明慧網上被揭露出來。特別是2012年以來,中共高官的落馬潮,這是中共暴政史上從來沒有過的,而且在反腐中落馬的中共官員,無一例外都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江氏流氓集團成員。如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徐才厚等都是主導或直接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罪惡的中共高官。但是中共現任當局出於保黨的需要,掩蓋了他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僅僅以貪腐的名義使他們重罪輕判。逃得了一時,逃不脫將要到來的天滅中共大劫難中可怕的報應。

興佛得福報。能不能吸取前任迫害法輪功的教訓,善待法輪功學員,這是對中共現任當局的最大考驗。順應天意正面對待法輪功被迫害一事,做的好,那就是超越歷史上所有興佛帝王的巨大福報,因為善待的是整個宇宙的大法,那是千秋功業,巨大威德;反之,不敢面對法輪功問題,甚至逆天意而行,繼續迫害法輪功,那可是可怕的報應,同樣是超越歷史上所有惡報中最可怕的惡報——形神全滅,所有的生命在痛苦的承受中全部解體。

作為世間的生命,法輪功學員傳播的真相關乎每個生命的未來,是接受還是拒絕,那可是善報與惡報的差別。

正面吸取歷史上的教訓,善待法輪功學員,認真對待法輪功真相,作出選擇,生命就會有福報,就能走過天滅中共的大劫難,進入人類歷史的新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