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鬼來討債,駭人聽聞:莫做虧心事!(三文)

華翰

【正見網2016年07月17日】

一、殺牛罪重,業報慘痛

我(紀曉嵐)的家鄉,有個姓古的人,以殺牛為職業,被他殺掉的牛不計其數。後來,古某年紀大了,落得個雙目失明。他的老伴臨死之前,全身肌膚潰爛,痛苦萬狀。她說:“陰司正按照丈夫宰牛的法子,來屠宰我。”這樣痛苦呼號了一個多月,才死去。我侍姬的母親沈老太太,親眼見到這古氏夫婦晚年的報應。

殺生的罪業本來就很重,而牛在耕種勞作上,對人類有很大功勞,所以殺牛的罪業,就更加深重了。《冥祥記》中,記述晉代庾紹之死後現形,對他的弟弟宗協(人名)說:“宜勤精進,不可殺生。若不能斷絕殺生,也應記住:決不宰牛。”這是勸戒不殺牛最早的記載。《宣室志》中,記載:夜叉與人雜居,會傳染瘟疫,但夜叉卻迴避那些不吃牛肉的人。 《酉陽雜俎》中,也有類似的記載。

如今,凡不吃牛肉的人,若遇有瘟疫流行,真的不會被傳染。可見,那些筆記小說(指冥祥記、宣室記、酉陽雜俎)中的記載,都是有事實根據的,可信的。

二、多藏厚亡,嗇吝自傷!

清代人劉香畹說:有一位舉人家裡,積存了很多錢財,但他生性嗇吝。他有個已出嫁的妹妹,家境十分貧窮。當時逼近除夕,家裡糧食短缺,眼見得炊煙不舉。她冒著風雪,步行幾十裡來到娘家,想向哥哥借上三五兩銀子,以求餬口過年。並答應等明年春天,她丈夫的教書錢一拿到手,便立刻來歸還。

這位嗇吝鬼哥哥,卻堅以家境窘迫來推辭。他的老母親,也流著淚,替他妹妹求情。他仍是鐵定心肝,不借。那老人家無奈,只好取下頭上的簪釵耳環,交給女兒拿去典當,權且度日。那舉人目睹此事,仍無動於衷,像沒看見似的。

不料,就在這天夜裡,有盜賊破牆而入,把那舉人所有積蓄的錢財,全部掠走。那舉人白天還聲言自己窘迫,如今丟了巨款,卻懼怕引起公眾輿論譴責,竟然不敢去報案。過了半年多,那盜賊在其他縣犯案,被捕入獄,在審訊中,供出曾盜過某舉人的巨款。官府追回所盜的財物,尚存有十分之七,便發出公文於本縣招失主去認領。這位舉人又迫於公眾輿論的壓力,仍不敢去認領。他的妻子心疼這些財物,就打發他兒子去認領,才算了結此案。那舉人內心愧疚,有半年時間,都不敢露面出來見人。

母親對兒女的愛是天性。兄妹至親,情同手足。只因貪吝錢財,鬧得兄妹之間,冷漠如陌路人。聽了這個故事,真叫人扼腕慨嘆!

那盜賊趁此時,掠了舉人的錢財,真令人拍手稱快。那舉人丟了錢,不敢去報官,找到了不敢去認領,又是使人爽心稱快。至於他忍著錐心之痛,企圖遮掩自己的醜行,又被妻子的舉動破壞了,醜陋的嘴臉終於暴露無遺,這就更使人不勝其快了。這件事情顛來倒去地受擺布,竟是如此的巧妙,能說不是冥冥中自有造物(神)在指使的嗎?

然而,這位舉人,能因慚愧而不敢見客,我認為他完全可以重新做個好人。只要把這一念慚愧,昇華為寬厚仁愛,他日,就是以孝友稱他,也還是可以辦得到的。人啦,犯了過錯,勇於攺悔,從善如流,才好!

三、鬼來討債,駭人聽聞:莫做虧心事!

恆王府長史東鄂洛,被貶謫到瑪納斯,這個地方,歸屬烏魯木齊管轄。有一天,東鄂洛從瑪納斯去烏魯木齊。為了避開酷暑的炎熱,他便選定在夜間趕路。半路上,他下馬在大樹旁稍事休息。這時有個人走來,半跪著向他問好。自稱是印房官陳竹山屬下的戍卒劉青,因與他談了好一會兒話。當東鄂洛上馬欲行的時候,劉青說:“我有一件小事麻煩你,求你給烏魯木齊印房官陳竹山的奴僕喜兒,帶個信,他欠我三百文錢,你就說我現在處境十分貧寒,讓他把錢還給我。”

第二天,東鄂洛在烏魯木齊印房官處,見到了喜兒,就把劉青的話,轉告於他。喜兒聽了,嚇得汗下如雨,面如死灰。東鄂洛很奇怪,便追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喜兒告訴說:“劉青早已病死了。”

原來劉青病死之後,擔任印房官的陳竹山,念惜他生前辦事勤勞謹慎,特賞下三百文錢,交給喜兒,讓他去市面上置辦些牲禮紙錢,祭奠劉青。喜兒知道劉青並無親屬,不會有人陪他來祭奠,所以就把這筆錢侵吞了。原以為不會有人知道。沒想到:鬼會親自出面來討債!

陳竹山一向不信因果。當他聽說了這件事後,不禁悚然地說:“這件事,確實不假。劉青捎來的話,決不是旁人可以捏造出來的。我原以為世人做惡事,最怕的是被人知道了。別人不知道的地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今天,我才明白,有人抱定世間無鬼的這種論調,實在是靠不住的。然則,那些暗中做了虧心事的人,我真的要替他們捏一把汗呀!”

(均據《閱微草堂筆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