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樓蘭:久遠天意下密札示警 道德淪喪時沙埋古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17日】

樓蘭,位於絲綢之路上,地位重要,是來往客商的供給站。司馬遷在《史記》中對樓蘭有記載:「樓蘭、姑師邑有城郭,鹽澤。」樓蘭「出玉,多茵葦、怪柳、胡楊、白草,民隨畜牧逐水草,有驢馬、囊駝。」但公元4世紀之後就再無記載了。「樓蘭」的消失,成為歷史之謎。

在幾年前,我知道了樓蘭消失的原因,我對一位同修說:「我看見了黃沙埋葬了樓蘭,樓蘭人的道德已經淪喪到無可救藥的地步,最後見到樓蘭消失的只有我和你。我看見樓蘭城伸出兩條線,分別系在你和我的腳上。」

我把時間鎖定在樓蘭消失前的三十年,公元313年,去追溯那時發生的事情。

那時的樓蘭城,建築精美,方形的城池,城裡的建築是方形的,帶著尖尖的頂。城中心有玄天壇,通第五層天,供奉著天神,有徹地壇,通第五層地,供奉著地神。水神羅布,隱身於清澈的水泊中,潤澤著這一方水土,使其水草肥美,生機盎然。

樓蘭非常富庶,年輕的國王,意氣風發,他喜歡上一位大臣的女兒,他極盡財富,舉辦了奢華的婚禮。婚後,國王與王后非常恩愛。幾年後,王后懷孕,生下王子,取名叫奈騰。七年後,王后又懷孕,在王后懷孕五個月時,城中開始流行童謠:「最美的公主,金色的紗,最清醒的人哪,看見了紗。」童謠一天天的唱,國王和王后知道了童謠,他們覺的納悶,是天意讓人們知道了王后會生下一個公主嗎?是絲綢之路讓樓蘭更富有嗎?

國王和王后去見國師婁明,婁明說:「童謠還要流傳三個月,請國王和王后勤於禮佛,為國家祈福,不要懈怠。」

在公主誕生前,國師在禮佛時,得到了佛的意旨:保護公主,不受到欺凌,做她一生的守護者。國師在恍惚間,看見兩位仙人從天而降,感覺其中一位就是自己,他想:另一位是公主吧,這是從天上結下的緣分啊!

公主誕生時,王后聞到了滿屋的清香,香氣過了幾天才飄散,王后給公主一個暱稱:香可兒。香可兒慢慢長大,很受國王寵愛,她長著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樑,皮膚白皙,容貌秀美,笑意盈盈,身上有淡雅的香氣。國王說公主長大後會成為樓蘭最閃亮的珍珠。

王后經常帶著香可兒拜佛,拜佛時,香可兒的虔誠讓國師讚嘆。國師對王后說:「我看見公主把一顆純淨的心供奉在佛前,在公主明亮的雙眸中,我看見了天國的光芒。」

公主在十三歲時,對母后說:「我要出家修行。」王后驚訝的看著她,說:「香可兒,你要慎重啊,你父王不會同意的,他一直在想:女兒嫁給什麼樣的人才幸福呢?他恨不得把半個國家陪嫁出去。」香可兒說:「我親自和父王說。」

香可兒和父王說了,結果是國王大怒,命令人把香可兒軟禁起來,讓她在三個月內改變想法,只要她改變了想法,才給她自由。王后的求情只會讓國王更加生氣。國王冷落王后,拒絕見王后。

在未繼承王位前,國王就知道城中有些糜爛的場所中發生的事情,他收斂著自己,給人以正直的形像,其實他曾經秘密的進入過幾次那樣的場所,放縱過自己。現在,他和一位年輕的佞臣艾虎走的極近,艾虎把許多奇異的事情說給國王聽,包括大量的糜亂之事,國王對艾虎說的那些事情充滿了好奇,國王在艾虎的慫恿下,開始悄悄出去,進入那些場所,他在放縱自己蟄伏許久的慾望,在他喝的水中,吃的食物中都有助性的東西。

進入樓蘭的來往客商在樓蘭補充供給,同時在盡情的享樂、縱慾,樓蘭少女的童貞成為高價購買的物品,國中已無純潔的少女。來自東西方的大量性亂的東西在樓蘭早已迅速傳播,使樓蘭人的道德在迅速下滑,有許多淳樸的樓蘭人在墮落,國王也在墮落,他回王宮的腳步變的發飄,他把讓人沉迷的東西帶進了王宮。

王后驚訝的看到了國王的變化,她覺的自己的丈夫變成了另一個人,不再尊重自己,言行舉止中有輕浮、糜爛的氣息,王后非常驚恐,她想:色慾之魔控制了國王,自己該怎麼辦?這個國家該怎麼辦?她拒絕國王帶回來的東西。

在樓蘭的王宮裡有一個遵循已久的王室秘則,那就是歷代王后都要精通一種繁瑣的語言,來破譯遺留已久的古老密札,還要記下自己對密札的理解,被稱為手記,手記只有下一代王后才能閱覽。

王后花了很長的時間精通了古老的語言,閱讀了這些密札。通過閱讀密札和手記,王后知道了樓蘭的發展過程和王宮的秘史,驗證了有些事情已經發生。王后斷定,密札是古老的預言,是能力高強的奇人以隱晦的筆法記述了樓蘭要經歷的一些大事。密札中說:最後的樓蘭王因為荒淫、把不聖潔的女子帶進王宮導致國家滅亡。

王后去見國師婁明,說了自己的擔心。國師說:「我們按照神意在生活,城中讓人淪落的東西太多了,已經背離了神給人安排的傳統之路。如果神想滅了國家,我們沒有辦法。尊敬的王后,回去閱讀密札吧,那是上天饋贈王室的機秘,裡面會有一些新的發現。」

王后回去後,知道女兒因為不改變自己的想法,被國王投入牢中,要關108天。王后非常憂慮,她知道國王已經聽不進去自己的話語,鬱悶中王后只能去閱讀密札。

在密札的最後一頁,王后破譯了一段話,破譯的內容讓王后心驚,密札裡說:一位偉大的王后要死在王宮門前,阻止不聖潔的女人走進王宮,一位香溢的女人和她的守護者會見到樓蘭披上密不透風的金色的紗。在密札的最後幾行,有光芒隱住了文字,王后明白了,自己對密札的解讀只能到此。因為歷代王后留下的手記中說,有光芒掩蓋文字時,意味著要停止對密札的解讀。王后想:自己也許就是王宮的守衛者,最後的王后。

國王還在沉淪,他非常寵信艾虎。狡猾的艾虎一直在覬覦公主,他渴望能娶到美麗的公主,獲得樓蘭的權力。為此,他制定了詳盡的計劃,他在王子的飲食中持續下毒,計劃在一年中慢慢的毒死王子,再利用國王對他的信任,娶得公主,然後把礙事的國王害死,那麼樓蘭就是他的了。他認為他通過藥物已經控制住了迷失心智的國王。

國師婁明在拜佛時看見國王身邊有許多地獄的鬼在糾纏,王后死在了王宮門前,他看見一隻黑手在伸向公主。婁明知道自己最重要的職責是保護公主。他派人秘密保護著公主。

在公主被關押到100天時,膽大妄為的艾虎,想侮辱獄中的公主,他命令人在公主的飲食中放催情的藥粉。國師婁明在打坐中看見公主的飲食中被投放了黃色的粉末,他看見了艾虎的影像,婁明施法,加持公主的佛性,禮請佛界護法,保護公主,同時派人製造事端,牽扯艾虎,使艾虎侮辱公主的計劃破產。

公主在獄中關滿108天後,不改變自己的初衷。國王把公主釋放出來,再次軟禁在宮中的閣樓裡,讓侍衛長看著公主。國王在一次吃飯時,想起公主,他醉醺醺的對王后說:「讓人把香可兒帶來,一起用餐。」王后讓宮女去帶香可兒。

香可兒來了,她跪拜父王,國王讓他坐在自己的身邊。香可兒突然感覺到父王渾身散發的酒氣中帶有一種迷亂的氣息,讓自己很是不安,她把住國王的酒杯,說:「父王,不要喝了。」國王迷離的眼神看著女兒,一怔神間,眼前出現了一個放蕩女人的形像,國王一伸手,擎住香可兒的下巴,說:「美人。」王后驚呆了,她喊:「王上,是香可兒,您的女兒呀。「國王瞬間清醒了,露出羞愧的表情。王后忙讓王宮總管帶走香可兒。

國王繼續在昏庸,他不理朝政,花天酒地,胡吃海喝,在酒和藥物的刺激下,國王要帶著放蕩的女人進入王宮,他派人告訴王后來迎接他。王后穿戴整齊,在王宮的門口等候,她要阻止國王。國王見到了王后,王后跪拜在國王面前,懇請國王送走那個女人,國王僅有的一點理智在發揮作用,他讓人送走女人,自己站在王宮門口,心裡空蕩蕩的。

國王的行為並未收斂,魔性的一面在牽引著他的慾望,他日甚一日的放縱著自己,醜聞漸漸在傳出:國王與大臣的妻女有染,國王和樓蘭放蕩的女人在一起喝酒、娛樂,國王有了男寵。樓蘭人知道了,客商們知道了,王后也知道了,王后很痛心。她擔心國王是最後的應劫者。

國王在慾望中沉淪,在放縱中迷失,他把王后的位置許諾給放蕩的女人。他開始對神佛不敬,並跪拜了外來的邪靈,他的跪拜,使上天震怒,玄天壇和徹地壇上供奉的神靈已經離開神像,樓蘭的地脈開始出現了變動,國師知道了。

王后心裡明白,國家最後的噩運要到來了,她讓侍衛長時刻注意著王宮的大門,她把女兒從閣樓放出來,在天黑時送到國師處,請求國師保護女兒。王后把密札給了國師,把所有的手記留給了女兒,她流淚擁抱著女兒,說不出話來。國師把一粒丹藥給了王后,讓她給王子服下,把另一個丹藥和一封信放入一個錦囊中,讓王后把錦囊交給王宮的侍衛長。

王后回到王宮,她把錦囊交給王宮的侍衛長。王后去看王子,王子臥在病榻上,虛弱無力,王后讓王子服下丹藥。王后回到寢宮,她覺的富麗堂皇的王宮象風雨中飄搖的一葉小舟,即將要被毀掉。她秘密準備了兩把匕首,一把放在腰間,一把放在腿部,她決定以死來抗拒國王把女人帶進王宮,她的心充滿了痛苦和絕望。

國師把公主安置在密室中,公主在閱讀手記,在手記中她看到了國家的命運,父王和母后的結局,她心如刀絞。國師來了,他的沉寂讓公主的心安穩下來,國師站在密室中良久,才張口說話,他說:「王宮的密札存在已久,我知道裡面所說的一切,我,就是寫下這個密札的人,曾經的國師,我,又轉生成最後的國師,我只有一個使命,保護你。密札的最後幾行,得到了神佛的封印,因此王后也沒能破解,你看看最後幾行,如果你看懂了,就來見我。」國師走了,公主注視著密札的最後,發現有一團光芒在閃爍,公主一直在注視著光芒。

兩天後,公主在一團光芒中見到了歷代王后的影像,發現自己的母后不止一次當過樓蘭的王后,自己不止一次當過樓蘭的公主,國師不止一次當過國師。眼前的光芒在變幻著顏色,公主見到了天上的景象,看到了天上的建築,發現王都的建築和天上是一樣的,她看見了幾個仙人在接天上的諭旨,她看到其中一個人是自己,手中的諭旨上面有一幅畫,畫上有一座城,城慢慢隱去了,變成了沙漠,沙漠不見了,畫面出現了一隻神筆,神筆一開一合,閃爍著光芒。她看見攜帶諭旨的這些仙人開始下走,在下走到人間時,她看見這幾個仙人變成了凡人的形像,有自己、國師、母后、父王、一個水氣氤氳的男子。這時密札上面的光芒越來越弱,直至消失。公主發現密札的最後幾行字不見了。

公主去見國師。國師沒有讓公主說話,他說:「你跟我走。」國師領著公主走向一輛馬車,帶著公主向著城外的一座山崖駛去。國師在一處山岩找到一個凹洞,公主坐下來,接過國師手中的一個包裹,國師也坐下來,盤腿打坐。

與此同時,在王宮門口,醉醺醺的國王帶著放蕩的女人正要進入王宮,王后在苦苦阻攔。臉上已經挨了國王一巴掌,國王不顧一切的痴狂使王后忍無可忍,王后拿出腰間的匕首,對準自己,國王一拳打飛了匕首,匕首劃破了另一個女人的臉。國王生氣的踹倒了王后,然後用袖子擦著那個女人臉上的血,拽著女人還要進入王宮。王后從腿上綁著的匕首鞘裡拿出了另一把匕首,踉踉蹌蹌的站起,衝到國王的面前,用匕首對準了自己的胸口,用力扎了進去,流血的王后倒在了王宮門口。

國王懵了,他茫然的看著倒下的王后,腿不聽使喚,心智在迷失,他牽著那個女人的手,邁過王后的身體,邁向王宮,他眼睛盯著台階,停了下來,他回頭盯著王后的身體,又看了看身邊的女人,突然國王驚恐的指著身邊的女人,大聲喊著:「鬼,鬼,你是鬼!」他心智狂亂把放蕩的女人從台階上推下。

在豪華、威嚴的王宮,國王瘋了,王后死了,奈騰病著,公主不見了。國師看見樓蘭的國脈和地脈都斷了。水神羅布,無奈的看著水泊,不願棲身水中,因為水質在迅速變壞,羅布決定離開這裡,他把水脈處的水收在水囊中,要準備離開,他知道樓蘭的五行之德已經敗壞,國將不國。但是天意讓他在樓蘭東南等待幾日。

王宮的侍衛長和總管,在這時按著錦囊中的吩咐,調動侍衛,把王后的屍體斂入棺材中,埋葬了。他倆把國王用綢帶綁在床上,把丹藥給國王服下,國王消停下來。王子奈騰,服了丹藥,身體勉強支撐起來,在侍衛長和總管的支持下,對外稱國王生病,自己代行國政。艾虎拿著偽造的諭旨,說國王讓位於自己,要準備當國王,他派人四處尋找公主。艾虎想進入王宮,侍衛長調動密衛力量和艾虎的力量在王宮前對抗,有許多大臣在觀望,民眾在竊竊私語。

在這時,都城出現了一個白髮蒼蒼的瘋子,他不停的對著人喊:「人要死光了,快跟我跑啊!」他喊了一遍又一遍,在城中跑了一圈又一圈,人們都笑話他,唾棄他,三天後瘋子消失了。

國師在凹洞中打坐不動,三天過去了。公主也在打坐,餓了,就打開包裹,裡面有乾糧和水。在第四天中午,國師起座,他說:「金色的沙要來了,我們會親眼看到樓蘭的滅亡,這個凹洞暫時不會被金沙覆蓋。元神不滅,我們會在更惡劣的末世相見,我們會揭秘這個國家的消失,這是我們的使命。」

國師站在凹洞裡,公主站在他的身邊。他們居高臨下,在看著樓蘭城。天空漸漸變的陰暗,雲彩在變幻著可怕的圖案,風突然吹起,越來越大,風中夾雜著沙粒。在東南方向,有漫漫黃沙,席捲而來。

這時,國師前面出現了詭異的生命,象鬼差一樣,看著公主,說:「公主身上有敗壞的物質,去地獄消去敗物吧!」國師擋在公主前邊,斥責鬼差,鬼差退下了。國師回頭看著公主,說:「你把右邊的袖子挽起。」公主挽起衣袖,驚訝的發現手腕上鼓起了一個紅色的包,她不知道,這是在監獄時艾虎讓人放下的藥物在集結。國師的手中出現了一把匕首,他要把公主手腕上的包割去。

這時,一個聲音出現了:「不可以,如果你這樣做的話,末世時相遇,你會使公主蒙垢,你要選擇馬上讓公主下地獄。」國師沒有說話,他使匕首飛起來割去那個紅色的包,又把白色的粉末撒在公主的手腕上。那個聲音說:「你拒絕我們的安排,末世相遇你會給公主帶來麻煩。」國師說:「公主有自己的使命,要目睹樓蘭的消失,要用純淨的手去握住神筆,去揭秘樓蘭,你們不能阻擋。」國師告訴公主:「你注意眼前,要抓住一隻金色的筆。」國師看見陰性的生命還在干擾,他施展法力,銷毀邪惡的生命。

公主看見一隻金色的筆出現在眼前,她一把抓住金筆,金筆進入公主的手中。一個邪惡的聲音響起:「國師,等著末世的麻煩吧!」國師說:「我不怕,來就來吧。」他不知道,這一聲回答,在另外空間他立下了一個約定,到時會有麻煩出現。

這時,漫天的黃沙已經埋住了樓蘭東南的村落,繼續向樓蘭城推進,公主透過漫漫黃沙,看見了黃沙後面有神仙出現,神仙手中拿著沙盤,在徐徐揚沙,公主聽到神仙說:「壯觀啊。」公主看見,每一個沙粒都是生命,它們雀躍著,說要埋葬淫亂之城。公主心想:「真是一場災難啊!」黃沙以極快的速度在推進,很快都城被黃沙覆蓋住,黃沙向西北推進,樓蘭就這樣快速的消失了。

國師說:「我要留在這個地方,公主,你向著東南方向走,我的法力會保護你,你會遇到一個自稱羅布的人,他會給你指明去處。」國師說完,坐下來開始打坐。公主離去,她在艱難的前行中,遇到了羅布,羅布照顧著公主,走到一個有人煙的地方,羅布說:「我有一粒藥,吃了之後,你的香氣會消失,容貌會變醜,嗓子會變啞,這樣你會很安全,你願意嗎?」公主點頭答應,她吃下了藥。

在這個地方出現了一個醜陋的女孩,被旅店主人收留,成為一個打雜的傭人,稱為「丑兒」。在這個地方,丑兒見到來往的客商,客商們在驚訝的訴說著一件奇異的事情:樓蘭消失了,那個地方變成了沙漠,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所有的人都在咋舌,覺的不可思議。

丑兒在這個地方,聽到了許多客商在回憶樓蘭的富庶、回憶在樓蘭的放蕩生活,也迷惑於樓蘭的消失。丑兒在旅店見到了許多敗壞的事情,知道了許多她不知道的陰暗的樓蘭往事,她想:人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禽獸一樣呢?

丑兒經常在夢中看見國師,國師在沙漠中做法,丑兒還看見另外的神仙,她看見有一位神仙放出 「解屍蟲」,把地下的屍體都分解了。有一次,在夢中丑兒向國師訴苦,說自己不得安寧,有人不懷好意,用骯髒的手觸碰自己,國師說:「你去請求羅布,他會幫助你。」夢中丑兒找到羅布,羅布給了她一個渾身是刺的圓球,圓球在變大,一下把丑兒包住,丑兒醒了。她發現了,不懷好意的人碰自己時,都喊被刺扎到了,再也沒有人對她騷擾了。

在丑兒四十歲時,因病奄奄一息之際,一直隱身在這個地方的羅布帶走了丑兒,把死去的丑兒埋葬了。丑兒的主人想讓人把丑兒扔出去,卻意外的發現,丑兒不見了,主人驚訝了許久。

時空掩蓋不住塵封的往事,歲月不曾忘記美麗的樓蘭。樓蘭從富庶到墮落,直至消失,是神的安排,這種安排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宇宙成住壞滅的特點。賢明的國師、端莊的王后、聖潔的公主、昏聵的國王、貪婪的艾虎、放蕩的女人,這些都是早已確定好的角色,所有的角色都在按著一個既定的劇本在這一個五千年來上演。

神仙打造這樣的劇本,目地是讓人們明白,災難的出現,是因為道德的淪喪。當時樓蘭人生活奢侈,人種混雜,身體中失去了與上天的連帶,文化也極其混亂,禮俗敗亂,出現了亂倫、同性戀和大量性亂的東西,性關係極其混亂,正常的夫妻關係,貞潔的兩性道德,早已被拋棄。在信仰方面,樓蘭人也背離了對正神的崇拜,外族邪靈攜帶著名利色慾的東西轟然進入樓蘭,當樓蘭失去神的護佑,當人一再背離神給人確定的準則,樓蘭就要遭遇滅頂之災。

盛極一時的樓蘭消失在神的法力面前!神又周密的在人們的血脈中、思維中烙下對樓蘭消失的探索機制, 讓人們不忘樓蘭。神藉助修煉人對這個事情的揭秘,告訴世人,如果生命不敬神佛,道德淪喪,最終的結果就是銷毀。

樓蘭從繁華的城邦成為神秘的死城,在不同的五千年的劇本中,有不同的體現,有戰爭形式的,有瘟疫形式的,有沙埋形式的,很多神仙比較傾向於沙埋樓蘭,並且在不斷的修改劇本,使之完善。所以,在不同的劇本中,有不同的人目睹或知道樓蘭的消失,因為劇本不同,演員也不同。

正如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中所說:「每到一個時期要出現一次大劫,每到一個時期出現一次小劫。小劫難就讓局部的人類毀滅,局部地區已變的很壞了,就把它銷毀。地震,大陸板塊沉下去,沙暴蓋住,或者是什麼瘟疫、戰爭,小的劫難是局部的。」

樓蘭的消失體現了神的安排,但是這裡也被舊勢力強行加入了它們的安排。舊勢力安排陰界的生命要讓公主下地獄,當國師阻止時,它們又威脅說:「你拒絕我們的安排,末世相遇你會給公主帶來麻煩。」結果在這一世中,曾經的國師和公主被謠言所傷。為了讓國王達到足夠的昏庸,能夠按照安排好的劇本去演,來達到它們的目地,舊勢力不惜用藥物控制國王。

文中的人物,都是由大法弟子來扮演的,在那一時期的重要人物的性別,在這一世中沒有改變,舊勢力有意打造的一正一負的人物,在他們的身體中保留著輪迴中打造的冤怨情緣和敗物。

文中的國王和放蕩的女人,在這一次的修煉中,由於累世打造的亂世鴛緣,在交往中出現了遺憾;由艾虎轉生來的同修,惡意的造謠公主轉生來的同修;放蕩的女人在這一世,遇到王后轉生來的同修,怨恨和妒嫉表現的極其強烈。人在生命輪迴中,會儲存過去的記憶,這些在修煉中都要修去。

所以大法弟子在一起,互相之間也會有矛盾。但是作為一個修煉人,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是要在矛盾中無條件的找自己的,是要放下歷史上的恩怨和個人得失的。

樓蘭人因為道德的下滑,毀滅於沙暴中;今天的北京,比之歷史上的樓蘭,更加敗壞。中共,這個受控於共產邪靈的邪黨,竊國大盜,在肆虐的敗壞著神為人生存所創造的環境。時下的中國,國脈已殤,地脈殘斷,水脈污染,氣候異常,它褻瀆蒼天,破壞自然,殘民以逞,迫害修煉者,罪惡滔天,惡報已經在報應中共邪黨。

在幾年前一次發正念中,我看見中南海和地獄相連,地獄張開饕餮之口,陰界的幽藍火光托著中南海,詭象異常。我和一位同修說起見到的景象,同修說:「有不少民間高人也知道這個事情。」

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說:「河北懷來縣人稱『天漠』的飛來沙漠現在離北京僅70公裡,北京或許就將是下一個消失在沙漠中的樓蘭古城。」

歲月悠悠,樓蘭解密,時光荏苒,遺址復出(在1901年挖掘出樓蘭遺址)。正法沒有結束的每一天,對世人都是希望,奉勸世人,切莫隨著共產紅魔起舞,快快選擇良善,走上回家之路。

添加新評論